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朝花市,青铜结界
抚青2020-11-20 01:506,760

  翌日

  霍真说的高地已经用肉眼可以看见了,就在前方大概两百米处,乐清让众人紧握佛链,一行人拉着链子一个接着一个往前去,到高地时众人心一紧,只是这份紧张在进入没什么事时就消散了,可是没想到的是,他们高兴太早了,等最后一个人进去后,就发现脚下踩的不是黄沙,而变成了黑土,眼前也不是艳阳高照,而变成了清冷的夜晚。

  高悬的白月,照耀着树影婆娑,夜莺低吟,月光温柔的洒在一座座拱桥上,下面流动着冰冷的河水。

  慵懒墨黑的小猫,睁开眼竟有一双异瞳,一只翠绿,一只墨黑,缓慢起身走在河水上,如履平底般的肆意,摇晃着竟有九条的尾巴。

  一座拱桥上,一位恭敬的仆人弯着腰迎接着来往的客人,来来往往的人群,好似每个都穿着不菲,家世不凡。

  对面的小楼处,挂着一排排镶金华丽的方形灯笼,古红色的小楼衬着金色的屋角,墨绿色的玉石地砖与古红的屋柱,还有高处挂着此楼的牌匾‘朝花市’。

  来来往往的人都奔着‘朝花市’去,门口同样站着两个恭敬的仆人,与人递着面具,进去才知竟是一座大的街市,人群中的喧嚣热闹,都映照着此地的繁华。

  街边的小摊,门内的商店,街道的灯笼,脚下的玉砖,镶金的柱子,昏暗的街市,热闹的人群。

  凄冷的月光,悄然的被乌云遮去了大半,随着月光而去的灯光,一时间令朝花市陷入黑暗。

  走在人群中的几人,悄然分开,等几人发现时,早已不知身在何地,白肆紧跟着贺珩可还是走丢了,看着如此情况白肆的一张脸都绿了,千防万防可还是将人弄丢了,早在踩到黑土时白肆就提高警惕生怕贺珩丢了,可没想到还是丢了。

  被分散的几人的愤怒怨恨都落入霍真和小秦…啊!不!应该是秦卿长老。

  "秦卿,吩咐下去,引四人到四方船,千万不要让四人碰头,尤其是白公子与贺公子,还有重点让人小心白公子!"站在朝花市最高的一栋摘星楼上望着被分散的几人,心中的算计不停的转动,但霍真其实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寄希望于这四人。

  其实现在街道上的人除了这四人没一个活人,全是鬼,因为他们是这几年来东部的外界人,每一个人都是他费劲心思引到这来的,能解开谜题就可以出去,解不开就只能成为街道中的一员。

  旁边站的青年男子秦卿一改昨日状态,"主子,这几人确定要动?"

  "动。"

  秦卿领命出去,到另一个屋内"潘侍卫,主子有令"

  原本在屋内擦刀的霍潘,看见秦卿进来,站起来"秦长老。"态度很是恭敬。

  秦卿道"嗯,主子有令,引新来的四人进四方船,不要让四人碰头,尤其是那个穿蓝色衣衫与白色衣衫的二人,万不能让二人碰在一起,让手底下的人特别小心那个穿白色衣衫的人。"

  说完转身推门时,顿住脚停下嘱咐道"尽量保四人性命。"

  霍潘领命提着刀走出去集结军队,"霍家军!"

  炼场上众人排成方形,齐声道"将军在!有何吩咐。"声音穿云破海,气势如虹。

  霍潘道"主子有令,新来了四个人,让其引到四方船,尽量保其性命,但不要让四人接触碰面,尤其是小心身着白衫之人,还有千万不要让身着白衫之人与身着蓝衫之人碰面,就这么多,行动。"

  白肆站在街道不知该往哪里去,回想起霍真说的高地反常,心中有了答案,现在在人家的地盘,还不知道霍真会怎么对付我们呢!

  回想起霍真说过的东部逐年沙漠化,湖海消失殆尽,原来如此,竟是不想让人走,与东部一去陪葬。

  ‘踏踏踏’前方不知从何出现了一匹野马,跑的飞快 ,白肆来不及躲闪,正运起灵力稍微抵挡,奇怪的是野马在碰到他的一瞬间变得透明状,穿过他的身体向后奔跑而去,这是灵魂?在向后看竟没有一个人躲闪,全都像没看见似的,当然那野马也碰不到这些人,在相互碰到一起的一瞬间白肆亲眼看到野马变成透明状,人群也变成透明状,这些人都是……鬼!

