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骑虎难下
柒月之城2021-09-06 14:403,320

  伴随着强烈阴冷的气息,夏小薇缓缓转身看着我,原本那一双纯净的双眸已经变无比怨毒。

  夏小凤这个时候也被自己姐姐的样子吓到了,惊呼一声双手捂住了嘴巴,我没时间搭理她,快步冲到桌子上拿起了八卦镜向着夏小薇照了过去。

  透过八卦镜,只见夏小薇的身上笼罩着一股浓重的黑气,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掩盖了,压根就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俯身,眼看她发出一声嘶吼像我扑了过来,我暗骂一声扔下八卦镜直接拿起桌子上的惊堂木狠狠地拍在了桌子上。

  啪!

  惊堂木又被称为醒木,是一块长方形硬木,有棱有角,取自规矩之意,主要的作用便是壮官威,威慑受审者,同样也有正大光明之意。

  惊堂木落在桌面上,响声震耳,夏小薇身体一震,看向我的眼神更是无比怨毒,我看她还有冲向我的架势急忙再次把惊堂木举起来,只不过这次尚未落下,她整个人便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我见状这才稍微松了口气,低头看去手上的惊堂木已经出现了细微的裂痕,右手稍微放松之后便碎成几块。

  “姐姐!”夏小凤刚才虽然被吓到了,但毕竟是姐妹情深,直接上去把夏小薇抱在怀中满脸急切。

  “放心,暂时没事了,帮你姐姐穿好衣服吧!”我低头审视惊堂木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

  惊堂木在中国古代官场级别不同叫法也不同,皇帝用的叫镇山河,皇后使用的醒木叫凤霞,宰相用的叫佐朝纲,将军们使用的叫惊虎胆,其余文官用的才叫惊堂木,我手上这块是曾经在一位雇主家里得到的,按照他的说法是祖上传下来的,年代也不太久远,清末,算不上古董,当时我确实帮他解决了一些麻烦,他这才把惊堂木送给我。

  只不过我手上的惊堂木虽然只是最低级的,但毕竟蕴含官家威严,只是一下变寸寸断裂,夏小薇身上的东西看起来不简单啊。

  就在我暗自沉思的时候,夏小凤已经把她姐姐扶到沙发上躺下,身上盖了一件衣服以免春光外泄,我走到正北方拿起刚才点燃的顿时嘀咕了一句:真是要命了!

  三根香两根几乎燃烧殆尽,但其中一根却只燃烧了一点点,俗话说活人最忌三长两短,香最怕的就是两短一长,现在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夏小凤看我拿着香发呆,顿时走过来问我说:“我姐姐到底怎么了?”

  “怎么了?”我苦笑着摇头说:“麻烦大了,你姐姐这次恐怕是被厉鬼缠上了!”

  “厉鬼?”

  “艳阳高照这家伙都能现身,不是厉鬼是什么?”我说:

  “那怎么办?”夏小凤此时一改刚才的冷淡,急的眼睛通红,声音带着些许哭腔说:“你一定要救救我姐姐,要多少钱随便你说!”

  “我尽量吧!”我苦笑着点点头。

  我现在这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原本我都准备退休了,干嘛还来招惹这麻烦,如果之前我直接离开还好说,我自己也是贱的,非得显摆,这下好了,骑虎难下!

  我略微寻思之后对夏小薇说自己要去准备一些东西,她一听急忙摇头说:“你走了,我们怎么办?”

  我对她说:“你放心,厉鬼再厉害毕竟是阴间的东西,白天如果没有强烈的刺激是不会现身的,我天黑之前就会回来!”

  她听我这么说这才迟疑着点点头,把自己带来的东西重新装回背包,离开小区之后我开车直奔郊区一家狗肉馆。

  狗肉馆生意好的时间通常都是晚上,所以我走进后院的时候,一个全身赤膊的大汉正躺在树荫下的躺椅上抽烟,我走过去把他踹起来自己躺上去把烟点上。

  这家伙名叫王海,本地人,从爷爷开始就是屠夫,自幼成长在这样的环境下,身上杀气逼人,我和他熟悉是因为经常来这里买狗血,干这一行黑狗血基本上是必备之物,而且这东西时间长还不行必须要新鲜的,所以一来二去我和他就很熟了。

  王海被我踹起来也不生气,叼着烟打量了我一下说:“吴大师怎么又功夫上我这里来?”

  “我来这里还有别的事?”我苦笑着说:“给我弄点黑狗血!”

  “黑狗血?”王海愣了一下,说:“我之前不是刚给过你吗?”

  “那东西是忽悠别人的,忽悠不到自己!”我说。

  王海一听有些意外地看了我一眼,啧啧道:“看样子你这次是碰上硬茬子,等着吧!”

  王海这家狗肉馆最出名的就是活狗现杀,一切都是新鲜的,不多时他从笼子里牵了一条通体漆黑的狗走过来,冲我说:“这个咋样!”

