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惊魂网约
我家有小康2021-03-19 09:246,722

  没错,我一个40岁的中年男人玩了一把网约,而且还是给人留下阴影的那种。

  事情是这样的,2月6日那天,我的微信突然有个陌生人添加好友,留言写道:“看了你的节目,方便的话我们聊聊。”看了看对方的头像,一个看起来有5、60岁年纪的女人,因为最开始我通过社交平台发过大量的访谈邀请,佳佳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接受采访的,虽然我对这人没有一点印象,但从留言看应该是和我的节目有关。我一个大老爷们也没什么好矜持的,就这样我们成了好友。

  “你好。”她主动和我打招呼道。

  “你好啊,很开心认识。“我礼貌的回答道

  两句话之后我再也没有等到她的回复,加上我当时也有点事,就没有继续沟通了。

  大约晚上9点多吧,她突然回消息说:“怎么不说话?“

  我下意识的写到:“没有啊,是你没有回我的。“正当要发送的时候,突然觉得这样有些不礼貌,毕竟算起来也是自己先联系的别人嘛。于是我删掉这段话重新写道:”哦,下午突然有点事不好意思啊。对了,您是在哪看到我的节目的。“

  “网上“

  她回答的很简练,以至于我有些不知该如何回复。为了化解尴尬,我把十年的策划以及之前录制的视频转发给她。

  “这是十年的策划还有之前的一些节目,您可以先了解一下。”

  “好的。”

  还是这么简练,不知道为什么,她总给我一种不太好沟通的感觉。

  “那咱们改天聊。”

  “好。”

  ……

  2月7日周日

  大约下午1点多吧,我收到了她的微信。

  “你在忙吗?“

  “还好,不算太忙?”

  “哦,聊聊。”

  “好啊,不好意思啊,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呢?”我意识到认识两天了,竟然没问对方叫什么。

  “我微信上没有名字吗?”

  “呵呵,这不是您的网名吗?”

  “叫我这个就可以。”

  “好吧”说实话,当时我是挺无奈的,感觉这人不怎么会说话。

  “您是做什么的?”我接着问道

  “我没事,在家待着。”

  “冒昧问一下,您今年多大了?”

  “我54。“

  “哦“

  我竟然一时有点语塞,不知该怎么叫她了。叫姐显得我太轻浮了,叫阿姨又觉得不太合适。我赶紧转移话题道:“资料您都看了吧“

  “看了。”

  “十年是个很好的话题,大家可以坐下来好好回忆回忆,每个人都有值得自己记忆的故事。”

  “是的。”

  “那您愿意接受我们的访谈吗?”

  “可以。”

  我发现慢慢的我已经可以接受她的说话方式了。

  “您现在是退休了还是在工作呢?“

  “我不工作”

  “哦,您是哪的人?”

  “东北。”

  “东北人好,性格爽快。”

  “是的。”

  “那咱们哪天见面聊,聊聊您的故事。”

  我实在不知道该和她说些什么了,这人不知道平时就是这种话特别少的人还是在网络上故意装出一副清高的样子,总之沟通起来确实吃力。

  “好的。”

  隔了很长时间,大概有半个多小时,正当我以为这次沟通已经结束的时候,她又发信息说到:“哪天?”

  “什么哪天?”我有些奇怪

  “哪天见面。”

  “节后吧,如何?“

  “节前没时间吗?“

  “最近稍微有点忙,可以的话咱们节后约,您看如何。”因为临近过年了,我也确实不想外出录节目了。

  “好吧。”

  “那我初七的时候跟您约时间。

  她没有再回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些不高兴了。我是个心眼特别小的人,常常为自己不当的行为耿耿于怀,今天也是,总觉得做了一件非常不应该的事情。已经过了晚上10点,我好奇的打开了她的微信,想看看她的朋友圈,了解一下这个人。结果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权限,自从加了好友之后,我一次都没有看过她的朋友圈,所以我不太确定是被屏蔽了,还是对方压根儿就没有对我开放朋友圈的权限。总之,此时此刻我那小心眼的毛病越发的严重了,我甚至有些笃定的觉得对方一定是生气了,把我屏蔽了。为了能够让自己安心睡个觉,只能硬着头皮给她发了消息。

