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凌慕宸温柔的一面
僵十凄2020-10-14 07:043,514

  凌慕宸走了,我定不会如此安静,我必须要做点什么,我一定要离开这里。

  我拿起剑,背在背后,并抱了一些衣物和被褥,丢在地上,拿起桌上他刚刚未喝完的酒水,连同杯子一起丢过去;再拿起油灯,往被褥那里一丢,火遇酒,顿时出现熊熊大火;而这火尤为阴邪,因为出现的并不是火红的焰火,而是纯绿的阴火。

  房间里,我大喊:“失火了,快救火。”

  话落,我看了一眼窗外,见阴兵都跑去救火,我便趁机会,翻窗逃走。

  阴兵走进走出的救火,可不管怎么扑灭,浇水,火势并没有变小的征兆,反而更大。

  凌慕宸闻言而来,手一挥,地狱之火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宅子也恢复成原来的模样,没有任何改变。

  凌慕宸霸气推门而入,在房间里左右观望;不见陆景瑶,顿时火冒三丈,冷冽的问站在后方,侍奉夫人的几个侍女:“夫人呢?”

  几个侍女一时慌了,赶忙跪下求饶:“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凌慕宸心一狠,手一落,只见几个侍女的头,从身上分离,落了下来;头落地之刻,立即化为丹红的飞絮散开,瞬间,就不见。

  凌慕宸下令:“去,传令下去,就算把地府给底朝天,也要将那个女人给我找回来。”

  令一下,让站在后面的蓝衣和其他侍卫不寒而栗,也不敢否决,答:“属下接令。”

  蓝衣带领着魔兵,在地府里的每个角落,大肆寻找。

  她们找,我只能躲,但我不熟悉地府的情势与道路,自然是迷了路,就连走到了哪里,我都不知道。

  走了许久时刻,只见一座精致的府邸展现在我的面前,威严即阴森;可这是我唯一的出路,只能大着胆子,去问个明白,哪怕不知道下一秒将会遇到什么。

  突然,有一只苍劲有力的大手,从我身后缓缓伸了过来,捂住我的口鼻,将我往后拖。

  我害怕的不停挣扎,直到见了熟悉面孔的幽琁,我才停止挣扎。

  他抬起手,竖起二指在嘴边,对我做了个嘘的动作;手刚刚放下,一群黑衣魔兵快速的从大道那头,从我的面前闪过,眼睛不停的往左右横扫,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魔兵的身影消失,捂住我口鼻的那只手,这才放开,转头看了一眼,就是刚刚捂住我口鼻的这个英俊少年,救我一命。

  我目光在男子身上徘徊,看向幽琁,问:“幽琁,他是~”

  幽琁笑了笑,答:“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的名字。”

  “你上次说了,我就记得了。”

  幽琁向我介绍:“他叫双鹰,是我的手下。”

  双鹰礼貌的点了点头,我回应:“我叫陆景瑶。”

  一系列的自我介绍和寒暄后,将目光转移在幽琁的身上,准备继续问。

  他似乎也能读懂我的心思,还没开口,他抢先道:“先别问,跟我走。”

  说着,就往我们身后的胡同走去。

  看着眼前黑乎乎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胡同,脚就千金重一样,动弹不得;我犹豫片刻,还是开了口:“能不能不走这个地方。”

  幽琁停住脚步,转过头来,微笑且耐心的回答:“你烧了凌慕宸的侧殿,凌慕宸大怒,正派兵到处找你,如果你现在出去,必定会被抓住,走这里相对要安全一些。”

  他怎么知道,我烧了凌慕宸房子的这件事?

  “不止是我,冥,鬼二界的人都知道了;凌慕宸还扬言说,把地府翻个底朝天,也要把你找出来。”

  “底朝天?凌慕宸在地府里有那么大的权力吗?”

  “冥界的统治者,阴曹地府,人冥界十三城,六道轮回,十八地狱,往死城都归他管,你说他有没有这个权力?”

  幽琁说完,我已经呆了,好半天都没缓过来。

  我一直以为,凌慕宸只是一个地府的统治者,将臣级别的;哪知道他还有着这么多的身份,整个冥界还都是他的,我这是摊到多么大的一个主,还得罪了他。

  我还没回神,幽琁的催促声,将我强行拉回了现实:“快走吧!停留在这里,凌慕宸迟早会找到你的。”

  走着走着,心跳的很不规律,一直在担心害怕,我害怕凌慕宸会找到我,如果他找到了我,还不知他会怎么惩罚我。

  一路上,胡乱思想,一刻也不停息,恨不得就此离开这里。忽然,停下了脚步,跪在幽琁的身后。

  双鹰察觉异样,直呼:“城主,景瑶姑娘她…”

  幽琁回头看,直问我:“姑娘这是何意。”

  “双鹰叫你城主?”

  双鹰替幽琁回答:“城主是往死城的统领。”

  我之前见他,就觉得他器宇不凡,没想到他竟是往死城城主,这对我来说,是不是上天体恤我,而派下来拯救我的呢?

