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遇人不淑
七梦JJ2021-07-27 18:103,031

  “什么?!”

  凌鹏顿时拍案而起,刚才的笑意完全消失的无影无踪。

  反倒是坐在一旁的慕惊鸿听到这个消息,眸底深处依旧是一副波澜不惊,好像这件事情本就是理所应当要发生的,况且,他也接触过凌剪瞳,对她的性子也有了解,坐以待毙根本就不是她的处事风格。

  “这……这还不快点派人去找!”凌鹏满眼通红,冲着下人愠怒道。

  下人刚要走,慕惊鸿这时却起身拦住了他:“凌老爷,不必着急,我想是大小姐太久没有出去,所以只是想要透透气而已,您也不是说,您的宝贝女儿和宋公子早就互相爱慕许久了吗?想必她不会这个时候逃婚的。”

  这话无疑是无形中扇了凌鹏一个响亮的耳光,他嘴角扯起一抹尴尬的笑意,真实的情况他又不能说,毕竟家丑不可外扬,他只能一边暗中安排人去找,一边吩咐下人把凌琳找来,毕竟今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促成七王爷和自家的婚事。

  可下人的神情也有了迟疑,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凌鹏拧紧了眉头:“你怎么还不去啊,愣在这里干什么,该不会琳儿也和剪瞳一样跑了吧?”

  “没有”下人连连摆手,抬眼瞧了一下凌鹏难看的脸才唯唯诺诺道:“二小姐,现在不能来。”

  “什么?”

  “二小姐被大小姐绑在屋中,到现在都还昏迷不醒呢。”

  哈哈。

  慕惊鸿将折扇一阖,不禁笑出了声,撇眼只见场合不对,便低头调整了一下情绪起身道:“既然这是凌府的家事,我也不好意思插手了,我先告辞了。”

  “这……七王爷慢走啊。”

  听着凌鹏带有些许尴尬的语气,慕惊鸿淡然一笑,脑海中不知不觉浮现出刚见凌剪瞳时的场景,这个丫头,还真是有她的,逃个婚,都能弄得整个凌府人仰马翻,看来……这个凌剪瞳还挺有趣的。

  凌剪瞳自从从凌府的后门逃出来之后,肚子就一直叫唤个不停,被绑在屋里的这几日,虽然不是完全的不进五谷杂粮,但也真是没有吃上多少,这一跑,把残存的体力都耗费的一干二净。

  她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找个地方吃饭,这次出来就没有打算再回去,凌剪瞳也是从府里带了不少的银子出来。

  为了避免凌府的人找到她,纵然她口袋里有万两银票也不能去酒楼那种显眼的地方去大吃大喝,她只能找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摊,要了几个烧饼和一碗茶,坐在简陋的长凳上,开始埋头吃喝。

  刚吃了没几口,凌剪瞳的耳朵就听到旁边几桌的窃窃私语。

  要不是说,这天下打听消息的地方,无妨就是两处,一处是闲散的茶摊,一处便是奢靡的青楼。

  “听说了吗?凌府的大小姐离家出走了。”

  “还用听说吗?你没长眼睛啊,这满大街都是凌府的下人四处打听,有没有见到凌大小姐。”

  “这凌大小姐在府里待得好好的,怎么就想要离家出走呢?”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那人自信满满地喝了口茶,半眯起了眼睛,故意将话说到一般吊足了众人的胃口。

  这不连凌剪瞳都凑过耳朵,仔细盘听了起来。

  那人一个靠近神秘地娓娓道来:“你们有所不知,我家的亲戚就在凌府当差,听他说,这凌大小姐自从上次从楼阁上摔下来,大难不死回府之后,就性情大变,变得刁蛮任性粗枝大叶的,这次她和宋公子的婚约,她早就有所不满,不为别的,就是因为她在消失的那段时间,早就嫁作村里的人妇了……”

  “噗”一喷泉就这样好无征兆地从凌剪瞳的嘴里喷薄而出。

  这是哪里传来的鬼消息,这不是坏她的名声吗?!

  动静如此之大, 也引来了那桌人的注意力:“那位仁兄,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凌剪瞳现在恨不得一把就撩开缠在头上的头巾,拍起桌子好好地跟他讨教讨教,可现在时机不对,她只能伸手将头巾拉到嘴边,故意加粗了声音:“对对,对不起,刚才呛着了,打扰各位了。”

  这一服软,果然管用,那桌人没有追究凌剪瞳,可嘴里蹦出的话是越说越离谱,连孩子都有了……

  果然,这茶摊上的话不可不信,也不能全信啊。

  凌剪瞳埋头于烧饼之间,努力不去听那些流言蜚语,只想着赶紧吃完,好再谋生路的问题。

  可偏偏这时,她身边的长凳被人拉开,一人悠闲地坐了下来,折扇打开,有一下没一下地摇着,带有磁性的声音幽幽出口:“这位仁兄,你说,他们说的凌大小姐的事是真的吗?”

