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暖阳
抚青2020-10-14 00:342,242

  回到赤云台半月后,贺之榆从‘兰苑’赶来就看到小珩忙进忙出的,问"这孩子还没醒吗?"

  忙的晕头转向的贺珩停下去药房的脚步,走向石桌,贺之榆也跟着坐下,贺珩说"没有,大哥,这孩子已经昏迷一个半月了,三天前开始有所好转,这三天都没有发热的迹象,大哥山下医师怎么说?"

  贺之榆见小珩满面愁容,很是担心捡来的这个孩子,开口说"医师说了那孩子半月后再不醒,就可以准备后事了,那孩子没有修为,在初春的夜晚冻了不止一天, 身体的活力早就消耗个差不多了,而且捡回来的时候已经两三天没有吃东西了,医师给他喂药的时候看见捡回之前他应该吃过番薯,但是番薯很硬,不好消化,而且可能吃的不多,应该是小坟堆长的东西,那里都是尸骨,在尸骨上长的东西吃了自然有些病变,小珩你小心点,万一他醒过来有不正常的举动,一定要赶紧跑,知道吗?"贺之满脸严肃的看着贺珩。"

  见大哥这般严肃贺珩夜当回事,说"放心大哥,屋里的那个孩子我不知为何心中很是信任,他不会伤害我,就算他伤害我,我也会找您说的做,赶紧跑,不要担心了好吗?嗯?"

  话音刚落,房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了,两人的思想瞬间被吸引过去。

  白肆睁眼只觉这一觉睡的有些久,看看周围想是不是白家将自己接回去了,可是再怎么看这里都不是白家,难道是白家找到自己,然后把自己买了?不禁低下头,只觉委屈,梦中果然是梦中,梦中有人‘带我回家’,现今梦醒,情散。

  费劲的从床上爬下来,穿上鞋子,站起来看着眼前的景象,这里很淡雅,床前面有青色的纱幔,穿过纱幔有个不大不小的圆桌,在往前看有个偏大的书架,书架前有个书桌,书桌上一个笔搁,旁边的一大片地方,放着一副字,上面写…………这…这这,这到底是哪一家人啊?

  转身不在看这边,往屋外走去,推开门就看见有两人在谈话,自己推开门的那一刻两人好似说完了,齐齐往自己这边看来,其中一个小的惊喜的开口说"你终于醒了,刚刚医师还说半个月内你在不醒了就要给你……额,你醒了就好,你饿不饿啊!想吃什么,我去端。"

  白肆警惕的看着二人问"多谢二位救我,请问二位是谁,这里是哪?"

  贺之榆看到了他的警惕不紧不慢的开口说"小兄弟举手之劳,没什么的,只是小兄弟又是哪家人?"

  贺之榆的问题将白肆问的不知该如何回答,憋了半天开口"我…我没有家人了,他们…不要我了,我…我性…白。"

  贺之榆听见他性白问到"你可是潭州白家?那个被妖兽咬死的孩子?"

  白肆听他这样说愣了一下自言自语到"我被妖兽咬死了,原来我在他们那里已经死了。"

  冷静了一下说"多谢二位救我,我确是潭州白家人,排名第四,父…家主没给我取名字,‘白肆’是仆人们叫的。"说着表情很是不自然。

  贺之榆见他有些难看,开口说"你吃些什么,我去端。"说完直向贺珩说"这是我弟弟,这次就是我弟弟救你回来的。"

  白肆看向贺珩真诚的向他道谢"谢谢你,救了我。"

  贺珩听见白肆向自己道谢,开口说"没事的,你吃什么?"

  这是白肆醒来片刻内听见的第三次‘你吃什么’了,心中很是感激,说"我吃青菜,可以吗?"小心翼翼的说着,在白家他只能吃剩菜,看着眼前这两人很是善良,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太过分?

  贺之榆听见他说吃青菜看他小心翼翼的样子觉得白家应该对这孩子不是很好,笑着回"嗯。"转头问小珩"小珩饿不饿?"

  贺珩是根据时间严格吃饭的,出门在外就算了,在家不到点绝不吃饭,这是规矩,而且他吃饭不说话,他怕让白肆以为自己不好相处,反正现在还没到点,说"没到点,我不吃,我先去给阿肆端饭去。"

  贺之榆拦着他说"不用了,我去端,你陪阿肆说说话。"说完转身就走了。

  见大哥去端饭,贺珩也不坚持,对白肆说"阿肆,冷不冷,不冷的话我们去外面石桌那里坐坐,好吗?"

  白肆听见他与贺之榆喊自己‘阿肆’的时候就懵了,在白家的时候没人会这样叫他,也没人问过他‘好吗’他好似在白家不存在,想到着心里很不舒服,这下自己真的不存在于白家了,见贺珩还在等自己的回复,开口说"抱歉我走神了,我不冷,我们去石桌那里做吧!"说完跟着贺珩走到石桌处坐下。

  坐下后白肆说"谢谢你们,若没有你们我怕是就要死了。"

  贺珩说"没事的,我一见你就很是喜欢,所以我一定要救你。"

  白肆听见他说喜欢自己,耳朵一红,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想原来自己不是所有人都讨厌自己,抬头对贺珩说"谢谢,谢谢你…喜…喜欢我。"

  贺珩见他这样笑了"哈哈哈,你很好,我很喜欢你,你几岁啊!"

  白肆听他的笑声耳朵更红了,低下头小声说"我八岁了。"

  贺珩惊喜的说"我九岁,我很喜欢你,你留下来当我弟弟吧!好吗?"贺珩满脸希望的看着白肆,他很久前就想有个弟弟,自己是这个家里最小的,母亲生完他后气血不足,无法再生育了,其他的婶婶也年龄大了不能再冒险了,他就成家里最小的了,他很想要个弟弟照顾,再说自己一眼就看这个白肆很是信任、喜欢,白肆的家人看他的情况也不疼他,既然他们不要,那我要,多好啊!

  白肆听见他要收留自己,还喜欢自己要认他为弟弟,看着贺珩眼眶有些湿润,哽咽的说"你真的认我当弟弟?不是骗我?"白肆抬头两只眼睛直瞪瞪的看着贺珩,眼睛里说着你别骗我。

  贺珩见白肆如此敏感说"你答应了?你以后就是我弟弟了,你以后叫我…嗯…二哥哥,二哥哥行吗?"

  白肆听见‘二哥哥’这三个字时憋了很久的泪水止不住了,好似哭出来的是从来没有过的亲情,又好似是在白家的委屈,又好似是自己今后的幸福。

  白肆猛地抱着贺珩哭着说"二哥哥会保护我吗?"

  贺珩听见这抱紧了白肆说"嗯我会保护阿肆,照顾阿肆,对阿肆很好很好。

  "嗯,我有哥哥了,二哥哥,二哥哥,二哥哥…………二哥哥会保护我,二哥哥会照顾我,二哥哥会对我很好很好,二哥哥,哈哈哈。

  这大概是白肆八年来最开心的时候了。

  同时贺珩心中有些东西也改变,好似心中第一次多了个情绪叫责任感,挺好,哈哈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