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者君子
白羽书生2021-02-24 19:404,655

  次日,小鹅睁开眼,果然看到一个黑碴碴的下巴。小鹅先是惊了一惊,不知眼前的是何物,又定睛一看,不由得咯咯大笑。

  景柱也睁开眼睛,低下头,“怎么醒了就笑?做了一个美梦?”

  “美梦?”小鹅嗤笑一声,说道:“不做噩梦就求之不得了。我什么梦都没做,安安心心地睡到睁开眼睛。”

  小鹅边说边爬起来挂在景柱身上,上下其手摸着景柱的下巴,啧啧称奇:“原来神仙也长胡子呀!”

  “我不是神仙。”景柱把小鹅从自己身上“摘”下来,不厌其烦地纠正道:“凡人男子,自然是会长胡子的,所以要日日梳洗,整理仪容。”

  “既醒了,那我便去给你‘打水’洗漱吧。”景柱理了理被小鹅压了一夜皱皱巴巴的衣襟,本来一本正经,说着说着忍不住咬着字眼揶揄起小鹅。

  小鹅听到景柱语气着重“打水”二字,想到昨日自己大言不惭求拜师时说的端茶倒水,不由有些羞恼。

  景柱看到古灵精怪的小鹅小脸通红,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还未笑出声,景柱便感受到自己脸部肌肉的异样。以前的自己只是记住该笑的场合要嘴角上扬,可是此时还未思量是否是该笑的时候,就已经先笑了。

  师兄说自己该多和活泼的人交往,便不用苦恼自己不懂感受了。此话果然不假。

  白鸿羽拿了笔记教了几十年的东西,都不如实实在在和古灵精怪的人在一起一天所得成果。想到此处,景柱便不再拘谨,学着萧青庄的样子张开嘴巴仰头哈哈笑起来。

  景柱打来热水,又给小鹅抱来一块垫脚石,二人一高一矮就着庙前歪倒的石炉洗漱。小鹅看到景柱凭空变出刀刷,目瞪口呆,拽着景柱一叠声问还能变出什么。

  景柱本想趁机教授她道法启蒙,又看到小鹅艰难地拖着一条腿按着石炉站在微晃的石头上,想着这些回山以后慢慢教导不迟,便说,“这些不是凭空变出来的,而是本来有之,是我储存在虚谷之中的东西。像女子衣物,本来没有,我就无法变出。”

  “我们今天去给我买衣服吗?”说到衣服,小鹅的思路果然又跳开了。

  “嗯,我们洗漱完吃点干粮就进城去。”

  “太好了,那抓紧洗。”小鹅边说边一头扎进水盆里。

  景柱刚拿起剃刀,就听得小鹅在耳边哇哇乱叫:“让我来给你剃吧。”

  景柱看着小鹅期待的眼睛,拒绝的话不知道如何说。

  于是,一早排队进城送菜的农户们,便看到一个清新俊逸却满脸红痕的男子背着一个瘸腿的小姑娘。

  “你脸还疼吗?”小鹅把头埋在景柱肩头,小声地问。

  “敷了药膏便不疼,只是一时半刻不能完全恢复。”

  “我看街上剃刀铺子给人剃胡子,就是这样这样,怎么我就……害你的脸都花了。”小鹅边说边比划,说完又苦恼地趴在景柱肩上。

  景柱从遇到小鹅,难得此刻清净。看小鹅如此,觉得有趣,又不忍她过于苦恼,便安慰道:“那是因为你只观其形而不知其意,自然不得要领。”

  “什么意思?”小鹅听不懂,更苦恼了。

  “就是,嗯,就是你要多多学习熟练就能掌握这个技能了。剃刀你只是看,又不常用,使起来自然会生疏。”景柱有些怀疑自己是否能当师父了,感觉有点难。

  “那怎么会。剃刀我现在用得极熟练。”小鹅得意地跟景柱炫耀,“我第一刀的时候的确不熟练,不过割到二十下的时候,就十分熟练了。不用看也能割的厚薄大小一样。”

  “你拿剃刀割什么?”景柱饶有兴趣地接着小鹅的话问道。

  “人咯。足足割了三百多片肉,他才死掉。”

  “你说什么?”景柱只觉得背上凉飕飕的,找了一块石头放下小鹅,板正小鹅的脸,认真看了一遍眼前这个看似天真无邪的小女孩,“你说,你虐杀人!”

  小鹅不明所以,皱了皱眉,推开景柱,“虐杀?”

