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袁粲2021-07-29 23:512,734

  欧阳奇见到面前这人的面具十分精致,仿佛被勾去了魂一样直愣愣地看着,甚至怀疑上面的那把匕首可以抽出来,那只右手就不由自主地抬了起来准备上前抽出。

  “黄雀,慢着……”陈天星大老远就从本能上感觉到衔霜会是个狠角色,但是万万没想到欧阳奇会看着那个面具出神,这下又似乎把眼前这个大活人当成一尊雕塑一般打量起来,忍不住伸手去摸。为了处理好欧阳奇这一举动后续带来的麻烦,陈天星下意识地将手握紧自己腰间的配剑,然而只摸到那空荡荡的剑鞘,他的心里一沉。

  好在衔霜只是伸出左手拍开了欧阳奇伸出的右手,即使如此欧阳奇还是对这副面具充满了好奇,陈天星赶忙拉住欧阳奇低声说道:“奇侠,这里不同于外面,我们还是先收起那份好奇心,免得让人怀疑我们的身份。”

  欧阳奇一听陈天星这话,感觉确实很有道理,赶忙向衔霜赔礼道:“小弟黄雀,刚才见到阁下的面具十分精致有些入迷,故而有些失礼之举,往阁下海涵。话说这个面具是不是也是出自大掌柜之手?”

  虽然衔霜戴着面具,众人无法看出他的表情,但是面具之中透露出凌厉的眼神,已经向在场的各位表示出了他的态度。“王五,这些人是新来的吧,虽然他们是这里的客人,但是也得遵守这里的规矩!”衔霜一面说着,一面示意身后的几个人上前检查。

  “至于这副面具,确实是出自大掌柜之手,如果你们也想要的话,那就尽可能的把值钱的东西带到这里来。”衔霜继续冷冷地说道。

  只见,蓝色猫头跟绿色猫头上前搜身,黑色猫头与白色猫头解下二人的武器递与黄色猫头检查,王五赶紧上前将二人介绍给他们,“这位绿脸的先生是黄雀,这位红脸的先生是……羊……羊公鹤,真是拗口。他们都是五掌柜请来的客人。”

  黄色猫头仔细检查陈天星那个空荡荡的剑鞘也没发现什么问题,但是为什么会有人带着一个空剑鞘出门,他百思不得其解,疑心是不是什么新型的暗器,只好将剑鞘与欧阳奇的“离俗”一起又交于衔霜检查。

  王五看众猫头围在衔霜身边议论那个剑鞘开始跟二人嘀咕起来:“原本进入“鬼市”没有那么复杂,更不需要检查随身携带的武器,但是不知道自从衔霜来了以后,他都要求检查带入‘鬼市’的武器,甚至是用于竞宝大会的宝物如果是武器的话也要进行检查。”

  “大概他对武器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吧?”欧阳奇答道。

  “但是带入‘鬼市’进行贩卖的那些珍奇武器中,他从来没有表现出感兴趣的样子,反而经常从四掌柜的当铺搜刮些东西,所以四掌柜经常在大掌柜与二掌柜面前告他的状。”王五似乎特别了解“鬼市”里的这些小道故事,在二人面前说个不停。

  衔霜那边正仔细打量着二人携带的武器,只见欧阳奇的刀确实是口朴实的好刀,但是刀鞘却有些的花哨,上面刻了一条大蛇而鞘口则刻了一名持剑女子构成了一幅大蛇与女子相持的图案;而看到陈天星的剑鞘的时候,他停住了,剑鞘的底漆为鱼鳞纹,正中间是一只弯曲身体的鲤鱼,他注视着剑鞘许久,不发一言,随后让手下将武器归还与二人并让二人通行。

  三人通过之后,王五有低声抱怨起来“总算是放我们通行了,衔霜向来行事利落,不知道今天怎么这么磨磨蹭蹭的。好在是放行了,现在我领二位先生去拜会五掌柜。二位请跟我来。”

  二人跟着王五来到一座大宅前,只见门匾上写着“见钱眼开”四个大字,大宅中间是个巨大的院落,灯火将院子照得通明,王五走到房子前敲了敲门大声说道:“五掌柜,您请的两位新客——黄雀先生与羊公鹤先生,我给您带来了。”

  随后屋内传出一句“好,二位请进!”二人就上前推开门进去了,而王五则退回到院子去了。

  二人进入屋中,之间一位头戴红色猫脸面具的人正在核对账本,见到两人上前立马停下手里工作笑着说道:“是陈兄弟与吴兄弟吧,我早就从‘肥老鼠’口中听说了二位的事迹,能从李凌霄李堂主的手中将山河盟的藏宝图拿到手,那真是身手不凡啊!”

