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命悬一线,缘
抚青2020-11-03 19:313,470

  ‘呼呼呼’刚出城门,风带着黄沙扑面而来,三人均是偏头遮挡,眯着眼看向前方,青木蛇,这玩意上哪找,先走吧。

  看着地图前方又一大片湖海,这黄沙遍地的地方居然还有湖,而且照这地图上所示这湖不小,一个湖可抵四个番禺界。

  "你看这地图已经是十年前的地图了,这湖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呢,万一已经枯竭了呢!"柳计童有些担忧,毕竟从番禺界出来总不能在没有水源的地方带上很久。

  "应该不会,除非十年之内有重大的事情,否则偌大个湖海不可能十年之内就枯竭,先去看看吧!"贺珩出声安慰道。

  ‘砰——’的一声,打乱了贺珩的话,只见发出声音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大坑,紧接着燃起大火,‘呼呼呼’火越烧越大。

  柳计童看着眼前一幕"这!这!这!贺兄,白肆,这啥情况?"

  贺珩护着二人说"不知道,先冷静,我们得想想办法,照这个情形很快就会烧到番禺界。"

  ‘呼——’突然一条火舌直冲贺珩而来。

  "小心。"

  白肆一把将贺珩往身后拽,抱住贺珩火顺势附在白肆背后,"啊!"一瞬间的疼痛让白肆险些失去了神志,"二哥哥…,走,…快走。"

  "啊啊啊——,这这这,鬼火又来了,快快快,赶紧走,赶紧走。"周围进城出城的人看见这一幕都纷纷赶紧躲到城内。

  "唉唉唉,你们看,那鬼火处还有三个人呢。"

  "诶,就是,那那那,那是不是还有个被烧到的人?"

  "就是啊!哎呀呀,这人怕是活不下来了,这鬼火可怕的很,沾上一点都疼痛不已,反正我隔壁那家的,沾上一点疼的呀直撞墙,本来以为沾上一点没事,结果没过几天就办了白事,可怜的很啊!"

  一群站在城墙上看热闹的人,嘴里谈论不绝。

  有人大喊"你们,快进来,别在那了,离那鬼火远点,快进城!!!"

  听见声音的二人架着白肆就往城里跑 ,

  ‘呼——’

  大火的袭来让三人无处可去。

  柳计童看着眼前形势"这,怎么办,……贺兄,你扶着白肆,我试试。"

  说完拿出几块碎玉,碎玉飞向上空,散发着如月的寒光,散开在火堆的四周,瞬间火凝结成冰棱,以奇怪的形状竖立在周围,只是鬼火的灼热还未散去,紧接着而来的是不亚于雁荡山的寒冷,越来越冷,柳计童计时出声"快走,再不走就要被冻上了,千万别碰到冰棱。"

  应声一过,三人跳跃一过直接出现在冰棱外围,着急白肆的伤势贺珩直奔城内,看见鬼火没了,城门再次打开,贺珩从人群中穿过,有人开口说"公子,这位小哥,怕是没救了,被这鬼火沾上一点都会死,更别提这位小哥整个背后都……。"

  贺珩有些着急,背着白肆嘴里念叨着白肆的名字"阿肆,别睡,阿肆,马上就到医馆了,阿肆,坚持住。"

  柳计童走在前面,领着贺珩前往昨天来时见过的一家医馆,"医师,医师,快救人。"

  医馆的人一看见是鬼火灼烧的,摇头说"治不了啊!这是鬼火灼烧的,我这小店治不了,回家准备后事吧。"

  柳计童一把抓住医师的领子,"治不了,也得给我治。"

  "唉唉唉,这位公子,还请你放开手,不然不但是你这同伴无法救治,你也要身受重伤。"旁边的小药童语气不善的说道。

  "柳兄,住手,他们既无法救治,我们便走吧。"

  "贺兄,白肆的伤。"

  "柳兄,先走。"再在这呆着怕是真如他们所说非但救不了阿肆,反而还会被人打一顿。

  "贺兄,我们现在是……。"

  "我们去找别的医馆,我就不信了,还真没有能救治这病的。"

  "可是贺兄,就算找到医馆,可,我们没钱啊!。"来到这‘没钱’是最大的绊子,虽说三人能吃苦,可毕竟都是大家族里的少爷,谁都没有挣钱的经历,就算是白肆不受宠,也只是吃残羹冷炙,都不知道钱是什么。

  贺珩顿住脚,接着走"不管了,只要能救,救回来了再说。"

  "不行,不行,救不了……。"

  "准备后事吧!活不了了,唉!"

  "快走,快走,这人都死了,别来砸我的招牌。"

  "…………——"

  "呜呜呜……"贺珩背着白肆走遍了整个番禺界的医馆,衣衫已经被汗水湿透了,整个番禺界的医馆都是同一个说法,怎么办啊!

  "贺兄,走我们带白肆回去,这里的人救不了,不代表外界不行,倾贺柳两家之力,不信救不了白肆,走,我们走。"柳计童看得出贺珩已经快急出事了,漫无目的的乱走。

  "贺兄,我们走,不管怎么样,先出东部再说,你累了,我背着白肆,先走,左右没几天的路程,我们御剑飞行应该顶多一个时辰,来,将白肆给我。"柳计童伸手就要将白肆拉过来。

  贺珩不肯撒手,一个闪躲避开了柳计童的手,道"柳兄,不必了,我不累,我想到还有一个地方,我们去那看看,如若还是不行,那就回去。"

  "贺兄,最后一次了,白肆等不的了,东部医术精湛高明,说不定只是一个传闻,外界穿出来骗人的。"

  见他如此执着,柳计童很着急,白肆的伤势等不的了,背后一大片都是血,衣服燃烧下的灰烬与血肉混合在一起,恐怖狰狞,现今柳计童给白肆披上的外衣早已被血湿透,一滴一滴的往下滴血,一路上的走往,血早已将贺珩的衣衫沾湿一大片,眼前的一幕惨不忍睹。

  "我知道的柳兄,多谢柳兄提醒,但是这处一定能救阿肆,如若这处还不行那就立即回去。"

  前方是一处青楼的占地。

  "来啊!快来啊!公子,你可好些天没来了!"

