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救治,回程
抚青2020-11-07 23:474,760

  ‘咚咚咚’"有没有人啊!救命啊!开开门啊!"这是青楼地下应该是黑市里的一家医馆,此时医馆大门禁闭。

  ‘吱呀——’探头出来一个小男孩,小男孩看了一眼白肆,缩头关门,声音从门内传来"师傅,门外有人求医。"

  "让人进来。"

  小男孩打开门"请进。"

  "医师,请救救我弟弟。"

  "小秦,将人放到床上,我看看。"说着一位年轻人从屏风后走出来,进到另一个屋子里,贺珩背着白肆跟着进去,小秦伸手将白肆接过来放在床上,医师将柳计童盖在白肆背上的外套拿走,看见伤势,就皱起眉头,眼睛不离白肆的伤势,"这人伤的太重了,可能要英年早逝,准备后事吧!"

  "医师,他们说你是这里最好的医师,还请你救救我弟弟。"

  医师看着白肆的伤势,"啧啧啧,这,不好治啊!鬼火是东部十恶之一,它的烧伤力很强,它的每一次出现都是三四个人的祭日,而且鬼火是整个东部变得如此沙漠化的罪魁祸首,它能将大地烧毁,人沾上几乎没有生机。"医师的话虽说的无情,但手下一点没耽误,该上药上药,该治疗治疗,把该做的做了,沉默了几许"我能做的只要这么多了,剩下的只能看你弟弟他自己了。"

  贺珩看着白肆,医师的无能为力,自己的不知所措,各个医馆的无法治疗,都让他身心俱疲,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即使现在回去也也还是没有办法,这里相距赤云台万里之遥,哪怕出了东部,边远荒芜之地,别说医师,就连人都不一定有,现在真的是进退两难。

  "嗯,哈,嘶——,二…二哥哥。"进入青楼白肆就昏迷了,现今背上火辣辣的疼,趴在床上,动弹不得,太疼了,那火竟如此厉害,感觉半条命都快没了。

  "阿肆,醒了,感觉好一点没有,医师,医师——我弟弟醒了。"醒了就好,醒了就有希望。

  小秦先听到了贺珩的喊声,走进里屋,‘咚咚咚’"师傅,那人醒了。"

  ‘铛铛铛’医师在屋里剁草药,正想着怎么调配药方,门外就传来那人醒了,‘吱呀’——"人醒了,这人不是被鬼火烧了吗?怎么这么快就醒了?还能醒?"这话对着小秦说,但却是在问自己。

  "你这么快就醒了?有什么感觉告诉我。"走到外间看见白肆确实醒了,激动的问,他是医术高超,但是只治疗过一次被鬼火烧伤的人,还没救过来,这是第二次,要是这人经过自己的治疗真的好了,那真的可以挽救很多人都性命啊!

  白肆头朝地,因背上的伤看不见医师,只能对着地说"二哥哥,我饿了,你能给我买点吃的吗,一个包子就行。"

  贺珩一口应下"好,阿肆等着我,我马上回来。"没有任何怀疑的贺珩转身就走。

  这里是黑市,根本没有买包子的,来黑市的人非富即贵,谁会去买包子,想要买到包子必定要出去,然而这里是地下黑市,距离地面来回至少要半个时辰,半个时辰该活的该死的,都已成定局。

  见贺珩离开后,白肆描述自己的状况"疼,很疼,火辣辣的疼,骨头里都是烧的疼,全身……。"

  医师全程看着白肆将贺珩支走"你倒是心狠,他买到包子至少是半个时辰后了。"

  "半个时辰,死就死了,活就活了,我如若死了将我扔在门外就行,不脏你们的地,你放心,他很善良,我这伤势很多医师都说不能治,你治不好他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全身都是如此疼痛,你放开手治吧!治死算我的,你若不信,可以立字据。"

  "呵。"冷笑一声,医师便专注着治疗了。

  "准备烈酒,棉布,夹子,小刀,还有将止血散,生肌膏,薄荷膏,………。"

  准备完后,医师将背上昨天上的药刮下"他的背上什么都有,消毒。"说完小秦,将烈酒一碗一碗的浇到白肆的背上。

  ‘啊!——’。

  "给他拿块布。"

  "多谢。"小秦将布塞到白肆的嘴里,又接着浇烈酒。

  "嗯……,呃——。"嘴里有块布白肆的声音就变成了闷声揶揄,脸上的汗不停的往下落,身上躺的床单已经被血和白酒浸透了。

  "好了,将薄荷膏给他涂上。"随后自己又从一系列药膏中拿起一瓶珍藏的药膏‘紫草膏’这是由地榆,大黄,冰片,紫草……别的不说就冰片这玩意,他们这是东部,常年处于夏天,冰片这还是几年前自己救了几名外界人,他们的感谢礼中得的,紫草膏要是也救不了这人,那他也只能将人扔到门口了。"

  见师傅拿出紫草膏小秦惊讶了一下"师傅,紫草膏,……。"

  "给他用上吧,药生来就是治病的,如若藏着反而埋没了。"

  白肆因薄荷膏脑子刚清醒就听见原来给他用的药膏很珍贵‘呸’的一声将口中的布块吐掉,对医师承诺"我若活了,你想要什么都行。"

  "好,你一定要活着。"

  ‘哒——哒——哒’

  "阿肆,包子买回来了。"贺珩跑遍整个黑市都没有包子就明白了这是要支开他,心中一片凉然"阿肆,可还饿着?"

  "多谢二哥哥……。"说完就低下了头。

  "阿肆,阿肆……医师,医师,阿肆怎么了?"

