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又见怪兽
太末生2021-01-22 19:304,113

  血影蛇王挟着昏睡的康无恙提气急纵,一路狂奔,一口气冲下南虚山。在山下,他早已备好一匹骏马,即刻上马连夜赶回血影山庄。

  血影山庄距南虚山约三日骑程,血影蛇王担心太元教的人追来,不走大道,只拣山路走,夜行晓宿,一路潜行。这样赶了两日,期间康无恙始终昏睡不醒,即便趴在马背上整夜摇晃颠簸,兀自呼呼大睡。

  白日躲在山林中休息期间,血影蛇王心痒难熬,几次三番要弄醒他,问他蛇语之事,可任你怎样揪耳朵,捏鼻子,弹脚心,他就是沉睡不醒,蛇王无奈,只得由他酣睡。

  到得第三日,两人已进入血影山庄势力范围,蛇王心下稍安,一夜赶路,人困马乏,便在路边一处树林里的池塘边喝水歇息,不知不觉靠在树上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忽然被一阵急促的马嘶声惊醒,他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让他这个见多识广、胆大泼天的血影蛇王也不禁毛骨悚然,掩面失色。

  只见他的坐骑倒在地上,两只体型硕大的古巨蜥正在它身上大口啃食,马尚未咽气,一双眼睛直愣愣看着他,露出恐惧无助的神情。

  他心中一阵酸楚,猛然想起,前段时日曾有蛇民报告说附近山里出现怪兽,专吃毒蛇,村里有蛇民失踪,疑是被怪兽所吃。

  血影山庄附近的村落,村民们祖祖辈辈都以养蛇、贩蛇为生,怪兽的出现严重冲击他们的生计。他立刻组织村民搜山,但搜寻多日未见到怪兽的踪影。

  想来蛇民口中的怪兽就是这两条古巨蜥了。血影蛇王以前见过巨蜥,甚至想过要降服它们,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巨蜥,几乎比寻常巨蜥大一倍,且凶狠残暴,令人胆寒。

  他猛吸一口气,运足血影神功,大喝一声,发力向巨蜥打去。血影神掌挟风雷之声击中正在享受美食的巨蜥。

  这一掌贯注了血影蛇王十二分的罡力,足可碎石裂碑,意在一招毙巨蜥于掌下。岂料两只巨蜥只是抖了一下,竟似毫发无伤。

  受到攻击的古巨蜥停止进食,猛然转头,狂吼一声,奔血影蛇王而来。蛇王“嗖”地抽出腰间的血螣剑,急纵而起,刺向左边巨蜥的头部。巨蜥的头一缩,剑刺中其颈背却被坚硬的黑鳞挡住竟然无法刺入,便在此时,巨蜥尾巴高高竖起,向蛇王猛击过来。蛇王大惊,急忙借力跃开,双脚甫落地,右边的巨蜥已至,张口咬向他下半身。

  两头巨蜥一攻一防,竟然配合默契。蛇王再次跳起,躲过攻击,挥剑向巨蜥头部猛砍。巨蜥一击未中,迅速缩回头,蛇王的剑竟也落空,但剑尖触到了其头部,削下一块鳞片,这时左边的巨蜥又猛扑过来,蛇王纵身后跃,退出巨蜥的夹击。

  首度交锋让蛇王惊讶不已。这两条巨蜥鳞质坚硬,刀枪不入,发动攻击像受过训练,左右呼应,互为犄角。要想硬碰硬斩杀它们显然不易,蛇王开始仔细观察巨蜥的身体。

  巨蜥一左一右,摇摆着巨大笨重的身体,恶狠狠向蛇王步步逼近,两尺来长的舌头快速吞吐着。蛇王忽然有了主意,身体坚硬,舌头总是软的,舌头也许是它们的软肋。

  蛇王迅速向右移动,绕到了右边巨蜥的外侧,想要各个击破。趁巨蜥转身的当儿,他迅疾抖动剑身,剑花闪耀,直取巨蜥的舌头。舌头确然是巨蜥的软肋,巨蜥立刻待在原地,不再进袭,但其舌头灵活异常,蛇王连出三剑,抖出若干剑花,竟一次也没碰到。

  这时另一只巨蜥赶了过来,再次形成夹击之势。蛇王迅速左移,尝试从外侧攻击巨蜥舌头,但巨蜥似乎明白他的意图,忽然张口咬住了他的剑。蛇王大惊,剑既刺不了也拔不出,一时进退维谷,僵持之际,另一只巨蜥又已赶到,狠狠地咬向他的腿部。