  “活剐!不是虐杀吗?”景柱的语气充满了震惊。

  “嘁。他想吃了我,难道还不许我活剐他?”小鹅一脸的满不在乎。

  景柱早就听说饿殍遍野的年代,易子而食不算稀奇。若小鹅只是自保,就算杀了人,也不能完全怪她。只是,“活剐”……

  “你,你可以跟我讲讲吗?”景柱平息了一下情绪,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震惊。

  “有什么可讲的。就是之前打仗的时候啊,大家都没有吃的,到处走。然后有一天一个饿极了的人,见我孤身一个,就捆住我说要吃了我。还好我命不该绝,不知怎么回事绳子突然断开了,我就趁他生火的时候在他背后拿石头砸了他的背,他立刻就像条死鱼一样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可是眼睛还能动,嘴巴还能说话。”

  小鹅说着好像回忆起什么好笑的事情,乐不可支地继续讲:“人不能动了,嘴巴还厉害得很,我听得烦了,就拿他想用来剥了我的剃刀,狠狠朝他扎了一刀。”

  景柱伸手抓住小鹅比划着扎刺的双臂,说道:“既是自保,杀人也无可厚非。只是又为何活剐他人?”

  “当时扎了一刀,觉得他叫的有趣,想再听听咯。”小鹅耸耸肩,无所谓的回答。

  “你觉得‘有趣’,就听了三百多声?”

  “后来他就叫不出来了,只能拿眼睛瞪着我。我也不是为了听声,就是觉得这件事挺好玩的。你,你捏痛我了。”小鹅感受到了景柱的冷意,声音小了下去。

  “好玩?你觉得虐杀他人是一件‘好玩’的事?”景柱感觉自己的两条眉毛都要竖起来了,他真实地感受到自己在生气!

  小鹅从景柱越来越发力的双手上也感受到了怒意,试探着说:“后来我也觉得没意思,就不割了。我现在知道这件事不好玩,以后就不会做了。”

  “虐杀生灵!这不是一件好玩或者不好玩的事情!”景柱气得顿足,松开小鹅的双臂,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

  小鹅本对这件事颇有些得意,看到景柱的反应又隐隐觉得自己做的事不受认可,一时又担忧景柱因此厌弃自己,怯怯地捏了捏景柱的衣袖,说道:“我自小就生在战场上,从尸体堆里爬出来,从死人身上摸吃的。残躯断腿,大家都见怪不怪。我晓得你没见过这些,难以接受。我以后不做这些事了好不好,不要生气好不好。”

  小鹅想到城里的小公子们,看到杀鸡的场景都要惊惧哀叹,自己跟景柱说这些,他自然该如此反应。小鹅心里暗骂自己蠢笨。

  景柱听到小鹅说起身世,心有不忍,劝解自己,“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

  于是景柱深舒了一口气,让自己和颜悦色起来,缓缓说道:“师法之化,礼义之道,你之前流离失教,这不能完全怪你。以后拜入昆仑,你可愿好好修行,做一个贤者君子。”

  “女的也能作君子?”

  “君子是一种品德,无关乎性别。君子是让人爱重的品德!”

  “你喜欢的品德?”小鹅不等景柱回答,立刻说道:“我愿意,好好修行,做一个贤者君子!”

  小鹅吐了吐舌头,虽然还是不懂景柱突然生气的原因,但也隐隐知道景柱不喜残忍嗜血,心里正在盘算检点着自己可还做了什么忌讳之事,便听得景柱问:“你说你生于战场,长于蛮荒,可我观你言行,又像有些学识。这是何故?”

  景柱经过刚才一事,心下警惕,细细想着小鹅所言,生怕自己忽略了什么。

  “我睁开眼睛的记忆就是在死人堆里。然后好像看到了一个穿着蓝袍子的人,再然后就是一对男女让我叫他们爹娘。隔壁住着一个秀才,他教些学生读书,我偶尔在墙角听到。”

  “什么蓝袍子的人?”景柱听了小鹅颠三倒四的话,已然明白小鹅虽生在战场,但被人家收养过。

  “不知道,可能是我饿眼花了吧。”小鹅对幼时的记忆已经十分模糊,自己也不能十分确定。

  “那既然有人家收养你,怎地又流浪至此。”

  “因为……因为……”小鹅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心里衡量着说出来会不会惹得景柱生气。

  景柱看小鹅吞吞吐吐,又有些生气,厉声说道:“事无不可对人言。因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他们不喜欢我,我就跑出来了。”小鹅一横心,梗着脖子喊。

  景柱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盯着小鹅问道:“仅是跑出来?没做别的?”

  小鹅低着头不声不响,景柱继续追问:“小孩子跑出来,就算再不喜欢你,既然收养了你,也不会就此放任不管,你做了什么?不可隐瞒!”

