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异闻
雪小狸2021-07-03 14:433,140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等付辛渐渐适应了如今的变化,鬼瞳的修炼也慢慢进入了状态。然而又一次的学院风波掀起他心中难以平息的热血。

  在付辛所在的横宇大学中有这么一个不成文的习俗,每一次开学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学生们自己组织的聚会,以供学生们能更好的相互交流。虽然已经上了大三,但是付辛到现在也没有参与过,一是因为自己本身就被同学排斥,并不能找到自己拥有共同话语的人,二是因为自己也不想参加这种没有意义的活动。

  只是这次,天琴为了帮他找到自信的感觉,勒令他必须参加。

  付辛自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独自一人晃悠在夜色笼罩在校园里,本以为能安安静静到聚会开始,显然是忘了作为付辛,长得漂亮却软弱的要死的他在大家心中是怎样的形象。

  “哟,这谁呀?这不是我们漂亮的白雪王子吗!”

  付辛抬眼,树缝里透过的星星点点的光线打在对面的人身上,那人穿着一身潇洒的晚礼服,众星捧月般的被众人簇拥着,傲慢的头颅高高的抬着,那句话并不是出自于他的口中,但是付辛知道,那个说话的人不过是猜透了这个男生的心思而已。

  莫名其妙的成为众人打击的对象,这对于以前的付辛来说肯定是默默忍受,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一定是往肚子里默默地吞气,而现在的付辛虽说不那么像刺猬一样的坚硬,但既然已经说好要改变,自然不会像以前那样软弱了。

  “不好意思,我不是什么白雪王子。你们挡住我的道了,请让开,谢谢!”

  “怎么?我们的白雪王子也想要反抗了吗?”同往的人走近付辛,狠狠地捏住他的下颚,逼迫着他与之对视,“你可不是什么救世主,懦弱的人是不需要改变的,只要好好地供我们娱乐,等我们厌倦了,就赏你成为我们的跟班吧。”

  本想默默忍受的付辛,猛地听到天琴对他别扭的鼓励,于是压下只心中的逆来顺受,淡漠道:“好狗不挡道!”

  “你小子说什么呢!信不信我揍你!”随从的富家子弟握紧拳头,却被众心捧月之中的男生拦了下来。

  “圣哥,您不必亲自动手,我们来就好,免得脏了您的手。”

  姜圣宇皱着眉摆摆手,把冲动的拥护者扒到一边,满眼打量着付辛,对于这个传闻中及其胆小的人他这是第一次见到,虽然此刻并不觉得付辛有多么的懦弱,不过敢在他面前无视他的人应该受到教训,否则怎么能将他的威信留在这所院校呢!

  “小子,听说你表哥是警察,你老爸是退役的特种兵,那你有什么本事?恩?拿出来遛遛?”

  付辛的视线对上姜圣宇的眼睛,一抹红光在付辛眼中闪过,快到毫无感觉。

  与其对视的姜圣宇自然是看到了,但是又因为闪烁太快,以为是远处灯光折射的,自然没放在心上。

  “让开!”

  “这样吧,我们打个赌,传闻西区有一间破烂的房子闹鬼,今晚十二点,我们约个在那里见面,如果你不敢来或者吓到尿裤子,那么明天你就得当着全校人的面从我胯下钻过去并且大叫‘付辛是个胆小鬼’,反之我也同样,如何?”

  姜圣宇的话还没说完,付辛的左耳就响起熟悉的声音,“阿辛,答应他,西区有古怪!”

  略一沉吟,付辛微微点头算是同意了姜圣宇的话,随即侧身从他身边走了出去。

  暗夜总是在不经意间迅速的笼罩了学校,还没到约定时间,没了天琴的陪伴,付辛只好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游荡在校园里。在往西区去的方向遇到了自称是灵异社社长的封邑,这人有些自来熟,不是说这样的性格不好,而是因为对于付辛来说原本就不擅长与人交际,此时的封邑自然就给了付辛精神上的压抑。

  但是,身为八卦灵异社长的封邑并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对不住人的地方,只是一个劲的找着俩人之间的话题,企图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

  “诶?阿辛啊,你到西区来干什么呢?这边又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

  “……”

  “说话啊,我一个人好无聊的,好歹吱个声吧。”

  “找东西。”

  “找什么啊?我是听说这边闹鬼才跑过来看看的,你知道那群小子整天就知道泡妞,而我这个社长得亲自找材料是有多么痛苦的事吗?哎,你猜猜那群小子说什么,他们居然说什么能者多劳,我贵为社长就得担起责任。这成什么样子嘛!我身为社长我容易么我,辛辛苦苦找素材,晚上还得赶稿子,那群臭小子……”

