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危机
抚青2020-10-07 23:261,951

  三人坐在青藤园,园中的石桌上。

  贺珩说起了白肆的重生"阿肆重生快两个月了,当时我接到沈家主的托付去找‘沈白瑶’,寻觅符带我到阿肆当年死的地方,找到‘沈白瑶’时那孩子已经死了,随后睁开眼的就是‘白肆’了,当时白肆昏迷了一个月才醒过来。"

  柳安澜问"白肆是夺舍?"

  贺珩连忙说"不是,不是,阿肆他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阿肆跟我说过绝不是夺舍。"

  "后来我们一起去沈家的时候,阿肆从沈家偏院的假山处,发现了两枚飞刀,飞刀上的花纹与梁氏衣袍上的一模一样。"

  说完拿出了当日从沈家发现的飞刀暗器。

  柳安澜看了一眼飞刀,从贺珩手中接过飞刀,细细观相,半晌过后将飞刀递给柳计童说"你也看看。"转头又对贺珩说"这花纹确实与梁氏衣袍上的一样,你说这是你们在沈家假山处发处发现的,两枚都是?"

  贺珩说"不是,一枚在假山,一枚在树下的草丛里,两处飞刀藏的都很是隐蔽。"

  柳安澜眼神隐晦,想了想事情,说"你们是因为飞刀去的梁氏了是吗?"

  贺珩说"不止是飞刀,我们在沈家还遇到了成精的女鬼,本来就觉得是梁氏所为,直到我们在梁氏密室的一个柜子上发现了很多毒物,其中就有与女鬼成精的千面树的枝叶。"

  听到这柳安澜眉头一紧,问"那架子上的其他毒物都是什么?有没有一种类似水蛭的一种虫,那怪物全身是半红半土色,有没有见过?"

  贺珩听闻说"没有半红半土色的,倒是有全红的,而且有的很大,有的一手指小,我跟阿肆受伤一半是因为毒雾,一半就是这水蛭,那水蛭很大,攻击到也不会什么技巧,就是那水蛭被砍断的地方几乎瞬间就能再生长,不给那水蛭致命一击,根本就杀不死,这一次是我用所尽灵力给那水蛭致命一击,虽然那水蛭死了,可我也昏迷了,几乎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而且那水蛭死后它的血也不知道是血液化成了小水蛭,还是本身那大水蛭身体里就养着那些小水蛭?总之大水蛭死后血液里一大片的小水蛭。"

  柳安澜听完眼神狠厉的说"梁氏必死,绝不能留。"

  "这怪物其实不叫水蛭,但也差不多。"

  随后对着柳计童说"你高祖年幼时曾爆发过一次战争,在赤壁,战争的主要爆发点就在于这个水蛭,那怪物你高祖称它为‘血鸣蛇’,它其实是蛇与水蛭的结合体,据你高祖说当年有一邪人,将鸣蛇放在强硫酸里,鸣蛇算是半神半妖的物种,实力强悍,但是放在强硫酸里就不好说了,几百条鸣蛇放在强硫酸里,最后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一条?然后将水蛭放在琉璃瓶内,水蛭每天用各种的毒物喂养,其中就有千面树的枝叶,水蛭吃了千面叶,等水蛭长大后身体里就能养小水蛭,这样的水蛭比一般的水蛭更能适应毒物的喂养,实验中死了千百只水蛭,一万只水蛭里只能有一只活下来或者一只都没有,直到活下来的水蛭被喂一百天后,鸣蛇也从强硫酸里活下来,实验才刚刚开始,具体不知道,大概是让鸣蛇将水蛭吃了,然后再放回强硫酸的罐子里,直到一年后,能活下来就是血鸣蛇。"

  柳计童听完表情有些泛青,转身快速跑了。

  贺珩听完也是有些不舒服,但是忍住了。

  看他俩这样柳安澜等柳计童回来接着说,虽然他俩人很难受,但是有些事情,躲不过,逃不了,只能战。

  "这水蛭当年在赤壁一站……确实令修真界伤亡惨重,我柳家也是不可避免,从此以后柳家内院便不在对外开放,成了非嫡系不可知,当年那一战似乎对我们这些存活近千年的家族有着很恐怖的敌意,确实 ‘他们’ 成功了,本来柳氏不是实力与寿命最强的家族,在柳氏之前有一个很是强大的家族,‘白氏’当然不是这个白家,当年的白氏一族无论是天赋,还是修为,亦或品德,都是近无可挑剔的,白氏一族有着,平暴乱,镇奸邪,美名当然白氏一族也是这么做的,所以当年一战白氏一族一个不剩,这次沈白两家的灭门应该是 ‘他们’ 以为白氏卷土重来了。"

  柳安澜说到着重重的叹了口气"唉~……,这梁氏什么都不知道就助纣为虐,梁氏的所做所为,可是会害了整个修真界啊!唉……。"

  三人都冷静了片刻,片刻后柳安澜用传音符说"柳冥,查到是梁氏做的就行了,不用查背后之人了。"这是给柳冥的。

  柳计童不解问"为何,柳冥不是才刚去,为何不查了,家主您刚才……。"

  话没说完,柳安澜抬手打断说"不用查了,查不到的,只会让柳冥白白送了性命,只要确定是梁氏杀害的沈白两家,就直接将梁氏除了,‘他们’ 要是救梁氏就会自己出来,不救梁氏,‘他们’ 必然要找另一个家族代替,届时还是要出来,哼,一个只会躲在阴暗处的小丑而已,不可惧,总之高祖与白氏没完成的事,没除完的邪,我柳安澜会替他们做完,这次誓要‘他们’死。"说完柳计童感觉到自己二伯身上都灵气波动,与二伯压制的怒气。

  柳计童正了正脸,站起来对柳安澜郑重的说"

  家主,我跟你一起,若如这次的事真的与当年一样,我柳计童义不容辞,哪怕拼尽性命,也要去,我觉得天经地义。"

  贺珩也站起来说"我也要去,必须去,为天下,为和平,为阿肆,天经地义。"

  贺珩与柳计童相互看了一眼对视,笑了起来,同时转过头站起来,对着柳安澜行礼,说"

  我贺珩

  我柳计童

  为天下,为和平,拼尽性命,义不容辞,天经地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