  伸手触碰旁边的一个青年男子,果然如刚才一样,这些人都是鬼,这…这…这么多,霍真说他从小到大在高地试了不下百次,这些人都是霍真做的!这……!

  ‘咻——’

  ‘什么人!’白肆刚试完青年男人,突然一道白光从眼前闪过,‘谁!’

  跟着白光看过是一支箭插在墙壁上,箭支上有一张纸条‘庭闲红花后’这是……

  后庭院,一男子坐在亭内,旁边一青年男子弯着腰在男子耳边传话,男子不急不慢的端起茶来"他知道很正常。"抬头望向月亮,也不知道在看什么,"走吧,别让人发现了。"‘吧嗒’一枚戒指被男子放在了石桌上。

  这句的意思是后庭院?……后庭院在哪?白肆拿着纸,握紧拳头,起步向前走去,走到一个小巷子口,发现了与那只箭上一样的箭羽,走进小巷,到小巷口时有一面镜子,镜子里照耀着一排排楼房,突然在一排排楼房后发现一座小楼,‘红花楼’,闲庭红花后,红花,红花楼,就是那里了。

  快跑过去,到楼下推门进去,一只没有箭头的箭杆,放在地下,原先箭头的地方放了一枝花,这是…‘阴星枝’捡起来,仔细端详,这阴星枝喜阴暗潮湿的地方。

  ‘喵——’

  一只猫从角落里走来,灵猫!是那只能走在水上拥有九条尾巴的灵猫,它在这里干什么?

  猫儿看了他一眼,叼起阴星枝,朝后院走去,这是在指路?

  越过楼梯,打开通往后院的门,后院有个小亭子,小亭子上写着后庭二字,原来这是后庭院。

  石桌上茶水,戒指,摆在上面,摸了摸茶水已经凉了,这戒指……

  "霍真——"

  "别让我抓到你,否则……。"白肆看到这戒指,想起霍真带过,捏着戒指的手渐渐发白,青筋爆气,霍真怕是活腻歪了!

  ‘喵喵’黑猫叫了两声,越过围墙朝外走去,走了半刻钟到一处小溪,猫儿没看直接钻了进去,白肆犹豫几分也跟着跳了进去。

  ‘咕噜咕噜咕噜~~~’跳进去才知他不会水,万幸在他快断气之时,猫儿游出了水面,他也跟着出来,入眼是座大船的底部,因为不会水赶紧爬上来,船上空无一人,这……

  "灵猫。"白肆喊了一声猫儿,可回头猫儿不见了,看来是跑掉了。

  走到船体内,乌泱泱的一大群人,这些人都是……

  "这位公子,进去需带上面具。"旁边守门的侍卫开口说到。

  白肆在这些侍卫开口之时便知守门的侍卫是活人,那面前这些也都是活人吗?

  带上面具,进去发现里面空间极大,主位上还坐着一个人,那人穿着华丽,头顶金冠,脚踩云金,面容正是那霍真。

  大步向前直逼主位,在要上台阶时一把出鞘的剑挡在白肆面前"白公子,还请莫要上前了。"

  白肆扭头看向举剑之人,看着面相有点像秦卿,"你是秦卿。"语气肯定,别的不说,秦卿的眼睛,绝对见之不忘,太亮了。

  秦卿惊讶"想不到,白公子竟一眼就认出我来。"

  白肆笑了笑,"你们要我们来到这里是要干什么,直说吧。"

  霍真哈哈大笑,"白公子倒是直接,那我也不绕弯子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请白公子一行人帮我打开结界。"

  白肆反问道"结界?呵!谁说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谁说的话可怜巴巴的,现在给我说是结界,还说的如此确定,与,无耻。"

  秦卿提点道"白公子,还请注意言语。"

  "呵!言语,现在跟我提言语,怎么不跟我讨论你们的行为呢?"白肆怒斥,看着抵在脖子旁边的剑。

  秦卿抱歉道"还请白公子见谅,主子也是太着急了,东部此况,白公子也是知道的,所以还请……。"

