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农女斗流氓,刀声疾
凤归2021-02-23 16:261,684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田小柒竟然已经闪挪到了黑衣打手的斜后方!

  钝了的柴刀,稳稳地架到了黑衣打手的脖子上。

  她这一连窜的动作只在一呼一吸之间便完成了,看上去十分熟练,似乎已经练过千百次一样,而她脚下的步伐也跨得也十分微妙,既没有跨得太远,也保持着和黑衣人的距离,没有半分的多余。

  “好……快的刀!”陆不三低声惊叹。

  黑衣打手显然没料到田小柒的身手竟然这么矫健,脸色大变,颤声道:“你别乱来啊喂!”

  “怎么样?这把刀足够不足够当抵押?”田小柒看向陆不三。

  陆不三的脸上已不见轻挑之色,他沉吟了一下道:“你有两下子,但这还不足以证明你就是那什么刀见愁。我的手下刚刚大意了。”

  “再来。”田小柒推开了黑衣打手。

  黑衣打手被田小柒这个小姑娘一招制住,大感脸上无光,他恼羞成怒,挥了挥铁锤,狠狠地啐了一口痰,龇牙咧嘴地盯着田小柒,大喝一声“呔”,重新扑了上去!

  黑衣打手的喊声振聋发聩,田小五和田小六都差点被他给吓得腿软了。而且他已不同前一次那般轻敌,这次是将田小柒当成劲敌来看待了,他本是亡命之徒,出手毫不留情,大有要拼个鱼死网破的气势。

  然而田小柒丝毫没有畏惧之色,只见她的身子迅速一侧,随后轻描淡写地举起柴刀往前一刺。

  “当啷!”铁锤应声落地。

  “啊啊!我的手指!”黑衣打手捂着拿铁锤的那只手倒在了地上翻滚哀嚎。他滚过的土地上,留下了几道鲜红的血迹,显然是他的手指被割伤了。

  再看田小柒,却气定神闲地站着,冷冷地俯视着地上的黑衣打手。

  “抬他走。”陆不三的脸色凝重,“我来领教领教田姑娘的本事。”田小柒在他的口中,已从“小娘子”变成了“田姑娘。”

  黑衣打手被陆不三的人拖了回去。

  陆不三从手下人的手里接过了一把刀。

  刀鞘是青色的,看上去已经有好些年份,鞘身上面刻着已经被磨得差不多看不见的三个字——“青刀门”。

  陆不三朝田小柒抱拳道:“田姑娘,在下……”

  “我知道你是陆不三,不用介绍了,要上就赶紧上吧。”

  “这……其实姑娘可能不一定知道我另一个身份,我是青刀门的副掌门,我们青刀门练的正是刀法。姑娘如果真的是田家刀第二十八代传人‘刀见愁’,那我们说来也算是通道中热,嘿嘿。”陆不三扫了一眼田小五和田小六,继续道:“如果田姑娘所言不虚,确实是道上的人,那还望田姑娘多多包涵,手下留情。你的兄长欠钱不还,我也是替人收债混口饭吃,朱仙楼要我今天一定得讨些东西回去,我也是身不由己啊。”

  陆不三是在留后路了,他现在自忖没有把握打得过田小柒。他所提的青刀门是中原的一个武林门派,但其实早在三十年之前就已经没落。十几年前,陆不三去中原游荡之时,在一家打铁店里遇到了店老板、青刀门的掌门刘一刀。陆不三花了十两银子跟刘一刀买了一把柳叶刀,刘一刀附送了一本《青刀谱》给陆不三,还顺便给陆不三的刀鞘上可上了“青刀门”的字符标志,封他为青刀门的副掌门。

  其实那时候的青刀门只剩刘一刀一人了。

  陆不三也乐于接受这个名头。副掌门,说出去就有分量。

  那一把柳叶刀也挺好用,但那一本赠书《青刀谱》却似乎不怎么样,陆不三练了这么多年,刀法平平,平时跟人家吹嘘也就只能拿“青刀门副掌门”这个出来当噱头了。

  陆不三现在看到田小柒的刀法有些怪异,但由于他的武功造诣很低,也看不出田小柒的怪异刀法到底强在何处,如果就这样灰溜溜地回去朱仙楼,定会被大当家的责罚,万一田小柒刚刚只是侥幸赢下黑衣打手,那他这样子认怂更是会被人耻笑。因此他硬着头皮也得上,要一探田小柒的虚实。

  田小柒点了点头,神情冷漠,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在等候着陆不三的进攻。

  刀出鞘,是一把锋利的柳叶刀。

  尖长的刀刃在烈日下耀着寒光,显然锋利至极。

  “嗖!”陆不三一招力劈华山,柳叶刀呼啸生风,砍向田小柒的面前!

  田小柒迅速侧步,身子避过陆不三的柳叶刀,但她的柴刀却往前一送,贴住了柳叶刀,顺着刀面向前。

  “嗡!”双刀相摩,一阵刀鸣!

  那把钝了的柴刀沿着柳叶刀面,削向陆不三握刀的手。

  陆不三想挡开柴刀,却发现那柴刀如同粘在了柳叶刀上一样,怎么挡怎么甩都不能摆脱,他急忙单足一踏,强行守劲,往后面跳开,才堪堪避过了田小柒的柴刀。

  “好怪异的刀法!”陆不三惊恐地道,“这难道……难道是传说中的攫元功?你是川北老怪的门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柒上八下:忠犬将军好调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柒上八下:忠犬将军好调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