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白发
老酒2021-04-07 16:013,244

  当问题发生的时候往往解决问题的方法十分简单,只要找到引起问题的关键症结所在,然后根据这引发问题的症结计划出针对性的办法发和策略,继而利用充分的条件和时间将办法和策略有效地执行,便可以快速的、顺利的解决问题。但是,平日里我们在解决问题的时候却并没有那么顺利,因为很多时候我们明明找到了问题的关键,可是却因为这样或是那样的原因无法顺利的执行处理问题的办法和策略,而现在老崔三人的处境就是这么一种状况,老崔可以确定的是自己和亮子还有小雨三个人已经落入了敌人精心设计的圈套,解决问题的方法也很简单,只要找到敌人将其打倒或是找到一条路线逃出鼠群的包围圈,都可以解决或是暂时解决眼前的困境。

  但是,老崔三人却因为没有及时发现自己落入圈套的处境,根本没有办法发现敌人的所在,而且还被对手耗尽了精力,陷入了一个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进退不能的死地,此刻无论是条件还是时间,都不允许老崔三人在短时间内顺利的解除眼前的困境。

  “我靠,你们俩在那唧唧歪歪什么呢?我这里快顶不住了,赶紧想想办法,要不然我们明天就得从这帮死耗子的**儿里钻出来看日出了。”亮子红着双眼,后背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体力大量的透支双手挥舞木棍的速度明显降了下来,有几只趁着亮子慢下来的空隙钻到了防御圈的里面,不过它们刚刚接触到地面,就被一些生长速度快到极点的荆棘穿透了身体。

  这种在极短的时间内把大量生命力注入荆棘,让荆棘生长的速度快到可以攻击敌人的战斗方式,让精力已经所剩无几的老崔头皮一阵阵发麻。

  “崔哥你现在剩下的力量还能让这颗小树快速长大么?如果可以,我想我有办法让咱们从这里逃出去!”小雨看着身边一颗刚刚从土里冒出来的一棵小树苗对老崔说道。“如果只是这种程度我想我还可以!”老崔把手放在了小树苗旁边的土地上。

  在老崔把手放在小树苗边的土地上后,小树开始展开CG动画一般惊人的生长速度,而同时老崔耳朵里的沙沙声也开始无限的放大,伴随着耳鼓中的沙沙声老崔的头皮的麻痒感也越来越重,此时老崔感觉到那种抓心挠肝的麻痒已经蔓延到了每根头发的发梢,这种麻痒感并不是像先前一样只是表现在神经末梢的感觉上,在过分使用“起源”的时候老崔甚至无意识的通过“起源”的内视能力看到了那种“麻痒”的感觉,在老崔的脑袋里这种“麻痒”已经不单单是一种感觉,而是一幅形象的具体的图像。

  当一种让人无法忍受的感觉上升到了可以在大脑里形成具体形象的时候,一个人那饱受压力脆弱的神经的承受能力究竟能维持多久老崔并不不知道,但是此刻老崔却因为这种精神上的折磨突然有了想大笑的冲动,在老崔拼命压制这种冲动的同时他的眼角居然流下了眼泪。

  “太他妈的痛苦了。”老崔心想。老崔的神经已经开始紊乱,他的大脑告诉他现在应该大笑,而他的眼睛却不自觉的流出了眼泪,在这一刻老崔的脑子里平行的闪出了他平生认为最幸福和最痛苦的事情,老崔的思维被达到极致的幸福感和痛苦感完全占据。

  其实在老崔按照小雨的意思把生命力注入到树苗中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已经在超负荷使用“起源”,在这之前老崔曾经不止一次的思考过过分使用能力的后果,但是无论老崔在思考过后得到什么结论,那结论所带来的后果都是老崔不想去面对的,可是现在老崔却不得不去面对。

  老崔此时就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自己已经失控的身体,他的思维在幸福和痛苦这两种极端的情绪下已经完全的混乱,老崔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精力飞快的转化为生命力,大量的不受控制的流进小树苗的枝干内。

  小树苗以夸张的速度迅速生长,在不到五秒钟的时间里树干粗了二十公分整棵树长到了将近八米的高度。

  “够了崔哥,现在的高度已经足够,你停下好么?”小雨被老崔的不对劲吓坏了,语音中已经带上了哭腔。

  其实老崔并不是不想停下来,只是在思维的混乱下身体已经完全的不受控制,老崔那唯一的一丝清灵也只能让他处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失控而无能为力。

  亮子也发现了老崔的不对劲,他使用的办法很直接但是有效,手中的木棍轻轻一挥干掉了几个爬进防御圈的老鼠,身子一侧飞起一脚踢到了老崔的肩膀上,亮子用的力量并不是很大但是却足够把老崔踢倒在地,老崔身体内生命力的大量流失在老崔的手离开树干的同时停止,但是老崔身体中所有的肌肉和神经都陷入了僵硬状态,除了他的思维恢复到了清晰有序的正常状况外,老崔全身能动的地方只剩下了两只骨碌碌乱转的眼睛。

