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胡曦洋
我家有小康2021-03-01 20:515,056

  小胡是我在众创空间录制的最后一位受访者,他是美团的外卖员,我们的相识很有趣很有缘。每天去公司的路上,总会经过一处特别的地方,那里聚集着大量的外卖人员,各个公司的人都有。一开始我只是好奇,这些人为什么总是聚集在这里,是自发的还是有人组织的,我甚至怀疑这里会不会是一个行业交友交流的场所,毕竟这个行业的规模这么大,产生这样一个地方也不足为奇。自从开始做十年的访谈,我对这个地方越发敏感,倒不是想探究此处的秘密,而是对外卖员这个职业颇有兴趣,想了解他们的生活。可是每次见他们刷着手机,一副忙碌的样子,又不忍上前打扰,貌似他们的时间比我更有价值。

  那天,我又路过这里,放眼望去,感觉人比平日还要多一些,人行便道本来就很窄,此刻更加显得拥挤。这块区域并不是很长,大概2、30米吧,从身着红色、蓝色、黄色各色制服的人身边走过,小心的躲避着他们横七竖八停放的电动车。我的步伐越来越慢,最后竟然在那片拥挤的区域停了下来。并不是因为前方有什么突发状况,而是我突然决定,在离开众创空间之前,完成自己的心愿,采访一名外卖员。没错,我们公司很快要搬家了,就在前不久,几个股东一致决定,等月底房租到期后,就搬离这里,重新找一个办公的地方。可能是离别的那种紧迫感吧,我再也没有了那份淡定,我怕之后很难有机会遇到不在行进中的外卖员,况且还同时出现这么多。

  四下打量,身边大概有7、8个外卖员吧,我拿出手机,假装等人的样子暗中观察着。选谁开始交流这个很重要,根据我的经验,如果你选错了对象,很可能这7、8个人会一哄而散,毕竟从众心理是我们大部分人的习惯。正当我犹豫时,一个黄色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身边,他停好电动车,将头盔的风挡掀了起来。这是一个看起来和职业完全不搭嘎的脸,瘦弱、白净,最重要的是年轻,相比一旁的7、8个人,我更愿意和他交流。

  “你好,请问这里是你们外卖员一个聚集的地方吗,为什么这么多人?”

  “你看见对面那个灰色的2层楼了吗,那里有一个美食城,很多人点那里的外卖,所以我们都是来这里等单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一直奇怪这里为什么总是这么多人。对了,你感觉特别不像一个干外卖的人。”

  “是吗,也有人这么说过我,可能是因为我的年龄看起来有点小吧。”

  “你干这份工作有多久了?”

  “也没多久,几个月吧。”

  为了不打扰他工作,我赶紧单刀直入。

  “是这样,我们是一个媒体公司,现在做一个访谈类的节目,栏目名称叫《十年》……”一阵换汤不换药的说辞之后,我满怀期盼的看着他。

  “我看看吧,现在比较忙。”

  “没关系,不是现在,你先忙,等不忙了我们抽时间录,我公司就在这附近。你大概什么时间不忙呢。”

  “下午3点以后吧。”

  “好的,那你先忙,我3点以后和你约。”

  事情有时候总是简单而又突然,就这样,小胡出现在了我的节目里。

  第五期人物胡曦洋职业外卖员

  我:您好曦洋,你看起来很年轻,请问你今年多大了?

  胡:24岁。

  我:是刚刚从学校毕业吗?

  胡:也不是啊,我工作有几年了。我是四川人,家里穷,再加上我本身那会贪玩学习也不太好,所以就没有上大学,读了一个中专。

  我:没有读大学现在有后悔吗?

  胡:嗯,那会小的时候不太懂事,现在真的很后悔,确实学历是一个很重要的敲门砖,有很多自己心仪的工作都没有机会从事,只能找一些对学历没有要求的工作。

  我:你都做过什么工作?

  胡:有做过酒店的服务员,还有景区的接待员,还有保安啊送水工之类的,总之乱七八糟做过好多。

  我:哪份工作自己印象最深呢?

  胡:我印象最深的是我第一份工作,就是在酒店当服务员的时候。不是因为那是我的第一份工作,而是因为那次我被人骗了。骗的一无所有,当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感觉就和天塌下来似的。

  我:是被骗钱了吗,是怎么一个经历呢?

  胡:对,被骗了1千多块钱。因为我刚从家里出来,那是我全部的积蓄了,而且我家里也很穷,这个钱对我们家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当时我认识一个客人,因为他是常客也喜欢聊天,所以一来二去大家就很熟了。有次他说当地的一个五星级酒店招服务员,可以帮我介绍过去。我后来跟他去了趟那个酒店,在大堂也跟经理见面了,算是面试吧,过了几天他说面试通过了,让我交2千块的培训费,因为5星级酒店的要求比较高,还说这2千到时会从工资里补发给我,现在是垫付。可是我把钱给那人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他了。一开始他还接我电话,说让我等消息,后来就不接了,再后来就一直是关机状态了。

  我:你去那个5星级酒店找他们经理了吗?

