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改变
雪小狸2021-07-03 14:413,103

  “以吾之名,予汝接引;手足之义,解封!”

  以我的名义,给予你接引人的身份;以兄弟之间的义气为媒介,解开性格的封印!自此,付辛体内的梦魇封印终于被解开了。

  “啊,阿辛阿辛,这个家伙是不是也是鬼啊,快快,符印呢,快拿出来。”好不容易创造出和谐气氛的俩人站在窗前,欣喜付辛答应自己进入灵异社的封邑猛地被突然出现的天琴吓了一跳,一抬腿,一撤足,瞬间就飞身至付辛的身后。

  “切,胆小鬼,老娘可是阿辛的师父,敢封印老娘,活得不耐烦了吧?”

  封邑躲在付辛身后,默默地探出头,被突然间近在眼前的头颅吓到了,刚准备说出的话硬生生给咽了下去——好凶。

  “嘿嘿,臭小子,敢惹老娘,老娘今天不拨了你的皮,老娘今天就不是人。”

  被天琴实发倒吊起来的封邑悲剧的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姑奶奶,你本来就不是人!”但是这句话也只能在心里吐槽了,否则,今天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姑奶奶,我错了,小的知错,求姑奶奶饶命!阿辛,救我啊!”

  “呵,叫那小子救你?那小子的帐我还没算呢,他敢救你,我就把他吊起来打!”心情不好的某人睨视一眼旁边看戏的付辛,眼睛里满是对他的表现的不满。

  的确,付辛昨晚的表现实在出乎天琴的意料,原以为那么一只小小的怨灵,学了那么久的付辛应该能够轻松地解决掉,但是到了最后,他居然被逼的不得不破开封印才能解决那么弱小的怨灵,真是让人惊、喜、交、加啊!

  知晓自己并没有达到天琴心中的标准,付辛垂下眼眸,心中的自责愈加深重。明明那么努力的学习了,为什么都最后还是这样的结果!又是因为性格的原因吗?明明不是已经克服了吗?为什么到紧急关头还是会那样颤栗?

  找不到原因,但是却不妨碍付辛想要变强的愿望,只是现在必须得加紧实践,否则以后作战的时候依旧是这样的结果,更甚者可能会导致自己或者身边的人死亡。

  “我知道我不该那么懦弱,可是我没办法克制自己,我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自己不再害怕!你教教我,到底怎样,怎样才能克服自己的坏毛病?”

  “只要是人就会有害怕的时候,我不在乎你是不是真的胆小,你也不用克服所谓的毛病。但是,付辛你记着,纵使害怕到了极致,你也要闷在心里,弱者的懦弱才会被别人看到,强者永远是站在顶端的人,即使有弱点,人们仰视的角度是不可能看到的。所以你要做的便是将软弱藏起来,成为真正的强者!”

  “我……”不待付辛说话,医务室的们猛地被踹开,门外大大咧咧的一群贵族少爷嘲讽的盯着封邑和付辛两人,领头人正是昨晚与之打赌的姜圣宇。

  “呦,听说某人居然被吓到住院,还真是胆小呢!”

  “什么吓到住院,阿辛那是……”封邑话未说完,便被付辛挥手打断,自己胆小他是承认的,西区发生的事没必要跟这群家伙浪费口舌去解释,而且,就算说了,这群人也不会相信吧,那么就更没必要了。

  “昨晚去了,你们不在。”

  “我们圣哥……我们圣哥那是有急事,就算圣哥没去又怎么样,依旧不可否认,你胆小的事实。”一旁的小弟看到自家老大并不愿意解释的模样,一着急就口快的开始毫无章法的解释。

  付辛并没理会乱叫的小弟,双眼只是单纯的看着姜圣宇的眼睛,开口道:“我赢了!”

  姜圣宇皱了皱眉头,随即有舒展开来,有些面无表情的看了看付辛,“我并没看到你去过西区,有什么证据证明你去过?况且,你这般模样,看起来并不像完好无损的啊。”

  “没有证——”

  “什么没有,我这有呢,照片啊,昨晚拍的,正好用上呢!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当着我的面欺负我兄弟,当我是死的吗!”义正言辞的声音让天琴都不由得侧目,也许这就是为什么阿辛会遇到他的原因也说不定啊。

  就像是映衬了那句话一样,总会有那么一个人站在他身后无条件的支持他,而这种感情无关于爱情!封邑大概就是那个人了吧!

  “昨晚有事,来不及通知你,今晚再比一次!”

  “没必要。”虽然天琴说的不错,要变得强大就得在人前显示自己的能力,但是有些事情并不需要自己亲自动手,自会有人将那些事往他预定的方向推动。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自己花费心力去经营呢?

