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人
云生2021-02-23 11:322,137

  “啊啊啊,烦死了还有这么多作业,完蛋了开学写不完了”

  “活该!”

  “求求了,安哥,爸爸!我写不完作业我爸我妈会轻易放过我吗?我到时候死无全尸多可怜啊!”

  “叫爸爸也没用,我不管。这是一个原则性的问题。”

  说话的这个少年是安楸是个长得帅气的“好心人”

  “老东西早知道你这么没有人情味,我多余跟你卖惨?”

  ……

  “我张子豪向天发誓,以后再写不完作业就让我天打五雷轰。”张子豪举起手装模作样的发誓。

  “得了吧,还写不完作业就天打五雷轰,就你这个样子,九条命都不够你轰的”

  “嘿嘿嘿!走走走出去庆祝庆祝我的作业终于写完了。”

  “你有病吧,这有什么好庆祝的?”

  “害,走吧走吧!”

  这家店晚上生意好他们到的时候,人坐的满满当当,只有角落里的一张桌子只坐了一个人,虽然安楸不是很想和别人一起但也没办法了,安楸过去坐下,对面的那个少年长得好看绝对是放在人群里一眼就能看到的那种,不想注意到都不行。

  晚上的店里嘈杂又热闹,昏暗的灯光洒在少年的脸上,那个少年抬头看见安楸愣了片刻,拿起自己的东西就跑了出去。

  “你把他怎么了?那么匆匆忙忙的就跑了?”张子豪端着东西过来,被突然跑出去的少年吓了一跳,把手里的东西都差点扔了。

  “我什么都没干呀。”

  “那人家好好的匆匆忙忙就跑了,你干了什么把人家吓成那样啊?”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就跑了,可能是觉得我长得太帅了,他自愧不如就跑了吧。”

  “能把这种话说的让人无法反驳,果然你安哥还是你安哥,牛逼!”

  ……

  安楸回到家里,还在想晚上遇到的那个少年,我总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呀,但是想不起来。他为什么看见我就跑啊?

  “啊啊啊烦死了,不想了睡觉。”

  ……

  二中是一所升学率高,要求高,事情多且有钱的一所学校,教学楼,图书楼,科技楼,操场等都在前院,住宿楼则在后院,后面还有一块地方是堆放杂物的,安楸迟到了从堆放桌子的地方翻进来,他从墙上还没往下来跳前面就站着个人直勾勾的看着他

  “许阳,看啥呢?”远处一个声音飘过来,安楸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这是他们的教导主任张狗,张狗是安楸给他起的外号说因为他太狗了。张狗原名张瑜二中秩序好,大部分都是靠他。

  安楸从墙上跳下来就跑,还是被张狗给看见了。

  “安楸!你给我站住!别跑!我看见你啦,往回来走。”

  安楸只好乖乖的回去“对不起,张主任,我不该,我错了。”安楸认错三连。

  “别来这一套,老规矩,1000字的检讨开学典礼念。”

  “哦。”

  “赶紧走,开学第一天就被我得住,你给我小心着点”

  “好好好,张主任好,张主任再见。”

  安楸越过他们两个赶紧走了,到了教室他们班主任已经在里面讲话了,安楸的座位是最后一排,他们班人数是单数,所以他也没有同桌,他悄悄的从后门弯着腰走进来

  “安楸!你第一天就迟到!”马宁站在讲台上喊他。

  安楸见他看见了也不躲了站起来坐在自己座位上“啊,班主任你看见了呀!”

  全班笑了起来

  “你说的这不是废话吗,那么大一个人我看不见,今天开学第一天别再给我整什么幺蛾子了。”

  “好,保证做到”

  好了人到齐了马宁开始说开学的垃圾话了,安楸前面坐的是张子豪,张子豪旁边坐的女生是刘思,张子豪女朋友。张子豪他手机藏在抽屉里给安楸发消息。

  张子豪:你咋又迟到了?

  楸:你管爷爷我?

  张子豪:……

  楸:我告诉你今天我翻墙被张狗抓住了,然后他让我写一千字的检讨在开学典礼的时候读,烦死了。你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那个男生看见我就跑吗?你知道我是怎样,今天早上又碰到那个男生的吗?你知道那个男生为什么和张主任在一起吗?请用一篇1000字的检讨解锁下文。

  张子豪:好家伙,我直呼内行。

  楸:谢谢呀,开学检讨的时候写完给我奥。

  张子豪:我写了如果你说话不算数怎么办?

  楸:你认识我这么多年了,你看我像是那种人吗?

  张子豪:像

  楸:……

  啪啪啪“大家安静一下,今年我们班迎来了新的同学昂,来进来吧,做个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许阳,阳光的阳。”

  不少女生发出尖叫,“啊啊啊虽然介绍简单,但是配上这张脸好帅啊!!!”

  张子豪转过来说“安楸这不是昨天晚上碰到的那个人嘛。”

  “哦,我还没瞎呢。”

  张子豪又转过来说,“这兄台长得有点帅呀!”

  “就那样吧。”

  “行了,女生们都安静点儿吧。”马宁整理纪律。

  “许阳以后就坐安楸旁边吧。”马宁说

  “啊?!”

  “你啊什么啊呀,我说以后许阳就坐你旁边了”

  “他坐我旁边不太好吧,哈哈。。”

  “有什么不好的?你有意见?”

  “……”

  “好,那没有意见,就这样吧,大家都休息会儿,准备开学典礼吧。”

  安楸昨天晚上感冒了,鼻子堵,还头疼,还不消停,许阳从讲台上走下来,安楸一直盯着人家看“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安楸问许阳,许阳觉得心口一疼“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是啊,我们见过可是你好像忘了。

  安楸见许阳没有回答他觉得自己自讨没趣了“可能是没见过吧。”

  安楸头疼的难受,趴在桌子上睡了一会儿。

  ……

  张子豪把安楸叫起来的时候开学典礼快开始了

  “你检讨写好了吗?”安楸从桌子上趴起来有气无力的问张子豪

  “写好了,快给我说说为什么呀?”

  “走吧,先去开学典礼,去了就跟你说。”

  “你别骗我,我读书少。”

  安楸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给张子豪说“怎么连朋友之间应有的信任都没有了吗?”

  张子豪干笑了一下“哈哈,最大的信任就是永远不要相信安楸的话。”

  “呵呵”

  他们来到礼堂的时候开学典礼已经开始了,安楸要去准备念检讨,许阳也不知道去哪了,张子豪就去占座了。

  “害,老保姆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日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日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