第二章 转变开始
雪小狸2021-07-03 14:443,111

  当一切散尽,帷幕拉开,此时的付辛早已被申正佑提溜回家,虽事已过五日,但付辛还是那般神神叨叨的模样。

  申正佑自己也没想明白到底之前所经历的事是怎么回事,但是表弟这样子不仅在学校请了几天假耽搁了课程,还差点被舅舅知道,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自从五岁那年的梦魇之后,到如今已经大三的他依旧神神叨叨,整整十五年,舅舅寻找了各种法子都不能让他改变。因此舅舅越来越讨厌阿辛胆小的样子,要不然阿辛也不会选择到他这里来。

  端着热水,申正佑递到付辛手上,付辛微微抿了一口,双手任然不停的颤抖,两眼毫无焦距的望着脚尖。

  申正佑拍拍他的肩膀,谁知,他竟像是遇到什么洪水猛兽似的,“嗖”的一下蹿出老远,还在空中拍肩膀的手僵了僵,然后握成拳放了下来,申正佑一张严肃的脸尽量的柔和下来,坐在沙发上对不远处的阿辛道:“阿辛,过来,之前不是有话对我说的吗?隔那么远我怎么听得见?”

  付辛揉揉眼睛,又是一片白影闪过,这样的场景已经持续五天了,自从从博物馆回来以后,他就经常看到周围飘浮这的白色影子,对着表哥说了好几次,可是表哥却以为他因为上次的事而产生了幻觉。

  就在沉入回忆的一小会,申正佑已经不耐烦的走到了他面前,一巴掌拍在他头上,怒急:“你TM的给老子有点志气行不行!一点小事就给吓住了,以后还准备被人叫孬种吗?你不羞我都替你羞,你父亲更不会承认你是他的儿子!”

  明明……明明不该是这样的,哥哥不是最疼他的吗?为什么不信他,现在还打他,难道真的是他的错吗?他有什么错,不过是胆子小了一点,生性懦弱了点,可是为什么……为什么父亲不要他,同学嫌弃他,现在就连申哥也不疼他了,那以后该怎么办?

  “申哥,我……对不起。”

  申正佑叹息,转过身再没了脾气,余下的就只有满满的神伤,五岁以前的阿辛并不像现在这样,那时候的阿辛勇敢、自信,在幼儿园中一直深受女孩子的喜爱,自从五岁那年小付辛不知什么原因的消失掉之后,阿辛就一再的封闭自己的世界,就连他都不一定能进入他的内心深处。

  “若是再不改变你的性子,你就回家吧!我没有能力照顾你,舅舅更不会希望你一直这个样子,你——好自为之!”平淡的话语没有一丝的感情,付辛知道表哥一定说道做到,眼看着申正佑进了房间,他却没有将表哥叫住的理由。

  “我也想要改变啊,申哥,我追随你的脚步考上政法,跟着你去办案,就算看到尸体吐到昏天地暗我也没曾放弃,我也是想要改变的,我也想要变得和你一样强大的啊表哥!可是没有人帮我,谁都在欺负我,谁都在嘲笑我。你根本就不知道被同学当面嘲笑却还要笑着面对的滋味;你根本不懂明知那些尸体会让我好几天都睡不着我还是得去看的心情;你根本就不曾教给我怎样才能克服害怕的感觉;申哥,我不想被叫做孬种,可是我能怎样,我已经很努力去跟上你的脚步了,可是我没有那个能力,我不能一步登天,但是我还是在努力的!凭什么否定我?凭什么!”

  隐藏在眼中的委屈被眼泪淹没,申正佑只是顿了顿回房的步子,却没说什么,在付辛痛苦的声音中回房了。

  付辛低下头,一个人的客厅空荡荡的,却没有让他害怕的心思了。

  “嘻嘻,孬种?”熟悉的阴寒传入付辛的脑海,那个挥之不去的红色娇小身影就坐在半空中看着他。

  害怕猛然从心底蹿出,随后一瞬间就镇定下来。呵呵,父亲、母亲、家族、现在就连申哥都不在乎他了,那么他还害怕什么?死吗?是啊,谁不怕死呢?可是既然没有在意的东西了,死了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咦?你不怕我吗?”少女睁大眼睛,掩饰不住好奇的神色。

  “我该怕你吗?”

  少女迷惑的眨眨眼睛,“可是之前你不是挺怕的吗?”

  “也许我应该怕你,可是我现在不想怕你,不,是从今以后都不想再怕你们!我想要改变,彻彻底底的改变!”

