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暴露
雪小狸2021-07-03 14:043,039

  裂开的缝隙被雷电彻底破碎,西山落日,还残留着一丝余晖,但这并不热烈的余晖对怨灵来说依旧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日光倾斜,残阳暖人心。

  保护郑珠的车辆被损坏,那女人乘势追击,一道惊雷再次闪过天际,怨气被落日直直的照射,空中一声惨叫,零零星星的怨气就消散了。

  终于解决了这件事,付辛下意识的吐出一口浊气,心神顿时放松下来。魂力也在此刻消耗殆尽,整个人看起来昏昏欲睡,精神严重萎靡,像是随时都会倒下去一样。

  也许是因为符纸叠加的效果,血环兽依旧被围困在火焰内,火焰还没有消失。

  付辛本想着是不是要将小兽抓起来拷问,看能不能盘问出到底是谁在后面捣鬼,刚想上前,那火焰就熄灭了,困在其中的小兽立刻喜笑颜开撒腿就跑。付辛拼着最后一丝神志追了上去,小兽东奔西走,在树林中乱窜,大约是意识到有人在跟踪它。这么几步错乱,好不容易挨到血环兽找到主人,付辛还来不及看一眼他的主人长什么样就晕过去了。

  “主人快夸我吧,看我那么聪明。”血环兽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短小的前肢趴在姜圣宇的脚踝上,一点一点的想往上爬。

  姜圣宇看了看昏死过去的付辛,笑着抱起血环兽,揉了揉他的脑袋,直夸他表现的好,但是不许下次私自行动了。

  血环兽撒娇的蹭蹭,然后窝在姜圣宇怀里找了个嘱咐的位置睡了,今天消耗的能量太大,太累,所以只能尽快的用休息补充能量。

  看着自家小团子安稳的睡着了,姜圣宇始才露出阴狠的表情,看着付辛的眼神越发阴暗,仿佛要生吞活剥了他。然而他也这么做了,一步步走进付辛,姜圣宇手中凝聚了黑暗之力,一样是带有腐蚀性的物质,但不同于血环兽,姜圣宇手中的黑暗之力是靠着死气集结起来的,其腐蚀性不如小兽的,毕竟姜圣宇从开始到现在吸收的死气也没有那么多,但是想要让一个人死无全尸还是可能的。

  死气从指间出发,在空中打了个转,被突然出现的冤魂吸收走了。

  清荷眼神不善的盯着姜圣宇,这个小子居然你这么狠,她刚才之所以不在付辛身边是因为郑珠身上的怨气会引发她怨气紊乱,到时候敌我不分,对付辛没什么好处,所以只能远远观望,现在怨灵消散了,这小子居然敢在付辛没有达成对她的承诺之前杀了他,这是在挑衅她身为冤魂的尊严吗?

  事实上姜圣宇完全不知道清荷的存在,在拜无崖子为师的时候,无崖子传承给他的记忆和法术并不是很全,大概也是因为害怕姜圣宇会在某天反抗他,所以并没有十全十的教育他。

  这明显就只是在利用他,但是姜圣宇当时因为那么痛恨付辛,所以毫无顾忌的就答应下来了,而且在遇到未知事物之时世人都是会紧张而慌乱的,所以才会在双重压力之下答应他,不过后来因为血环兽的存在,他才愈发觉得这个师父还算不错,至少送来了真心陪伴他的人。

  而现在来找付辛的麻烦也只是为了让他和他家的小红红过的更安稳而已,只要是上了贼船的人又怎么能轻易地从贼船上下来呢?

  “他是我的人,你这臭小子居然也敢偷袭?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敢在我面前杀人?”

  “你是谁?凭什么阻拦我?”

  “呵,我是谁你就不用知道了,你只要知道,在我在的期间,你千万不能来打搅付辛,否则以我的能力足够让你有来无回了。”清河说完这句话,扯开了空间裂缝,把付辛带回了他的家。

  小树林中,姜圣宇还维持着单手抱着血环兽,单手凝集死气的姿态,一口利齿被咬的咯吱作响,“为什么不管你怎样,所有人都会帮你,那么低劣的你凭什么拥有我都不曾享受到的待遇?付辛,我要毁了你,毁了你整个人生,我决定了,呵,我不会让你那么轻易的死掉,我会一步一步让你众叛亲离,让所有人都厌恶你。你就好好享受一个人的孤独吧!呵呵哈哈!”疯狂的声音回荡在郊外的小树林中,狂乱,奸邪,一个原本众心捧月的孩子,现如今却不再骄傲,所有的事情在有些事发生之后就会向着不能预测的方向发展了。