  老崔眼前的树停止了生长,小雨迅速把手按在了树干上,直直的树干瞬间变软弯了下来,树顶的树枝垂到了地面,小雨一只手抓住树枝,另一只手捡起地上的一根藤蔓轻轻一挥,柔软的藤蔓瞬间变硬迎风挺得笔直小雨的手一送一挑,变得笔直的藤蔓穿过老崔后背与地面的空隙把老崔从地上挑了起来,小雨顺势用手轻轻一带,笔直的藤蔓霎时又变回柔软,把老崔紧紧缠住。

  “抓住树枝,把崔哥绑到你背上,准备好,我们要飞了!”亮子快速的把缠着老崔的藤蔓绑在了自己的身上,双手紧紧抓住树枝疑惑的看着小雨,不知小雨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老崔恨透了亮子这种做事干净利索的风格,这该死的单细胞大脑的家伙,从来就没考虑过自己的行动会带来什么后果,一切都只是凭借自己的主观想法来判断,老崔现在就吃透了亮子这种风格的苦头。

  亮子在把老崔绑到自己背上的时候,根本没考虑老崔头和脚的位置,当然还有老崔无法动弹的身体的承受能力,更没考虑到自己一旦双手都抓在了树枝上,那么爬进防御圈的老鼠如何处理,亮子只是背靠背的、简单的、用力的把老崔头下脚上的固定在了自己的后背上。

  老崔此时被坚韧的藤蔓勒得透不过气,没有了亮子的攻击,那些狰狞的老鼠迅速的爬过了防御圈向着三人爬来,无法活动的老崔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恶心的小东西一点点的靠近自己因充血而变得通红的脸。

  就在几只老鼠张开他们那带着腥臭的血盆小口咬向老崔的鼻子的时候,一阵强烈的,向下的惯性把老崔全身的血液挤向了头部,老崔原本就充血的脸瞬间变得肿大,剧烈的呕吐感让老崔在心里把亮子骂了个狗血淋头,之后老崔发誓回去后要是还亮子一毛钱自己的崔字就倒过来写,不过老崔想到自己现在已经是头下脚上后,又开始暗暗感慨现实真他娘的讽刺。

  强烈的惯性并没有维持多久,一股向上的拉力把老崔拉离地面,挽救了老崔即将落入鼠口的鼻子,随着身体的远离地面,老崔发现虽然没有了让人难受惯性,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自己居然恐高!

  老崔不是没有去过高的地方,只不过像这种方式迅速爬高还是第一次,所以老崔暂时的患上了恐高症。

  小雨在亮子把老崔绑好后,便迅速的再次发动了“温柔之息”,因为变软而弯下来的树在瞬间恢复了它的硬度,恢复了硬度的树干开始变回它原来的笔直,在变直的过程中像是一台抛石机一样把老崔、亮子、小雨三人抛了出去,为了防止树干支撑不了三人的体重,小雨还用“温柔之息”给树干增加了硬度,这使得三人飞行的速度更加迅速。

  三人降落的地方是一块超大型的石头,如果不想出有效地办法保护自己,三个人将会像是三个鸡蛋一样在石头上摔个稀烂。

  在空中,小雨一把抓住亮子用力往身后一带,把亮子和老崔下落的速度缓了一缓,而她自己却在下落中冲到了亮子和老崔的前面。下落的速度很快,三个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着陆,但是因为小雨在空中的那一带,所以她着陆的时间要比亮子和老崔早上了那么一点点,可是小雨却没有像预想中一样摔得稀烂,反倒是那块巨大的岩石在小雨着陆的一瞬间,变得宛如一块海绵一样柔软缓解了三人下落的冲击力,让三人毫发无伤的着陆。

  “亮子,麻烦你狗日的把我解下来,都他妈脑充血了!放心你的钱没戏了,打死我都不会还你一毛钱!” 老崔在经过高速飞行的折腾后,胸腹以上的僵硬已经慢慢消失,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让亮子把自己解下来。

  三人从石头上爬起来,老崔用双手撑着自己的身体坐在石头上,他清楚若不是亮子的一脚自己的情况也许可能会更糟,到时候就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有双手可以活动了,搞不好自己真的会变成一块只有思维可以活动的“木头”。

  “崔哥,你的头发!”小雨看着老崔的头发下意识的捂上了自己的嘴。

  月光下,小雨和亮子清楚地看到老崔满头原本黑色的头发,已经变成了和打磨过的金属一样的银白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巴比伦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巴比伦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