  "哟,这位公子是第一次来吧!翠儿,快招着公子进去啊!"

  "唉唉唉,你这是什么情况,背个死人来泡妞啊!滚滚滚,死一边去,不招待。"

  贺珩装作没有听见,背着白肆就钻了进去,他昨天来到番禺界的时候就感受到这里的灵力波动很强,区区一座青楼又怎会有如此强大的灵力波动,地下定然有不同寻常的地方,如若猜错了那就立即回去。

  "唉唉唉,这都什么人啊!当我这是什么地方啊!敛尸房啊!快快快将人给我拦下扔出去!"

  柳计童没想到贺珩说的地方是青楼,站在门外看着那些个女子一个个搔首弄姿,挥舞着不着一丝的手臂招揽着客人,眼下出现一丝为难,"贺兄说的地方怎么是青楼啊!这真的能救白肆?…哎呀呀不管了。"说完闭上眼冲了进去。

  "哎呀呀,这都什么人啊!先来一个,现在又一个,干什么呢!有钱没,就硬闯!将他们给我拦下,没钱立即轰出去!!!"

  柳计童闭着眼睛跑的太快,不小心撞了一下老鸨,气的老鸨接连破口大骂。

  柳计童闭着眼跑的太快,与贺珩二人跑开了,现今不知进入哪里了。

  只是这里的景象与外面不一样,刚才外面虽是闭着眼跑的,但总归不能真一点都不看,那里满是粉红色的飘带,这里则不同这里的飘带是青色的,但是空气中弥漫着与外面一样的……纸醉金迷的气味,到处散发着甜腻的香味,这里是哪里?

  走着走着,推开一扇门,进到里面没有认,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砰’的一声,脑袋撞到床架上了,"哎呦呦,疼,这架子怎么这么疼,嘶……。"柳计童疼的顺势坐在了屋内的床上

  ‘咚咚咚’"有人吗。"敲门声紧接着是一声很好听的声音。

  半晌,柳计童坐在床上不知道该咋回答,他也算是洁身自好的人吧,现在出现在青楼,该咋说?

  ‘吱呀’门外的人没有听见回应,推门而入,左右看了一下,瞬间眼神被钉在柳计童都身上,眼前之人捂着脑袋,楚楚可怜的眼中闪烁着光芒,眉头微皱,红唇微张,白皙的皮肤,挺翘的鼻子,看起来孱弱的身子,微微倚在床架上,不知觉的竟然呆愣住了。

  柳计童见面前这个,这个……小和尚,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红晕慢慢的爬上脸颊,眼见这小和尚看呆了,怒斥道"你,你,你快别看了,你,你如此穿着,你可是出家人?"

  ‘嘭’的一下,听见怒斥声音的一下子脸红了起来,立刻转过身去,满是歉意的说"抱歉,这位公子,小僧是来查事情的,冒犯了公子,真是抱歉。"

  柳计童听见他的道歉,气也算是消下去了,想他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不是,不过这和尚是来差事情的,那必定知道这里该怎么走,询问道"这位小师傅,你即是来查事情的,必定知道该怎么走,不若小师傅带我一程,可好?"

  那小和尚一听连声应下"可以可以,只要施主不介意小僧刚才失礼的举动就好。"

  小和尚避着柳计童不看,转身朝向门口。

  柳计童见此,只觉好笑,这出家人都这么听话的吗?"走吧。"

  小和尚应下,回道"施主,跟紧了,前方有些难走。"

  走到楼梯的时候,‘呼呼呼——’狂风大作,不明所以的柳计童眼前一黑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小和尚见此,无奈只好看他一眼将人接住,背在身上,只觉此人身体软如无骨,没有重量似的,轻的很。

  狂风过后就见是暗黑色的一幕,此处不知是否为青楼地下,人群中的暗流涌动,空气中的硝烟弥漫,都充斥着危险二字,‘乐清’不知道师傅要他来干什么,只说了‘缘’之一字,现今并没看出缘在何处,不过师傅说了,到此番禺界十天若看不透缘字,便可回来,今日已经是第十天了,等这位公子醒来,自己就可以回去向师傅问问缘了。

  "嗯,嗯。"声音从背上传了,柳计童醒了。

  柳计童只觉自己身处黑暗之中,猛地一下醒来了,看了一眼周围,只觉自己的视野不是很对,动弹两下,反应过来自己被人背在身上,扭动着要下来,乐清见此慢慢蹲下来将人放下,"施主,你要到哪里?"

  "嗯…我…额…我也不知道…呵呵。"现在问他要去哪?他哪知道,贺兄走了,现在也找不到人,他刚才昏迷都不知道现在在哪,问他不如问天。

  "额…既然施主不知道要去哪,那施主要找哪里?"

  "医馆,我朋友病了,来找医师救命。"

  乐清想了想,此处确有一家医馆,"走吧,就在前方,小僧知道地方。"

  "多谢,小师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