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报复错了
赵岭2021-04-04 16:192,016

  站台下,金鳞与苏月初打的是难解难分,两人心中都是暗自佩服对方的武功,同时手下的力度也愈发强了起来。

  就在苏月初战意正酣时,金鳞却似脚下拌蒜,一个踉跄后被苏月初有机可乘,清冷的剑光瞬间就划破了金鳞的一块外甲。

  金鳞却也不恋战,虚晃一招后,急忙向远处奔去,而此时打红了眼的苏月初却不想放过这一难得的猎物,于是疾步追赶!

  “小弟别追,这是他故意设下的陷阱!”

  苏樱的叫喊声使得苏月初一怔,可惯性还是使得二人的距离愈发的靠近。

  就在这二人的距离已不足两步之遥时,却见金鳞一个双膝跪倒,上身折叠后仰,手上的八宝陀龙枪也闪电般的向后击出。

  金鳞使得这一招正是史书上都赫赫有名的绝技:“回马枪!”,历史上多少成名豪杰皆饮恨于此枪招之下,何况是他苏月初。

  眼看着飘忽忽的枪尖在他的瞳孔里放大,他也不由得闭上了眼睛,暗道:“我命休矣!”

  “不要!!!”

  “不可!!!”

  ……

  众人也是一阵惊呼,开玩笑这可是青丘国十殿下,他要是殒命于此,两国不交兵才怪呢!

  半晌,苏月初才从惊恐中缓缓的睁开眼睛,不过他没有等来那锥心之痛,等来的却是眼前“黑脸”少年银铃般清脆的声音。

  “这下知道厉害了吧!这叫败中取胜,以后姿态给我放低点!别太狂妄,知道吗!”

  苏月初此时却没有听进去,因为当正午的阳光斜斜的映照住金鳞那宝石般璀璨的双眸时,未经世事得月初早已迷醉在那一方天地里,他发现那瞳孔里的华光美得是如此的摄人心魄,比之刚才的枪尖上寒光更能牵动人的神经。

  ……

  柱国将军府内

  “此仇不报,我林宁誓不为人,噢噢。。”

  林宁俯卧在床上哼唧着,侍女当归正在给林宁的屁。股上涂着药,她自从被她的前主子岳翎送到林宁身边后就已经与以往的心性大有不同,不但长得越来越男人,连脾气也变得豪爽起来,也许是她已经习惯了和林宁一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摒弃繁缛,不拘小节的生活了。

  “您可别再动气了,再动气,这伤口又得崩开!”

  “不是我要动气,是我咽不下这口气,这家伙这么阴险,肯定还有后招,我若是不给他点颜色看看,就更让他有恃无恐了,到时候遭殃的可能就不止我一个了,所以这一屁。股的债,必须要让他一屁。股来还才行!”

  ……

  “殿下,您不要紧吧!”

  “没事!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疼一疼就过去了。”

  汗如雨下的金鳞此时也和林宁一样俯卧在床上,不过她的屁。股到是无甚问题,而是她素来的痛经之症。

  就在此时,青丘九公主苏樱却步履款款的走了进来,手上还端着碗汤药。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金鳞有气无力的冲着苏樱吼到。

  “难道不先问问我的来意吗?太子殿下。。亦或是公主殿下更为贴切!”

  “你。。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的吗?我苏樱虽是一阶女流,却常年混迹在这男人的圈子里,虽不可说是经多见广,却也敢说是阅男无数,无论是雄兔脚扑朔,还是雌兔眼迷离,只要我搭眼一看,还是分的清公母的,所以您那天在众人面前一露面,我就知道您比我更是一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了,不过当时只是猜测还未敢确定,直到今天我从太医院里偶然拾到了太子殿下让温太医秘密准备的药方,我才敢确定我的猜测,毕竟没有那个男人会用到黄芪,党参,白术,阿胶等药材吧,如此结果已不言自明了!”

  金鳞的心就是一颤,她和她父皇最大的秘密竟然被一个异国公主给获悉了,这简直不能再糟糕了,想到秘密暴露后的可怕,她几欲昏厥过去,可是她不能,她决不能允许外人利用“她的秘密”来伤害她的父王,如果有人敢这么做,她绝对会亲手杀了他。

  生平中第一次产生了杀人灭口的想法,把金鳞自己都吓了一跳,他生平第一次感觉到原来自己也和朝堂那些勾心斗角,党同伐异的臣工们一样,都是为了一己私欲就可以乱挥屠刀的刽子手!

  “放心吧!眼看就是一家人了,你的秘密可就是我的秘密哟!”

  似是察觉到了金鳞的异样,苏樱却也不惊慌,反而是直接走到了金鳞的面前,用手轻轻的抚着她的肩,以示她绝无恶意。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一家人?难道你和我父王他……”

  苏樱也不答话,只是看着金鳞微笑着点了点头。

  “真的吗!那可真是太好了,我早就盼着有像您这么美丽善良,落落大方的姑娘来管管我那个不成器的父王呢!”金鳞反手也握住了苏樱的胳膊,一脸的兴奋。

  “你呀!”苏樱宠溺的摸了摸金鳞的头发,又道:“这几天一个人住在偏殿怪憋闷的,要不然以后我就和你住在一块吧!既能排解烦闷,也可照顾你的起居,你看可好?”

  金鳞兴奋道:“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这碗药是用我们青丘的独家秘方炮制而成,专治痛经,我以前用过几贴,效果非常之好,你可以尝试一下!”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

  说着,金鳞就要接过碗,一饮而尽。

  苏樱却拍开她的手,道:“还真是个孩子了,这药都凉了,药效也散了大半,怎么还能服用,要吃也得热热再吃!”

  ……

  是夜,一个如狸猫般鬼魅的身影窜上了东宫卧室的屋顶,他黑灰抹脸,轻纱罩面,在这戒备森严的皇宫内院显得异常从容!

  他轻掀一个瓦片之后,东宫卧室里的场景就一览无余了。

  但见里面此时是雾气缭绕,一个凹凸有致的窈窕纤身在云气之中时隐时现。

  黑衣人冷冷一笑,道:“这一屁。股的债也是该让你还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木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木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