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成亲
七梦JJ2021-07-27 14:273,019

  凌鹏也知道凌剪瞳对这桩婚事的不满,这几日说也说了,骂也骂了,关也关了,可他也不知道以前一向温婉的宝贝女儿,性子如今怎么变得这么倔强了,竟然宁死不屈了?

  他轻叹一口气,起身蹲在了凌剪瞳的面前,双手扶住她的肩膀,语气也软了下来:“剪瞳,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简直就是要了爹的命啊?”

  凌剪瞳抬眸望着眼前这个快要年近四十的男人,在现代四十明明是一个男人最值钱最意气风发的年纪,可他,却已经显得很老了,不光眼角有了皱纹,连头发都变得有些花白了。

  虽然不是亲爹,但她不忍再看下去,索性别过视线,依旧嘴硬:“我也不想这样,我也想安安稳稳地做我的凌家大小姐,但造成如今这一切的,不都是爹你一手逼的吗?”

  凌鹏微怔,眼底难以置信道:“我逼的?我费劲心思给你找户好的人家,让你下辈子衣食无忧,到你嘴里竟成了逼迫?”

  “和自己不爱的人在一起,就是天天受折磨,况且宋元那花花肠子,爹你难道不清楚吗?我的眼里揉不得沙子,要娶我,就必须一心一意,一生一世地只有我一人,要不我宁愿当一辈子的老姑娘。”

  凌剪瞳的态度坚决,思想的先进在这个封建的古代是难以被理解的,凌鹏张了张嘴巴,明明口里有许多的话,可这一刻看到她紧绷的脸,他也只好咽了下去。

  他起身,垂着眸子,语气既清冷又带着些许的无可奈何:“这桩婚事已经定了,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还有五日就是成亲的日子,剪瞳,你就好好待在房间里等着出嫁吧。”

  这草草的一句话,又再次地把凌剪瞳打回了那间屋子。

  五日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这一日风光正好,也正是适合出嫁的日子。

  凌府上下忙忙碌碌,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喜气洋洋的神情,唯独就坐在铜镜前的凌剪瞳像是个木偶一眼,任人摆布。

  “小姐,老爷真是有心,这一身的嫁衣可是请了这都城里最有名的裁缝,亲手缝制的,您看看这衣襟上绣着的彩凤,多逼真啊,要是被姑爷看到了,肯定是更加宠爱小姐呢。”

  “小姐,除了嫁衣,这凤冠也是老爷要都城最好的匠工打造,看这质地,纯金的,走在阳光底下,多好看呢。”

  围在凌剪瞳身旁的丫鬟叽叽喳喳说了半天,也夸了半天,可凌剪瞳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反而目光显得更加的呆滞空洞了。

  小桃是她的贴身丫鬟,这多年来,她一直跟在凌剪瞳的身边,自然是懂得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她挥手示意先让丫鬟们下去,而后轻叹出气:“小姐,我知道您不开心,可这大好的日子,也不能总是绷着一张脸啊。”

  美眸轻转,一摊汪水中映出小桃的愁云惨淡,她伸手抚住小桃的手背:“小桃,你说我聪明一世,到头来,不会就这样认命嫁给那个混蛋吧?”

  “小姐,这句话可万万说不得,要是被接亲的人听到,那就麻烦了。”小桃神情立刻就变得紧张起来。

  凌剪瞳嘴角扯起几抹无畏的笑容,盯着铜镜中跟平日里完全不一样的自己,清冷道:“我都成这副模样了,还怕别人听到不成,小桃,你把你平日里做女红的剪刀拿来。”

  “小姐,你要干什么?小桃不拿。”

  凌剪瞳蓦然侧头,差点把头顶上那纯金打造的凤冠给弄掉,她伸手扶了扶,语气略显着急:“你放心,我不会蠢到用剪刀自杀的,再说我是那种想不开的人吗?”

  “可这大喜的日子,拿剪刀在怀里,那可是不吉利啊。”小桃一再坚持。

  凌剪瞳算是被小桃的天真无邪给打败了,她索性托着长长的裙子,自己到了桌前,伸手将剪刀揣进了怀中,电视剧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逼迫出嫁的姑娘,为了防止晚上新郎做不轨的举动,就拿上剪刀傍身。

  再怎么样,她凌剪瞳也不能就这样随随便便便宜了那种渣男。

  “小姐……”小桃还是为难的出口,可门口迎亲的队伍已经到了,也容不得小桃再说什么了。

  绣着鸳鸯戏水的盖头,往凌剪瞳的头上一遮,小桃扶着她的胳膊的手有点微颤,看来也是紧张不已。

  凌剪瞳不想让旁人看出什么岔子,只能压低声音道:“小桃,你放心,你小姐我不傻,断断不会做出那种出格的事情的。”

