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魔头死了,大快人心
抚青2020-09-23 18:462,282

  白肆站在乱葬岗上,看着周围的人围着他围成一个圈,嘈杂的声音传遍整个乱葬岗。

  所有人都面目狰狞,嘴里喊着差不多相同的话"白肆你这个伪君子,

  是啊白肆你这个大魔头,你妄为一代宗师,

  对你这种人就该下地狱,

  对 、对 、对,

  就他这种人根本不配活着,

  没错要活也只配活在猪圈 ,马厩,

  白肆你今天必死无疑,真真大快人心,

  人群中你一言我一语咬牙切齿的谩骂声一阵阵传来嘈杂的很。

  白肆冰凉的看着周围人,只见人群中让开一条道,一名身着蓝色衣袍的男子,急匆匆的赶来,站在人群中央,怔怔的看着白肆。

  周围人看着这名男子,有人说到贺二公子也来了,周围人附议说到,

  贺二公子是来整顿家风的吗?

  就是我看贺二公子定然是来大义灭亲的,

  依我看啊贺二公子定然是与我等一样,来取这白肆狗命的。

  贺珩没有理会周围人,只是看着白肆,

  半晌到"阿肆,下来,我带你回家"颤抖的声音带着心疼。说完这话周围人都暴躁,"贺珩我们尊你一声贺二公子,但你不能助纣为虐,他白肆是什么人,麓谷岭的惨状你贺二公子莫不是贵人多忘事,他白肆一人可屠了整个麓谷岭啊!这事可不是你们贺家,你贺二公子可以担下来的,是啊,这贺珩怕不是被着白肆给迷住了吧,怎么黑白不分呢!

  白肆冰凉而又平静的看着周围还在不停谩骂的人,又看看他说到"下不去了,"语气中透露这对这个男人的不舍与对世人悲凉。

  白肆豁然一笑,想到他这一生作恶无数,任谁都无法在他心中留下一丝,再又看看面前这个不论何时都对他温柔以待的男人,

  想到贺珩可能是他现在死唯一舍不得的吧!毕竟他喜欢他啊!喜欢到有一时想要放过那些伤害他的人,不管所有事,只要他。

  可是作恶的种子一旦埋下,便无法清除,而且他也不是个安分的主,他曾经努力的只想留在他身边,可是……………………

  白肆闭上眼,喜欢他,太奢侈,那善良温柔仙师啊!又岂是他能肖想的……想到这一滴清冷的泪水流了下来。

  再睁眼时他凌厉的看向周围人,突然开口面布恨意又似哽咽到"就是你们这些个人,害我半生,"说完他便转头不舍的看一下那个温柔的人,将人猛地一推推向人群外,随后他自己便与周围所有人,以自爆的方式,与他们同归于尽……………。。"

  几百余人顷刻间,消失殆尽,唯有一人活了下来了。

  青城山 福茗茶楼

  一名说书先生说到这,手中的醒木一敲,接着说到"自此这本来就只是一片小坟堆的地方 ,更是尸横遍野,真的成了乱葬岗,去那砍柴的樵夫都说一踏入乱葬岗区域便总能听到哀嚎遍野,总觉是这百余条性命,在嘶耗这不公。"

  一名茶客问到"那这贺珩贺二公子呢?"

  说书先生说到"这贺二公子是那白肆的结拜大哥,所以有人说"这白肆死前也算良知恢复了吧,至少知道把他大哥推出去。"

  又有人问到"那白肆可是连孩童、养父都杀的人,怎会把贺二公子推出去?

  不等说书的回答就有人说了"别忘了那白肆可是贺二公子八岁时就从乱葬岗捡来的,白肆曾昭告天下说"白肆愿尽此生护贺珩"别的先不说,就说这说话算数这点,据说这白肆说出去的话还是一言九鼎的,他不说是不说,说了就一定会做到。"

  语毕便有人不屑的说"你怎么向着大魔头说话,他可是屠尽整个麓谷岭的人,"哼"我看你是觉得他厉害吧,觉得他是个英雄,你这人要是见过当年那麓谷岭的惨状就不会崇拜他了。"

  那人呛到说"崇拜白肆怎么了,他确实厉害啊!你说他一人便能屠尽麓谷岭,这不是厉

  害是什么,我听说白肆当年也是天赋极高的

  世家子弟,很多世家嫡传子弟都比不上他的天赋,而且他脑袋还好使,他曾在原先的祛阴符上做了更改,使得那祛阴符可以驱散周围一公里多邪物,"接着大声说:"哎呀呀,这是谁啊!刚刚还说人家白肆不好,结果自己身上就带着人家白肆做出的祛阴符,哈哈哈真是可笑至极。"

  只见那人身上确实佩戴这折成三角形的祛阴符,想想也是,这福茗茶楼离乱葬岗不说近,却也不是远的,万一有厉鬼怎么办!所以福茗茶楼常年四周贴着祛阴符,来往的客商到这福茗城也都会带上祛阴符。

  只见那人被戳穿了,恼羞成怒下,便破口大骂,

  一会小小茶楼便因死了八年之久的白肆重新吵了起来,是的八年前白肆与百余名修士齐上当日的小坟堆时,便有人因这事吵架,没想到都过八年了还是同样的话题,无非是白肆臭名昭著无恶不作与白肆是天才发明了很多驱邪镇恶的法器,只不过当日还多了一个话题,就是白肆选的地方好,死了也不用麻烦别人,死的可真是地。

  茶馆老板明显没有想到这种情况,眼看着这些人吵着就要打起来,眼看自己的茶馆就要不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对那说书的说"事是你挑起来的,今日茶楼有任何损失的算你的,干紧给我收拾了,要是他们打起来,你就等着吧!"走时狠狠的瞪了人一眼。

  留说书的一人手足无措的看着周围,眼看说书先生就要哭出来,一名修士看到此景,进来问到"怎么回事,别打了,"一群人看向他顿了一下,便齐齐施礼"白无尊。"

  被称白无尊的贺珩向众人俯身回礼,问"怎么了?"

  说书的像是看到了救星似的,急忙向白无尊走去,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又说到“白无尊,帮帮我吧!我也不知会引来这样的事,早知道就不接这活了”

  贺珩抓到了重点问“是有人让说白肆的?”

  说书先生回到“是啊!有人给了一大笔银子,让我讲白肆,”随后又听他嘟囔到“要不是银子多,我也不敢讲白肆啊!那样的人物,虽说是死了八年,可万一夺舍回来,听他这么讲,那他的小命还要不要了啊!唉~都怪自己贪”嘟囔完懊恼的蹲在地上一个大老爷们竟然还抹起泪来,想到老板说事是他 挑起来的,赔偿就该由他来,他顿时看了一眼茶楼,发现老板的古董花盆碎了,一下子受不了就晕了过去。

  贺珩顺着他看到的东西看去,发现了花盆,便开口到“是哪位修士把茶楼的花盆打碎了,还请把老板叫来把钱陪给人家老板,”顿了一下语气带着严厉与强制 “还有各位议论的白肆,是我弟弟,还望各位给我个面子,就此散了,莫要再讨论了” “多谢”转头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