  “你!别给脸不要脸!”姜圣宇还从来没想过这么低声下气的给被人说话,居然还被人这样拒绝,赤。裸.裸的羞辱感将他心中的那点善意也给抹灭了。

  “哟呵,不好意思哈,收起你的二脸皮,我们阿辛这张脸已经够帅了,你这张脸要着是拉低阿辛的美感!”

  “很好,咱们走着瞧!”

  “哎哎,别忘了,你可是输给阿辛了哦。”

  一群人风风火火的来,又风风火火的离开,除了留下的只言片语,其他的就如同空气中的尘埃,在无声处落幕。

  在告别了封邑之后,付辛便携着天琴的教诲回了表哥申正佑的家,此时已入夜,厅堂的灯火没亮,付辛轻手轻脚地开门,再轻手轻脚地挪进卧室,在关门的那一刹那,坐在客厅深处沙发上的申正佑沉闷地开口道:“阿辛,我们谈谈。”

  关门的手顿了顿,付辛克制自己的惊恐,终究是没能完全克服自己的懦弱啊,扶在门上的手紧紧地握成拳,最终却只能松开。

  黑暗的世界只会滋生恐惧,其实付辛选在这个时间点回家,有一定程度上是为了锻炼自己,虽然天琴说的有道理,但是倘若这个弱点在短时间内不能隐藏起来,被有心人知道,一样没什么用!

  “申哥。”

  “恩,过来,坐。”

  等付辛挪到申正佑面前坐下后,申正佑将手中的一沓纸张递给他。

  付辛接过,看了看,但是室内并没有开灯,太过黑暗,因此也看不到什么,便开口问道:“哥,这是?”

  “申请表!让你提前接触刑警事宜,明天将表格交给我,既然决心改变,那就提前开始吧,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拿着申请表的手微微握紧了些,付辛心理有些微酸,表哥其实一直都很疼自己吧,否则也不会时时都在鞭策他了,不是吗?

  “好!”郑重地承若过后,付辛抬头看向黑暗中模糊了身影的表哥,嘴唇微张,想要说些什么,却还是忍住了,道了一声晚安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小窝。

  躺在床上,付辛忍不住望向窗外,黑暗下闪闪躲躲的树影,声声不息的鸟鸣,这些都是曾经害怕的东西,尽管现在付辛心里已经不再承认自己害怕了,但是这些并不够,这只是静态的事物而已,刚才申哥叫住他的时候就被吓住了,突发的事件还是能猛然吓到他,这些事情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改变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次日,依旧是天朗气清,窗外的阳光静默地将阳台照亮,摇晃的树影斑驳着,轻纱覆盖的窗台上停栖着几只贪玩的小鸟,夏日的光景吹凉了屋里的寂静。

  房门外又是一阵熟悉的敲门声,闷在被子里的付辛迷糊的揉了揉眼睛,这一次,他并没有赖床。

  “阿辛,申请表填好之后直接送去刑警队,会有人给你安排的。我先去上班了,你赶紧收拾收拾起来上学了。”

  门外悉悉索索的声音过后,就是开门、关门声,付辛对着房门的方向发了一会呆,又看了看桌上那沓崭新的纸,默默地起床开始填写申请表。

  “嘁!什么鬼东西!阿辛,你还真准备加入刑警队了?”

  “不是加入,是申请!”

  “好好,申请就申请。什么破刑警队,沉积了那么多的案件没破,还刑警呢,你怎么不加入驱魔师的行列?你要是想声张正义,一样可以,而且还没了那么多的破规矩。”

  付辛并没有回答天琴的那句话,她不是男人,并不理解男人的内心。每个真正的男人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成为一名刑警需要的条件太过艰难,而正是这份艰难才使人更加坚定地去探索这条路。

  驱魔师这条路应该说太过玄幻了,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在发生鬼怪侵扰人类的事件的,真正可怕的是人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瞬息即可变换,前一秒也许你是他的情人,可下一秒你可能就会变成他的敌人,而驱魔师的工作纵使能随心所欲,但却对付不了人的野心勃勃,所以他更倾向于刑警这个工作,能突破自身的一种职业。

  终于,在沉默中填完了这些资料,闹钟上的指针也偏向了八点的位置,好在今天早上没课,能顺利的完成申请,并将申请表交给警局,否则还不知道会被申哥说成什么样子,大概又会说他懦弱、遇事退缩吧!

  在心里叹息一声,也许再过不久大家都会认可他,再不然,至少现在他的改变已经开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眼鬼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眼鬼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