  蛇王别无选择,只得弃剑闪开。第二次交锋,蛇王明显落了下风,但他仍不甘心,双手各抓了一把血影蛇针,决定再冒一次险,攻击巨蜥的眼睛试试。

  蛇针纤细灵巧,可以用各种手法发射,不易察觉,临阵对敌,威力奇大,但要用来对付巨蜥却不是那么容易,其发射距离过短,眼睛是唯一有效的攻击部位。一旦攻击失败,可能面临更大危险。

  两只巨蜥始终呈左右夹击之势,向蛇王缓步逼近,嘴里发出嘶嘶的声响,身躯扭动,尾巴轻轻上翘,随时准备发动攻击。蛇王紧盯着巨蜥凶光闪动的眼睛,测算着袭击的时间和距离,他忽然发现在它们的上面竟然还有两只较小的眼睛,偶尔也会眨动,只是不见眼珠。

  这时右边稍远的巨蜥忽然加速,向他猛冲过来,左边的巨蜥举起了尾巴,蛇王不动声色,待猛撞过来的巨蜥到得一米左右距离时,发射出第一把蛇针,同时身形快速左移,左边巨蜥的巨尾如鞭子般横扫过来,他即刻腾身而起,在空中发射出第二把蛇针。

  第一把蛇针射在了右边巨蜥的眼睑上,第二把蛇针正中左边巨蜥的左眼,蛇王心中大喜,岂料巨蜥吃痛,尾巴疯扫,蛇王双脚尚未落地,臀部一阵剧痛,整个儿被击飞,正巧落在了右边巨蜥的身边,巨蜥张嘴咬住了他的脚踝。

  蛇王心中一凉,叫道:“俺命休矣。”

  空中忽飞来一物,落在巨蜥的旁边,巨蜥竟然松口放开了蛇王的脚,张口去咬那块东西,另一只巨蜥也赶过来去咬,两只巨蜥一扯,将那东西撕成两半,各自往肚子里吞了下去。蛇王趁机连滚带爬,逃了开去,他闻到了一股烙饼的香味。

  猛见康无恙睡眼惺忪,头发散乱,跌跌撞撞地跑过来,站在了巨蜥面前,一边指手画脚,一边叽叽呱呱、哩哩啦啦地叫嚷。说来也怪,刚刚还凶猛无比的巨蜥一见到康无恙竟缩头缩脑,连连后退,眼睛直愣愣地盯着他看,忽而蹑步上前用舌头探闻,忽而直直往后倒退,不时歪起脑袋细听,嘴里嘶嘶有声,如此反复数回,最后掉头转身,摇摇摆摆大步离去。

  蛇王看得呆了,几乎忘记了疼痛,忽然大笑起来,道:“行啊你小子!比俺蛇王厉害,没枉费俺蛇王辛苦一趟!快过来跟俺说道说道,你用的什么厉害法术,能吓跑巨蛇又能吓跑巨蜥?”

  康无恙转头,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他跟前,二话不说,一把撕开他的裤脚,只见脚踝处有两个深深的牙印,咬口处已是皮开肉绽,黑血淋漓。急急嚷道:“你蛇王啊,赶紧封住血脉上行的穴道啊!”

  他用手使劲挤压伤口,挤了几下,觉得效果不好,忽然俯下身把嘴凑到伤口上用力吸毒。

  血影蛇王大感意外,不禁全身一抖,想要抽回脚,却被康无恙用力按住。吸了好一会,直到两个伤口再无毒血流出,康无恙向蛇王伸手道:“把百蛇丹和清血排毒粉给我。”

  百蛇丹和清血排毒粉是血影山庄的解毒神药,一个内服,一个外用,解毒排毒,疗效神奇,在密洲大陆颇有名气,康无恙其实是书中看到的,心中料想蛇王必随身携带此类药物。 果然,蛇王立刻从怀里掏出两个药瓶,服下两粒解毒丹,把另一个瓶子递给康无恙。康无恙往伤口倒上药粉,撕下一块布条将伤口扎住。

  康无恙立起身拍着衣裤上的尘土,笑道:“好啦,现在可以告诉你,我用什么制住了两只大蜥蜴。是你留在包袱里的大烙饼!”

  原来今天一早,血影蛇王将康无恙丢在池塘边休息。康无恙足足昏睡了两天两夜,终于醒来,发现自己躺在野外池塘边,懵懵懂懂,半天回不过神来。他细细回昏睡前的情景,不由得伸个大大的懒腰,但觉五内清和,六经通畅,这辈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身轻气爽!

