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风波停
凤归2021-02-23 16:261,545

  攫元功是一种邪门武功,以攫夺他人精元和内力为长,在交战的过程中,攫元功最为显著的一个特征就是能够将他人牢牢吸附住。川北老怪则是桂云川一带数一数二的武林高手,川北是桂云川北部辖区的简称,川北老怪的府邸在川北的“地老山”上,人们之所以称他为老怪,一来是他的武功邪诡,二来是他的性格古怪、喜怒无常,三来是他真的很老了,已经年过期颐,但依然健朗健朗,鹤发童颜,如同有驻龄之术。

  在场的大多人听到陆不三提到了“川北老怪”,都立时心生惧意!

  田小柒之前从来没有去武林中走动,没有听过什么川北老怪的名头,但川北老怪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此时已经写在其他人的脸上了。

  田小柒故作神秘:“你只需知道我是田家刀第二十八代传人‘刀见愁’就可以了。”

  这么说,听起来就像是默认了一样。

  “呛啷!”陆不三弃了刀,弓腰抱拳:“田女侠,多有冒犯!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我这就回去禀报我们朱仙楼当家的,给田女侠的兄长多三天的时间!”

  田小柒点了点头,反转柴刀,示意陆不三拿走。

  陆不三的那一双贼眼滑溜溜地转了一圈,随后他摆了摆手道:“田女侠的刀小的岂能随便拿去抵押,我直接跟我们当家的提一提田女侠的名头,这三天的时间定是能够争取得到的。敢问田女侠的芳名是?”

  “田小柒。”

  陆不三带着他的人诺诺退走。

  这样的一场风波,这样就暂时平息了。

  田小五田小六欣喜若狂,纷纷夸赞田小柒聪明伶俐、武功盖世,还有情有义有胆识。田小五更是使出了他的独门绝技——“田小五式成语”,夸田小柒“义薄云朵”、“力挽狂风”。

  田小六一脸鄙视地跟田小五道:“五哥,你的词儿记错了!是义薄云雨、力挽大风才对!”

  很明显田小六和田小五的知识水平是不相上下的。

  “哎!”田小柒长叹一声,摇了摇头,“是义薄云天,力挽狂澜。不过你们也先别高兴得这么早,我们可是答应了陆不三,三天之后就要还钱的。”

  田小五道:“对啊,柒妹……哦不,田姑娘,我们三天内去哪儿挣那么多银子?”

  “朱仙庙。”

  朱仙庙是朱仙楼的大当家朱万福一手搭建的。朱万福是桂云川的商界首富,整个桂云川到处都有他的朱仙楼分号,在南山镇上还建了一座朱仙庙。朱仙楼是赌坊,而朱仙庙,朱万福对外放话说,是因为他信奉佛教,也是为造福桂云川的民众而捐款建的。

  但田小柒记得,她在后世的历史书上曾见过关于千古奇案的这么一段记载,恰好是赵禅在位时期的:

  “赵禅即位第三十年冬,天下暴乱,流匪入桂云川杀掠,有川民逃入朱仙庙避寒,难民日众,庙不能载,佛像翻,露地下千金宝藏,遂分之。”

  “……后证,金银乃南山朱氏富商所藏,朱起家初,与富商刘氏争利不过,图其财害其命,埋藏所得千金,并贿官府不究此案。”

  史书上说朱万福和刘氏富商竞争不过,然后就对刘氏谋财害命,将“所得千金”埋藏地下。如果史书上说的是真的,那朱仙庙显然不是朱万福因信奉佛教、为造福桂云川民众而修建的,而是掩人耳目。

  根据田小柒的记忆,现在是赵禅在位第二十六年,距离“赵禅即位第三十年冬”还有四年左右的时间。也就是说现在流匪还未入桂云川,朱仙庙里面的佛像未倒,千金宝藏还掩埋在地底下。

  也是刚才陆不三来,才让田小柒想起这一段历史记载。

  田小五不解道:“去朱仙庙作甚?拜佛求神?”

  “特殊时期,只能采取特殊手段了。”田小柒机警地看了看周围,“背我回去屋子里,我再跟你们仔细说说。”

  田小五愕然:“田姑娘,你和陆不三他们交手前要我答应你的一件事,不会就是让我背你一次吧?你说你这么大一个人了,这么还这么淘气咧?”

  “不是这件。我要你答应的那一件事,你之前自己也说过了。”

  “我自己也说过?什么事啊?”

  “做牛做马,在所不辞!”

  “啊?”田小五苦笑道,“真要我做牛做马啊?”

  田小六在旁边幸灾乐祸,拍掌大笑。

  “快背我进去,”田小柒压低了声音道,“我的脚伤了。”

  “什么?”田小五和田小六深感震惊,他们这时候才注意到田小柒的脸色有些苍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柒上八下:忠犬将军好调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柒上八下:忠犬将军好调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