  怀中的血环兽不安稳的蹭了蹭,姜圣宇阴冷的表情立即温和下来,这个世界只有血环兽是真心对待自己的,这一份温暖谁都不可以夺取,这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

  郑珠的事情就告一段落了,也不知道鬼语用什么方法将这件事压了下来,申正佑没有权利再去调查,也就放弃了查探,只是将这件事情和付辛讨论了许久。付辛终于拜了鬼语为师,虽然这之中的过程并不那么好受,但终究与要为封邑讨的那颗聚灵丹更近了一步。

  清荷还是跟在付辛身边,不过清荷的事情有了些许眉目。

  付辛修养好了之后,依旧去特殊部门报道,清荷就看到了朱颜。天琴在学校里曾经问过朱颜是不是惹上了什么不好的东西,眉间的怨气很重,朱颜回答的是只去过药店,但一直到现在朱颜都没啥事,本来就十分奇怪,而清荷在看到朱颜身上缠绕的一丝黑气之后就十分肯定,这缕黑气是她的。

  黑气是她的,也就意味着要么她的尸身被移动到那个药店过,要么朱颜肯定和杀死她的那些人接触过,而第一种推断并不怎么可能,首先,如果尸身被移动到哪里,那么去过药店的人员肯定都会感染,可是他们也去过药店并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事件发生,那么就只剩最后的那个推断了。

  既然是接触过,那么就是说,只要知道朱颜在那段期间见过哪些人,就可以从这方面着手了。

  “清荷,那天你看清了那个幕后之人是谁了吗?这个对我很重要,我怕什么时候他就会开始对付我身边的人,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是要做什么,但是我不想我身边的人受到伤害。”

  付辛的语气十分热忱,清荷定定的看了他一会,自己却陷入了深思之中,曾经那个人也是这么包容着她,可现在她就连见他一面都不可以。

  “我不知道,我只能闻到他身上很重的死气,如果我能再次见到他肯定可以知道,但是现在我并不能说出他的特征,我只知道他很恨你,你是曾经得罪过谁吗?”

  “我曾经的罪过?我怎么可能会得罪人,那么软弱的我,甚至不会反抗别人对我的凌辱,我又怎么会得罪谁?”付辛自嘲的笑了笑,要说曾经得罪人是完全不可能的。不过……

  “有一次,不知道打赌的事算不算?”

  “嗯?怎么回事?说来,我给你分析分析。”

  付辛将前因后果说给清荷听之后,清荷此刻就断定那人肯定是幕后之人,但是付辛却说不可能,毕竟姜圣宇在付辛看来是根本就没有接触过他们这一类的事情,怎么会成为那个背后操纵之人。

  “这样,你明日还有课,我同你一同去,看完之后咱们就去找柳宇,我想去看看,等到这些事告一段落之后,我大概就会去投胎了,以后就再也没有时间去见他了。你能够帮我的对吗?”

  “爱情……真的那么美好吗?让你不惜一切都想要回到他身边?”

  清荷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戏谑地打趣一番,灵体飘向付辛,一张精致的小脸靠近付辛的脸:“怎么?想试试?”

  付辛吓了一跳,红着脸跳远了一点。

  “哈哈,居然这么纯情!我还以为你家那个小红衣丫头都已经是你的囊中之物了呢。哈哈!”

  “什……什么啊,天琴……天琴才不是!”

  “天琴啊,原来叫天琴啊,呵呵,但是……我有说过是她吗?这么快就承认了,是你心里有鬼呢?还是你只是再借我的话向着你那个天琴表白呢?哈哈,真是有好戏看了啊。”

  “什么鬼,我才不会,天琴……天琴是我的师父好吗?你别乱说,被天琴知道了可就……”付辛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天琴就出现了。

  天琴一出现,原本还有些“娇羞”的付辛瞬间气场就变了,“天琴?你怎么出来了?”

  “出来看看你们聊什么啊?”事实上,天琴只是不放心把付辛一个人交给清荷,毕竟清荷是在天琴的黑名单中的。

  清荷只要呆在付辛的身边一定会切断他和她之间的联系,这次出来一来是为了帮清荷解决她的事情,而来就是为了鬼语答应拜师的事情。就之前的事情来看,付辛一定是被盯上了,天琴可不想辛苦了这么久培养出来的人,这么轻易又给一夜回到解放前。

  “鬼语之前不是答应了你拜师吗?我需要他更慎重的承诺。而且,我有个东西需要交给他。”

  “恩?什么东西?”

  “眼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眼鬼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眼鬼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