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朱仙庙外
凤归2021-02-23 16:262,308

  田小五出门后,看到二黄带着一个白发苍苍、弓腰驼背的男子朝田家茅屋走了过来。二黄的速度快,往往跑出几米后,那老人才跨了两三步。二黄便又跑回到老人的身边,“汪汪汪”地催促他。

  田小五认得那老人,他是这儿的里长,叫陆大力。田小五所在的这个村叫“陆家村”,村里的陆姓是大姓,大部分村民都姓陆。

  田小五向陆大力招手:“嘿!里长有何贵干啊?”

  “哎哟,田小五今天没去镇上玩啊,难得难得。”陆大力道:“我也不知道我有何贵干,是你家的狗刚刚跑到我家去叫唤,我以为出了什么事,就跟着它过来了。”

  原来在田小柒和陆不三交手的时候,二黄跑去里长家搬救兵了。

  田小五道:“刚刚陆不三来耍横,幸亏我家妹子武功卓绝,把他给吓退了。里长来得也太晚了,我们早就完事了,现在连饭都煮好了,您要不要进去坐坐,顺便吃一碗?”

  陆大力摆了摆手道:“吃过啦,你们没事就好。陆不三上你家是讨债的吧?小五啊,你少点去赌了。还有,要勤洗澡。”陆大力说到此处时皱了皱鼻头。

  田小五尴尬地笑了笑,揪起衣领嗅了一下,道:“有味道嘛?也不是很浓啊!”

  “哎……”陆大力长叹了一声,转身就要走了。

  田小五赶了上去道:“里长,这就走啦,也不进屋坐坐?”

  “忙呀,我家的半亩三分地还得照看着呢。”

  “那个……”田小五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里长最近手头宽不宽裕,我欠了陆不三好多银两……”

  陆大力苦笑道:“这世道穷富分立,上头横赋暴敛,食租衣税,我等平民能保命就好,哪会有闲钱了?活干得少一点,或遇天灾,就吃不饱啦!也是你田小五心大,还敢去镇上赌坊玩乐,苦了你的可怜妹妹。”

  田小五无奈作罢,送走了陆大力,回到屋里跟田小柒他们说了情况。

  田小六想到世道混乱,没钱没势实难自保,这里的平静生活恐怕也不能持久,更是对田小柒所说的“脏银”有了兴趣,他问道:“田姑娘,你说朱仙庙有朱万福的脏银,这是哪里得来的消息?”

  田小柒道:“消息可靠,不必多问,你们照着我说的做就可以了。”

  田小五道:“田姑娘的意思是……我们直接去朱仙庙去取了朱万福的脏银?”

  “没错,”田小柒吃了一口菜,继续道:“朱万福的脏银来路不正,是侵吞了别人的。这里的官府被他买通不追查脏银,那脏银落在朱万福的手里,还不如让我们取了去,日后若遇到脏银的旧主,我们再还与他就是。”

  田小五奇道:“我听说这朱万福是劫匪起家,有脏银也不出奇,但怎么会放在朱仙庙?那里僧人香客来往众多,岂不是容易招人耳目?”

  田小柒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何况脏银虽说是在朱仙庙,但恐怕没有几个人知道它藏在何处。”

  田小五田小六的好奇心被勾起,不约而同地凑过了身子问道:“藏在何处?”

  “你们只需听我安排,保管银子到手。”田小柒神秘一笑,“事不宜迟,今晚就行动。”

  午饭过后,田小柒开始调兵遣将。

  她让田小五先别洗澡,保持着这一身的汗臭味,然后去准备好能够制造比较大的噪音的锅瓢碗盏,作为田小五这次行动的装备;田小六则被安排去整理好铁锹、锄头和斧子等等挖地掘土的工具。而她自己则是翻箱倒柜,找出合适的绳索、蜡烛和毛垫,用来备不时之需。

  田小柒随后又仔细跟田小五和田小六解释了行动计划,并教与田小五一些话术。

  入夜,田家三兄妹启程。

  田小柒由于扭伤了一只脚,她便在二黄的背上绑了一张毛垫,坐了上去,再在二黄的脖子上缚了一条粗绳,将二黄当作了坐骑。

  二黄身子偏瘦,但骨骼较大,而田小柒的身子也十分瘦小,因此它能够扛得动田小柒。

  田小五和田小六则各自带着自己的装备,或扛着锄头,或提着担子,紧跟在田小柒的身边。

  颇有当年唐三藏前往西天取经的风范!

  只不过唐三藏的坐骑是白龙马,而田小柒的坐骑是一条狗。

  从陆家村到南山镇上的朱仙庙,大概有一个多时辰的路程。一路太平,除了遇到几个打更的外,田小柒还没看到其他人。

  但不知为何,她总是感觉身后的风声有点奇怪,似乎有人跟在后面。可是每当她调转头,却没有发现其他人影。

  田小五田小六两人就更不用说了,也不知道太紧张还是太兴奋,一个只顾嘟囔着待会能拿多少银子,一个只顾嘟囔着明天吃什么好。

  待田小柒三人赶到朱仙庙时,已是午夜时分。

  朱仙庙地处郊外,此时大门紧闭,除了田小柒三人外,四周已无人走动,万籁俱静,正是动手的时机。

  田小柒兵分两路,让田小五一人在庙门前依计划行事,她和田小六绕到了另一边靠近佛堂的矮墙那儿攀爬进去。

  田小五等田小柒走远,便开始敲响锅瓢碗盏,使劲地唱道:“伸哪伊呀手,摸呀伊呀姊,摸到阿姊头上边噢哪唉哟,阿姊头上桂花香……”

  夜里原本四下寂静,因此田小五的声音显得格外嘈杂大声,朱仙庙里的和尚很快就被吵醒了。

  一个小和尚提着灯笼开了门出来,见到田小五在庙前拼了命地敲锅唱歌,便呵斥田小五道:“哪里来的野疯子,这时候在佛门净地乱嚷乱叫,打扰我们的休息!快走开!”

  田小五道:“呔!你这个小秃驴怎么说话的?我为情所困,来庙里高歌诉说,又有何不可?怎说我乱嚷乱叫?”

  小和尚道:“佛食在午,过午不香。你有何情愁,尽可在白天过来烧香拜佛,诉解心结。你若是硬要这时候来烧香,也可以跟我们说说啊,为何一言不传,直接就拿着锅瓢碗盏在这里敲?何处有这等习俗?”

  “你这小秃驴,乳臭未干,待我好好开导开导你!”田小五虽然停止了唱歌,但手中的锅瓢碗盏却还是敲个不停,甚至还配合着他说话的节奏,如同唱戏念辞一般,“你们出家人啊!总说慈悲为怀!现在我有苦闷!难道不能诉说?慈悲还分时间?慈悲还分方式?慈悲还分习俗?”

  他每说六个字,就敲一下铁锅,听起来也有点韵律。

  小和尚跑过来想抢田小五的锅瓢碗盏,但半路上却捂住鼻子停住了,站在那里干瞪眼。

  因为田小五身上的味道实在太浓。

  “阿弥陀佛!”一个清亮而浑厚的声音从朱仙庙内传出,“夤夜之际,施主因为情所困而来,为何唱的是烟花小曲《十八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柒上八下:忠犬将军好调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柒上八下:忠犬将军好调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