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幻境
抚青2020-10-19 20:442,681

  贺珩抱着他说"阿肆,可能要委屈你了,家族会的势力太大,单凭贺家无法与之抗衡。"

  白肆说"不会的,二哥哥对我这么好,怎会委屈,二哥哥不要自责,阿肆从不觉委屈。"

  贺珩说"阿肆,放心二哥哥不会叫你委屈太久的,二哥哥会努力变强,再不叫阿肆受半分委屈,阿肆相信我。"

  白肆说"阿肆,一直都信二哥哥。"

  夜晚悄然降临,二人支好帐篷,升起火堆,二人坐在一起,贺珩在教白肆制作符咒。

  贺珩拿起一张黄符,说"阿肆,来跟着我做,一张黄符,笔沾一点朱砂,凝神聚笔,传输灵力,写。"片刻符成。贺珩说"来,让我看看,嗯,不错,第一次制作已经很不错了,阿肆再自己画几张,我打坐片刻。"

  白肆这边正努力的画符,贺珩今夜却进入一场奇妙的幻觉,睁开眼竟不是荒原,而是繁华热闹的街道,此时的街道上一名女子正被一名大汉拉拉扯扯的,只是那女子比平常女子高一点,体现有些说不出的不同,只见那女子的衣服都快要被扯掉,贺珩见此连忙上前,护住那女子,对那大汉说"你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竟在强抢民女。"说完转过头对那女子说"姑娘,你没事……。"话没说完贺珩就呆愣在原地,只见那姑娘左眼下眼角有一颗泪痣,‘啊!’。

  猛地贺珩睁开眼,只觉背后全是汗水,额头也都是密密麻麻的汗,眼前是阿肆的那张脸,"阿 ,阿肆,我,我先去睡了。"说完似落荒而逃的走了。

  独留白肆一人大眼瞪小眼,自言自语道"怎么了?"

  翌日贺珩醒来后眼神对白肆躲躲闪闪的,搞的白肆以为自己做错什么了,一天都有点低落,等贺珩发现的时候已经有到晚上了,贺珩问"阿肆,你怎么了?"

  白肆走到贺珩面前问"二哥哥,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为什么一天二哥哥都不看我?"

  贺珩知道是自己失态了"抱歉啊!阿肆,是我昨日打坐时有些…伤神,所以一天都有些走神,不是阿肆的事情。"

  白肆听闻连忙说"二哥哥,没事吧!"

  听白肆问候贺珩连忙道"没事没事,阿肆,快去睡吧!我也去睡了!"

  日月交替,明月悄然落下,太阳强势升起,寅时过半贺珩就从帐篷里出来了,这两天一直都在咸仑苍山,也该出去了,毕竟离的远,得快些了,眼睛看着大好河山,一看就不知时辰,直到阳光照耀,贺珩眯了下眼,这边白肆也醒了,贺珩开口"阿肆,我们收拾一下,该赶路了。"

  两人稀稀拉拉的将东西收到储物袋里,朝最近的城池走去,半天时间,贺珩带着白肆御剑飞行到‘临安城’进到城里,很是热闹繁华。

  一位老者拿着一根稻草杆叫卖着"糖葫芦,卖糖葫芦了,好吃不贵的糖葫芦,五文钱一串,走过路过别错过啊!"

  这边推着个满是小玩意的小车"来来来,看看,大人小孩都爱玩的草蚂蚱,竹蜻蜓。"

  那边摆着小摊,摊子上有个红色的红豆耳坠,贺珩看的有些呆,"唉,公子要不要买一对回去给心……。"

  "不用了,谢谢。"说完就跑了,转身看见阿肆直盯盯的看着那个糖葫芦,过去说"老板,一,不两根,谢谢,给。"把钱给了老板就朝着城内最大的一间客栈走去。

  一路上白肆吃的很是开心,贺珩手里拿着一根没吃,给白肆留着,等他吃完那一根又把自己这一根给他,白肆问"二哥哥你不吃吗?"

  "不吃,两根都是给阿肆买的,慢慢吃,你看你吃的满嘴都是,哈哈。"说着拿出帕子认真的给 白肆擦嘴巴,"哈哈,谢谢二哥哥。"

  ‘福云楼’临安城最大的客栈,"老板两间上房。"

  "好嘞,小二带两位客人上去,两家上房。"

  "两位客人这边请,我们福云楼是整个临安城最好的客栈,保证让两位客官住的舒服,两位可要挨边?"

