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怪伤
凤归2021-02-03 13:213,062

  待天光大亮后,田小柒率先起了床,出门查看田家周边的地形地貌,为日后的种田发展作个规划,给推翻皇帝赵禅的事业打下基础。因为她的脚还没好,便又将二黄当作坐骑,骑了上去。二黄身体看着不壮,但驼了田小柒一晚上似乎也没有多累,反而还挺欢快的,若不是田小柒拉得快,它这就要驮着田小柒立刻往镇上冲去了。

  陆家村人口不多,分布零散,田家更是孤零零地安在一个荒野山谷边。田小柒发现,田家附近土地贫瘠,根本不适合大面积的种植,地形平缓,没有任何依傍优势,无论是作为经济据点还是立足之地,显然都不是较优的选择。

  也许,应该换个地址定居?

  田小柒心中盘算了一会儿,主意已定,便牵过二黄,转过身正想回屋去吩咐田小五田小六做事,却看到田小八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来了,笑吟吟地坐在门槛上笑吟吟看着她。

  他笑得很温柔。

  “你怎么也起来了?”田小柒骑着狗走了回去,“你身上应该有伤,尽量先别走动,我待会让小五去给你找大夫来看看。”

  “七七放心,我没事,壮着呢!”田小八拍了拍结实的胸脯。

  “昨晚趴在地上浑身是血,站都难站稳,还说没事。”

  “我真没事。七七……你……是不是想让我看完大夫后,就送我走了?”

  田小柒不由一愣。没想到田小八心思这么敏锐,看来他只是单纯地失忆,思维并没有迟钝变傻。昨晚看着像个傻子,多半是因为他苦苦陷于寻找那个叫作“七七”的姑娘的执念中不可自拔吧!

  田小柒道:“不会,但我们田家生活拮据,可能得送你到邻居那里。”她说这句话时心里想的是——天涯若比邻。无论天涯海角,都可以解释成邻居。

  “生活拮据怕什么啊,我也可以和你一起挣钱养家啊!”田小八的胸脯拍得很响。

  田小柒淡淡一笑。

  她觉得田小八如果能够成为她的帮手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了,在体力劳动上肯定比田小五田小六强得多,从昨晚的事情就可以看得出来,田小五的脚腕被田小八抓住后,几个人都拔不开,从南山镇一直拖到陆家村,田小八都没撒手,现在一觉醒来后还这么生龙活虎。

  但她对田小八了解不深,而且田小八明显是处于失忆的状态,之所以会跟回田家,是因为昨晚被她和田小五的唱词和敲锅声所吸引。因此她觉得留田小八一时还行,留得久了可能会有些掌控不住的风险。

  田小柒没有回应,绕过田小八进了屋,喊道:“小五小六!太阳晒屁股咧!起床做事情啦!”

  只听田小五在床上嘟嘟囔囊道:“等我赌完这一局……”

  然后田小六也迷迷糊糊地梦呓:“我还要吃……”

  这哥俩分明是还沉醉在美梦当中啊!

  田小柒拍了拍二黄,朝田小五田小六的床指了指。二黄机灵得很,立刻就明白了田小柒的心意,冲到床前“汪汪汪”地吠着,想把田小五兄弟俩吵醒。

  但那两人睡得便如死猪一样,还牢牢地抱在一起,似乎天塌了也不想起床。昨夜折腾了一宿,也确实难为懒散惯了的他们了。

  但田小柒可不想在这破地方多呆片刻,她一心只想早日壮大势力推翻赵禅,让会说话的白色小鸟带她回去她原来的时代,去夏威夷好好地度个假,然后金盆洗手不做特工了,珍惜时间,过上舒舒坦坦的日子。

  田小柒拖着伤脚打算走过去把他们哥俩给揪起来,突然之间腰间一紧,随后传来“嘶”的一声清响,田小柒低头一看,只见腰间不知何时绑上了一根细长的红线!

  红线被牵动,田小柒顺眼看去,发现线的另一头竟然拴在田小八的一根手指头上!

  “田小八你干嘛?”

  “用线牵着你,你就不会离我而去了。”

  “哪里来的线?你什么时候绑在我的腰上的?”

  “哈哈!线,是月老刚刚给的红线,绑,自然也是月老刚刚绑的。”

  田小柒心中觉得好笑,这人失忆了不忘撩妹,真是服了。但她对绑在她腰间的线感到十分惊讶,因为她刚刚完全没有感觉到谁对她动了手脚!

  田小柒捏起红线细细一看,看这丝质和颜色,像是田小八所睡的那个床上的红色帘布的材料。

  莫非田小八就是用一根这样普普通通的线,瞬息之间在她腰间悄无声息地绕了一圈?

