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重生白肆还是沈白瑶
抚青2020-09-26 15:042,197

  一月后…………青苑

  一月时间,白肆都在昏迷中,虽说是昏迷,可他能感知到外界,能听到二哥哥喊他为"沈白瑶",也知道自己是活过来了,还知道自己居然占了他小侄子的身体,总想醒来,可是睁不开眼,不知为何。

  直到自他来到青苑,应该是一月后,他睁开了眼,迷茫了一下,坐起来就想下床,他要知道为何自己会占了"沈白瑶"的身体?他经历了什?"沈白瑶"经历了什么?为何这孩子死了?他明明把自己的魂魄封印在乱葬岗了呀!为何会出来?这孩子的魂魄呢?太多的疑问,不知该如何说。

  "吱呀"一声贺珩打开房门进来,见"沈白瑶"醒了,语气中很是开心,面露喜色,说到"你还好吗?"贺珩又不知道面前这个是白肆,还是一副关心小孩子的模样。

  白肆也不知该如何,只能到"好。"

  他需要知道前因后果,需要知道为何"沈白瑶"出事了不回禹州?却在青苑,更需要知道是"沈白瑶"死了自己占了他的身体,还是没死自己夺的?他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对于连死了多长时间都不知道的白肆来说,一开口绝对是漏洞百出,无奈啊,俗套的剧情就这么开始了,他要失忆,否则一切都对不上

  ╮(╯_╰)╭。

  贺珩见他确实还好,便开口惋惜的说"沈家主和沈夫人仙逝了,我去的时候只沈家主一抹灵识在等我,我也不知发生了什么。"

  白肆小声的说"那我是沈…什么,我可能不记得事情了。

  贺珩一听他不记得事情了,很是紧张,问"什么都不记得了?"

  白肆说"嗯"

  贺珩说"你叫"沈白瑶"你的父亲母亲一个多月前仙逝了。

  贺珩说"不过死因查出来了,是被人丹府下剧毒而死的。"

  白肆听到"丹府""中毒"两个关键词,脸色就变得不好了,想到一年前,他在乱葬岗与众人同归于尽并不是无奈之举,而是他丹府中毒了,又正好发生了约战乱葬岗之事,他便想,自己一人是无论如何都无法与这么多人打赢的,所以这才将自己恨的人都约了过来,下了结界自爆了。

  贺珩见他呆愣住,以为他是难过伤心,便俯身抱了抱他,这一抱贺珩不打紧,

  可被抱的白肆却周身都斗了一下,贺珩以为他是要哭了,

  愈发抱的更紧了,声音慢慢温柔的说"孩子不怕,以后赤云台就是你家,你且在这好生住下,"

  白肆思绪听到"以后赤云台就是你家"时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想到当年也是这般,二哥哥把他从乱葬岗捡来,抱着他说:不怕,以后我就是你二哥哥,赤云台就是你的家,你在这好好住下,以后我保护你。白肆越想眼泪流的越多,想这么长时间了,最后还是二哥哥护着他,他那么多努力,最后竟是平白添了乱,平稳了一下心情,

  白肆不知说什么,只回了"嗯,多谢"。

  贺珩温柔的说"谢什么,不打紧的,不要哭了,好好的,左右这赤云台的房子多,再说白肆是我弟弟,你差不多也是我小侄子,不若你喊我一声舅舅可好?白肆喊我二哥哥,你跟着他喊一声二舅舅可好?

  听到他这样说白肆气的不打一处来,心想"舅舅"我怎么能叫你舅舅,我真叫了那舅舅,我怎么办!顿时只觉活过来了是好还是不好,活到谁身上不好,非要是沈白瑶,只见白肆面色发青,眉头紧皱,硬声声的说:"不行,我不叫"又装腔作势道"为何白肆可以叫你二哥哥,我却叫你二舅舅,我不叫,我也要叫你二哥哥,"

  贺珩听他这样讲,只觉是小孩子好胜心强,依旧温柔的说"你白肆舅舅叫我二哥哥,你跟着辈分就要叫我二舅舅啊,若是实在不愿意,喊我贺二公子也行。"

  白肆心想,称呼这时不定下,往后就难了,再说他自始至终都是唤他二哥哥的,他才不要叫什么贺二公子呢!太生疏了,又活一次,他除了沈白两家的事之外,一没仇人,二没所恨之人,多好啊!这辈子要好好的保护他的二哥哥,白肆越想越开心,不经意时笑颜如花,一丝低声笑意从少年嗓子里传来。

  不经时这笑容让贺珩惊艳了一下,呆了一下,知觉自己弟弟这个小侄子生的就是好看,与白肆那张有点清冷的面孔不一样,"沈白瑶"生的漂亮却不失英气,有点春日里的阳光般温暖。

  看着白肆笑,贺珩也低声笑了起来有点慈爱的笑容,让白肆看的想到了从前,差点又哭了。

  白肆心道:他上辈子都没哭过几次,着怎么刚活过来,就要死要活的,哭个不停,真是在二哥哥面前丢脸,不过见他笑白肆趁热打铁说到:"我要叫你二哥哥,与…白…肆舅舅一样。"

  贺珩听他这样说心中想这孩子可能是不想在我面前低一辈,想着小孩子都是这样好强便也不与他争,可是他说到"不行"。

  白肆瞪大了眼满脸不肯的表情,问"为什么"。

  贺珩说"那是你白肆舅舅喊的,我答应过他只他一人喊我"二哥哥"别人不行,白瑶乖不若你喊我二舅舅,或喊我贺二公子也行啊,总之"二哥哥"这个就不要提了啊,我出去端点饭过来给你吃,"说完就出去了。

  白肆一人在屋仔细想他没有要贺珩答应他"二哥哥"这称呼只他一人喊啊!所以现在他喊贺珩什么,不会真要与外面那些人一样喊他贺二公子吧!天呐,好想死,好无奈,烦死我算了,重生回来"二哥哥"都不能叫了(“▔㉨▔)汗 唉╯﹏╰。

  在床上坐不住的他,寻思着下床到处溜达溜达,看看与之前有何不一样,顺带问问自他死过多长时间了,只觉是过了不少年,还得问问其他人。

  打开门入眼就是一颗万年梧桐树,此时一阵清风徐来,吹得树叶沙沙做响,还有些树叶飘飘然然的落下,如梦境般,白肆接住一片叶子,静静的看了会,听见有人来了,抬头一看一名赤云台的外门弟子,拿着扫把来,这是例行来青苑打扫的,看到这位弟子,白肆走上前问"这位修士,额…问你个事,贺二公子他今年几岁。"无奈还是喊了贺二公子,反正比二舅舅好。

  修士回到"二公子今年26岁"。

  "哦,知道了,知道了,谢谢啊!"白肆回到

  "没事"修士说完继续扫地。

  白肆心中波澜不停,贺珩今年26,他死时他17,贺珩18,现在这是已经八年了,老天啊!八年他还能活过来!太不可思议了!忍不住想到"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还真是啊!啧啧啧……牛逼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