  胡:我去了,但是我也不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只能跟人家酒店说长什么样,说半天也说不明白,后来酒店说他们根本没这个人,让我去报警吧。“

  我:那后来呢?

  胡:哎!(叹气后,一阵长时间的沉默,看来这件事确实对他影响很大)。我当时离开家的时候,我爸是不同意的,他希望我在当地找个修理工之类的工作,跟着师傅学几年,将来也有个手艺。可是我不想那样,我就想去大城市看看,后来我们大吵了一架,那会自己小,也不懂事,偷了家里仅有的一点钱就来到重庆。所以这件事发生之后,我真的特别特别难过,也不敢让家里人知道。虽然那会我爸已经原谅我了,答应我在重庆工作的事了。但是我是一个不愿意将自己不好的事情分享给别人的人,我怕他们又说我,你看当时不让你来,你非要来,现在好了吧,出门遇到骗子了吧之类的。还好当时我在的那个酒店管吃管住,虽然一个月工资只有几百块,但是还能凑合活下来。

  我:那之后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契机来到了北京呢?

  胡:其实来北京是我很小时候就有的梦想。觉得北京特别好,那么大的一个城市,全世界各种各样的人都能见到。于是我攒了个路费之后,毅然决然的来到了北京。

  我:这次离开,家里人没反对吗?

  胡:这次他们没有说什么,可能对我独立生活的能力放心了吧,还有就是我爸常说的,也管不了我了,不想替我操心了。

  我:你当时在北京有朋友亲戚之类的吗?

  胡:没有。

  我:那你独自一人,只带了个路费就来到北京,自己不害怕吗,万一要是找不到工作怎么办,住哪,拿什么吃喝这些考虑过吗?

  胡:当时真的没想这些,确实一点都不害怕。因为我做服务员的吗,所以当时就想着来北京之后先找个能解决吃住的工作,比如去酒店或者饭店当服务员这些,之后再慢慢找别的机会。我记得刚来北京的时候,住在顺义那边。因为机场就在顺义,北京这么大,我又不认路,没敢瞎跑,就在顺义那边找了个工作。

  我:这么巧吗,找了一个什么工作?

  胡:是啊,我现在想想自己当时是挺猛的,也确实命好。大概2、3天时间吧,我在顺义一家物流公司找了一个当保安的工作。

  我:这是哪年的事?

  胡:大概3、4年前吧。

  我:那这几年你在北京都从事过什么职业?

  胡:保安干了几个月,后来就去了一家游乐场当接待。是那种在商场里的,不是像欢乐谷那样的游乐场,没有那么大。在那里就是带着小朋友做游戏啊,玩啊。因为我会跳舞嘛,所以就带小朋友跳跳舞什么的。再后来有做过销售啊,导购啊这种的,有时候也兼职发发传单,扮个人偶。

  我:来北京这么多年,你有什么感受吗,觉得和你想象中的生活一样吗?

  胡:我觉得北京好大,真的好大,至今我还有好多地方没有去过。但这个城市的样子和我没来之前想象中是一样的。至于生活这块,其实我也挺知足的,我也没有太高的要求。

  我:过去这些年,有没有自己印象特别深刻的故事呢?

  胡:有啊,在北京我又被骗了一次。

  我:什么?怎么又被骗了,怎么回事?

  胡:就是我无意中进入了一个传销组织。当时被人拉进去听了课,瞬间就被洗脑了,感觉他们描绘的那种模式啊,还有身边这么多人都成功的例子,一下子就震撼了我。因为自己当时也小,没经历过太多事情,感觉心里不成熟。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是陷阱,可那会的我就觉得是真的,我还是相信他们,所以就交了所谓的加盟费了。可能是我内心里不太服输吧,我就觉得自己能行,可以挣大钱,别人都不懂我。哎!这就是成长的代价,这些事情会告诉你,你的问题在哪里,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也让自己慢慢成熟起来。当时真的特别沮丧,觉得自己对不起所有人,就是个弱智。我甚至想离开北京,感觉我不属于这里,开销这么大,但是钱也没多挣多少。我记得我有一天喝了很多酒,一个人坐在那里胡思乱想,这时有个陌生人过来,他就和我聊了起来。知道我的事情后,他就劝我,要坚强不要放弃,要相信自己,这些事情不算什么,只要人还在,就有希望,站起来,像个年轻人。当时我真的很感动,那个场景直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

  我:我觉得这跟你的生活环境有关系,你很单纯。

  胡:可能吧,我们那个小山村里的人确实很单纯的。

  我:你为什么会选择外卖这个职业呢?

