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告别16058
我家有小康2021-02-23 17:333,205

  之前有提起过,我们几个合伙人一致决定,搬离众创空间,记得那天做这个决定时,内心还是有点小不舍的,毕竟这里算是我们几个老伙伴梦开始的地方。说实话,人到中年,大家选择跳出所谓的舒适圈,走上一条并不确定能否到达目的地的路,此中心情还是颇为忐忑的。我是一个特别怕折腾的人,严格说来,其实并不适合创业,尤其我的抗压能力低的令人发指,常常夜不能寐,沮丧之情时有发生。或许是天意吧,2020年的一场疫情,行业经历了很多,我也经历了很多,原本安于现状的我,突然发现很多东西都变得不太安稳了,尤其是自己的工作。公司长期发放北京市最低工资,2000多块钱吧,一开始在共克时艰的情绪下,觉得一切还好。但时间稍长,危机感终究还是唤醒了趴窝的鸵鸟,我不得不考虑自己为时不多的职业生涯,因为我曾数次许愿50岁前可以财务自由,可以不在老板面前低三下四,可以带着家人环游世界。现在想来,这种毫无逻辑的许愿就和做梦一样,过于缥缈,用装b的词来说就是不具象,比如中个福彩1000万的大奖,这种就具象多了。一直以来将安稳寄托于别人身上,甚至可以做到委曲求全,但始终求不得苦,我也不愿做个吹牛逼的人,既然许了愿,还是得想办法实现的,如果别人给不了安稳,那就自己给自己创造一个安稳,自此,创业的冲动越发的强烈了。

  特别幸运,在这个时候和几个老朋友也是同行走到了一起,都认识十多年了,没有那么多废话,一拍即合,我算是加入者吧,作为一个小股东加入,但不管怎么说,也是名正言顺的老板之一。对了,十年访谈可不是我们的创业项目,我们是一家影业公司,主营业务以电影的引进、制作、宣发为主,当然未来能否把十年纳入公司运营的一部分,这得看节目之后的发展了,起码这个阶段它好像还没有资格。

  说回十年,它是我在创业过程中夹带的私货,我的爱好,我的寄托,我留给理想主义最后的防线。

  今天是在16058待得最后一天了,东西早已收拾完,不大的房间内,说话竟然有了回声。我独自坐在小转椅上,对着窗外发呆,其他人有去见客户的,有去踩点新办公室的。也许临近春节,楼下原本拥挤的停车场,今天竟然空荡荡的。因为十年的缘故,我对16058这个数字有着特别的熟悉感,我觉得众创空间这几十家大大小小的公司对这个数字也不会陌生,这段时间我早已成为这里最靓的仔。仔细回顾,我一共敲了21家公司的门,加了14个人的微信,那7个没加的应该是把我当骗子了吧,话还没有说完就轰我出去了。14个人中我最终采访了4个人,近30%的陌拜成功率,看起来效果还是不错的。当然,我内心是不太满意的,最起码是有遗憾的,这里面至少有4个人是答应过我,最后却莫名其妙反悔了。

  张XX女职业税务代理

  当时特别希望她能参与采访,原因就是因为她是一名女性。我目前的采访对象一水的男人,从视觉角度来看,有个女性参与,节目受众可能会更丰富一些。她很客气,答应的也很爽快,甚至问我是不是现在录,如果现在录的话,她去补个妆。至今,我都对自己当时的表现耿耿于怀,竟然老神在在的说不急,您先忙,咱们明天也可以。不知道我当时脑子为什么抽风说出这话,总之我第二天问她的时候,她就说忙,然后就一直忙,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女人啊,是不是做决定很快,反悔也很快啊,我不了解女人,我是真的很奇怪。

  邓X男职业外贸

  邓是他的中国名字,他是一个澳大利亚白人,个子很高,五官立体,用中国人的审美来说,应该是个大帅哥吧。公司就在我的隔壁。跟他的交流,我确实是犹豫了很久,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的英语太烂了,我怕比划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到时候就尴尬了。隔了很久,每次迎面碰见,我都会刻意的点头微笑,来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直到有一天,给自己打了许久的气,抱着为了节目豁出去的心态,拿着通过百度词典翻译而成的十年英文版策划,紧张的敲开了他公司的门。邓满脸笑容,一句你好脱口而出。按捺住自己狂喜的内心,轻声问道,您好,请问您可以说中文吗。邓一脸自信,不假思索的说道:“可以啊,没问题。”一口标准的普通话,甚至带着一丝北京腔,我的最后一丝担忧荡然无存。邓并没有拒绝,而且告诉我可以录这个节目,但是需要等他时间方便的时候。一晃一周过去了,就在张X突然拒绝我之后,我觉得要吸取教训,不能等了,应该主动出击,于是我再一次敲响了邓的门。邓依旧友好,他说道:“我们可不可以晚点,或者不要在今天,因为我没有准备好。”被拒绝数次的我,很有经验的回答道:没问题邓,你今天可以准备一下,我们明天录。“第二天我醒来后,看到了邓给我发来的微信,时间是凌晨3点多。不知道是他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还是多彩的夜生活刚刚结束,总之对我而言,不是一个好消息。微信内容很简洁:hey,我不会做你的视频,不适合我,谢谢。

