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熊伟森
我家有小康2021-02-21 19:273,695

  伟森是一个特别好的人,起码在接受访谈这件事上他是如此善解人意。印象中,他应该是答应最爽快的一个人了吧。跟他的首次交流不超过3分钟,以至于我还没有把之前准备好的说辞全部说完,他就回了一句,没问题哥们,我支持你。说完又将双手重重的在我肩膀上拍了拍,这个亲昵的动作,瞬间拉近了两个陌生人的距离。从公司规模来看,他的创业无疑是成功的,目测员工应该有十几个吧,在众创空间这片天地,他办公区的占地面积已然是实力的体现。因此他说他很忙,马上要开一个会,等不忙了和我约时间。说实话,我一点都不觉得这是推脱之词,可能他身上有种与生俱来的亲和力与信任感。

  一晃一周过去了,我在公共区域内看见他数次,不是在开会就是在面试,我们很有默契的没有提及访谈的事,关于那份信任感,我一直没有消失,我知道他应该也没有忘记对我的承诺。可是,今天是周二,离周五更新节目的日子已经很近了,我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发虚的。正当我准备再次扫楼的时候,竟然收到了伟森的微信,也许这就是念念不忘的成果吧。伟森说他今天有时间,问我什么时候方便。这个时候我哪还敢拿劲儿装13,马上回了一句,“我什么时间都可以”,紧接着又贱贱的补了一句,“要不现在吧”。

  第四期人物熊伟森职业软件开发

  我:伟森您好,十年前你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

  熊:十年前啊,那就是2011年,那年我大三,其实那会我就有过三份工作经验了,我在学校还是属于那种比较活跃的积极份子。大二暑假的时候我就去外面找工作了,但是我和别人不一样,不是找那种实习生的工作,而是正儿八经的一份工作,于是我就去了江浙那边。那边除了经济比较发达外,对学历的要求相对不高,他们更加注重的是实操能力。我记得好像是面试了8个公司吧,最后终于有一家录用我了。

  我:大部分学生暑假都在玩啊,谈恋爱之类的,你为什么会选择去打工呢?

  熊:哎!(一声感叹)回忆起十年前,还真有点心酸。那会家里穷,所以我很早就为了钱开始拼搏。因为我平时在学校参加各种比赛啊活动之类的,学分也够了,已经不影响我毕业了,加上和老师关系也不错,所以大四那年我基本上就没怎么去学校,一直在外面打工赚钱,因为我要还助学贷款。我记得大四刚来北京那年,那是9月底,我拉着两个大箱子,装着被子衣服之类的,住在当时昌平那边一个特别小的群租的公寓内,一个月房租260。那个地方没有暖气,我只带了一床薄被子,那个冬天我记忆犹新,真的把自己裹成一个粽子一样,在北京熬过了第一个冬天。

  我:你那么早就开始外出打工,都去过哪些地方,后来怎么有辗转来到了北京?

  熊:我一开始去了温州,后来去了无锡、常州、南京、昆山、上海,最后来到了北京。这期间就是一直在找那个所谓的行业标准或者叫所在地吧,因为你刚从学校出来,根本不知道哪个地方好,哪个地方才是这个领域的标杆和所在地,你只有转一圈才能了解,才知道哪个地方适合你。我不像我的那些学长学姐似的,毕业之后去某个城市工作,然后就在那里娶妻生子,扎根落户下来了。我不是那种性格的人,我觉得那样没有意思,缺乏激情,所以我对自己的定义就是,在36岁之前不买房,不会固定到某个地方。可能现在很多人会说,你可真傻X,那会你要是买房,现在不就发达了吗。但是,先不说马后炮的事,你那会根本没有那个经济实力。包括现在,你可能知道某个领域的投资你有很大的把握会获得不错的收益,但是你自身不具备这样的投资能力。所以你一定要守住自己当初那份信念,坚信自己的路上对的,而不是反过头来想当初应该怎么怎么样。包括我现在也没有后悔当初没有把钱用来买房什么的,那会我手里确实攒了点钱,买房付个首付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我觉得我的决定是对的,一旦我把钱用在这些地方后,我现在可能面临的就是房贷啊这些压力,生活不敢出现任何变动,安心上班工作。无法像现在一样,按自己的意愿从一个技术人员转到产品经理,现在又开始创业,开自己的公司,而且公司运营的还不错,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才是我喜欢的。

  我:感觉你是一个目标感特别强的人,可以不受外界影响,一直坚持自己的初心。过去十年,有什么让你特别难忘的事情与我们分享吗?