  胡:一开始我就是想找一个收入还可以,然后对学历没什么要求的工作。还有就是和我几个朋友打赌,他们一直觉得我干不了这个工作,吃不了这份苦。我就不想让他们看不起,我要干出点成绩来,不然老觉得我什么都干不好。真干了这份工作之后,我觉得也挺好的,有些东西你要是放下之后,会发现也没有那么重要。

  我:这个东西是指自己的面子吗?

  胡:嗯,一开始就是放不下面子。后来慢慢的,在送餐的过程中,看到客人拿到餐开心的样子,看到他们给我的一个个好评,有些评论真的很有意思,比如夏天的时候提醒我小心中暑啊,路上注意安全不着急之类的,看到这些我觉得自己的工作是有价值的,我得到了别人的认可,我也很开心,我感觉自己融入进去了。

  我:过去有什么遗憾的事情吗,假如时光倒流,你最想做一件什么事?

  胡: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最想对当初开导劝我的那个陌生人说一声谢谢。对他而言,我就是一张白纸,我们仅仅一面之缘,没有联系方式,甚至他可能早已忘了这件事了,但是我还是想对他说一声谢谢,我没有放弃,我坚持下来了,我还在北京。

  我: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规划吗?

  胡:我想带我爸来北京旅游,这可能是我接下来最明确的目标了。至于买房什么的我都没有想。刚才聊到我从小就喜欢北京,其实也是受我爸的影响。小的时候我爸就老和我说,北京是中国的首都,是中国最大最漂亮的城市,那里有天安门,有长城,有高楼大厦,有很多很多和我们长的不一样的外国人。直到现在,我爸和我聊天时,他还常常说羡慕我,能在北京工作,能天天住在首都,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来过北京,只能通过视频看一看。

  我:带爸爸来北京旅游这个目标应该比较好实现吧,

  胡:嗯,其实我是想等我经济条件稍微好一点的时候再带他来,不想让他看到我不好的一面。

  我:听我的,早点带爸爸来吧,老人家或许会担心你的生活,但是能和你一起完成他的心愿,我相信对他对你而言,都是更有意义的一件事。

  胡:嗯,我明年,不,是今年,现在已经是2021年了,我今年会带他来北京的。

  我:你现在有危机感吗?

  胡:有啊,我就觉得自己时间不够用,感觉很紧张。

  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你还很年轻?

  胡:因为自己原来不懂事,荒废了很多时间,现在发现有很多事情还没来得及做,然后我爸就开始催我找女朋友啊,结婚什么的。我这个年纪,在我们老家的话早就结婚生子了,所以我要抓紧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我:你喜欢什么呢?

  胡:我喜欢跳舞,我曾经有个梦想,就是当一个跳舞的,那些什么舞蹈家之类的就不敢想了,能当个跳舞的就好。那会小,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发现真的很喜欢跳舞。

  我:你有为这个梦想努力过吗?

  胡:嗯,我参加过一段时间的舞蹈培训,后来因为没钱交学费,还有时间的原因就放弃了。所以等我干一段时间外卖,攒点钱之后,除了带我爸来北京旅游,我还想报个舞蹈班,再学学,不然我真的会后悔的。

  我:怪不得我总觉得你不像干外卖这个职业的,现在看来,你确实有种舞者的感觉,包括形态,外形、气质。

  胡:我是不是特像女生啊,有几次特别搞笑。我送餐的时候不是带个头盔裹的比较严实吗,好多人都问我,你是男孩还是女孩啊,哈哈,当时觉得好尴尬啊,但是回头想想,也有点窃喜,说明自己的外形还行。

  我:会一直干下去吗,还是觉得目前这个工作只是一个跳板,接下来会找新的工作,比如去写字楼啊,当个所谓的白领什么的。

  胡:短时间应该不会换工作的,而且我也不喜欢在办公室那种朝九晚六的工作。之前我试过一段时间在公司里上班,我真的不开心,受不了他们那么多规矩。所以未来我即使不干这个了,我可能会自己开个小店,或者开个小馆子之类的。

  我:感谢曦洋能抽出自己宝贵的时间来接受十年的访谈,相信十年后你一定可以梦想成真,到时不管你在哪里,我们不见不散,对话继续。

  不知不觉间,我竟然和小胡聊了很久,那种忧郁的眼神,小心翼翼的表达方式,不禁让人心生怜悯,或许他体会了太多的生活不易,也或许是与生俱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是个坚强的男孩,有梦的男孩,我衷心祝愿他的生活一路坦荡。

  2021年1月27日录制完成2月5日全网发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年访谈纪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年访谈纪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