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贪心惹大祸
柒月之城2021-08-04 15:383,291

  午夜,子时,湖畔花园的一栋高档别墅内,叮铃铃的铃铛声不断回荡。

  我手持着一把桃木剑,神色严肃的盘膝坐在蒲团上,眉心隐隐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身前的火盆热浪滚滚。

  原本应该富丽堂皇的客厅此时已经是一片狼藉,黄纸几乎铺满了整个地面,在客厅的偏僻角落中,一个身材高挑的妙龄女子正满脸担心的看着我。

  良久,我豁然起身,桃木剑指向面前的火盆,顷刻间火苗窜出一米多高,通红的火焰将整个客厅都镀上了一层火红色,而我则是将桃木剑舞的密不透风。

  这场法师整整持续了两个小时,凌晨两点,我长出了一口气缓缓起身,那妙龄女子顿时上前关切道:“大师,怎么样了?”

  “没事了!”我用袖口擦了擦眉头的汗珠,略微有些疲倦道:“别墅内的诅咒我已经帮你祛除了!”

  “谢谢大师!”女子满脸惊喜地向我道谢,并且从包里掏出一张卡递给我说:“麻烦你了大师,这是你的报酬!”

  我接过卡随手放进了口袋,跟女子吩咐了一些以后必要的防护手段,然后谢绝女子的一再挽留离开了别墅。

  坐上我那辆二手帕萨特,我满脸的疲倦瞬间消失,掏出银联卡看了一眼,轻笑一声驱车离开。

  “傻女人!”

  什么?我是一个骗子?

  不,我是一个可以给别人带来心理慰藉的治疗师,骗子这么低级的职业怎么能和我相比?再说了,为了消除她心中的阴郁,我从心理和生理两方面下手,足足忙活了三天,我容易吗?

  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吴,单名一个昊字,身边的朋友经常叫我日天或者是耗子。

  首先这个名字是我父母起的,足见他们对我的期望,可惜我的命不好,在我六岁那一年一场大火,我成了孤家寡人,住了两年孤儿院被人收养,但自称我养父的那个混蛋喜欢喝酒,醉了还喜欢打我,所以在我十岁那一年从家里逃出来我就一直四处漂泊。

  为了活命下九流的行业我几乎都干过,至于我走上职业骗子这条路的原因也很简单,这一切都源于我十三岁那一年,在一个死去的老乞丐身上捡到了一本泛黄的书,领养我的家庭对我唯一的好处就是让我上了两年学,所以认识几个字。

  就是凭借着这本识人相面的书,我成为了职业骗子,从这个角度来看或许你们认为我是一个算命测字的手艺人,但确切来说我确实是一个骗子,这并不矛盾,因为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就是亏心事做多了,自己吓唬自己,对于这样的人我骗他是为民除害。

  当然,如果真的碰到棘手的事情能解决的小麻烦我就解决,解决不了我绝对分文不取,这就是我的底线。

  像我这种人有一个总称,叫做阴馆,意思是游走在阴暗之中但却有些手段的人。

  从我十五岁开始,依靠这门手艺我日子还算过得不错,甚至于还小有名气,原本我是打算靠着这门手艺挣点钱,然后学点正儿八经的手艺上岸,毕竟这个行业毕竟是见不得光甚至还很危险,而让我没想到的是临近收手时的一个雇主,彻底把我拖进了无止境的深渊。

  说起来这或许也是我的命,已经确定要收手了,当电话打过来,我听到是一个女声,清脆且悦耳,地址还是江北艺校附近的小区,我心中不禁活泛起来。

  或许有人会说我龌龊,但这事情是你情我愿的,尤其是一些被包养的小三,欲求不满双方只是各取所需罢了。

  开着我那辆二手的帕萨特,我到了小区之后便给雇主打电话让她下来接我,不多时便从楼道里走来了一名身材高挑的美女。

  不得不说不愧是艺校的学生,长得确实漂亮而且身材还好,肤白貌美,她见到我之后先是上下打量了我一下,随后问道:“你就是那位阴馆?”

  “不错!”我笑呵呵地点点头伸手过去和她握手,但没想到人家压根就没搭理我,直接转身说道:“跟我来吧!”

  一个小三有什么可拽的?

  我摸了摸鼻子嘀咕了一句,从车上拽下背包便跟了上去,看相是一门手艺,看她面色红润,我基本上已经断定了这又是一位疑心生暗鬼的小三。

  在我不长的职业生涯中,我遇到过不少这样的事情,比如我一年前遇到的一件事,也是一个高冷的美女打电话找我说自己被妹妹下降头了,我问她为什么这么想,她告诉我自己的孩子就是妹夫的,所以才怀疑妹妹报复自己,更让人想不到是到最后最扯淡的是她妹妹的孩子是自己丈夫的。

  这么复杂的关系你敢信?