  “那是当然,我们兄弟二人为了将这宝物弄到手也是费尽了心思。”欧阳奇顺着五掌柜的话说着。

  “不过,山河盟的藏宝图在江湖上一直是一个传说,从来没有人见过,那么谁又能保证这张图是真的呢?”五掌柜话锋一转,开始质疑藏宝图的真实性。

  “这……”欧阳奇从来没有了解过山河盟的藏宝图,被突然这么一问,一时不知道应该如何作答。

  陈天星与他对视了一下,猜想到欧阳奇不了解其中缘由,咬了下嘴唇,开始运用自己所掌握的那些零碎的消息开始回答道:“这山河盟的藏宝图传闻已久,由如今盟主的心腹李堂主保管,李堂主一直将它藏在自己的床底的宝箱里,我们兄弟二人为了进入来荣堂可下了不少功夫,结果还是成功的成为了可以在来荣堂的大院里做事的下人,这才将宝箱弄到手的。”

  “可是那李堂主在山河盟之中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你们二人是如何得手的呢?”

  “确实,我们二人在江湖上没什么名气,功夫与李堂主更是相差个十万八千里,但是我们知道李堂主有个弱点。”

  “喔,弱点?名满天下的李堂主居然还有不为人知的弱点?”

  “我们兄弟通过数日的观察,发现他患有‘睡行’的隐疾,在夜间入睡以后有时会无意识的起身外出,而这个时候院内那些值更的弟子则是担心他出意外,会格外留心在他身上,从而放松其他地方的戒备。我们兄弟二人也就是抓住这个时机,将此图弄到手的。”

  “真是精彩,可是既然是宝箱,那必定有设置机关的吧?”

  “那怎么可能,谁会在自己床下设置这些东西,万一有老鼠在床底下碰到了机关,而你正好又躺在床上的,是不是?”

  “哦,这么说来也对,但是宝箱那必定也是有上锁吧?这锁……”

  “区区一个锁,我可是有这个!”欧阳奇拍了拍自己的刀说道。

  “哈哈哈,二位还真是有意思,想必这宝箱里应该还有不少好东西吧?希望二位下次也可以带来给我瞧瞧。”

  “这个嘛,当然是要看这次竞宝大会上,这藏宝图能给我们兄弟二人换来多少钱啦!”

  五老板笑了笑:“这个当然不是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有人敲门,门外的人说道:“五掌柜,我是八郎,四掌柜有要事让我找您!”

  “既然是由八郎这小子传话,应该没什么大事,不过烦请二位先到屏风后面避一避吧。”顺着五掌柜抬手的方向,二人躲在屏风后头。

  五掌柜整了整衣袖,咳了一声说道:“进来吧,八郎。”

  陈天星隐约可见有个瘦小的人开门进来了,那人带着一个猴子面具,见到五掌柜径直说道:“四掌柜得到消息,压轴用的宝贝今天进城途中出了些状况,好在负责运送的李九已经处理好了,但是指定是赶不上今晚的竞宝大会了。所以四掌柜的意思是将竞宝大会推迟一些时间,我们多留这些客人一段时间,等宝贝准备好了,再开始竞宝大会。您意下如何?”

  “推迟一段时间……这没关系,谁让那位王爷的生辰近了呢,最近进城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耽搁些时间也很正常,不过先不要让各位客人知道这事,免得他们生疑,今晚先把舞女歌伎们安排好,届时我与四掌柜一同宴请他们,然后多留他们在此一日。等第二天诸位客人起床以后,我们再召集众人举行竞宝大会。”

  “好的,我这就回复四掌柜,那么八郎告辞了。”随后八郎边离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扑黄尘(两岸网络文学大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扑黄尘(两岸网络文学大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