  “想要改变吗?那就跟我交易吧!”少女一说完,围绕在付辛周身的赫然就变成了各式各样的物品,金钱、权势、亲情、爱情……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不,我不需要交易的东西,我只要凭着自己的能力去改变,外界的一切物质于我来说就如同粪土,只要我能因此改变,所有的东西自会手到擒来!”那样不可忽略的气势就如同正气般盈满了整个客厅。

  承诺在心底的誓言爆发出无穷的力量,半空的少女眼神略微沉吟,随即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这才是鬼瞳该有的气势!

  少女名叫天琴,是不属于六界的灵体,也是鬼瞳的守护者。鬼瞳千年现世一次,一次便会引来争抢的风波。那双眼睛在神魔界被称为鬼瞳,是被认为会带来灾难的,但是在妖界却被叫做魅眼,因为那双眼睛有着魅惑人心的力量。天琴之前的种种不过是为了测试鬼瞳是否有能力担任鬼瞳的力量,成为新一届鬼瞳的主人。而现在付辛自然是通过了测试,因此便要开发鬼瞳的能力,并修行了。

  天琴的沉思让长着一模一样脸的付辛别扭了好一阵,纵然知道她不会伤害自己,但是心中依旧会有一股子莫名的不安。

  一个人的改变并不是瞬间的,循序渐进是永远的规律,如今付辛心中下了这样一个小小的决定,但是也不能在一瞬间就做到完美,因此心中的害怕和不安不可能一下就消失殆尽,历练就是必不可少的选择了。

  “很好,这个戴在左耳上,记住,不要轻易摘下来,我会督促你改变。”

  不等付辛问话,左耳就传来一阵刺痛,一颗宝蓝色耳钉就穿插在上面了,摸摸还有一点刺痛的耳朵,付辛默然低下头沉思,“为什么要帮我?”

  天琴展颜一笑,犹如花海初绽,“因为我的此生便是为你而生!”

  次日,紫气东升之时,天琴就拉着半睡半醒间的付辛出门修行了,初日东升时的紫气是修炼之人最好的补品,紫气集聚着一整夜的月辉,并且初日是最纯净的,此时的紫气自然是天地精华,因此初习清修者都会靠吸收紫气来淬炼丹田。而付辛的情况虽不同于修真者,但是鬼瞳的历练最初的的确确需要紫气开通修习的通道,因此天琴才会想要带着付辛来淘一缕紫气。

  就在付辛吸收紫气之时,被红日折射处光芒的耳钉缓缓变换了颜色。在付辛看不见的地方,作为灵体的天琴静静地笑了,此刻的她没有固定的形体,以一团灵气的形式飘散在一个不大不小的空间里。

  “那人就是你选中的鬼瞳?也不怎么样嘛!”

  “就是啊,我们选了千万年的鬼瞳之主,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可都失败了。你挑的孩子这般胆小软弱,能堪此重任?你可别忘了,若是失去了鬼瞳,我们不仅出不去了,就连灵体都会被他人炼化!”

  空空的灵气空间里不知从哪钻出一些白色絮状物体,与天琴灵体极为相似,只不过形状不同罢了。天琴切断了与付辛的联系,联系延伸自己力量的源头,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充裕的灵气不断地涌入自己体内,然后被自己的能量引导疏散,明明没有固定的容颜,却让人感觉到一股极力的媚态,就像曾经在那双血色眼睛中看到过的魅惑,一样让人为之疯狂,“呵呵,你们说得对,他如今的确是个不成气候的胆小鬼,那是因为他的心是空的,他的意志很强大,只要他拥有一样在乎的东西,为了这样东西,他一定会成为有史以来除了原主人以外最强大的鬼瞳之主!也可能更甚原主人。”

  “是吗?那就静候你的佳音咯!这个破地方我可是一刻都不想要再待下去了。”愤愤的声音渐渐远去,灵气空间又剩下死一般的寂静。

  天琴环视着周围的环境,这是所有修炼之人都想要拥有的环境,可对于他们这些待了千年甚至万年的灵体来说,这个地方就是一个噩梦,除了充足的灵气,外界所有的一切这里都没有。

  这里本与外界相通,可是后来因为修真之人的贪欲,灵界差点沦为他们私人所有物,好在有一人极力的抵抗,外界通往这里的空间在他和灵体的共同努力下封印了,但经历了千万年的他们总希望有一个人能全力的帮助他们,帮他们解脱无尽的苦闷和孤寂,帮他们与修真界和谐相处,因此那人遗留在外界的眼睛就成了他们与外界联系的唯一途径,所以千年万年他们依旧不懈的坚持着想要选中正确的鬼瞳将他们光明正大的带出这个空间。自由是这里的灵体最渴望的东西,所以,“被选中的鬼瞳啊,一切都靠你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眼鬼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眼鬼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