  熊:这十年经历的东西真的不少,我是一个爱折腾的人,开始是做技术,后来转做产品经理,然后现在又开始创业。我的身份在一直变化着,但不是那种心猿意马,这个做几天又想换另一个那种。我经常和我的同事还有学弟学妹们分享,不是说这个行业做不下去了我就跳,也不是说对它不感兴趣了就跳,我的每次跳槽都是我把我所在的领域做到一个我认为很高的标准了,我才会去挑战下一个领域或者职位。比如说做技术,我在全球顶尖的技术公司做了三年的技术工程师,想进那种级别的公司,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之后我才转到一家中小企业开始做产品经理,在那里工作4年,帮公司做了几款爆款的产品。有了这样的成绩和积累之后,我才萌生了和小伙伴们一起出来做点自己的事,开始创业这种想法。我觉得我的变化是达到了一定的水平之后,才开始尝试做下一步的事情,而不是因为自己失去兴趣之类的。如果说这十年来让我印象最深的事情,应该是我从那家世界500强外企出来,转做产品经理这事。欧美企业,我现在想起来都是一阵甜蜜感(哈哈,有点深深的怀念啊)。你知道吗,进了公司之后有5、6个冰箱,里面有吃不完的水果、饮料、零食啊什么都有。在那里,说实话,周六周日你都不想在家待着,你就想去公司,因为在公司你会觉得更舒服,尤其在最后一年,我还混了个自己的独立小办公室,那个惬意啊,而且福利待遇特别好,工作也不忙。他们做的事情,到现在应该也算是垄断领域吧,所以基本没什么压力。不会像国内的这些互联网企业似的要求你拼搏啊,奋发啊这样的。所以当时我决定离开这家公司时,很多想不明白,说你是不是2啊,别人想进都进不来,你都混的那么滋润了,干嘛要出来,况且是到一个相对来说的小公司。这件事我印象很深,不是因为怀念那个安乐的日子,而是从那一刻开始,我更加坚定了对自己的认知和自信,我相信自己所有的选择对当下来说,都是正确的,30多岁的年纪,我一直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我:现在的自己是曾经希望的样子吗?

  熊:我觉得大部分都达到自己曾经期望的样子了,有一小部分就是在创业路上,比我想象的困难许多,经常达到我能承受的那个极限。就像我之前和合伙人分享的那句话,我知道创业千难,所以我做好了千难的准备,但是鬼知道后面有万难等着我们,尤其是2020年的疫情,对我们影响真的很大。

  我:和十年前相比,自己有什么变化呢?

  熊:自己的野心和能力,我在找一个平衡感,然后从主观上去发掘那份幸福感,从客观上体会那种一步一步往上走的成就感,这是现在的自己。十年前不知道自己有多大能力,但就是莫名的那种自信和狂野,幻想自己能取得很大的成就,就是属于那种目标制定的毫无逻辑,没有根据,我觉得这事能行这样的。但是我也挺欣赏那会自己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如果没有那种状态的话,这十年你不一定能抗的过来,有可能你就放弃了。

  我:对自己及家庭的未来有什么规划呢?

  熊:我从农村出来,知道一路走来经历了什么,我不想让我的孩子再走一遍这样的路,我希望他能多见识外面的世界,而不是像我这样到了高中之后才知道城市是什么样子(说到这里,伟森罕见的有些伤感起来),这会非常影响孩子的视野以及认知事物的方式,所以我把父母安顿好之后,接下来可能会在北京或者天津,或者哪个不错的城市去买房去安家吧。

  我:你有危机感吗,你的危机感主要来自哪里?

  熊:危机感分几个方面吧,一个是对于孩子的教育问题。我的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虽然我很开心,但是也有一点焦虑,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做才算一个好父亲。另一方面可能就是事业了,我不知道创业这条路能走多远,虽然我目前很享受这个过程,但是偶尔也会有些担忧。今年我30岁,再过3年我33,如果创业不成功,到时再回去职场和别人竞争,可能就没有什么优势了,那个时候自己的选择会更少,所以还是有很大压力的。

  我:十年后,希望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熊:未来的十年,我希望自己过得舒坦一点,不要那么焦躁。我希望这几年把这个焦躁的事情都解决掉,给未来自己多一些轻松。因为你的情绪会影响到别人,尤其是你的下一代,会影响他的性格。所以,我希望等孩子大一些,可以开始和你交流的时候,我能够更平和一些,不要像现在这样情绪波动这么大,把自己的内心修炼的更沉稳一些。十年后我四十岁了,到了不惑之年,我希望自己的心态能更上一层楼。

  我:感谢伟森能抽出宝贵的时间分享自己的故事,相信你的坚持,你的睿智,一定会帮助你实现自己的梦想,我也祝你即将出生的宝宝健康快乐,我们下个十年,对话继续。

  2021年1月19日录制完成1月22日全网发布

  感言:

  伟森是个健谈的人,通常在访谈开始前,我都会和受访者闲聊几句,从而打消他们紧张的心情。但是,他就像个久经沙场的老将,进入状态极快。直到访谈开始,我才知道他只有30岁,说实话,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倒不是因为他长的老气,实在是因为那份游刃有余的状态让我汗颜。我试着回忆十年前的自己,那时候我也30岁,那时候的自己肯定无法和他一样侃侃而谈。我真心羡慕这种骨子里透出的自信,和他聊天我很舒服,我笃定他的未来一定会非常成功,我甚至开始幻想着十年后和他对话的情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年访谈纪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年访谈纪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