  “睡了吗,不好意思啊,这么晚打扰您。不知道您明天有时间吗?“

  消息顺利的发了出去,还好对方没有拉黑我。

  很快,她回了我的微信。

  “?你不是没有时间吗”

  “本来明天有个会,可是今天突然通知不开了,所以明天我就没什么事了。您看您明天要是方便的话,我们就见面聊聊。”

  “什么时间?”

  “下午2点如何?”

  “在哪?”

  “您在哪,我去找您去。”

  “我在望京。”

  “好的,那明天下午我去找您。”

  “在哪聊。”

  “咱们去附近找个安静点的咖啡厅吧。”

  “行。”

  “那您分享个地址给我吧”

  “你要干什么?”

  对于她这种莫名其妙的问话我真的有些无语了。

  “当然是去找您啊。”

  “现在?”

  我去,我开始有些后悔和她约见面了。

  “不是现在,我的意思是您发我一个您的地址,我明天直接导航过去。”

  “现在不方便,我明天发你。”

  “好吧。”

  我有种想骂娘的感觉,这位脑回路实在是奇葩,遮遮掩掩的故作神秘。真是吃饱了撑的,干嘛要招惹她,心中抱怨几句后,感觉舒服多了。

  2月8日

  快12点了,她还没有给我发位置,没办法我只能主动问她。

  “您好,把您的位置发给我。”

  “你什么时候过来?”

  “2点啊,昨天不是说好了吗。“

  “好的,方恒国际。“

  “我导航到这里吗?”

  “对。”

  我没有回复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赶紧见她赶紧采访。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情绪,别人愿意接受采访,我反倒有些反感。

  1点40分,我如约来到了方恒国际,停好车后,微信联系了她。

  “您好,我到了,在停车场。”

  “好的,稍等。”

  她很快回复了我。

  大约等了将近15分钟,虽然我不断的安慰自己,对方可能要化妆,晚就晚一会,要耐心点,可还是无法阻止我越来越差的心情。终于我忍不住打通了她的微信电话。

  “您在哪呢?”

  “你在哪呢?”

  “我在停车场啊,刚不是和您说了吗,一辆白色的车,我穿黄色的羽绒服,在车外站着等您呢。”

  “我没看见你啊。”

  “您到停车场了吗?”我郁闷的问道。

  “我不知道停车场在哪,我在这个大厦的b口呢。“

  “好吧,您就在那等着我吧。”挂了电话,我收拾好自己的拍摄设备朝那边走了过去,顺便来了数次深呼吸,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

  大厦的b口除了保安没有一个人,左右望去,在对面的角落里有个带着口罩,双手插在灰色羽绒服兜里的大妈。我从心里不愿相信她是我找的人,虽然不是相亲,但总希望她是个气质出众的大姐,这样的话我会把之前所有的忍辱负重以及她的傲慢无礼一笑置之,偏偏这位一点都没有辜负自己的年纪……

  我没有一丝年龄和外貌的歧视,包括我自己也常常自嘲为中年油腻男。这次纯粹是因为之前沟通的不畅导致有些心情不太好。她的目光看向了我,仅仅一闪而过就开始打量我的身后和左右。我有些奇怪她的行为,同时也不太确定她是不是我要找的人。

  “您好,请问您是‘无花果’(她的微信名)吗

  “就你一个人吗”

  “嗯,就我一个人,咱们这个是访谈栏目,就是聊天不用很多人的。”确定是她后,我换上了一副特假笑脸。

  “哦,那咱们去哪?”

