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贺珩知前情
抚青2020-10-09 22:132,063

  柳计童接着对贺珩讲"白肆看着我二伯接着说"从前是我不对,现今我二哥哥,贺珩中毒,能否让我进柳家书室查阅典籍,我保证只要我二哥哥好了,您让我去死都行,我求您了,"说完他就重重的给我二伯又磕了三个头,然后抬头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看着我二伯,但是我二伯没答应,不是因为白肆做的事,而是我柳家书室是我柳家的根基,就连柳氏嫡系要进也要家主批准,所以我二伯没答应他,可是他不管,这傻子就这么跪在悬崖处,一跪就是半月,贺兄你知道你当时中毒的时候是冬天吧!大冬天的穿的薄不说,身上还不停的流血,左眼更甚,本来就是血雾一层,半个月他一直哭,就跪在悬崖处哭,本来流出来的还是水,不知道哪一天左眼流出来的就是血了,我不敢看他,这是扫地的弟子看见告诉我的,我当时就怕啊!怕他熬不过进书室就瞎了,结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进书室的当天白肆的左眼就瞎了,弟子看他走路有些不对,才知他左眼已瞎。"

  "幽州的冬天很是冷,几乎不见太阳,全是阴雨天气,下雪、下雨、有时候更甚会下冰雹,你说说呵呵……这傻子就跪半个月怎么全让他碰着了,本来身上就有伤口流着血,结果下冰雹了跟下雪挨一块了,呵呵…呵……你说说他是不是坏事做尽遭报应呢!呵呵……呵……呜……呜呜……。"

  "你说说他,怎么这么傻,啊……呜……呜那一场冰雹与雪足足下了七天,七天啊……啊……呜呜……。"柳计童说到这清绪很是不稳,一边哭一边骂。

  贺珩听此眼眶里的泪水无声的往下流,整个人都颤抖着,仿佛心中有一块黑洞,将他所有的快乐都吸走,只剩伤心,他很难想象当年阿肆遭受了什么,他恨,恨自己现在才知道,心中好像听懂了柳安澜说的‘进心了’。

  片刻贺珩颤抖着声音问"然…然后呢?"

  柳计童再开口时嗓子有些沙哑的说"七天后正好是第十五天,我二伯见他铁了心要进书室,便让他进了,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二伯他不再对白肆有偏见,也是从那时开始二伯看到了他对你的情意,也还是那时二伯变了,变得不再顽固,不再一味只照家训走,开始有了自己的决策,也是那时开始二伯开始欣赏白肆。"

  柳计童看着贺珩说"二伯同我说"回忆过去种种,我看到白肆只为一人活着。"这是二伯对我说的话。"

  "扫地的弟子在远处看到了二伯答应让白肆进书室,白肆很是激动,那扫地的弟子没听到二伯跟白肆说什么,只看到白肆在给二伯磕头,足足磕了三十五个,等那弟子看到白肆的时候白肆满脸都是血,当时我不懂三十五个是什么意思,现今我懂了,贺兄你懂吗?"

  喘了口气柳计童接着说‘’书室是我柳氏根基,有两个,一个就是所有弟子都知道的书室,就建在‘添烂院’,另一个就是只有内院嫡系子弟才知道的,建在内院与外院连接处,也就是悬崖,我到现在也不知道白肆他是怎么知道悬崖处有一书室,,明明只有柳氏嫡系知道啊!白肆从何得知?"

  "时间到白肆去书室那天,你知道吗?白肆他有多傻,去书室查阅典籍,呵…呵呵…明明…明明二伯都替他查到了,可是他因为成功率不高,不用,知道那是什么法子吗?那是两个人,一人将自己好的丹府里的灵源,换给另一个丹府有损的,是个法子,可是成功率只有近四成,他不舍得你出事,而且这个法子毒要是进入心肺,这个法子也不行,所以白肆硬是瞎着一只眼,没日没夜的自己查,三天后,在书室我二伯看到他的时候,他的右眼同左眼一样蒙上一层血雾,快瞎了,但白肆不管这些,看见我二伯,走到二伯面前,跪下磕了三个头,对我二伯说"谢谢你,我答应你的我会做到。"之后说了什么二伯不肯与我说。

  "五天后,从荆州传了你苏醒的消息,水毒中毒一个月后,必死,这也许就是白肆来溪九珺为何那般狼狈了,这是在路上多急啊!在你中毒危在旦夕时,白肆一分一秒都不舍得浪费在自己身上,所以他在路上拼命赶,但却也肯为他的二哥哥在悬崖边上无论风雨,跪上半个月。"我起初不懂,现在懂了,可是懂了更心酸的了。

  "贺兄你,知道他看的是什么书吗?"柳计童突然抬头问贺珩,眼睛直直的看着他。

  贺珩听到这,想到白肆将毒从自己身上引到他身上,"莫…莫不是。"话堵在贺珩嗓子里有些发疼,他说不出来话,也阻止不了流出来的泪。

  柳计童看他说不出来,接着说"那本书很巧,是白肆自己之前在赤云台的书室里看到的一本书,之前谁都没想到那书分上下本,直到白肆有目的似的找那本书,贺兄知道那是什么书吗?"

  ‘吞噬,腐化,毒术,’合一体的书,叫‘灭绝’,在赤云台的是灭绝上册,在溪九珺的是灭绝下册,上册是教人怎么修炼,下册是教人怎么使用。"

  柳计童哭笑不得,"呵呵,怪不得,白肆直奔我溪九珺,怪不得,半个月的时间白肆什么都不做就在悬崖跪着,原来是早有算计,呵呵……呵呵……,怕是写这书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灭绝吞噬’竟会成舍己救人的伟大功法,呵呵……。"

  柳计童说完,看着贺珩,一动不动的看着贺珩,半晌没头没尾冒出来一句,似是对贺珩说,又似是在自言自语,声音极小的飘出"他从来都看不见我。"

  这话贺珩听见了一点,很是疑惑,问"柳兄,你在说什么?"

  柳计童意识到今日失态了,快速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与状态,对贺珩歉意的说"不好意思贺兄,我今日失礼了,贺兄就在这养伤吧!伤养好了,我就带你去书室,八年了我溪九珺的书室愈发的大了,相信比之当年方法会更多,白肆会好的,我先走了。"说完欠了个身就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