  白肆开口打断秦卿的话道"呵,可笑,威胁我,我还要体谅你们,这不摆明了你们把我买了,可还要我给你们数钱,因为你们不会,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秦卿道"白公子,我……。"

  霍真道"好了秦卿,闭嘴。"

  霍真看向白肆道"白公子,不管怎样,现在你们一行人终究落到我手里,我知道你不管另两个的死活,可……你的‘二哥哥’呢?。"

  白肆听到他提贺珩,灵力瞬间破开挡在面前的剑,手中破云直逼霍真而去。"

  ‘砰——’

  破云被挡开,秦卿举剑挡在霍真前面。

  白肆怒斥道"霍真,你要干什么?"

  "秦卿,让开。"拨开挡在面前的秦卿,霍真道"白公子,我的想法刚才已经说了,只是白公子似乎不太想配合。"

  白肆冷哼"呵!配合,可笑,说是配合,可到现在我都没见到我二哥哥,谁知道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霍真道"白公子放心,贺公子与其二人都好好的,只要打开结界,你们便能回去,再说贺公子不是说要拯救世间吗!你不是要与其一起吗?现在先拯救东部不好吗?"霍真似蛊惑的声音传来。

  白肆冷笑道"呵!可笑!太可笑了!"

  冷笑过后白肆认真的看着霍真道"二哥哥的心愿从不是说大话拯救苍生,他不过是想所有人都过得好一点。"

  话音一转,狠厉的看着霍真"倒是你,霍医师,堂堂医师,救死扶伤,现在却害了这许多人。"

  主位后一道声音传来"说的对,我的心愿从不是拯救苍生,毕竟我没那么大的能力,我只想尽我所能罢了。"贺珩从主位后走来"阿肆。"

  "二哥哥。"见到贺珩没事白肆就放心了。

  "嗯。"应完白肆,对霍真说道"霍医师,阿肆说的对,任谁都无法说出拯救苍生这种严肃的话吧!我贺珩亦是做不到啊,如若谁说出那必定是很有勇气的,只是惭愧贺珩没有,贺珩有的大概只是尽全力而为。"

  霍真似疯魔了怒瞪着贺珩"你怎么能没有,你说尽全力而为,那你尽啊!东部就等着你呢!救世主啊!他们都等着你呢!你为何要走,还说的那么冠冕堂皇,呵呵呵……可笑,都是一群胆小鬼。"

  白肆道"霍真!你够了!"

  贺珩拦住正要向前的白肆"阿肆。"

  贺珩对霍真说"霍医师,来时我看见了朝花市街道除我们几人便没活人了。"

  "霍医师,不管怎样你害人终究不对,我尽力帮东部打开结界,只是可否让阿肆与柳兄同乐清小师傅一起先回去。"

  霍真哈哈大笑"回去,好啊!回去!只是进了朝花市除破结界,否则只有进东部与留下两条路,出去呗!哈哈哈!"霍真指着大门。

  霍真似是想到什么似的"哦!对了!提醒一下,你们只有一条路,有两条路的只限于我的人,哈哈哈!"

  霍真对秦卿道"带他们去结界处。"转头对二人道"你们如若不破结界,那只有与街道那些人一样了。"

  秦卿带着几人就要将二人带走,就在碰到贺珩的时候白肆砰的一声将几人弹开,"霍真,你会为今日之事付出代价的。"说罢抬腿就出去了。

  半个时辰后也不知道被秦卿带到哪啦,眼前尽是黑色,如若不是拉着二哥哥,恐怕现在都以为二哥哥没了。

  ‘轧——轧——轧——’

  犹如机械盒子开始运作,慢慢的前方亮了起来,一个巨大的半圆的盘子印在眼前,青铜的材质,诡异的花纹,似花又似鱼儿,一道空格划过了小半个盘子,直到入地下看不见。

  慢慢的盘子不动了,瞬间回复了之前的寂静,只是现在有光了,转头一看二哥哥在旁边,柳计童与乐清小师傅也都在了。

  人站在半圆盘子下方,犹如蚂蚁一般矮小,盘子散发着蓝色的光芒,但好像只照耀住几人,因为几人后面都是一望无际小黑暗。

  秦卿道"贺公子,这里就是结界之地,‘青铜盘’,青铜盘破,结界破,接下来的事就劳烦四位了,我们就先走了,你们……。"

  欲言又止,秦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提醒小心吗!其实这里没什么危险,最危险只有耗死。

  秦卿一行人转身回去,留下四人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不知道该干什么。

  白肆首先看了一眼环境,周围的情况,可除了眼前一点光亮周围黑的啥都看不见,"二哥哥,现在……。"他被现在这种环境搞得都不会说话了。

  贺珩夜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周围一片漆黑,"这…我们先坐下,歇歇,想想怎么办。"

  一行人席地而坐,憋了半天的柳计童开口道"啥情况啊!我完全不知道现在在干嘛!"

