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四夕梦里帮元日驱魔气
玉竹2020-09-29 20:312,224

  将军府内,元月的书房门外。

  于浩和小桃跪在门前大气也不敢出。通常从不对下人发火的元月听说霓裳三人不肯回来而大怒。

  元大公子虽说在京城并未做到只手遮天,也是个无人不给面子之人,就连元皇召见也都是笑脸相待。

  元山功高盖世,在朝野的声望远播,却也不及元月的人脉之广,势力之大。

  将军府与其说是元山的府邸,但上下一切都是元月在打理。府内所有人都唯元月之命是从,无人敢违拗。

  “禀大公子!二公子苏醒了!”嘉新见于浩和小桃跪在元月的书房门外,心里很是诧异。他小心翼翼地躬身施礼,他的眼睛却瞥向跪在地上眉眼低垂的小桃。

  元月背对着门而立。他的脸因怒而微微涨红。他的右手紧握着扇柄,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桌案后的圣人图。

  “再去见他们,说二公子病危!这次再请不回来人,你们也别回来了!”元月转身走出书房,在于浩三人惊愕的眼神下去了元日的房中。

  嘉新扶起了小桃,然后紧跑几步,跟上了元月的脚步。

  于浩起身望着自家公子的背影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带着小桃往霓裳三人住的客栈而来。

  霓裳听说元日病危,赶紧招呼四夕和魔心赶往将军府。

  于浩和小桃跟在霓裳三人的身后心儿乱跳,也不知是走得急了些,还是怕他们识破大公子的话而担心。

  将军府内元日的房间窗门紧闭。霓裳三人来到了房门前停下了脚步。

  于浩在门外拱手道:“公子!人来了!”

  霓裳的眼睛紧盯着元日的房门。许久,房门才被打开了。元月阴沉着脸走了出来。

  “郎中正在诊治!你们先客房中休息吧!”

  霓裳见元月的脸色难看,以为元日病得很重。她想说进去看看元日,但瞅着元月那拉长了的脸还是忍住了。

  霓裳三人回到了他们住的小院落。四夕见霓裳不安地在院子里走着,便安慰她道:“他不是吃了大罗金丹吗?不会有事的!”

  “也是!可是他的病为何总不见好呢?”霓裳蹙着眉头想不明白了。

  “也许是心病!”四夕只能在心里嘀咕着。他可不想让霓裳知道他的猜测。虽然霓裳已经答应找到她的师傅后嫁给他,但万事都有变数,他不能掉以轻心。

  夜里,四夕在睡梦中梦见元日周身魔气缠绕,痛苦不堪。他用自己的纯阳之气帮助元日驱散了魔气,然后便惊醒了。

  四夕走到窗边倒了一杯凉茶喝下肚去。然后他推开了窗户,却看到一股黑色的魔气进了魔心的屋子里。

  魔心应该不怕魔气吧!四夕暗自琢磨着。但他还是不放心地走到了魔心的屋门前。

  “魔心!你没事儿吧!”四夕在魔心的窗外叫道。

  “这么晚了,你不睡觉跑我窗前做什么?”魔心的声音冷冷地传出来。

  “我看到一股魔气进了你的屋子里!怕你应付不来!”四夕也觉得自己多事了,便转身往回走。

  魔心若有所思地立在自己的窗前。他透过窗户的缝隙看着四夕的背影,他那狭长的眼睛里的黑色雾气慢慢地散去。

  黎明的曙光透过窗户纸斜射到了四夕屋子里的地上。他缓缓地睁开眼睛又困倦地合上了。

  “四夕!快起床!元日昨夜又被魔偷袭了!”霓裳的声音在四夕的房门外急促地响起。

  四夕听了一怔,然后翻身起床,快速地披上衣服走出了屋门。

  “快走!”霓裳见魔心也出了房门,便招呼大家一起前往元日住的院子。

  元月一早上朝去了。于浩没有拦着霓裳三人。小桃早上去给霓裳三人送早饭时,将这个坏消息告诉了霓裳。

  “元日!”霓裳走到了元日的床边急声唤道。

  “我不碍事!”元日的眼睛微微地睁开一道缝儿。昨夜那魔又来蛊惑他,却被元日呵斥!魔恼羞成怒,用魔气缠住了元日。元日虽然有大罗金丹护体,不会死去。但却被魔气勒得浑身疼痛不已,活受罪!

  元日看到了走近他床边的四夕。他张了张嘴,吐出了两个字:“多谢!”

  “谢他做什么?”霓裳不解地低头看着元日。

  元日此时虚弱不堪,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

  “霓裳!让他休息吧!”四夕看着脸色苍白如纸的元日,觉得他很可怜。他已经隐约察觉到昨夜自己在梦中的确帮了元日,不然元日为何要谢他?

  元日昏昏地睡去了。霓裳三人走出屋子守在了门外。

  “这魔为何要杀元日呢?”霓裳看向于浩。

  “也许二公子身子太弱,容易被魔气所侵吧!”于浩也是猜测而已。

  四夕倒是想起了魔对他说过的话:“你与一个人很像!”

  难不成元日也被魔怀疑成他们要找的人?魔倒底要杀谁呢?

  日阳高照,四夕的腹中已经饥肠辘辘了。他看霓裳仍没有离开的意思,所以就强忍着饥饿陪着霓裳。

  “我二弟怎么样了?”元月一回到将军府就直接来到了元日住的院子里。

  “二公子昨夜被魔攻击,虽无性命之忧,但也更加的虚弱不堪了!”于浩如实禀报。

  “你速去金佛寺请两道镇魔符回来!”元月皱着眉头吩咐道。

  “是!”于浩施礼后,转身疾步而去。

  金佛寺?四夕觉得这名字好熟悉。他想了半天才记起那留下谒语的和尚临走时与他说的话。

  元日再次醒来时,天已过午。守在他床前的嘉新给他倒了杯热水,扶他起来喝了。

  小桃听说二公子醒了,赶紧去煎药。嘉新见元日望向门口便道:“霓裳姑娘一直守在门外,直到晌午才离去。”

  “我答应带她来帝京寻她的师傅,不曾想这身子一直不见好转!”元日在心里暗暗地自责着。

  “该放下的就放下!身子要紧!”元山听说自己的二儿子醒了,便前来探望。

  “父亲!”元日坐直了身子在床上施礼。父亲的话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他知道父亲说得没错!可是那情哪里能说放下就放得下呢?

  “霓裳姑娘是不错!但她的心思不再你身上!”元山见多识广,阅人无数,他不知霓裳是否喜欢四夕,但她的心肯定不在自己的二儿子元日的身上。

  元日病了,她也过来看望,但却没有始终守候在他的病榻前。

  “喜欢就要去争取!整日里愁眉不展,自怨自艾有何用?见过父亲!”元月踏进门里,看到他的父亲元山,即刻施礼。

  “让父兄费心了!”元日心里对自己的父亲和兄长充满了感激。

  “公子!符请回来了!”于浩在门外拱手禀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界奇缘之——天地长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界奇缘之——天地长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