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凶徒 往事
刃天青2021-09-20 16:502,069

  第二天,二人吃过早饭,开始全村转悠,这个时段还在年节里,正是全村人最全的时候,而且人们在喜庆的时候都很热情,知无不言,所以他们的查访很顺利。

  第一站当然是去丁红民家,他们进门后发现丁家还挺热闹,丁红民老俩口,丁辉的两个哥哥嫂子以及五个孙辈儿女都在,年节里串门都会得到主人的热情接待,还没等他们自我介绍,只听说是找丁红民,俩人就被一群人裹挟着来到正屋丁红民老俩口的面前,既然这样张宝财止住了急于自我介绍的小胖,坐下来跟老爷子拉起了家常,小嘴叭叭的从老俩口身体到房子到儿女孙辈夸了个遍,说得两位老人喜笑颜开。

  不过气氛再好也得回到实质问题“二位是?”张宝财小胖二人只能收住说拜年话的话头,边辩解着边说出了自己的来意,确实大过节的这不是给人家添堵吗?!不过,他们多虑了,再悲伤的境遇也会被岁月研磨消散,二位老人和两个哥哥听到他们的目的后也不过是脸上一肃罢了。

  丁红民沉了沉说道“唉,三小和我那可怜的姐姐一家的事差不多过去快20年了吧?你们不用操心,那个劲早过去了。你们想了解什么?”,“咳,没啥具体的,就是想能详细了解一下你知道的姐姐的和三儿子的情况”, “我姐姐比我大五岁多,当年她出嫁的时候我也就12、3岁,记得没什么特殊的,就是姐夫他们在我们村边修路,村里供饭的时候,二人对上眼了,我姐夫好像请支书帮忙撮合,嫁个城里工人那时候可是很荣光的,所以我爹妈当然很痛快的就答应了,我记得是先在俺们村里办了个婚礼,之后俺姐就跟俺姐夫去了陉泉,就再也没见过了。

  不过俺姐嫁过去后几乎每年都有信,也曾经寄些东西和钱给家里,但可能路太远了也不好走,所以一直没回来过。唉,这后面就是俺那个三小儿的事了,这孩子挺出息的,考上了县中,但是高考的时候没考好落了榜,那年月虽然家里不太宽裕,但他要想复读家里还是供得起的,但是不知怎么的,他自己没了心气,也不学习,也不干活天天就蔫蔫的在家里待着,唉,就是命,这个时候我琢磨起我那个几十年没见过面的老姐姐了,按刚收到信说的,我那个没见过面的外甥现在做买卖,生意可红火呢,我就想这孩子在家里这么闲待着不是个事,要不让他投奔他姑,跟着他表哥做点生意,一方面开眼界,一方面也能挣点钱。

  这么琢磨后,我就跟三儿商量,这个他到挺乐意,催我尽快跟姑姑联系,看到孩子又有心气了,我还挺高兴,第二天我就到村委会按信上留的电话打了过去,哎呀,我那老姐姐是真想家啊,在电话里哭了好几次,最后我把想法跟她说了,她很高兴,当场就答应了,让三儿准备准备赶紧过来,去前再打个电话,她让儿子到车站去接。

  打完电话后我跟三儿说了情况,这小子乐坏了,找我要了些钱第二天一早就去了县城,把汽车票啊,火车票啊什么的都准备好了,从县城回来后,俺俩一起去跟他姑打了个电话,转天他就离开了村子去了陉泉,路上挺顺利,到了后还给村委会打了个电话,让他们给俺报了平安。

  三个月后,俺就收到三儿的信和给俺的钱了,按信上说姑姑家挺好,陉泉挺好,自己跟着表哥做生意也挺好,让俺们不要担心。这以后基本上1、2个月就能收到信和钱,都是说不错的,所以俺们俩口和他哥哥们都挺开心,说起来我还攒了钱,准备找个农闲时间去趟陉泉看看我的那个老姐姐。

  这之后就是有一天你们公安的上门调查了,我这时候才知道我那个三儿子和俺姐姐一家都让歹人给害了,唉,俺那个三儿子年纪轻轻就……唉,俺姐姐家就更惨了,老老小小一家子啊,唉”。

  “老哥哥,对不起啊,大过年的给你添堵了”,“唉,没啥,没啥,快二十年了,那个劲过去了,再说,你们这是公差。不过,看这意思,歹人还没抓到?”,“唉,丢人啊!老哥哥。对了,丁辉在村里有没有关系不错的朋友什么的吗?”,“嗯,我们那三小儿当年学习可好了,村小毕业后就去上了乡中和县中,而和他年岁相仿的基本上在村小念完书就都不念了,不是务农就是出去打工了,所以村里基本上没有和他走的近,至于在乡中和县中有没有关系好的,咳,他基本上不跟我们说那里的事,所以我们一点也不知道”,“嗯,没有什么提亲啊,相亲啊什么事的吧?”, “咳,说笑了,他那个时候才18,就是在俺们农村也没有这么早撮弄这个事的”。

  “三小儿性格怎么样?”还没等丁红民说话,大儿子就给回答了这个问题“三儿从小就聪明的很,脑袋转的可快了,懂事,会说话,缺点就是傲呼呼的,反正我们这俩哥哥没一个他看得上的”,看来丁红民不太乐意大儿子这么说,瞪了他一眼“三小儿乡中,县中,去陉泉市里也混的不错,你和老二连村小都没正经读完,养猪锄地的,看不上你咋的”,这大儿子也50的人了,看上去挺孝顺,看爹不高兴了,也就没争辩啥,自顾自离开去帮婆娘们准备午饭了。

  张宝财和小胖看也应该问不出啥了,在又唠了一会家常后起身告辞,临走时小胖不死心的问了一句还有丁辉遗留下来的东西吗?日记本啥的,但丁老汉浇灭了他这一个奢望“原来倒是还真留着一些遗物,可是拆旧房子造新房子的时候都烧了”。

  离开丁家二人又随机的找了几家了解情况,除了蹭了几棵烟,以及弄了一堆花花绿绿的糖果和花生瓜子外,并没有什么新的收获,不过张宝财和小胖基本了解了丁辉在村里的性格表现,几乎人人都反映他“挺孤挺傲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案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案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