  乐清道"小僧也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莫名其妙在朝花市大街就分散了,接着我就发现周围都是灵魂,并且都已成鬼,只是大街上应该有什么东西压制着他们,所以他们变得呆滞,不像别的鬼凶煞带有攻击。"

  贺珩道"你们有没有见到霍真?"

  柳计童疑惑道"霍真,霍医师,没见。"

  乐清点头附议。

  白肆道"那霍真就是害我们如此之人,也是让大街上那些人变成鬼的人,他让每个外界人都带着他出去,然后就把人困在这里破结界,破了就出去,破不了就只能成为大街上的一员。"

  乐清不可思议的问"霍医师杀害了这么多人吗?这,这,这,这可是大罪啊!罪过!罪过!"手中拿着佛珠,双手和十,嘴中低声念着超度经。

  柳计童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着大街上众人都是霍医,不霍真杀害的,那这人也太可怕了。"突然想到"诶!贺兄听你这么说你见过霍真了?"

  白肆道"是,不止二哥哥见了,我也见了,可笑的是那霍真竟存着把我买了还要我帮他数钱的想法,简直可笑至极。"

  片刻乐清超度经念完,睁开眼对众人说"这种情况只有一条路,破结界!"

  贺珩道"对,破结界,大家,我们来想想怎么破结界。"

  白肆道"用符咒,贴满这个大圆盘,进行腐蚀,炼制腐蚀符的时候加入了一点强硫酸,可行?"

  柳计童道"我这有爆破的玉石,不若将玉石粘到大圆盘上,可行?"

  乐清道我的佛珠与柳施主的玉石一样可以爆破,还可以以高温将青铜融化,再加上佛珠是主持师傅借着佛光炼制而成,与柳施主的加起来应该可以起到更大的威力。"

  贺珩道"我想让我们排阵,以阵法之力将结界震破,届时再加上各位的法宝,符咒,我想这已经是最强的了,只是如若爆破会不会伤及我们,还有柳兄的玉石可是鬼火那日一样的?"

  柳计童道"不一样,我出门带了金不水火土五种玉石,现今水已经用了,刚才乐清说他的佛珠可以融化青铜,那我就用火。"

  贺珩道"好,那阿肆你的符咒可够?"

  白肆道"应该够,不够也没法子,强硫酸用完了,如若要做现在的材料倒是可以做爆破符和火符。"

  贺珩道"那就做爆破符和火符,大家一起做。"

  突然在做符咒的过程中白肆的身体痉挛了一下,怕人看出异常,赶快恢复正常,改口说腿麻了,只是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要白肆知道。

  一个时辰后储物袋里的朱砂与黄符纸都用完了,几人的手都要废了,几人零零散散左拼右凑,足足三千张,写完白肆拿着所有的符咒,破开手掌,惊的贺珩瞪大了眼,连忙就要捂他的手,白肆见此避开,贺珩看着他"阿肆你干什么,这是要做什么?"

  白肆道"我中过一次鬼火,但其实更像是火毒,我感觉身体已经不一样了,如若符咒上加上火毒,那必定不同凡响,二哥哥,你不能被困在着,你一定得出去,一点血而已,如若能出去,根本不算什么。"

  避开贺珩,将血滴在所有的符咒上,只是原先做的加上刚做的,足足五千多张,中途血不够了,白肆要再划破手掌,贺珩拦着不让,白肆避过,手起刀落,手掌有多了一道血印。

  半个时辰后,所有的符咒都滴上血了,贺珩连忙将江白肆的手绑上,"阿肆,怎么这么不听话啊!来先歇歇。"贺珩眼中闪过泪光,声音略颤抖。

  白肆道"可以休息两个时辰,三个时辰我的血就没效果了,二哥哥,你们拿出续灵囊,先恢复灵力,我也歇歇。"

  两个时辰后,在场四人都是天赋极高之人,两个时辰便恢复灵力,只是白肆失血过多,脸色苍白的很,贺珩怕他撑不住,道"阿肆再休息一下吧!"