  我哭着拉住幽琁宽大的衣袖,哀哀恳求着:“我求你,求你带我离开这灰暗恐怖的地方,求求你。”

  幽琁蹲下,将双手搭在我的肩上,便言:“有什么话先起来说,地上凉。”

  我拼命的摇头:“你答应我,带我离开这里。”

  幽琁迟疑了,因为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见幽琁皱起了眉头,我知道他犯了难,我也知道,他是斗不过凌慕宸的,或许这就是我的命,我不能让他为难。

  我起身,擦擦眼角与脸上的泪痕,勉强的笑着:“没关系,我不会让你为难的,就此别过。”

  挥泪转身,就向胡同口跑去,幽琁一度的想追上来,却被双鹰拉住,示意幽琁抬头看。

  一抬头,就见蓝衣在空中徘徊寻找,若是现在出去,定会被蓝衣发现,发生不必要的误会。

  刚刚跑出胡同,就与蓝衣碰了个照面,我害怕的想往回走。

  一转身,就撞在了肉墙之上,抬头一看,就是凌慕宸。

  当时,就吓得失了魂,我不想见他,或者根本就是害怕见到他那严峻的脸,与更加的让我毛骨悚然的犀利眼神。

  我要解释,但他不给我解释的机会,抱着我就一跃而上,飞回他的宫殿。我害怕的不敢睁眼,紧紧拽着他的衣服。

  我们回到寝殿,我的房间,床前,他将我放下后,就冲着站在身后的侍女与蓝衣和魔兵怒吼:“你们全都给我出去,就算有天大的事情,也别来烦我。”

  之后,他眼中带刺般,看的我发毛,这还我第一次看他发这么大的脾气。

  他走过来的脚步声无比沉重,大的就连站在远远的我,都能清晰的听见;同时,也能感觉得到他周围泛起的鬼气;他似乎…对于我逃跑的这件事很在意。

  气呼呼的看了我许久,目光迟迟不肯从我身上离开,我吞咽一下口水,大起胆子说:“你要这样看我,看到什么时候?”

  “你跑的倒是挺快啊!”

  “我要是不跑,等火烧死啊!”

  “火是你放的?”

  我心虚的否定:“不是,怎么可能是我放的。”

  凌慕宸邪笑,道:“我好像曾经对你说过,让你安分一点,不然~”

  “我不记得了。”

  “那好,那我让你深刻的记得。”

  说着,又一次自己扯去上身的衣服,顷刻之间,露出他那紧实的胸肌;男女授受不亲,我连忙闭上眼睛:“你做什么,你快把衣服穿上。”

  不应则说:“你是我妻子,我要让你尽到你该尽的责任。”

  说完,一把拉开我的手,对我强吻。

  我挣扎,奈何他力气太大,让我没有反驳的余地。最后,我失去了女人最珍重的贞洁。

  过后,我有想过寻死,但总能被他救下;就好像…他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盯着我一样,总能猜到我下一步要做些什么,他还总借此机会一次又一次的欺负我。

  过久,我也疲乏了,也不想再折腾了,既然他让我安分点,那我就顺着他的意思安分一点。

  直到最近,我发现,我的食物,每次都有不同的菜式,这让我很疑惑,地府里怎么会有人界的食物。

  带着疑问,去到厨房,就见里面忙忙碌碌的鬼魂且外面,堆着一些晒干的腌菜,我拉着一个鬼就问:“这里怎么会有腌菜?”

  鬼回答:“这些都是大人从人间拿下来,为夫人制作菜品的。”

  我看向这个穿着厨师袍的鬼问:“你叫什么名字,身职何位?”

  “回夫人的话,小的是这里的总厨长,叫方业。”

  “我平时吃的菜都是你做的?”

  “也不全是。”

  “恩?”

  “有些是大人亲手制作端给夫人的,只是夫人你不知道而已。”

  我缓缓放开总厨长,低头沉思了起来。我是从来也没想过,高高在上的鬼王居然会为了我,蹲在这灰尘扑扑的炕前,为我做饭的情景。

  沉思片刻,我身边的侍女提醒道:“夫人,我们快走吧!大人一会要过来了,要是看见你不听大人的话来到这里,大人会不高兴的。”

  我点头,可当我们要走出大门的时候,偏偏又看到了凌慕宸从另一头向这里走来。

  慌忙之下,拉着侍女快速的往厨房里走去,左右看了看,发现唯一能藏得住我们的,就只是左边的橱柜;我寻思着,躲在橱柜里,可要是凌慕宸打开橱柜怎么办?还是躲在橱柜最后头得了。

  情急之下,带着侍女躲在了橱柜的后面,刚刚躲着,凌慕宸就走了进来,视察着厨房里食物,简单的询问了一些问题后,就离开了。

  凌慕宸走后,总厨走了过来对我说:“夫人,大人走了。”

  我倒腾着越出橱柜,诚挚的对总厨说了声谢谢,谢谢他在我没有求他的情况下,还要帮我,也谢谢在场的杂役与帮厨们没有揭穿。

  答过谢,就走出了厨房,大步跑回了房间。

  房间里,凌慕宸就坐在木椅上等着我,桌上的木案里,盛放着已经有些凉了的汤食;地上也早跪满一片下属。看样子,凌慕宸在来的时候,就已经惩罚过她们了,而在我进屋的哪一刻,所有的侍女一见我,如见救星一样,眼里放光,似在让我救她们。

  但我又有什么能耐,到头来还不是成为凌慕宸的玩偶;可她们受罚,毕竟都是我的错,就算她们下场如何,我也多多少少劝解一下吧!

  “你放过她们。”

  “她们玩忽职守,就该受罚。”

  “这是我的主意,跟他们无关。”

  “好,那我就惩罚你。”紧接着,他面向跪在地上的侍女,呵斥道:“今天就先饶了你们,退下。”

  话落,侍女们快速的消失在房间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世轮回之铭冥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世轮回之铭冥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