  贾XXX男职业医药代理

  贾是一个印度人,在中国做医药代理的生意,他应该是我在众创空间认识的第一个人。那是我第一次来这里,在这个跟迷宫似的地方寻找着16058房间。正当我抱怨这里设计太不合理时,身后的贾拿着一个茶杯说道:hey,youright。当我回头看到一个皮肤黝黑,带着眼镜,身材发福的中年男人时,老脸竟然有些发烫,因为我压根没听懂他说什么。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不理别人又不太礼貌,想理又不知道用英语怎么说。贾好像看出了我的尴尬,接着说道:youRomenumber,right。这次我好像听懂了,右边,我要去的房间在右边。我赶紧点头说了声thankyou。贾用生硬的中文说道:跟着我。

  自那之后,每次贾打水都会路过16058房间,而我们又不太喜欢关门,所以见他的次数就很多,一来二去就熟了起来。贾虽然只会说一点点中文,但是由于相熟的缘故,跟他交流十年访谈的事,倒不像和邓那样让我紧张。一通连说带比划之后,贾终于明白我的意思,为了更直接有效的交流,我俩决定通过微信文字沟通。贾答应了,愿意帮我录视频。但是他要去上海出差,大约1周的时间吧,等回来后我们约时间。一周后,我问贾什么时候方便,贾没有回我的信息,隔天我去了他的办公室,贾正在打电话,我在门外等了一会,还是决定先回到16058,毕竟我也要面子的啊,一个大老爷们老杵你门口算什么事。大约10分钟后,贾给我发了一个微信。翻译过来的内容大致为:嗨,我的朋友,很抱歉不能参加你的视频录制,因为我觉得自己身份比较特殊,我担心这样可能会影响我在中国的生意,我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放弃这次机会,希望你能理解。

  郭xx男职业医疗器械销售

  老郭的反悔应该是这几个里面最让我遗憾的,关于他的访谈,我一直期待了许久,原因就是他说他想聊聊他们这个行业的内幕,以及他这些年来踩过的坑。大家都知道,医疗行业一直是一个故事特别多的领域,如果能挖掘出一个大的爆料的话,没准我的节目能一炮而红呢。

  老郭的办公室有些乱,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有些不好意思,一直说太忙了,没有时间收拾。我说忙了好,忙了说明你的业务开展的顺利。可能是我的奉承起了作用,老郭笑的很开心,连忙问有什么事。一番煽情的介绍后,老郭陷入了沉思。他没有马上答应,说想先看看视频了解一下内容再决定。当时我到没有太在意,觉得答应更好不答应也无所谓。直到第二天老郭微信问我:“节目哪些可以说哪些不能说?”

  “只要符合法律要求的都可以说。“我回道。

  “可能我要说的有些敏感啊。“老郭回道。

  看到这句话,我立马兴奋起来,马上问道:“您想说什么?”

  老郭:“如果让我说的话,我要说一些行业内幕之类的,这样才有意思啊。不然就像你之前的节目似的,不咸不淡没劲。”

  我说可以啊,您要愿意说我没有意见。就这样,我和老郭约好下午来采访。

  下午4点多,我忍不住发微信给老郭,说我已经准备好了。过了一会老郭回我说改到明天吧,今天突然有点事走不开了。经历过多次临时变卦的我,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第二天老郭也没有来,第三天也没有来,但是他却从来没有直接拒绝我,只是在不断的找借口,可能是想给我留点颜面吧,让我不至于那么没面子。

  刘X女职业社交旅游

  谷XX女职业税务代理

  张X男职业汽车用品代理

  ………

  还有很多很多人,这里是16058留给我的记忆,这里是十年起点的地方,我有时候会偷偷的想,十年后,我们的访谈地点还是在16058。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年访谈纪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年访谈纪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