  凌剪瞳冷哼一声,头也懒得抬:“假的,一听就是假的,她前前后后失踪才不过几日,哪里来的时间去生孩子啊?”

  “哦,那这凌大小姐,放着好端端的锦衣玉食不过,到底为什么要出走凌府呢?”

  凌剪瞳嘴角索性一瞥,将最后一口烧饼吞进口中,咀嚼中的话语不是太清楚:“人各有志,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那这凌大小姐离开了凌府,准备去哪里啊?”

  那人说话间笑意已经蔓上了嘴角,一双好看的桃花眼此刻盯着吃的圆鼓鼓的凌剪瞳,一瞬不瞬地问道。

  “不知道呢,还没想好呢。”凌剪瞳草草说完,伸手就往衣袖中掏钱,可惜,她手指触摸到的都是一些票面价值不菲的大钞,一点小钱都没有。

  “早知道这样,就顺手拿些零钱了。”凌剪瞳嘟囔着,视线不经意间就看到一双修长的手递来几枚铜钱,正好是值这顿饭钱。

  凌剪瞳愁云惨淡的脸立刻就多云转晴了,她伸手就拿下了那铜钱,抬头正要感谢这位仗义出手的人士,可当四目相对,凌剪瞳刚才的欣悦这下算是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慕惊鸿是什么时候坐到她身边的?!

  慕惊鸿饶有趣味地盯着她越挣越大的眼睛,抢先一步就抓住了想要逃跑的她,一把将她握着铜钱的手按到了木桌上。

  “怎么,拿了我的钱,连句谢谢都不说,就想要逃跑吗?”

  凌剪瞳没有放弃挣扎,可看似弱不禁风有点书生之气的慕惊鸿力气却大的很,她根本就没有逃脱的余地。

  “慕惊鸿,你怎么找到我的?!”想来她出了凌府一路上小心翼翼,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人跟踪自己,难不成他是土地公公,从土里钻出来的?

  慕惊鸿轻笑几声,蓦然拉近了与她的距离,温热的气息萦绕在耳畔,充满诱惑:“我早就说过,我和凌大小姐有缘的很。”

  凌剪瞳侧眸盯着如此邪魅的他,此刻被他逮住,无非就是一个结果,交易与被交易,谁知道这个男人会不会又把她转手卖给别人?

  “慕惊鸿,你到底想要怎样,你才肯放我走?”

  慕惊鸿看着眼底有些许愠怒的凌剪瞳,不气不恼,反而一脸无辜:“我不想怎样,我只是来护送凌大小姐回府的。”

  一提到“回府”,凌剪瞳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许多,那样一个没有人性没有亲情的地方,她若是回去,完全就是羊入虎口。

  她不要,打死都不要。

  “慕惊鸿,你提个条件吧,只要你不把我送回凌府,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凌剪瞳认为捉住了的救命稻草,可是在慕惊鸿眼里却一文不值,他脸上不屑的笑意溅落在她的眼中,让她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你知道,钱,对于我来说,我从来不稀罕,眸儿,我既然已经答应宋元将你送给她,我就一定不会食言的。”

  说罢,他再也没有给凌剪瞳任何可以开口的机会,直接将凌剪瞳扛上了肩膀,扔到了马背上。

  她眼中的天地顿时颠了一个个,刚刚吃饱的肚子现在翻江倒海的,好不难受。

  “慕惊鸿,你个流氓,王八蛋,你要是敢把我送回凌府,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慕惊鸿翻身上马,一脸无畏地瞥了一眼正趴在马背上动弹不得的凌剪瞳:“眸儿,诺大的都城恨我的人想要杀我的人,排起队来都能将整个天渊国围上好几圈,多一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

  “你!慕惊鸿,你个变态!”

  一骑绝尘,伴随着凌剪瞳沙哑的叫骂声,缓缓消失在了街市的尽头。

  绕了那么多圈,只因碰上个慕惊鸿,所有的计划都功亏一篑。

  现在,凌剪瞳跪在厅堂上,坐在锦榻上的凌鹏深盯着眼前的女儿,满脸阴晴不定。

  凌琳则拿着手帕站在一侧,哭哭啼啼的,还煽风点火:“爹,你这次可一点要为女儿做主啊。”

  凌剪瞳微闭双眼,瞥了一眼哭的惹人怜爱的凌琳,冷言冷语道:“行了,哭成这样给谁看啊,谁叫你没事跑我房间嘚瑟什么啊?”

  凌琳一怔,哭的更加厉害了:“爹,你看姐姐她……”

  “好了”一直闭口不言的一家之主终于开口了,所有的视线此刻都集中在了他一人的身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王妃不将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王妃不将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