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夜入佛堂
凤归2021-02-23 16:261,084

  那话音远远传出,夹在田小五的敲锅喊词声中,无论是田小五还是小和尚,仍然能将内容听得清清楚楚。

  而且其声音虽大,语气却和平时谈话殊无分别,如同轻描淡写般,和田小五使出了吃奶力喊出的大声完全不一样。显然,庙内说话之人内劲十足,必定是内家武功高手。

  田小五笑道:“对不起,一时激动唱窜了词儿。我重新唱!”他说罢便换了一首《山坡羊》:

  “青山相待,白云相爱,梦不到紫罗袍共黄金带。一茅斋,野花开。管甚谁家兴废谁成败,陋巷箪瓢亦乐哉。生,我爱你……”

  他的声音本来就粗鲁,竭力大喊了一会儿后,嗓子变得沙哑,听起来更是如同破锣一样,又大声又刺耳。

  庙门口那小和尚怒目呵斥,田小五哪里会管他?

  不一会儿,一个白须老和尚缓步走了出来。

  “阿弥陀佛,”老和尚的声音正是刚刚庙内说话之声,“朱仙庙原本是祭祀天地神佛之处,前不久我们南山镇的朱大恩人,才和老衲一起将其修建为寺,如今连‘朱仙寺’的寺门题词都未挂上,寺内佛像新入,僧众亦是新来,大家都还未改口称寺,还是以‘朱仙庙’来指替。施主想一诉情殇,恐怕是来错了地方。”

  田小五道:“老和尚,你是何人?”他和老和尚说话的声音也故意喊得很大,并且每说一句就“噹”地敲一下铁锅。

  “老衲法号空佑,朱仙庙以后改为朱仙寺后,寺内方丈便是老衲。”

  “你既然是方丈,想必见识定然很广,怎么会不理解我的想法?我为情所困,管他是佛寺还是神庙,我都要与他诉说。”

  “鄙寺僧众此时都已休息,望施主见谅我等亦是血肉凡体,夜间须寝,莫在这里敲锅唱歌。施主若想与佛诉苦,尽可以进去面佛,无需在寺庙之外大声呐喊。”

  “众人都是白天来拜佛求神,我只有夜间来,才能让我的心愿显得特别一些;众人都是进寺庙内烧香跪拜,我在庙外敲锅唱歌,更能让我和其他人区分开来。”

  空佑性子憨实,他见田小五日此执着,便继续苦口婆心地好生规劝。

  田小五却只是一心想在庙前吵闹,将大家的注意力引过来,因此无论空佑怎么劝,他都不肯离开,而且敲那铁锅越敲越起劲。

  另一边,田小柒和田小六早已潜入了朱仙庙的佛堂内。

  朱仙庙并不太大,田小五在外头制造的刺耳噪音几乎响彻了整个庙内,庙内僧众怨声四起。因此田小柒和田小六行动时就算不经意间发出了声响,也不会引人注意。

  田小柒根据记忆中后世史书有关朱仙庙的记载,很快就找到了那尊压着千金宝藏的佛像,然后便跟田小六一起用铁锹等工具在佛像的旁边挖土,打算直接避开佛像,挖出地底下的千金宝藏。

  此时夜深,子时刚过,已是丑时。

  佛寺和尚寅时便起床诵经,田小柒他们必须赶在一个时辰之内完成这次行动。

  但事情的发展却有些出乎田小柒的预料。

  他们挖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佛像边的地已挖三尺,却还是没能见到任何金银的影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柒上八下:忠犬将军好调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柒上八下:忠犬将军好调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