  田小八见田小柒久久不说话,以为她生气了,连忙拿开了红线,赔礼道:“七七,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不要介意啊。这是今早我起床时在床头捡到的一根线,刚刚看到你从我身边走过,一时……一时心动,就用来耍了一下。”

  “你会武功?”田小柒虽然还没有亲眼见过真正的武功高手的身手,但从先前与陆不三和子不语的交谈中,她可以估测得到,这个时代也许真的有些超乎她的想象的武功高手、武林人士的存在。

  “武功?听起来有些熟悉,武功是……”田小八若有所思,突然之间他脸色一变,全身震了一震,捂着头蹲了下来,“呃……头好疼……我一用心想,头就很疼!”

  田小柒连忙俯身安慰道:“那你先别想了。”

  田小八的额头上很快就有了豆大的汗水,田小柒轻柔地抚着田小八的后背,眼中是怜悯。

  以她的经验来看,这男子的表现绝不是演出来的。

  这个男子到底受了什么奇怪的伤害?为什么他有的时候表现得那么正常,能说能笑能甚至还能调戏田小柒,偏偏遇到某些问题时,一去想救疼得满头大汗?

  这时候田小五田小六还睡得正香。

  田小柒扶田小八去凳子上坐了,给他一碗水喝,缓缓神。然后便去把田小五田小六揪了起来,安排接下来的计划事宜。

  当前田小柒需要的首先是两张舆图,一张是整个大赵国的,另一张是陆家村的,分别用来了解全国的大致概况和陆家村的各处地形;其次,需要探查一下大赵皇帝赵禅最近的行踪和宫中的情况;然后也要准备多些开荒的农具以及作物种子;最后则需要添置一些笔墨纸砚以及看家护院用得上的防身兵器,以防不时之需。此外,还需要给田小八找一名靠谱的大夫。

  舆图、农具、作物种子和笔墨纸砚及防身兵器都需要上南山镇上去购买;皇帝的行踪和宫闱情况勘察打听不易,可以先缓一缓;靠谱的大夫则可以先在陆家村里请一位。

  因为田小五有滥赌的前科,所以田小柒安排他留在村里请大夫,去镇上花银子的事情就让田小六去办。

  田小五田小六虽然原本是很散漫的人,但经过昨天的事情,田小柒在他们的心目中的地位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说话分量十足,再加上他们看出来了的那位“二品武官”就在家中,哪里敢不勤快听话?

  哥俩依着田小柒的话,取了银子便出门了。

  田小柒脚上有伤走动不便,但是也没有闲着,抱出之前上山砍下的木柴,打算劈开来,用以煮水烧饭。

  田小八此时已不再头疼,他看到田小柒一瘸一拐地抱着柴走,便一把抢了过去,道;“我来我来!”

  田小柒道:“你身上有伤,先歇着吧。”

  “没事,你是要劈柴是吧,这事我以前行军时也做过。我来,你歇着。”

  “行军?”田小柒奇道,“你以前是军士么?”

  田小八愣了一下,道:“我刚刚说了行军?”

  “对啊。”

  “行军……军士……对,我应该是军士,”田小八皱着眉,苦苦思索,“我想起了,我曾在雪夜里劈柴取火,我身边很多人披着盔甲,我自己也……也披着盔甲,我的盔甲……我记得我的盔甲好像跟那些人不同……”

  “你想起你是谁了么?”

  “我是……我是……”田小八的额头上又逼出了不少汗珠,忽然之间他身子一软,差一点就要站立不住!

  田小柒连忙扶住,道:“想不起就先放下,别急。”

  “让你见笑了,七七。”田小八苦笑着摇了摇头。

  田小柒道:“你可能是身体太虚了,或者是伤到了哪个重要的部位,影响了记忆,等小五请大夫来给你看看吧。你先注意休养。”

  田小柒将田小八扶到凳子上坐了,然后便返身回去劈柴。

  可田小八却不肯老老实实地坐在那儿,他把凳子挪到了田小柒的身边,静静地看着田小柒劈柴的一举一动,像是在注视着一朵他守护了千年才绽放的睡莲,阳光透过小屋的木窗散了进来,将温暖的气氛渲染到极致。

  田小柒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便瞪了他一眼道:“劈柴有什么好看的?”

  “劈柴不好看,”田小八温柔一笑,“你好看,七七。”

  俊秀的脸庞脸色苍白,他明明已比较虚脱,却还硬着性子强行挺着腰撑着下颌保持微笑。眉宇舒展,嘴角弯弯,如同秋夜里皎洁的上弦月映在幽泉流水上,又动人又令人心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柒上八下:忠犬将军好调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柒上八下:忠犬将军好调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