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窗外有耳
凤归2021-02-23 16:262,028

  田小五赶紧将田小柒背进了屋里,然后将她小心翼翼地放到了床上。

  “怎么回事?”田小五关切道。

  很难想象,那穿得一身邋遢至极、隔着老远就能够闻到汗臭味的田小五,竟然会关心别人……

  “刚才跟陆不三他们交手的时候扭到脚了。”田小柒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其实当时的情况凶险的很。什么田家刀第二十八代传人“刀见愁”全是田小柒临时胡掐乱编的,她的身子羸弱,全是靠唐巧巧的特工功夫意识来对敌。可是她的身体速度和力量远跟不上意识,再加上拿着一把比较有分量的柴刀,腾挪转移更是吃力,因此她在和黑衣打手第一次交手时就把一只脚给崴了。在后来的两次交手中,她的侧身闪避都只是用没伤的脚往旁边撤一步,幸亏黑衣打手和陆不三的功夫不强,都被田小柒一招逼退。

  如果他们能够逼近一步,或者陆不三当时只要坚持多攻几次,没有力量没有速度还只剩单脚能自由移动的田小柒肯定招架不住。因为田小柒在对战陆不三的时候,用的并不是陆不三所说的攫元功,而是以唐巧巧的意识为基础,使用了后世的特工武术,巧妙地运用大松大柔的黏劲,看上去就像是这个时代的攫元功,其实远不如攫元功那般厉害,而且田小柒的身子也支持不了多久这么高强度的武斗。

  可是陆不三却以为田小柒会攫元功,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川北老怪的门人,被一招就吓退了。

  在整个历险的过程中,田小柒将原先唐巧巧冷静果决的气质显露得淋漓尽致,就连田小五和田小六都看不出她的脚受了伤。

  田小柒通过这次的对敌,也清楚了解到了现在的身体素质具体的情况实在差劲!

  田小六惊讶道:“哎呀,刚刚我都没看出柒妹受伤,还以为柒妹随随便便就打发了陆不三他们。”

  “叫我田姑娘谢谢。”

  田小五呛道:“小六你这话说的,难道田姑娘现在不是随随便便就打发了陆不三吗?她的脚肯定是不小心扭到的,是意外,不是实力问题。”

  田小六道:“是是是,田姑娘武功盖世,陆不三那般宵小怎是对手,脚扭伤肯定是意外。话说陆姑娘这么高明的功夫是什么时候学的?我之前都不知道呀!我们田家真的有那什么……田家刀?怎么以前爹娘也没教过我呀。”

  “对呀,田姑娘,我也没学过。我如果学了这身功夫,怎么可能还去赌坊玩骰子,随便去考个武状元,再不济去当个镖师或者去街头卖艺都能挣钱啊。”田小五拿起那把钝柴刀端详,“不过这把刀也是几年前我去南山镇上买的啊,怎么成了我们祖传的宝刀了?”

  “这事日后再说,”田小柒不想这么早就交底,保留着一些神秘,对于在田小五和田小六的心目中建立威慑力是有作用的,毕竟她是想将他们哥俩转化为自己的左臂右膀,“眼下最重要的是先治疗一下我的脚,然后我跟你们谈一谈三天内取二十两银子的方式。”

  田小五道:“好,等有空了我得去找铁匠修一修我们家的宝刀!我现在先去拿些艾草和药膏来给田姑娘敷脚。小六你快去煮饭!田姑娘刚刚历经恶战,肚子一定很饿了!”

  其实田小五是自己饿得很。

  田小六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好再推脱,乖乖去煮饭了。

  田小五拿来了艾草和药膏,一边给田小柒敷脚,一边说些好听的话吹捧田小柒,还趁着田小六不在,问田小柒道:“田姑娘收不收徒?”

  “田家刀传女不传男。我现在的刀法只适合女子,待日后做一下改进,也适合男子练了,再传给你。”田小柒搪塞了一句。其实她的刀法是穿越前当特工时练的,并不是什么田家刀,也没有只适合女孩子这一说。她只是觉得现在田小五心性未定,还不是教武的良好时机。

  这时候田小六煮好了饭菜,端了过来放在桌上。

  那是一套令人动容的四菜一汤——

  一盘清炒空心菜,一盘清水闷空心菜,一碟辣椒炝炒空心菜,一碟麻油煎空心菜,一盆空心菜汤。

  除此之外,还有一锅白粥。

  “啊?”田小五皱眉道:“怎么又吃空心菜?”

  “没有其他的菜了啊……”田小六斜过眼瞄了瞄田小柒。

  田小柒道:“有菜吃就不错了,最近针线活做的人多了,我接不到活。如果不是我前些日子在我们屋子旁挖了一小块地种了空心菜和辣椒,现在连攒下来的那五文钱都给了陆不三,我们就只能喝麻油配白粥啦!”

  “是啊,知足吧五哥。对了田姑娘,你之前说你杀过很多头……邪恶的猪,那些邪恶的猪的猪肉质量怎么样,跟普通的猪有什么区别?我还没吃过田姑娘亲手杀的猪呢。”田小六的心思只在吃的方面。

  田小五也想起了田小柒之前说的话,遂问道:“猪怎么可能邪恶?猪喜欢不劳而获倒是看得出,但田姑娘说的那些猪以赌徒心态做事,还暴露了破绽,导致全盘皆输,是怎么看出来的?”

  这哥俩还真把田小柒的敷衍话当真了。

  田小柒摸了摸鼻梁,随便编了个理由:“那是很久以前去镇上找了一个杀猪的活,别人跟我说的那番话。”

  田小五田小六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纷纷说田小柒单纯,没有社会经验,被人给作弄了。

  随后田小五又问道:“那田姑娘,我们三天内怎么攒够二十两银子?难道你说的朱仙庙也有类似于杀猪这些活接?”

  田小柒向他们招了招手,示意大家聚拢在一起,然后压低了声音道:“朱仙庙有朱万福的脏银。”

  “汪汪汪!”屋子外远远传来犬吠声。

  田小柒心中一震,难道是陆不三去而复返?不会是发现了她已受伤或者不是所谓的“刀见愁”吧?她忙住了口,让田小五出去查看。

  窗外有黑影一晃,掠过了屋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柒上八下:忠犬将军好调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柒上八下:忠犬将军好调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