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痴郎随
凤归2021-02-03 13:203,153

  “唱戏……七七在哪里……”

  地上的男子抓住了田小五的脚腕,不让他走。

  田小五怒喝道:“你姥姥的!傻子你找死吗?我怎么知道什么七七在哪里?”他使劲拔脚,但地上的男子的手却如同千吨铁山,将田小五的脚死死地钉在地上,纹丝不动!

  田小五心中一惊,地上这小子看起来块头不大,但力量却大得惊人!他抬起另一只脚去踩男子的手,没料到踩上去后感觉脚下软绵绵的,所使得力量如同泥牛入海,消失的无影无踪。而男子的手,依旧紧紧地扣住田小五的一只脚腕!

  田小五大惊失色,看这地上的男子越觉诡异,心道莫不是在半夜里撞了邪吧?

  他方寸大乱,抬着没有被扣住的脚对地上的男子一阵狂踩,不料脚下一酸,随即一个趔趄摔坐在男子身旁。一阵血腥的气味从男子的身上飘入了田小五的鼻子里!

  田小五急忙想站起来,没想到惊慌中竟一手摁到了男子的背部,只觉触手处又黏又湿,再抽开手时,手掌上已沾满了鲜血!

  “啊啊啊!鬼啊!”田小五尖叫着,一边提起铁锅“哐哐哐”地往男子头上一通乱砸,一边带着哭腔喊道:“小六小柒快来救我!”

  田小柒闻言连忙策狗奔了回来,一把捂住田小五的嘴,跟他附耳低语道:“别大喊!小心朱仙庙的和尚出来询问!”

  田小五吓得快要哭了:“和尚出来好啊……给地上这位兄台超度一下……”

  田小柒轻轻拍了田小五的脑袋一下,道:“吓傻了吧你!我看这人之前应该是受过跟唱戏有关的事情的刺激,变成这样了。也许他说的那个‘七七’就是一个唱戏的人,你刚刚在庙门前敲锅唱歌,可能他就认定你是戏班的,然后问你七七在哪里。”

  “那咋办啊?他抓着我的脚腕不肯松手,劲头还挺大!”田小五哭丧着脸道,“你们帮我拔一拔他呗!”

  田小六和田小柒上前合力去拔那男子的手,还是不能动他丝毫。田小五用铁锅对着男子的头又是一阵乱敲,男子却跟练了金钟罩铁布衫一样,似乎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

  田小柒道:“田小五你别敲了,万一出了人命算在我们头上可不好。既然他可能是因为你敲锅唱歌而抓着你不放,那我们可以换一个人继续唱试试。”

  田小六只擅长吃和睡,唱戏这东西肯定胜任不了。

  于是田小柒接过了田小五的铁锅,随便唱起几段小曲。

  果然,歌声一起,地上那男子便立刻精神焕发,盯着田小柒傻笑起来。

  可是田小五的那一只脚腕,还是被男子牢牢地扣在手中。

  田小柒坐回狗背上,一边敲锅唱曲儿,一边策狗往陆家村走。她打算引走男子,让他放开田小五。

  地上的男子被真的田小柒所吸引,跟在后面地爬着。

  然而田小五的脚腕依旧没有被放开。他趁着男子爬行的时候用力挣脱,也没能够挣脱开来,反而是被男子一直拖着走。

  田小六则被田小柒安排跟在男子的后面,用沙子和鞋擦掉男子在路上爬行的血迹。此外,田小六还不停地给田小五加油打气:“五哥用力!用力!”

  四人一狗一前一后地在夜里走着,不知不觉已走上了一个多时辰,回到了陆家村田小柒家门口。

  那满身是血的男子就这样抓着田小五的脚腕,从南山镇上爬到了这里,没有被田小柒他们甩掉。

  田小六给田小五加油打气也喊得累了,气喘吁吁地道:“这……这人留不得啊,全身是血,别说他会不会有什么三长两短,就算他没事,万一是什么罪犯,我们吃不了兜着走啊!还是赶紧送官吧。”

  田小柒摇了摇头:“送官怎么解释?这男子是在朱仙庙附近发现的,如果他们也去召来朱仙庙里面的和尚问审,那田小五夜里在庙前敲锅唱歌呆那么久的事很可能就被官府知道,可不好解释。再者,朱万福在朱仙庙掩藏脏银,肯定对那里发生的事情极其敏感,而且他本来便和官府打过交道,双方熟悉的很,又都是滑头,不像朱仙庙里的和尚那么容易打发,到时候把我们这次的谋事给暴露了出去就不好了。”

  田小五道:“那就说是在我们村碰到的?总不能不送官,把他藏到我们家吧?就让他一直这样抓着我的脚腕,跟我一起洗澡吃饭上床睡觉?”