  “这附近没有咖啡厅吗,咱们就去咖啡厅吧。”

  “我不知道,这边我不熟。”

  “您不是住这儿吗?“我有些奇怪的问道。

  “我不住这儿的”。她笑了笑。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笑我总有种心里发毛的感觉。

  “哦,还以为您约我来这里,您住这边呢。那没关系,我网上查查,看看附近有没有咖啡厅。”说完我拿出了手机。

  “最近的咖啡厅离我们有1.7公里,这个距离有点远啊,不行我们开车过去吧。”我看着她,征求着她的意见。

  “要不咱们先在你车上聊聊吧。”

  “行,先给您介绍一下十年的栏目。”通常这一步我都会在节目录制前一边架机器一边聊,一来向受访者大致介绍录制的流程以及大概的问题,还有就是通过这种简短的沟通舒缓受访者紧张的心情,毕竟不是谁都可以在镜头前侃侃而谈的。

  “你是做什么,是电视台的吗?”她率先开口问道。

  “不是,这个是我自己的一个短视频栏目。”

  “哦,那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一名电影工作者,自己喜欢这种形式的节目,所以业余时间就办了这个栏目。”

  “你是拍电影啊。”

  “算是吧。”

  “你是导演吗?”

  “如果现在的话,应该算,因为十年从策划到拍摄都是我自己来做。”

  “那你是不是认识很多明星?”

  “那到没有,我的工作主要负责电影的宣发,不是制作,所以认识的演员不多,尤其是一些大腕就更不认识了。对了,还不知道您叫什么名字呢,节目后期我需要贴字幕,总不能给您贴一个无花果吧。”

  “你不是拍电影的吗,怎么会不认识明星呢。”

  “我真不认识,您问这个要干什么?”说实话,我非常不喜欢这个人的沟通方式,总感觉她有其他目的,并不是要来做访谈的。

  “你要是认识明星的话,给我介绍介绍呗。”

  “介绍?你要干嘛?”

  “给明星服务呗。”

  “服务?你给人服务什么?”我异常差异的看着她,不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

  “当家政,去给明星干活。”

  我去,听到这句话之后心中的神兽们无法控制的翻江倒海起来。感情这位大姐把我从这么大老远约过来就是为了这个啊。

  “您怎么惦记这事啊,如果要找工作,给谁干不行,干嘛非得明星。“

  “明星不是有钱吗,他们给的钱多。“

  “不好意思啊,我真不认识明星。“我已经有些不想和她沟通了。

  “没关系,不认识就算了。你也很有钱吧。”

  大姐的思路异于常人,不知道为何又把话题引到了我的身上。

  “我没钱。“

  “不可能,你们拍电影的怎么会没钱呢。“

  “我真的没钱,您今天是来拍节目的吗?“

  “是啊,你们的节目不就是聊天吗。“

  “那也不是这么聊啊。您得聊聊自己过去和现在的一些经历,故事。”

  “我的经历不好说。“

  “什么叫不好说啊。“我有些奇怪的问。

  “不能随便说,太危险。“

  “什么呀,您这怎么还跟我玩起了悬疑,还太危险,呵呵。“我已经逐渐不在掩饰自己心中的不屑。

  “真的,我这事有点复杂。“

  “有多复杂,我听听。“

  “你没录音吧?”她突然问道。

  “我录什么音啊,你这人真逗。”我的语气越发的不客气了。

  “你的手机呢,我看看你的手机是不是在录音。”

  “行了,我也不想听了,您也别说了好吧。”

  我有些生气了,感觉这个人有些得寸进尺,本来访谈是你情我愿的事,可一开始沟通就不怎么顺畅,总感觉这人有些冰冷冷的,但又表现的自己很愿意接受采访,甚至希望能早点和我见面。谁知道见面之后只字不提采访的事,不是打听明星就是故作神秘,现在更不像话,竟然要检查我的手机。我只想说你凭什么,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不然怎么会有这么无理的要求。

  “你别生气,因为我这事真的太危险了,所以才这么小心。我担心你是那个人派来的。”

  “那个人是谁?”