  忽然闻到身旁的包袱里的烙饼香味,顿觉饥肠辘辘,立刻翻出里面的大饼,大口咬了起来,便在此时,听见了蛇王与巨蜥的搏斗声,一边啃着大饼,一边循声跑过去,正巧赶见巨蜥咬住蛇王的脚,心中一急,顺手就把手中的大饼扔了过去。

  血影蛇王想站立起来,发觉半边屁股痛入骨髓,腿一软又倒了下去,突然呼天抢地叫唤起来:“俺堂堂血影蛇王耍蛇玩毒天下第一,今天阴沟里翻船,被条臭蜥蜴抓烂屁股,还给太元教的小药童给撞见了,叫俺以后出去怎么见人啊,怎么在密洲大陆混啊,怎么做血影山庄的庄主啊,奶奶的!我倒了八辈子霉了,没脸见人了,奶奶的!”

  康无恙见他一本正经地哭喊,一时发懵,茫然不知所措,想起小时候发病难受时,元叔常轻搂住他似乎会觉得好受些,便上前挽住蛇王的肩膀将他的头靠在自己怀里,蛇王还真似得了安慰,竟还把头倚靠在他胸上抽搭。

  过了一会,蛇王忽然坐起,抓住康无恙的手臂,道:“有两件事,你必须要答应俺。”

  康无恙笑道:“你说吧,我一定答应。”

  蛇王道:“第一,从今往后,你不可以对任何人说看见俺被臭蜥蜴踢屁股,更不可以说是你救了俺。”

  康无恙点头认真道:“好的,我保证不说。那万一有人问起,咱们说是谁救了你呢?”

  蛇王愣住了,一时语塞。他心中想的是救他血影蛇王的人必须是有大本事、大身份的人,要让人知道是太元教的一个小药童,他哪还有脸在江湖上混?

  康无恙道:“就说是你的叔叔救了你,比如元叔啊,仁信叔啊,或者郎叔啊。”

  他从小到大脑子里也就只有康姨、元叔这样的概念。

  蛇王把头摇得跟货郎鼓似地,道:“不妥不妥,叫叔叔的哪有那么大本事。能救俺血影蛇王的人……只有……只有……”

  他抓耳挠腮,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一个人,叫道:“师傅!呵呵,师傅的本事当然比徒弟高!”

  他立刻得意起来,心中大大地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郎师傅,郎师傅!”

  他一身的绝学都是世代相传,由父辈传下来的,没有拜过师傅,这时觉得自己想出用师傅的名头实在高明之至。

  康无恙竖起大拇指,道:“郎师傅,这个主意好,这样就不会辱没你血影蛇王的大名了!”

  蛇王听到赞扬,大喜,拍了一下康无恙的肩膀,道:“知俺者,无恙师傅也!”

  康无恙也拍拍他的肩膀,学他的口气道:“知我者,蛇王徒弟也!”

  蛇王高兴道:“这第二件事嘛,你必须教俺蛇语,而且要包教包会,要是俺没会,你就不能离开。”

  打从他见到康无恙,就对他的蛇语和指挥巨蛇的技术羡慕不已,念念不忘,要是他能学会,那得有多神奇,多威风啊,定叫他那帮兄弟朋友们佩服得五体投地!

  康无恙小时候常常看见康姨和一些怪兽说话,他就边听边记,后来康姨还教过他说一种很奇怪的话语,他无聊的时候就用来和动物聊天,感觉时灵时不灵的,有时候自己也发明一些表达,但终归没有把握。说到要教别人,心中却是没底。

  蛇王见他犹豫,摇着他的臂膀,道:“俺可是叫过你师父了,求你了,一定要教俺,包教包会!郎师傅,郎师傅,你有什么条件,俺全答应。”

  康无恙见他一脸真挚,不好意思拒绝,便点头道:“我答应教你,但有没有用,我自己都不知道的。”

  蛇王见他答应,喜出望外,躬身到地行一大礼,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康无恙忙学他的样子还礼道:“不敢,不敢!”

  蛇王从怀里摸出一块刻有“血影山庄”字样和一幅蛇图腾的玉牌,让康无恙持牌去两里外的一家“蛇保”酒馆,找酒馆老板叫马车过来接他。

  康无恙接过玉牌,如飞而去。他很快找到了那家酒馆,酒馆老板看见玉牌,立刻叫了辆马车,并亲自驾车前往迎接蛇王。

  马车载着蛇王和康无恙一路疾驰,行了约一个时辰,终于抵达血影山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做帝王不行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做帝王不行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