  凌鹏站在门口,虽然脸上满是笑意跟身为女婿的宋元交谈上几句,可心里仍然是七上八下的,他一直担心,他那个宝贝女儿会不会在临到口还要摆上所有人一道。

  毕竟亲家是刑部侍郎,要是惹怒了的话,那岂不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还好,凌剪瞳迈着莲花步,规规矩矩地随着媒人进了花轿,凌鹏这才松了一口气。

  十里红妆,各种迎亲的喇叭唢呐吹得那叫一个欢,恨不得都让天庭上的玉皇大帝听见,也乘着天马跑下来喝上一杯喜酒。

  宋府的府邸门口,趁着花轿还没有回来,管事的就摆着一张桌子,迎接都城内各位的达官显贵,接受他们送来的贺礼。

  本来司徒千辰不想来,可慕惊鸿非说有好戏要看,就硬是拉着他来了宋府。

  站在宋府迎接的正是刑部侍郎宋桢,远远的他看到司徒千辰的身影,顿时喜上眉梢,连连走下台阶,走上前去拱手道:“没想到今日犬子的婚礼,竟然让昭毅将军前来,宋府真是蓬荜生辉啊。”

  司徒千辰知道这宋桢乃是四王爷一派的,可表面上的礼不可少,他也礼貌上地回道:“宋大人言重了。”

  宋桢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慕惊鸿将准备的贺礼放到案上时,管事的本来是笑容满脸,可看到贺礼时,却僵住了,他抬眸请示着宋桢。

  这是一份“活蹦乱跳”的贺礼。

  平常的达官显贵都是送贵重的镯子或是价值连城的饰品作为贺礼,可哪有人成亲送两只便宜到不能再便宜的黄鹂鸟的?

  宋桢脸色一暗,可还是扯出了有点尴尬的笑意,嘱咐管事道:“既然是七王爷和昭毅将军送的,那就收下,这可是一份重礼呢。”

  慕惊鸿不禁打了一个哈哈:“这哪里是什么重礼,不过是花了我喝酒买姑娘的几个铜板买了的而已,宋大人不嫌弃,那就是万幸了。”

  混迹官场那么多年,宋桢早就练就了一身虚伪的笑意,他眸光微亮便装作很是不经意地提到:“真是巧了,四王爷平日里也喜欢鸟。”

  此话一出,气氛瞬间就安静了下来,慕惊鸿摇了摇手中的折扇,接过司徒千辰递过来的眼色,便笑着回道:“宋大人, 你看今日宋公子成亲,一定有很多的人前来祝贺,您不妨去忙您的,我们兄弟二人就在宋府随便转了转了。”

  “也好,也好。”宋桢没有逼得太紧,转身便回到了府门口。

  司徒千辰脸色有点难看:“三弟,你口中说的好戏不会就是让我跟四王爷讨论两只黄鹂鸟吧?”

  慕惊鸿也没有想到宋桢反应会那么快,他用折扇轻拍司徒千辰的肩膀,轻笑道:“放心,我可没有把自家兄弟往火坑推的习惯,我今日带你来,是来看凌剪瞳的。”

  “凌小姐?”

  习武之人都这么木讷,除了舞刀弄枪之外,对于男女之事当真是一窍不通,怪不得到现在都找不到媳妇。

  “到时候,看着就行了。”

  迎亲的队伍回到了宋府,宋元一袭红衣,从高头大马上翻身而下,走到花轿旁,背起新娘子凌剪瞳就往府门口走去。

  前堂已经被布置成了喜堂的模样,宋桢和夫人李氏端坐在上,看着宋元和凌剪瞳跪在了自己身前,嘴角不禁弯成一抹满意的弧度。

  喊礼官见吉时已到,便仰头高喊出声:“吉时到,新郎新娘拜天地!”

  “一……”

  “拜”字还没有出口,蓦然就听见一清冷的声音回荡在热闹的喜堂上,众人的说话声此刻戛然而止,所有的目光全都投到了盖着红盖头的凌剪瞳身上。

  慕惊鸿嘴角上扬,他就知道凌剪瞳不会这样认命的。

  这拜堂哪里有中途就停止的,这不是摆明在打宋家的脸面吗?

  宋元望了一眼凝眉已深的宋桢,之后便靠近凌剪瞳的耳畔愠怒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凌剪瞳伸手一把将盖头扯下,露出一张精美绝伦的小脸,回眸望着宋元:“不知宋公子还记得,那日我俩在街头做的约定吗?”

  “约定?”这是哪辈子的事情,他宋元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站在人群之中的司徒千辰微微蹙眉,当日他在场,往事历历在目,难道她要……

  凌剪瞳见宋元一脸的茫然,便起身,环视四周,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慕惊鸿身边的司徒千辰身上:“既然宋公子不记得,那我就不妨将当时在场的人叫出来,为我做个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王妃不将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王妃不将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