  本来我都想让她下车了,可她这么一说,又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我前夫,你不会是他派来的吧。”

  “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是别人派来的,再说了,也是您加的我啊。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我跟你说啊,(她故意压低了嗓门)我如今这样都是我前夫给害的。我现在东躲西藏的,就是怕他找到我,而且他派了好多人跟踪我,都被我发现了。”

  “他直接找你不就行了,干嘛还跟踪你,你们这是什么情况。”

  “告诉你,他要杀我。”

  “什么?”

  我的心突然咯噔一下,这怎么还问出这一出事来了。

  “他从老家跟踪我到北京,一直没有下手的机会,所以我现在特别小心。真的,一旦让他找到机会,我就完了。之前有两个小伙子保护我,后来两个人因为我争风吃醋,打架受伤了。”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大妈那饱经风霜的脸,实在无法想象什么样的小伙会为她争风吃醋。如果她说的是真的,我由衷的佩服那两位汉子。见我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大妈略带不爽的继续说道。

  “那两个小伙子也是我网上认识的,都是对我一见钟情,可是我现在的处境又很危险,不想连累他们,所以就都跟他们说了。谁知道他俩谁也不愿意离开我,还要一起保护我。“

  我去,我怎么感觉有种听烂俗爱情小说的味道啊,难不成这位大妈受什么刺激了,妄想自己是让所有人不能自拔的玛丽苏。

  “可是这么一直躲着也不是办法,后来两个小伙子决定帮我把我前夫杀了。“大妈继续着她的疯言疯语。

  听到这里,我的头皮一阵发麻,大白天的我竟然有种阴森森的感觉。我这是跟什么人在车里聊天啊,这不是精神病就是杀人犯啊,我的天啊,我这是造什么孽了,这马上就要过年了,咋让我遇上这么一主儿啊。

  “行了,您打住吧,别往下说了。不管这事是真的假的我都不想听了。“我赶紧制止住她这些让人毛骨悚然的话题。

  “我还没说完呢,你别着急,先听着。“

  “不,我不想听了,这种事我一点知道的兴趣都没有。如果你觉得真有危险,我劝你赶紧报警,别想那些歪门邪道的办法。“

  她竟然冲我笑了笑,笑的我后背发凉,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怂,心跳的怎么这么快。

  “你说话跟我前夫还有点像,你不会真是他派来的吧。“

  “行了,你别瞎想了。我有点口渴了,咱们买点喝的去吧,一边走一边聊。“

  我竟然开始玩起了缓兵之计,那一瞬间我真有点害怕,害怕她突然从身上掏出一把刀。她是个危险人物,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如果她刚才说的都是假的,那她就是个典型的精神分裂症,万一把我当成想象中的前夫了,那跟我玩命是分分钟的事。如果她刚才说的是真的,那就更吓人了,这人大白天的和一个陌生人聊雇凶杀人的事,我算是听了不该听的,那她会不会考虑灭口的事啊。不行,得赶紧让她下车,要不然车上发生点什么事都说不清楚。

  “我不渴。“

  “我渴啊大姐。“

  “这附近哪有卖喝的啊,要不你自己去,我在车里等你。“

  “别啊,你在车里等我叫什么事,我刚才过来的时候看马路对面有个肯德基,离得不远,咱们去那里买个可乐去吧。“

  不等她说话,我已经从车上下来了。她明显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下车了。呼吸着车外的空气,踩着坚实的水泥地,我的心瞬间踏实了很多。阳光是个好东西,仅仅那一瞬间的沐浴,眼前那个人又变成了一个50多岁的单薄大妈,而我也如愿变回了身强力壮的五尺大汉。