  刚才她在楼下的时候我就已经仔细观察过了,并没有阴灵缠身的迹象,所以这次我基本上就打算骗点钱就走,当然如果有艳遇我也不会拒绝,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跟着她进到房间之后却发现里面客厅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人,一个女人,而且两个人的相貌极度相似。

  双胞胎?

  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盯着沙发上的那女子皱起了眉头,完蛋,这事情好像变得复杂了,我不知道这女的是妹妹还是姐姐也没兴趣知道,我只知道她眉心那一丝若有若无的黑气很麻烦。

  我这个人是很讨厌麻烦的,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也只能尽力去解决,这是我的底线所在,当然如果实在解决不了我也没办法。

  客厅的女子和下楼接我的那个性格有很大的差别,她看到我之后直接起身跟我打招呼说:“大师!”

  “大师算不上,我姓吴!”我说。

  “吴先生你好,我叫夏小薇,这是我妹妹夏小凤!”

  既然真的有阴灵作祟,我也放下了心中琐碎的念头,直奔主题说:“说说你遇到的事情吧!”

  “好的!”夏小薇先请我坐下,随后让自己的妹妹去倒水,然后才跟我说:“这段时间我晚上一直做噩梦,醒来之后总感觉有东西压在胸口,喘不过气来!”

  “压在胸口!”我点头说:“是不是四肢好像被压住,不能动,需要好长时间才能活动?”

  “对!”她急忙点头说:“大师你看我这是哪里出的问题?”

  “鬼压床!”我托着下巴暗自嘀咕了一句,夏小凤这个时候端着一杯水走过来放在我面前,眼神中充满了不信任。

  我也懒得搭理她,抬头看了看外面,艳阳高照,这个时间看个鬼啊!

  我略微沉思之后起身说:“这样吧,我晚上在过来吧!”

  “晚上?”夏小凤看着我哼道:“装神弄鬼,我看你晚上也不用来了。”

  “小凤,你怎么能这么跟大师说话?”夏小薇对着自己的妹妹呵斥道。

  “什么大师,我看就是骗子,姐,我都说过多少次了,感觉不舒服就去医院,整天在家请这些人简直莫名其妙,这些人如果能治好病那还要医生干嘛?”夏小凤满脸不服气地反驳说。

  其实说实话,我是一个骗子虽然确实有些本事但还是一个骗子,我实在是不想掺和这些事,但既然让我碰到了我就不能不管,所以,我叹了口气似笑非笑地看着夏小凤说道:“骗子,这个问题说得好,或许你们之前确实被骗子骗过,但我想告诉你,骗你的仅仅是骗子,这个世界任何行业都有骗子,但你不能因为骗子而否定所有人!”

  “至于我是不是骗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也不喜欢麻烦!”我说:“依照你姐姐现在的情况来看,她确实是撞邪了,至于信不信自然是由你,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也懒得掺和这些麻烦事,你们自己小心吧!”

  正愁找不到脱身的理由,夏小凤既然这么说我自然顺水推舟准备离开,不过出于心中的底线,我还是把事情的危险程度跟她们说明白了,只不过就在我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夏小薇却急忙拉住我说:“大师,大师,我妹妹不懂事你别见怪,我知道我这个病医院看不好,不单单是鬼压床,在刚睡醒的时候我还看到天花板有一双红色的绣花鞋!”

  “绣花鞋?”我闻言先是皱了皱眉头,迟疑道:“如果你真的看到绣花鞋的话,那倒是不用等到晚上了,把上衣脱了!”

  “什么?”夏小凤提高了音量。

  “放心,这种时候我对你们不会有太多想法的!”我头也不回的从随身的背包里掏出了毛笔和紫砂和一些瓶瓶罐罐,当我把墨水调配好的时候,身后夏小薇已经把上衣脱了,后背冲着我,夏小凤正站在旁边怒气冲冲地看着我。

  我没搭理她从背包里拿出了三根香点燃插在了正北方,随后把窗帘拉上。

  “大……大师,需要我转身吗?”夏小薇声音有些迟疑道。

  “不需要!”我拿着毛笔端着紫砂走到她身后,长出了一口气开始在她的后背画符。

  画符并不属于相师的手段,这是我从一个朋友那些学到的,作为代价他骗走了我一把上好的桃木剑,那把桃木剑是我从旧货摊淘来的,为此我心疼了好久,但干这一行总会遇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一些防身的手段是必须的,为此我也只能忍痛割爱。

  虽然我嘴上说对她的身体不感兴趣,但事实上看到夏小薇光洁如玉的后背我心中还是一阵荡漾,心想这柔嫩的皮肤摸上去手感一定很好。

  “咳咳!”夏小凤咳嗽了两声提醒我,并且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定定神把混乱的念头从脑海中抛离,转身画符,随着我最后一划提笔,夏小薇后背上的液体瞬间凝固变成一层黑色的粉末脱落。

  一股强烈的阴寒的气息铺面而来,我连续退了好几步。

  好重的煞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