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夺粪之战
木子子木2021-07-09 08:122,362

  罗福生在警校射击课满分,可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教授其他人,于是他发布一条命令,招聘三个射击高手,每人每个月一个大洋。

  小混混大多都是苦力出身,不识字且少有一技之长,招聘信息发布了一天,也没有人来。

  就在罗福生准备放弃回屋休息的时候,一个臭烘烘的男人气喘吁吁地跑进来。

  “老大,我报名!”

  这个男人名叫大山,是个孤儿,没有姓氏。

  几年前,他为了能够吃饱,加入了吴佩孚的军队,在直奉战争中腿受了伤,只拿到十个大洋的遣散费。

  他为了生存成为一个挑粪夫,现在听说罗老大在找会开枪的人,十分激动地跑过来报名。

  “不错,打中八环的好成绩,不过要成射击教官,需要把射击技巧传授给别人,你们做到吗?”

  “俺不会讲课,怎么办?”

  “就把你怎么开枪,开枪时候的心情,怎么打中靶子,总之就是你心里想什么说什么。”

  第二天,一个小弟一脸鲜血,连滚带爬的找到罗福生。

  三胞胎那里,出事了!

  三胞胎带着手下十六个粪夫,掌管着五条胡同,每个月有近百个大洋的收入,让人眼红。

  等到罗福生带人来的时候,三胞胎已经被揍得爬不起来。

  根据手下汇报的内容,罗福生了解到,这次是因为粪道争夺引发的战斗,抢地盘的人外号叫“老虎”,身高190很好认。

  抵达战场的罗福生,冲在第一位,没有一句废话直奔对方的领头人“老虎”冲过去。

  一把唐刀在他手里形如鬼魅,刃到之处鲜血喷涌,其实罗福生已经很收敛,没有攻击要害。

  刀剑是凶器,刀剑之术就是杀人之术。

  自家老大打头阵,赤魂的兄弟们就像打了鸡血,纷纷拿出别在后腰上的斧子,跟上来。

  一时间近百号人打成一团,叫喊连天。

  很快战斗平息,罗福生的刀抵在“老虎”的喉咙上。

  罗福生问道:“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你要吗?”

  “老虎”没了往日威风,点头如小鸡啄米。

  放下刀,罗福生抬起腿,膝盖狠狠撞在“老虎”的小肚上,冷不防肚子被重击痛得“老虎”一弯腰。

  罗福生顺势按住“老虎”的头,用膝盖猛地撞击几下。

  “老虎”也是打架老手,反应很快,用手臂挡住罗福生膝盖的攻击,趁空档猛击罗福生的侧腰,挣扎地逃离了桎梏。

  罗福生见他要逃跑,抄起地上的石块,精准地打在“老虎”的后脑勺,像是被雷击一般,对方大叫一声摔倒在地。

  对待敌人手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罗福生已经杀红眼,眼睛里放射出野兽般的光芒,在他眼中倒在地上的“老虎”已经不是人。

  两拳下去,“老虎”鼻子歪到一边,又是几拳,他已经满脸是血,神志不清。

  直到对方进气少出气多,罗福生才罢手。

  他站起身,脸上喷溅上点点血星,他抓住已经昏迷的“老虎”的头发,硬是把人拉起来。

  此时此刻,罗福生在敌人眼中不是人,而是魔鬼;在手下人眼中,他就是浑身散发圣光的神明。

  之前逃跑的人,被罗福生事先准备好的埋伏人员抓了回来,按在地上就是一顿暴踢。

  “敢来我罗福生地盘撒野,就要做好被杀的觉悟。”

  对方的人已经斗志全无,甚至有的人已经坐在地上哭起来,罗福生现在的结果很满意。

  “你们听好,这句话我只说一次,想跟我的留下,不想跟我的,快滚!”

  话音未落,几个人喊着:“救命啊~~~~~!”跑掉了。

  不过,大部分的人还是选择了留下。

  罗福生对大家笑了笑说:“把受伤的人送去医院,钱由帮会出。”

  大概是为了宣布效忠,这些人带着罗福生去了他们的据点。

  这也是个新崛起的势力,既没钱又没人,才会冒险抢地盘,现在彻底失败,被连根拔起。

  罗福生坐享其成,手下兄弟增加了八十几个,还搜出了一些值钱东西。

  这一战,让罗福生名声大噪,一把唐刀放倒一片。

  罗福生被称为“阎罗王”,成为北城第二大帮派的领头人。

  这次战斗张飞脸上被开了小口,并不严重,他拒绝去医院,只做了简单的止血处理。

  他表示自己不想错过胜利时刻。

   “生哥,这回打得真过瘾啊!那个耀武扬威的混蛋,差点变成死老虎!”

  原来,张飞与这个老虎有夺妻之恨,可是战斗力不及对方,不但没能追回女友,还被老虎揍了一顿。

  那次事件之后,张飞开始努力锻炼,不断增重,最后变成了“肉盾坦克”。

  北京城里,国人在为挣钱的门路斗得你死我活,为争夺生存资源大打出手。

  东三省即将要迎来黑暗时刻。

  日本军接受张作霖的邀请进驻之后,野心再一次膨胀起来,开始向东三省渗透。

  三月份的吉林还在大雪纷飞,一小股日军力量偷偷潜入我国,在境内进行地形测绘。

  军阀统治,土匪横行,纷飞的大雪,净化一切邪恶,掩埋了消失的生命。

  敦化汪清一带,山里隐藏着很多土匪,称之为“绺子”。

  就在其中的一个小匪窝里,一个十岁的孩子正在遭受毒打。

  “小王八羔子,吃里爬外,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一个脑袋锃亮,身材矮小,有些‘鸡胸’的男人从冰水里拿出皮鞭,一下一下地抽打在男孩身上。

  孩子趴在地上,卷缩着身体,双手抱着头部,鞭子落在身上,身体就剧烈的抽搐一下。

  可任凭鞭子抽打得鲜血直流,孩子也咬紧牙关不出一丝声音,因为他知道,这些土匪没有人性,听到哀嚎声只会激发他们体内更加暴虐的因子。

  “够了够了,毛三,你要是把他打死了,谁给老娘打洗脚水。”一个花枝招展的女子,伸手阻止了打人的男子,明晃晃的大金镯子,在烛火的映照下,金光刺入人的眼睛。

  “大奶奶既然这样说了,我也不好继续打下去,就先饶你一条小命,好好侍候大奶奶。”

  说完毛三举起盛着冰水的桶,哗的一下,泼在孩子身上。

  水呛入气管引起了剧烈咳嗽,牵扯着身上的伤口,疼痛让孩子浑身颤抖,他紧紧抱住自己的身体,脸色由惨白变得铁青。

  当天夜里,匪窝共计二十四人,全部中毒死亡。

  那个被打的十岁孩子,他站在尸体堆里,放声大笑不止……

  第二天,天已经大亮,可是山下的乡民仍旧家家闭户,偶有几家悄悄地拉开一个门缝,探头探脑的四下望一望,又马上退回房内,关紧大门。

  按规律推算,这几天是山匪下山的日子。

  汪清一带山里有一伙十几人的小土匪团伙,专门欺侮老百姓,杀人放火无所不做。

  这伙山匪有段时间没有下来,有村民偷偷地上山去查看,发现一窝土匪的尸体,已经发烂发臭。

  人们只顾着庆祝一窝土匪的覆灭,没有人发现一个少年悄悄地离开这里,消失在茫茫大雪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粪霸,京城的马桶全被我包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粪霸,京城的马桶全被我包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