  白肆笑道"二哥哥,我没事,二哥哥不能让我的血白流啊!二哥哥开始布阵吧,我可以。"

  白肆的坚定让贺珩也说不出什么,毕竟阿肆确实流血了,只希望能打开结界。

  贺珩开始布阵"阿肆你站到左边那个角。"

  又对乐清道"乐清小师傅,你站到右边。"

  最后对柳计童道"柳兄,你站到我前面。"

  所有人站到贺珩说的位置,贺珩看着四人的位置道"柳兄往后一步…好。"

  "阿肆,想前一脚…好。"

  贺珩看着没问题了,道"各位,等会我说开始,就开始往阵法里注入灵力。"

  说完贺珩先用灵力引出一滴心头血,在合灵力,地上画阵法,灵光点点,汇聚成线,散发着蓝光,十二角的阵法,四人一人站三角,里面困着一只四不像,慢慢的阵法成型,四不像立体化,从阵法中央起来,正对着青铜盘,贺珩道"开始!"

  白肆在看到四不像时就知道这是‘引雷阵’,引雷阵是四不像正对着哪里,雷就劈哪里,只是现在这种情况要用的引雷阵的等级,需要布阵人的心头血,才能发挥最大的力量,而布阵人就是二哥哥,用的就是二哥哥的心头血。

  霍真,你害二哥哥失心头血,我就只能要你的命了。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雷声大噪,惊的四方船主位上的霍真都到甲板上一看,只见天空电闪雷鸣,一道道白光划破天空朝结界劈去,秦卿道"主子,我们可能有希望了。"

  霍真笑道"嗯,希望,有希望了,秦卿,如若结界破除,东部自由,还请不要告诉父亲我做了什么。"

  秦卿扬笑的脸庞瞬间拉下来"主子,你,要干什么?"

  霍真笑着说"秦卿,该教的,你叫我一声师傅,我都教了,我也就会这么多,我最后再教你一个‘信守诺言’,我说过只要他们能破除结界,我以死谢罪。"

  秦卿道"主子,他们又不知道,主子没必要。"

  霍真道"秦卿,他们是不知道,可他们也无法原谅我,再说了,他们几人的身份我也知道是大家族的孩子,所以我死对谁都好,只是拜托你瞒着父亲了,瞒着霍家了,我的坟墓不进家族陵,随便找个地把我埋了吧!别给我立碑,你要有心,就隔一段时间来看看我,还有别告诉任何人,我的墓在哪。"

  秦卿道"主子死,秦卿怎敢独活,害这几位少爷,我也有份,我下去继续侍候主子。"

  霍真道"我就知道,所以,我最后一个命令是好好活着,好了,走吧,等消息。"

  不给秦卿反驳,霍真掀帘子进去,死!他该的,青铜盘破,结界破,调查几十年,青铜盘正在吸收着东部的养分,就是导致东部的沙漠化的主要原因,青铜盘破,沙漠化就会逐渐消失,绿树,红花,湖海,吃不完的食物,喝不完的水,东部就会过上与外界一样的生活,他死的太值了。"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一声接着一声,白色的雷劈到青铜盘上擦出火光,加重了法器,符咒的攻击力。

  ‘砰——砰——砰——轰隆隆——噼里啪啦——呼呼呼——’

  爆破声,雷声,火星碰撞声,火符燃烧声,多个声音碰撞在了一起。

  慢慢的青铜盘上出现一道裂痕。

  ‘轰——砰——’

  青铜盘的裂缝越来越大,阵法里的四不像前脚扬起,整个前身向后,‘哒——’的一声落下,尘土飞扬,阵法里的四不像好似不满意如此,指挥这天雷,重重的劈向青铜盘。

  砰——砰——砰——轰隆隆——噼里啪啦——呼呼呼——’

  两个时辰后,白肆身后一个不知明的黑洞,打开了,灵力即将耗光的几人,只听……

  ‘砰——’

  巨大的声音过后青铜盘破,结界破,可随之而来的就是贺珩的崩溃,因为白肆不见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