  “今天的天气不错啊,晒会太阳挺舒服的。“为了掩饰之前的尴尬,我假意向前走了两步后说道。

  “就是,不用买水了,就在车上聊会得了。“她竟然伸手拉我的车门,幸亏我刚才一下车就把车门锁了。

  “有什么外面说吧,晒会挺舒服的。前面好像有小卖部,咱们一边走一边聊。“我有些心有余悸的向前走去。

  说实话,本来我想就在车前寒暄两句后就开车走人了,可她刚才拉车门的举动瞬间提醒了我。不能在车旁,万一我开车门上车,她也拉车门上来怎么办。事后想起来,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有这种想法,为什么会那么害怕这个人,我甚至做好了打110的准备。

  离开车大约有30米左右的距离后,我的心稍微放心了一些。

  “再待5分钟,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我没有再提买水的事。

  “你不是今天没事吗?”

  “突然想起来还有个会要开。”

  “你认识的人多吗?”

  她非常有目的性的转移话题并询问我。

  “什么叫多?认识几个吧,同事啊什么的。“

  “给我介绍几个人吧。“

  “介绍什么人?“

  “介绍点年轻小伙子呗。”

  “好奇怪,你要年轻小伙子干嘛,难道要找对象啊。“

  “不是,找他们办点事。“

  我去,刚刚充满能量的状态被她几句话瞬间击溃,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还没等我说话,她接着又说道……

  “我这个男人是练武术的,一般人打不过他,所以要人多点。”

  “你怎么还惦记这事啊。”

  “不惦记不行啊,不是他死就是我死。”

  “你们俩这到底出什么事了,咱们老他死你死的啊。”

  “他有事,被我发现了。”

  “什么事?”

  “他在外面有人了。”

  “我的天啊,您这绕了半天就这个,能过就过不能过离了不就得了,干嘛要死要活的啊。”

  “你不知道,我俩的事没这么简单。有一批巨款他想独吞,所以就想杀了我。如果有人帮我,我会给那人一大笔钱的……“

  “不跟你瞎聊了,我得走了。“没等她说完,我向前走去。这人就是个精神病,确认无误。

  “等一下,别走。“

  我刚走两步,就被她叫住。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

  “有个忙你一定得帮我一下。“

  “你的事太大,我帮不了你。“

  “你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呢。“

  “我不想知道是什么事,总之你的忙我帮不了,没有能力帮。“

  “有,你肯定有能力帮我这个忙。“

  我不想再跟她废话了,转身向前走去,这时她竟然跟了上来。我站定看着她。

  “你要干什么,都和你说了帮不了。“

  此时的我语气变得严厉,被这个人没完没了的纠缠搞的有些恼怒了。

  “我跟你说,这钱不让你白花,这是个好事。我朋友被关起来了,需要20万打点,等他出来了还你200万,最晚一个月你这钱就挣着了。我这朋友他有钱,现在资产被冻结了,银行金库必须他自己才能进去,别人不让进去,有钥匙也不行。所以等他出来了,咱们直接就去银行,先让他把你的钱给你取出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耐着性子听她把话说完,可能是觉得的太好笑了吧。能把这种陈年老梗说的如此认真,对说和听的人都是一种极大的挑战。不是她傻就是我傻,显然我们双方都觉得对方是弱智,而我对她的症状还加了一个精神病。不管我俩谁的病情更严重一些,总之这次的见面应该到此为止了。我笑了笑,故作神秘的说道。

  “你在这里等着,我这就回去取钱去。”

  “咱们一块去吧。”

  “别跟着我,你就在这儿等着,我要去的地方很危险,你知道的越少越好。”

  说完我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她没有继续跟着我,不知道是因为相信了我的话,还是觉得我是个神经病,不想跟我玩了。总之,当我锁好车门的一瞬间,狠狠的爆了一句粗口,不针对谁,就单纯的想骂几句。

  2021年2月8日,还有3天就过年了,我不知道十年会做成什么样,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但我还是希望把这次的事情纪录下来,或许这也算十年自己平凡且不平凡的故事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年访谈纪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年访谈纪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