  “如果有人看到我们是在镇上和这男子在一起了呢?伪报案情,后果不在我们的可控范围之内。”田小柒道,“我觉得应该把他留下,请个大夫给他疗伤,大夫如果问起他的来历,我们就说是前几天去镇上采购的时候碰到的,看他伤重,如今世道纷乱、官府不正,怕他在外面会出意外,就先救了回来。然后我们再看看能不能帮他恢复正常的意识,平时去南山镇上也多留意一下有没有失踪人口告示,如果官府或者这个男子的亲朋好友在找他,我们再把他给直接送过去。那时候必定已经过了许多天,有人再问起我们在何时何地遇到此男子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含糊应付一下。你俩有没有什么意见?谁赞成,谁反对?”

  田小五举手道:“我反对!”

  “你反对那他就交给你了,田小六,我们快去休息一下,明天再谈下一个发展路线。”

  田小六应声回屋。

  田小五急得连连挥手:“喂喂喂!别走啊,柒妹,哦不,田姑娘!我的姑奶奶!我不反对你其他的打算,只是觉得在找大夫给这男的治疗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想办法把他给掰开啊?我的脚腕被他抓得都要青肿啦!”

  田小柒沉吟了一下,道:“他抓着你应该是想找那个会唱戏的‘七七’,但天下叫‘七七’的人多如牛毛,在戏班里唱戏的‘七七’应该也不在少数,难找啊。等天亮了让田小六去镇上问问戏班的人吧。”

  田小五坐到了地上,蹬着腿撒娇般道:“哎呀田姑娘!我的脚骨头都快被他捏碎了!受不了啦!有没有什么泻药灌他一口,让他一泻千里失了力气。”

  田小柒道:“他身上这么多血,想必所受伤势不轻,可不能再乱折腾了。”

  “哎!”原本已经回屋的田小六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钻了出来,道:“我突然想到这傻子既然此刻神志不清,那他怎么能够清楚地辨认那个‘七七’在不在呢?”

  田小五听田小六说完,面色如土,惊叹一声道:“啊?你的意思是说就算那个七七来了,他也不一定认得出,还是会抓着我的脚腕不放?”

  田小柒抬手一摆,对田小五附耳低语道:“不,他既然对那个七七念念不忘,说明其印象十分深刻。他心智不清也许认不准,但应该会有一个大致的判断,比如之前他就能判断出二黄的声音是狗叫声,将我们敲锅唱曲儿的声音当成是唱戏。田小五试试跟他解释,说你不是戏班的,不认识七七。”

  田小五依言照做,跟那男子说了。

  但那男子却不理会,只顾死死地抓着田小五的脚腕,喃喃道:“七七……我要见七七……七七唱戏……”

  田小柒对田小五道:“你再试试跟他说你就是七七,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田小六闻言噗嗤一笑,笑得捧腹跺脚。

  田小五耷拉下脸道:“田姑娘,你玩我呢?万一他真的把我当作那个什么‘七七’,赖上我了怎么办?”

  “他如果找到了七七,不会也一直抓着七七不放手吧?即使抓着不放手,那情况跟你现在也相差无几。如果他当你作七七,听你的话,你到时候让他放开你不就可以了?”

  田小五嘀咕了一会,便清了清嗓,转头跟那个男子道:“别找了!我就是七七!”

  原本不断地念叨着“七七”的男子楞了一下,抬起头上下打量田小五,然后像拨浪鼓般摇摇头,道:“你不是!”

  “我是!”

  “你不是!”

  “我是我是我就是!你凭什么说我不是?”

  “七七……会唱戏……”

  “我也会唱戏!”

  “她还会跳舞……在月光下……就像是白衣仙女……”

  “我也会在月光下穿着白衣跳舞!我也像仙女!”田小五是豁出去了,一个大男人说自己像仙女。

  那男子摇了摇头,十分郑重地道:“不是!你是臭猪!臭猪!”

  门前的田小六噗嗤一笑,笑得捧腹跺脚,不小心绊到门槛上,又摔了一跤。他苦笑道:“今晚运气不佳啊,我都摔了三次啦!”

  “你个傻子!仗着你人傻力气大了不起是不是?”田小五恼羞成怒,抓起旁边的铁锅就要揍那男子。

  田小柒一把拦住田小五,轻声道:“别冲动,让我试试。”她说罢便背对着那个男子,跟田小五眨了一下眼睛。

  如同流星划过天际,这一刹那的眼神流露的芳华只是一瞬间,却深深地印刻在了田小五的心底。

  田小五在这一刻突然发觉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田小柒真的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虽然外貌没有什么变化,但她的眼神她的气质,却像是他从未接触过的脱俗女子一般。

  田小五目送着田小柒和田小六进去家里后,尚自痴痴地待在原地。

  一声鸡啼撕裂了夜的宁静,天将破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柒上八下:忠犬将军好调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柒上八下:忠犬将军好调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