  根据《礼论》的说法黑狗被称为至阳之物先天克制一切阴煞邪灵,尤其是通体漆黑没有丝毫杂质的黑狗驱邪效用更强,眼前王海牵来的这条黑狗的毛色堪称极品啊,通体漆黑的黑狗在《六畜相法》中被称作容易招惹灾祸,很少有人会养这么大,就算是专门驱邪的道家用的黑狗血多数都是杂色或者幼犬,效用比眼前这只差远了。

  “海子,这么好的品相你怎么现在才拿出来?”我有些不爽道。

  王海冲我嘿嘿一笑说:“这可不怪我,这条狗是近期收上来的,你都多少日子没到我这里来了,对了,你不是说你准备退休吗?怎么又招惹上这事了?”

  “这事情就别提了!”提起这件事我就郁闷,懒得跟王海解释,仔细盯着这条黑狗看了两眼,迟疑道:“成色这么好,而且还这么大的黑狗可不多见,要不然还是别杀了,这条狗我买了,暂时养在你这里,你想办法给我放点血吧,我用的不多!”

  “你还有长远的打算?”王海看了我一眼说:“合着你还准备长久干这一行啊?算了,懒得管你,就先养在我这里吧,不过话咱们要先说清楚,亲兄弟明算账,钱是一分都不能少!”

  “放心吧,少不了你的钱!”我说。

  从王海家拿上黑狗血之后,我又开车去了江北公园寻摸了一棵十年以上的柳树折了些柳枝,等我开车回到夏小薇家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夏小薇两姐妹见到我回来顿时迎了上来,看她们的样子估计是吓得够呛。

  她们看我抱着一捆柳枝进来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问我说:“难道传说中柳枝真能捉鬼?”

  “单凭柳枝自然不成!”我把柳枝随手放在桌子上,说:“柳木又被称为伪-阴木,本就属阴,直接用来辟邪那就是找死,尤其十年之上的容易招惹邪灵。”

  “那你弄来这些柳木干嘛?”夏小凤问我说。

  “道家讲究五行相克,柳枝虽然属阴,但和一种道符结合别有一番妙用!”我说。

  “哦!”两姐妹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夏小凤又问我说:“你刚才说伪阴木,那是不是还有真阴木?”

  “真阴木当然有!”我叹了口气说:“生长在绝阴之地的任何树木都有转化阴木的可能,不过现在这年月,绝阴之地都很难找了,就别论阴木了!”

  我看两姐妹还想要开口,顿时直接说:“行了,你们如果闲着没事就帮我弄点吃的,为了你们这些事我都折腾一天了!”

  “行!”夏小薇点头说:“你稍后!”

  看着两姐妹在厨房忙活的身影,我不禁叹了口气,现在这年月年轻的女子大多数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会做饭的还真是少见,从双胞胎的言谈举止来看,家教确实不错。

  “有家教而且还漂亮,有机会娶回家当老婆就爽了!”我心中嘀咕了一句,把混乱的思绪从脑海中赶出去,随后专心画符,将道符包裹在柳枝上。

  这也是我跟那个道门的朋友学到的手段,虽然算不上什么高深的符箓,但这也是我现阶段唯一能施展的手段了,画完符箓之后我问夏小薇住那个房间,随后把剩余的黑狗血围着墙角撒下去,因为我并没有忍心杀死那条黑狗,所以黑狗血不多我想着省着点用,但等我洒满一圈之后黑狗血剩下的也不多了。

  把剩下的黑狗血盖上盖子放进怀中,我看了一下夏小薇的房间,布置的淡雅朴素,有些奇怪她的房间主要的色调并不是粉色,紫色之类偏软的色调,而是以天蓝色为主。

  有点意思!

  天蓝色将整个房间衬托的很空旷,让人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梳妆台上也没有太多的化妆品,倒是放着一本相册,翻开之后里面全是夏小薇的艺术照片,尤其是在海边拍摄的一批三点式,只让人鼻血直喷。

  “你在干嘛?”正在我专心欣赏的时候,夏小薇突然跑过来把相册抱紧怀中,脸色有些羞红道:“这些都是我帮朋友的影楼做宣传拍的!”

  看她满脸娇羞的样子,我心说一个艺术院校的学生还这么害羞。

  “拍的挺漂亮的!”我随口说了一句,随后从背包里掏出了一包糯米,递给她说:“放进枕头里!”

  夏小薇把相册放进抽屉转身去王枕头里放糯米,正好这个时候外面传来夏小凤的声音。

  “出来吃饭了!”

  从菜的品色上来看,两姐妹的手艺应该不错,四菜一汤,以清淡为主,夏小薇对我说她们是艺术院校的学生,要注意保持身材,家里的食材都是以清淡为主,让我不要介意。

  “不介意!”我说:“有两个美女陪着吃饭,就算是馒头咸菜恐怕也是多少求之不得的!”

  两姐妹闻言顿时白了我一眼没有搭话,其实我并不是真的非要跟她们发生一些什么,主要是看她们情绪一直保持在紧张的状态,所以想缓和一下两人的情绪。

  一个人情绪低落的时候同样容易被邪灵入体,让她们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不管是对她们自身还是对我都有好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