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现世
雪小狸2021-07-03 13:353,205

  星光被暗夜蒙上了尘土,诡异的树影偷偷地移动了位置,寂静的大门滑动了古老的枷锁,空旷的高速公路上隐没了灯光,路两旁呼啸着的风和隐隐约约的狼嚎惊起人一身的鸡皮疙瘩,半空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慢慢地醒来。模糊的光影渐渐明晰,血红色的双眼迷茫地睁开,黯淡无光的夜晚随即被照亮,泛出红色的暧昧光晕,那双眼睛与常人有异,红色的瞳孔下似乎还藏着一双深黑色的瞳孔,这分明就是重瞳——

  “叮铃叮铃”一阵闹铃响起,埋在被窝中的人稍微蠕动了一下,接下来就没动静了。

  “付辛,丫的十点了还不起来?太阳晒屁股了,起床!”房间的门被大力推开,剑眉星目、一身正气的男人冲进来一把掀开床上的被子。

  床上的人忽觉身上一阵凉爽,净白的脚丫子试探般的触了触脚边的被子,碰到后立即卷到身上继续睡。

  申正佑看到这样的一幕又好气又好笑,自家的表弟做出的样子虽说挺可爱的,但对于表弟一直赖床不起的恶习,他自是深恶痛绝的,这般不思上进,怎么成为家族一份子。

  日光静好,床上的人安稳的睡着,似乎并没有受到外界的干扰,嘟起的嘴唇轻声呢喃,像是情人间的耳语。浅浅的阳光洒在他姣好的面容上,泛出一丝甜美,明明是男子,却也有着致命的诱惑。

  “阿辛!你要是再不起床,我可要打电话给舅舅了哦!”

  “唔……啊!不要,我马上起来。”转瞬的迷蒙渐渐消散在付辛的眼中,听到表哥要告诉自己的父亲,已经大三的他亦是心中一惊,父亲的严厉可是出了名的,他可不想一个周末就这么在父亲的教育中废掉了。

  “恩,我先去局里一趟,张队刚才来电话说中央博物馆里运来一批古物,我们负责交接时的守卫,等下你做好午饭送到博物馆来,局里的盒饭味道实在不怎么样。”

  “哦!”

  见付辛已经应下,着急时间的申正佑赶紧就出了门,往警局里赶去。

  正午之时,日光挥洒着路人身上的汗水,盛夏的日总是那么让人难受,好不容易找到坐在前庭里的申正佑,付辛的身上虽不至于大汗淋漓,但也不那么好受。

  兄弟两人草草吃完饭,这话匣子就打开了。

  “申哥,这次博物馆来的是什么古物啊?”付辛一边收拾着碗筷,一边好奇的问着半眯着眼休息的表哥。

  申正佑也并不隐瞒他,将博物馆不久就会公开展览的消息告知了他,“这次护送来的是一批墓室陪葬品,还有一具不曾腐蚀过的尸体,说来也奇怪,一具尸体居然能保存千年之久,一粒小小的定颜丹能有如此大的功效,难怪此次的运送这般小心。”

  “定颜丹!真的假的?居然这么厉害!”付辛一双桃花眼猛然瞪大,晶亮的眸子瞬间绽出惊讶的色彩,然而一瞬间就黯淡了下去,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是家中最弱的人,无论是体质还是人缘,甚至连胆量都不及常人,纵然想要观望定颜丹的神奇,但是他也知道他没那样的勇气去看一个死了千年之久却不曾腐朽的人。

  这样的软弱注定了他自卑的性子,即使在学校被人欺负、被人嘲笑,他除了自我唾弃便是深深的沉默,没人知道他心里想要什么、想要做什么,包括他自己。

  付辛的黯淡,申正佑看在眼里却并不安慰,他知道,有些事并不是别人说几句就能改变的,除了自己慢慢接受、慢慢改变,没有他法。只是他曾答应过舅舅要改变付辛的性格,如今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思索一番,开口道:“阿辛,既然有兴趣去看看,那我就舍命陪君子好了,等下交接班的时候你就跟在我身后去瞧瞧吧,也得亏那具尸体放在独立的小室内,等我去和馆长商量一下。”

  “可是,我……我还是不敢。”心中难以克服的恐惧感蔓延全身,那种阴冷的气息似乎从后脖子里钻进身体,酷热的夏天此刻在付辛心里却是阴寒阵阵,甚至手心里冒出的都是冷汗。

  “没事,有我陪着你呢!”