  "嗯,挨边。"

  "唉,好嘞,来三号是这位公子的,您请进,来那位公子您是四号房,我领您过去就在前面。"

  "不用了,我自己会去,你现在叫人给我们打水洗澡,洗完澡后端些饭菜上来,你忙去吧。"说完将一小锭金子放在桌子上,小二看到金子眼前一亮,拿起金子说两句吉祥话就走了。

  一个时辰后整顿好的二人下楼准备出去买点吃的,到楼下大堂里吃饭的人在议论"唉,你知道吗?今年的百家围猎取消了。"

  "啊!取消了,为什么取消?"

  "就是,为什么,往年不都是三年一次吗?"

  "嗐(hai),你们不知道,今年那围猎山的‘更榕湖’里有一只怪物,前去除怪的人都是一去不复返,这才说将围猎推迟。"

  "那推迟多久啊!"

  "这我哪知道,我又不参加围猎。"

  "嗐,我以为你多懂呢!"

  "唉,我可告诉你,就算我不参加围猎,我也知道今年围猎不能照常了,哼!你爱信不信吧!"

  贺珩听见转身拉着白肆上楼打包行李就走,到门口时对老板说不住了然后就走了,走到城门口贺珩带着白肆快速前往南面荆州的方向走去,这里靠近咸仑苍山,是比荆州还要北的地方,一路上白肆问"二哥哥,围猎山有怪物,为什么不能换一个地方呢?"

  "因为参加围猎的都是各仙家小辈,小辈就是后代是各仙家的未来希望,没有后代这个家族注定要走向消失,被别家取代,而且围猎还要大人们跟着,一旦围猎出事了,那几乎整个家族都已经注定了结局,所以围猎所有家族都很重视。"

  白肆不明白"那不参加不行吗?"

  "行,围猎不是强制性的,但是围猎带来的好处却是很大的,一旦自家孩子赢了或者进前十就可以让这个家族短时间内上升一个高度,所以时间可以后推,但必须举行参加。"

  白肆又问"那,赢了有什么?"

  "有以家族会的名义给出的各种奖品,比如超品灵器,高阶功法,还有各种的辅助类的束灵绳,缚仙网,做好的阵法之类的,总之能够得到这些能让一个小家族或者散修进步很大,散修若是在围猎中大放溢彩就会被一些大家族招进当客卿,但终究每届的前几名都被大家族的子弟承包了。"

  白肆听到这彻底懂了当时贺家家主给他说的话,原来如此。

  半个月后,荆州

  二人御剑飞行直接到青苑,一路风尘仆仆,稍作休息。

  晚上熄灯前二人到达定坤院。

  二人站在院前对着守门的弟子说"麻烦去禀报家主说贺珩与白肆回来了有要事需见家主。"

  屋内贺汀州在书桌处坐着,正在看异云志,是专门写异兽的杂记,更榕湖的那个怪物令他头疼不已。

  "家主,二公子和白少爷回来了,现在在门外有要事需见您。"

  "嗯,让人进来,带到‘墨苑’"说完贺汀州走到墨苑,在主位上坐着等二人。

  片刻二人走进来"家主,安好。

  贺汀州见之说"没事不用这些,你们今日是来问围猎的事?"

  贺珩说"是,家主那更榕湖里的究竟是什么,竟然把围猎推迟了?"

  贺汀州沉重的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你们小孩子不要管,管好自己就行,反正现在是围猎推迟了,什么时候举行等我通知你们。"

  贺珩不同意这话"家主,什么叫小孩子,我不小了,我十岁了,我可以帮助家里了,哥哥们十岁都可以帮助家里处理事情我为何不能,甚至您都不告诉我。"

  贺汀州有些气"你,怎么跟家主长辈说话的!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赶紧走,刚历练半年就跑回来,真是,继续历练去。"

  见之在家主这问不到什么二人就走了,回到青苑,贺珩想起些事情又回到主院了,贺汀州见他又回来了头都大了,没好气道"干什么?"

  贺珩说"没事,就是阿肆现在修为进步很大,我想给他找一把灵器。"

  贺汀州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哟,不跟我犟了,想进宝器库?"

  贺珩被他看到发毛点头。

  贺汀州笑了一声"哈,进吧。"

  "谢家主。"说完贺珩转身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