  “到了。”西区的鬼屋就在面前不超过十米的位置,一阵迎面扑来的寒风瑟缩了付辛原来坚定的心。原本以为自己不会害怕,怎么说都已经修炼了那么长时间,可是纸上谈兵是一回事,但真正的实践起来就不像说说那么简单了。

  “额,这就是鬼屋啊,也不怎么样啊,也就位置偏了一点,哪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啊。”封邑挠挠头,一脸苦闷的跟在付辛身后走近鬼屋。

  封邑拍拍付辛的肩,想示意他停下来,哪知被拍到的付辛身体猛地僵硬住了,虽没有跳着远离,但是在封邑看来也是被吓得不轻。封邑打趣的环住付辛的肩膀大笑:“哈,不是吧你!胆子这么小还敢一个人跑到这边来找东西,练胆量也不待这么练的呀。”

  拨开对方的手,付辛自知自己太过紧张,深呼一口气,定了定神往房子里走去。还没等自己将们拉开,门内就传出“桀桀”的笑声,若是仔细听就能发现这声音带着一丝电流的杂声。

  “好黑啊,我这有蜡烛,阿辛,你走慢点。”

  封邑不知道从哪摸出来半根蜡烛,掏出火机点亮后才看清室内的摆设,然而又不免有一种视觉上的冲击感,除了床上杂乱的枯骨外,一切都是整齐的模样,并且桌椅上完全没有灰尘,就好像是有人来打扫过似的,但是这个废弃的破房子又这么偏远,谁会来这里呢?

  而且那枯骨又像是人的骨头却没有那么完整的拼接在一起,跟何况那具枯骨体格比较大,明显是一个男人的骨头,但又有些瘦弱的感觉,只不过年代应该已经十分久远了,不然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残缺不全了。

  虽然声音和骨头有些怕人,但是作为灵异社社长的封邑,这点东西在他眼中就只能算小case,他绕开桌椅走到房子中唯一一张床前,从衣兜里掏出一只白手套戴上,抹上一根白骨,纯白的手套立刻就染上了一层乌黑的尘土。“奇怪,既然周围这么整洁,没道理只有骨头会布满灰尘啊?”

  “你……怎么会有白手套?”

  “哦,这个啊,身为灵异社社长,这点小东西怎么能够不随身带着呢?那也太不尽责了吧。所以啊,不止这些东西,还有好多都得带着,以备不时之需。”一边回答了付辛的问题,封邑依旧头也不回的从裤兜里掏出微小的相机,对着床上的枯骨一阵乱拍。

  随后在终于检查完了周围的环境后,午夜十二点的铃声正好敲响,只不过约定好的那些人却没有见到。

  “阿辛啊,不要总是站着,过来看……啊!”一阵尖叫之后,付辛转向封邑所在的方向,只见封邑一脸恐惧的望着他所在的方向,那表情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似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向着门外的方向挪动。

  见封邑的这般反应,付辛下意识的僵住了身体,后颈发凉不敢回头。

  “噗——哈哈哈哈,阿辛,你真是……哈哈,真是太好玩了,这世上哪来的妖魔鬼怪啊,居然……居然把你吓成这样,哈哈,亏你还是男人呢!”封邑抱着肚子趴在地上狂捶地板。

  付辛被气得不轻,脸色都变青了,抡起身边的一把椅子就扔过去,然而,飞起来的椅子竟然停在了半空中。

  “咦?阿辛,你这是玩的什么把戏啊,板凳怎么停在半空中?怎么弄得?教教我呗,让我去教训教训我们社里的弟兄们去。”

  “玩你大爷,快逃!”也许封邑看不到,但是鬼瞳清清楚楚的将刚才的一切呈现到付辛的眼睛里。

  就在板凳飞翔的那一瞬间,一道白影略过,阴风刮起一阵煞气,怨灵轻而易举的抓住了被扔在半空的靠椅,面目狰狞的瞪着付辛,那张青灰色瘦到极致的脸在下一刻就放大到付辛的面前,相隔这么近的距离,付辛感觉到呼吸不正常,就像是被谁卡住了喉咙。

  放在桌子上的蜡烛也在阴风中摇曳,导致室内变得忽明忽暗。

  虽然感觉不到怨灵的形体,但见付辛不正常的面色,加上付辛之前让他快逃的行为,封邑就察觉到了不对,但是本着自己的原则,他并不想为了逃命而扔下自己的同伴,虽然没有办法击败怨灵,但是想到自己的百宝箱里也许会有手电筒,鬼大概都会怕光的。于是在付辛抵抗怨灵之时,赶忙从后背包里拿出手电筒对着付辛所在的地方照去。

  空灵的惨叫让付辛挣脱了窒息的怀抱,他果断的跑到封邑面前,将封邑拉上想要逃出这间鬼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眼鬼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眼鬼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