  小鹅嗫嚅着说:“也没什么,我走之前放了一把火而已。”

  “你活活烧死了他们?”景柱感觉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的,突然觉得能感知情绪也不是什么好事,至少生气的滋味体会是不怎么样的。

  “我又没有回去看,怎么知道他们死没死。”小鹅挑了挑眉,心想这也不算自己亲手杀人吧。虽然自己趁夜放火,走前还在外面锁上了门。可若是他们警醒,早早发觉也不是没有翻窗逃生的可能。

  “你怎么敢!”景柱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发颤。

  “你现在告诉我这些事情不能做,我以后就不敢再做了。我以前也不知道啊。”小鹅有些委屈。

  景柱压制住怒火,说道:“谁能告诉你这些不能做?你做这些事情之前,可给人说教的机会了?你直接把人杀死了!”

  小鹅轻轻地捏着景柱的衣角,略带讨好地说:“那我以后要做什么都问过你,你说好的我才做,你说不好的我就不做。这样好不好。”

  景柱看着小鹅如此乖觉,不忍苛责,沉重地点点头,喃喃说道:“今日之前,你的所作所为,乃是无人教化。今日之后,你若再有违天道,那就是我做师长的失职,我必定要替天除你。”

  小鹅见景柱雨过天晴,舒了口气,小心翼翼地问道:“那还进城吗?”

  景柱点点头,背上小鹅继续往前走,心里却在想,混沌之气本无善恶欲望,也许正是受了战场怨气的影响,才能化成人形。却也因此过于暴虐嗜血。之前无人度化,无可厚非。从今以后,好生教导,洗涤怨气,也许可行。若仍不能清除其嗜血之性,那自己便伴随左右,牢牢看住她,让她不能作恶。

  “你在想什么?你是不是在想把我丢掉?”小鹅见景柱半晌无话,试探着问。

  “我不会丢掉你。非但不会,从今以后,我要日日看着你!”景柱想得一时出神,顺着小鹅的问话便说出了心中所想。

  “真的,你要日日和我在一起?”小鹅兴奋地从景柱背上直起身子,差点仰过去。

  景柱扶好小鹅,不明白她为何这般高兴,继续说道:“教你如何做一个好人,教你遵循天道,保卫苍生。”

  “我为什么要保卫苍生?”

  “因为这是修道之人的责任!创始之初,本无修道之人。伏羲大帝为维持人间平衡,结八卦印于人间点拨有天资的凡人,才有了修道之人。修道之人受着伏羲大帝的庇佑,可长寿无病。既修道,便是应了要维护天道,维持人间平衡!”

  “哦,就好像去饭馆吃了饭要给钱一样。既然吃了,就是同意拿钱换的,若是不给钱,那便要打一顿。是这样吗?”

  “正是此理。所以你在吃饭前要想清楚,若是不想给钱,就不要吃。”

  “要吃要吃!不就是保卫苍生嘛,我可以的!只要你别厌弃我就行。”小鹅说得信誓旦旦。

  “保卫苍生的人,会受苍生爱戴。不会有人厌弃你。你的养父母,那个饿极的人,皆是苍生。他们也是你要保护的人。”

  “可是,他要吃了我,我也要保护他吗?”小鹅有些疑惑。

  “度化为先,如若不成,替天除之。”景柱顿了顿,严肃地说:“但决不可虐杀。”

  小鹅扣了扣手指,敷衍地应着。

  “你为何要离开你的养父母,他们对你不好?”

  “也还行吧。就是他们越来越不喜欢我,那既然这样,我也不要他们喜欢。”小鹅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他们有了自己的子女,厌弃了你?”

  “没有。只不过他们好像越来越怕我,总是偷偷观察我。让我觉得很烦。”小鹅回想着,自己那次和大黄狗玩闹,不过略用力地掐了会儿狗子,那个“娘”便冲出来责骂自己,一脸惊恐的大惊小怪。还有自己不过是打了只鸟儿,栓在树上晒,想看看多久可以晒死,便被那个“爹”责罚不许吃晚饭。如此之事不胜枚举。

  景柱心下明白,那不过是一对心善老实的农家夫妇,命中无子收养了小鹅。这样的夫妻如何能坦然接受暴虐嗜血的地元,相处下来,自然越来越感受到小鹅的异于常人。却没想到,自己的惧怕反倒惹怒了小鹅。

  “人间生灵,皆是苍生。坏人也可以变成好人。你以前做了恶,若是现在肯改过,也可以是一个好人。”

  小鹅努力把景柱的观念塞进自己的脑中,“我肯改过就可以了?”

  景柱沉吟一番,觉得对小鹅要教导的地方实在太多,必要争分夺秒。,点点头说道:“嗯,还要悔悟,补救。”

  “死都死了,我怎么补救?”小鹅撇了撇嘴,心想,自己倒不如不记得这些事得好。

  “从此以后,你多做善事,保护苍生,就是补救了。补救的是你个人的德行,不是一人一物。”

  “好好好,保护苍生!”

  景柱虽听着小鹅语气敷衍,但总算大方向上掰正了,细节慢慢再说不迟,便对自己今日的教学也算满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雁过无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雁过无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