  和馆长说好之后,付辛只能牵住申正佑的衣角,一步一步,慢慢挪进小室内。

  不远处的石阶上放着一副雕花木棺,隔着玻璃,看不真实,但是在看到木棺的那一瞬间,付辛确确实实的感觉到右眼猛烈的跳动,心中的紧张感又一次加剧,明知道这个世界神鬼都是传说,但是却免不了的害怕。

  四周安静的有些过分,付辛颤抖着手微微拽了拽申正佑,申正佑停下来安抚了几句,但是在付辛看来根本就没有作用,他心中的异常没有停止的趋势,似乎更胜从前。

  深深呼吸一口气,好不容易走到木棺前面,付辛好似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眼前一阵阵的白影飘过,脑袋似乎也晕沉沉的,努力挥掉脑海中模模糊糊的黑影,回过神来时早已不见自家表哥的身影。

  取而代之站在他旁边的是一个红纱掩面的红衣少女,少女眼睛紧闭却是身形站立,转过身面对付辛时,那面孔就像是在直直地瞪他。

  付辛心中猛地一颤,这女孩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站在他身旁的?阴风掠过,女孩的面纱飘落,那张脸分明就是自己的!一模一样的唇形,一模一样的妖娆。付辛慌张地想要逃离这里,只是,脚下却半分不得动弹。

  “鬼瞳,我等你好久了。”

  贴着耳边传来凉气,纵然周围的一切都是熟悉的场景,付辛依旧觉得这就是一场噩梦。

  就在他内心煎熬之时,身前的棺木中的尸体坐了起来,转过头,付辛突然疯了一般尖叫起来,那个脸……那张脸——

  青面獠牙,血丝满脸,甚至连眼睛都没有,原本该是眼睛的地方只有一对血淋淋的血洞,那里竟像是被双手深深挖掘掉的,但又是刚才红衣少女脸的轮廓,这就是那木棺中的少女的样子。

  “鬼瞳,过来,过来。”这声音就好像是从大脑内部传出来的,而付辛不受控制的向着棺中少女走去,不管内心如何害怕,脚下依旧虎虎生威。

  眼中的温度渐渐升高直至发烫,冷汗已经浸湿了衣襟,付辛才走到木棺面前,少女就将手摸到他的眼睛上,呢喃道:“为何还不归来?他束缚住你了吗?呵呵,那就挖掉吧!”瞬间的疼痛几乎让他晕过去,这样的疼痛感也模糊了他心中坚信梦的幻念,是谁在恶作剧?

  但是失去了眼睛,他却仍旧能“看见”,他“看”到,那少女的双手透着青灰色的暗斑,苍白的手指摩擦着从他眼中挖出的眼珠,唇角咧出一抹邪魅的笑容,随后将手中的眼珠塞进自己的血洞中,那眼睛似活物般动了动,调到最佳的角度然后便不再动弹,紧接着一瞬间那双眼睛又泛出一丝银白色光芒,待付辛回过神来时那双原本纯黑的桃花眼已然变成红黑并存的重瞳,猛地看过去堪比猫眼竖瞳的诡异。

  此时付辛的心中满是绝望,少女装好眼睛后,朝他阴森森笑了,抬起的手指在他脸上滑动,那粗糙的触感就像毒蛇的腹鳞,摩擦地他生疼。

  “这张脸真漂亮!”

  “不,不要,申哥救我!申哥——”人中传来一丝痛感,眼前的一切景象都消失了,付辛从梦魇中惊醒,人中传来的痛感提醒着他,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噩梦,但是梦中会有疼痛感吗?

  这些透着诡异的梦境已经打消了付辛想要克服恐惧的信心,他抬头对上申正佑担心的眼神,努力克服自己不要颤抖,开口道:“申哥,我们走吧,这里……这里好诡异。”

  申正佑摸了摸付辛毛茸茸的脑袋,刚才某一个瞬间付辛的确叫不醒,掐了他好久的人中才醒,但他也没往深处想,毕竟就现在科技发达的世纪来看,许多神鬼传说早已被湮灭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阿辛,别怕,哥哥陪着你呢!”

  “不是,哥,我刚才梦到——”

  “轰——”一声巨响打断了付辛的话,木棺周边隔离的玻璃全部碎裂,就连地板都裂开了一道道深浅不一的缝隙,而且伴有蔓延开的趋势。

  裂缝迅速蔓延,朝着付辛脚下而来,申正佑大喊一声:“不好,阿辛,快跑!”

  付辛下意识的看向木棺所在的方向,梦境中的红衣少女就飘荡在木棺的正上方甜甜的对着他笑,心中顿生恶寒,加紧了逃离的速度。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整个房间都坍塌了,空荡荡的小室里只余留下一声清丽的笑声和淡淡的呢喃,“嘻嘻,这小子还真不经吓呢!”

  待一出了小室,申正佑回过头,一切依然是他们进去之前的模样,之前的种种就像是从来都没发生过一样,小室内的木棺依旧安稳的躺在玻璃中间,地板也没有之前那般坍塌的模样,这一切只是幻觉吗?还是真的有什么诡异?

  然而,不待申正佑整理好思路,就看到自家表弟畏畏缩缩的蜷缩在不远处的墙角,嘴里不断地念叨着什么,那模样就同疯人院精神失常的人一般。

  “阿辛?”

  心思沈浸在之前的梦境中,猛地听到有人叫自己,身体瞬间瑟缩了一下,抬头看到是自家表哥,小心翼翼的挪到申正佑身边紧紧地拽住他的衣服,浑浑噩噩道:“哥,不……不是梦,是真的,那个女孩,红衣……红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眼鬼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眼鬼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