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沧海扇道、吵架
抚青2020-10-17 00:011,882

  扒扒拉拉在找书的贺珩,在杂记架子上找到了一本御扇的功法‘沧海’,掀开一页发现这本沧海是本超高阶功法,就是可惜了是本御扇的功法,修炼中以功法的杀伤力来说修剑是要比修音、修扇、修医与单纯的修力要强的,而且要强不少,所以修剑这么些年只有三本超高阶的功法,而别的超高阶功法则多一些,不过修扇只比修剑弱一点 ,若如拿超高阶的扇修对战高阶的剑修,应该也差不多,就它吧。

  这边趁着贺珩去二层的时间贺汀州去了趟青苑,他之所以那么痛快让小珩进书室就是他打定主意要趁小珩不在来看看这白肆,嘿嘿。

  与贺汀州有一样心思的还有贺珩的母亲宁定云,更搞笑就是…"啊!"宁定云扭头一看就在前方的石山后看见了鬼鬼祟祟的贺家家主吓得她不自觉的叫了一声,还好声音不大。

  这边正准备用障眼法过去的贺汀州突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喊声,转头一看宁定云他弟妹正笑呵呵的看着他,宁定云缩头顾尾的走了过来说"家主,您这般偷偷摸摸的干嘛?这可是你的地盘啊!怕什么,走。"说着就要拉贺汀州,可贺汀州没让她拉。

  板着脸说"你干啥,男女授受不亲,别拉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带你进去的,早让你学障眼法的时候干嘛啦!整天就知道‘吃吃吃’早晚有一天吃肥你。说完还对着宁定云翻了个白眼。

  宁定云见他这样说憋不住了恶狠狠的瞪着他说"你你你,你什么意思,趁‘贺汀江’不在就在这欺负我孤儿寡母的是吧!嗯!!!我告诉你,你今日要是不带我进去,我绝对让你也进不去,哼!"

  贺汀州见此瞪大眼不可置信的说"你,宁定云你…你可别逼我。"

  宁定云说"嘿,我就逼你了怎么着。"话刚说完旁边传来了一声稚嫩的孩童声"你们在干嘛?打架吗?别打架,二…公子说打架不好。"

  "啊!!你,你,你是谁?"宁定云听到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

  贺汀州听见她叫了一声说"你叫什么,啊!!从哪冒出来的小孩,我竟然都没有感知到,都怪你,要不是跟你吵架我至于这么狼狈吗!"反应慢半拍的贺汀州发现白肆吓一跳后,又与宁定云吵起来了。"

  宁定云本来因这小孩的突然袭击不想跟这老头吵,可"你,死老头子,干什么玩意呢你,别什么脏水都往我身上泼,没发现只能说你修为低,赖我干什么,毛病!!"

  贺汀州气的直反白眼,说"我不与你一介妇人说道,等二弟回来了,我找他说,免得有些人又说我欺负孤儿寡母,哼!"

  宁定云也不服气说"应该是我不与你计较,哼,爱占便宜的老东西!"

  贺汀州这次没有说话只是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头问冒出来的小孩"你是谁啊?"

  小孩说"我叫白肆。"

  "啊!"宁定云听见他叫白肆又喊了一声。

  贺汀州听见也吓了一跳,开口没有先对白肆说话,而是先跟宁定云说"你什么时候改改你这一惊一乍的毛病,明明柔柔弱弱的一个人,挺好的,怎么偏学了这一惊一乍的毛病。"

  宁定云瞪他,但他没搭理她,对白肆说"你就是白肆,小珩跟我说他要认你为弟弟。"

  白肆没说话点了点头。

  贺汀州说"走,去青苑。"

  片刻几人就走到了青苑的石桌处,贺汀州与宁定云接连坐下,白肆站在二人面前不敢坐,贺汀州见此说"坐吧。"

  贺汀州继续刚才的开口"知道我是谁吗?小珩有没有告诉过你?"

  白肆摇头没有。

  贺汀州说"我是‘贺汀州’,是贺珩的大伯,这位是贺珩的母亲‘宁定云’。"说着指向宁定云开口。

  半天没有说话的白肆,站起来往后退了几步跪下给二人磕了个头,说"贺大伯,贺伯母,安好。"

  贺汀州见此倒是欣慰说"嗯,小珩倒是教你礼仪了,不错,只是我不但是贺大伯,还是贺家家主,你这又当如何。"

  白肆说"不当如何,我跪的是贺珩的大伯,贺珩的母亲,不是贺家家主,也不跪贺家家主。"

  贺汀州听见倒是起了几分兴致问"为什么,都是我,却不跪。"

  白肆回答"贺珩认我当弟弟,贺珩是我哥哥,贺珩能将我的事告诉的只能是贺大伯,而不可能是贺家家主。"

  贺汀州笑了"哈哈哈,说的好,小珩对你好,你有没有什么心思呢?毕竟你可是潭州白家人,知道外界怎么说你白家吗?

  白肆说"恕我直言,我不知,我白肆,家中排行第四,名字就是这么来的,我之所以在乱葬岗,是因为我以前的‘大哥,白谭朝’将我打昏,白家人以为我死了,还怕别人说白家人杀害自家子嗣,就把我扔到了青山城的乱葬岗,正好青山城不算远就扔了,而且我从出生开始第一次出门就是被人扔到乱葬岗,我不知道外界传白家什么。

  贺汀州听完没吭声,半晌刚想说话白肆却接着说了"我见到白家只会比你们更厌烦,我是‘恨’,白家人害了我,我一定会害回来,贺大伯您若是觉得我这样不好,可以跟贺珩原封不动的说我的话,白家欠我一条命,白肆一定要讨,贺家主放心 ,白肆不会连累贺家,更不会连累贺珩,更不会因为白肆而陷入困境,白肆的仇,白肆的恨,白肆自己报,不假手于人。"

  贺汀州听懂他的意思了,他不会对贺家不利,不会伤害小珩,也不会让贺家出面帮他解决白家,更与白家断绝关系了,是让他不要再掺和小珩与他的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