  医师把了一下白肆的脉搏"醒过来就活了。"

  医师的话在贺珩听来显得格外冰冷,但又能怎样呢,自己又什么都做不了,也什么都不会,甚至身无分文。

  只盼阿肆能早些醒来,"阿肆,醒过来吧!醒过来就好了,醒过来我们就回去,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再也不让你受伤了,醒过来我,替你疼。"

  "师傅,今儿太阳也太大了,正适合晒被子……"

  "师傅,今儿阴天啊!难得如此清爽,不若吃点好的,涮羊肉如何?……"

  "师傅,今儿天阴的更很了,这可是是要下雨?……"

  "嗯,下雨……看来是老天爷发慈悲了啊!"

  ‘哗——哗哗……——’

  "师傅看,真的下雨了。"

  师徒二人自那天以后,就天天打开门坐在门内看外面人来人往的街道,亲眼看着天从最初的艳阳高照晒被子,到后来的阴云连绵,直到今儿的瓢泼大雨,真是老天爷发慈悲啊!

  看着豆大的雨点哗啦哗啦的从天空向下坠落,直到大地上发出‘啪’的声音,这是一个过程,是一个接触,是一份结果。

  "嗯…嗯…嗯。"白肆身处一团红色世界中,热的很,身上的汗不停的渗透这衣衫,那红马上就要将自己吞噬。

  耳朵里是什么声音,快别响了,啊!啊!啊!

  鸣————。

  ‘呃——’猛的一下,白肆只觉自己被人掐住了脖子,呼吸愈发困难,直到自己封住鼻口,自己断自己的生命。

  为什么,醒不过来……

  ‘啪——’

  雨的声音从外界传到白肆的灵魂里,猛地睁开眼睛,"呼,呼,呼——"

  慢慢坐起来,看着周围,记忆慢慢苏醒,动弹一下发现背上不疼了,他好了,这……

  ‘哗哗哗……’走向窗外,豆大的雨滴正拼命的寻找着大地的踏实感,他活了!

  观望着大雨磅礴,耳边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树在院中被雨水打湿,风也要在这场大雨中掺一脚,‘呼~~’。

  雨滴被风吹到窗内,落到白肆的手上,"哈哈,两年了,我的天赋终于为我所用,哈哈哈。"

  ‘吱呀——’白肆闻声看向门外,贺珩端着汤药走进来,"二哥哥。"

  "阿肆!"贺珩看着白肆似乎想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阿肆。"放下汤药,跑过去抱住白肆,"阿肆。"

  "二哥哥,我好了,哈哈哈。"

  ‘哒哒哒’医师跟小秦走进来"哟,醒了。"

  贺珩,白肆俯身握拳道"多谢。"

  医师找个地坐下"我又不是白救你。"

  "恩人,需要什么?"

  医师没说需要,反而问"你们是哪里的人?"

  "即是恩人问,我们自会如实回答,我们是外界来的。"

  "我就知道,我也不需要别的,你带我跟小秦出去,就行了。"

  二人想了一下,贺珩回答道"不知医师与小秦可会武功?"

  "嗯?我与小秦都是散修,倒是不曾练武,毕竟我是个医师,我只是自保就够了,到不用那些个体修。"

  贺珩如实告知"我们在途经沙漠地之时,要徒步行走,沙漠化太严重,没有树木阻挡,龙卷风的来临让御剑飞行无法实施,所以如若医师与小秦步伐快,能坚持十五到二十天在沙漠中行走,我们就带你们出去,如若不行,那就请医师在想想自己需要别的什么的吗?"

  医师一口回绝想别的,直接开口"不,我们就要出去。"

  "好吧,但是还请等我们两天,我们去找一人,我们的同伴在进入青楼时走丢了,我们去找一下,很快,你们收拾一下行李,我们找到他就走。"

  柳计童,自那日进入青楼时就不见了,这两天照顾阿肆,抽不出身去找柳兄,现在想想真有些对不起他。

  二人走在大街上,白肆问"二哥哥,柳计童,他走丢了?"

  "嗯,那日我有些急切,所以没注意到柳兄不见了,事后想起,确实做的不对。"

  "哦。"走了两步白肆又想到刚才说‘走’?"二哥哥,我们要回去!"

  贺珩解释道"嗯,回去,阿肆,我这次认真考虑过了,这一次你被鬼火烧成重伤,差点身陨,我们到一个不熟悉的地方,我们就连最基本的钱财都做不到,还要靠当物件,我们若是没有从家里带过来的这点物件和吃食,我们连活下去都困难,再者我们的实力与心性确实不够,我仔细考虑过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可是,二哥哥,你不是说还要学习一下医术吗?"

  "医术还是等过两年再说吧!毕竟现在,在东部我们很难再活下去,我们来到这里面临的问题很多,不说钱财,就说沙漠中的危机四伏,进城后我们也是处处什么都不懂,再说了医师来找我们,他的诊金就是出去,所以我思来想去最适合的法子就是出去,也是现在最稳妥的。"

  拿着根糖葫芦吃的满嘴糖边的人,嘴里还嘟嘟囔囔的"唔,小活上,呲溜~嫩叫泥管干嘛……?"(小和尚,你知道医馆在哪吗?)

  "施主,小僧自是知道,只是施主你知道是哪家医馆吗?说出名字,我好带你过去。"接着有善意提醒道"还有,吃东西说话不仅听的人听不懂,而且说的人还有可能噎着,施主还是小心些。"自那日遇到之后,这人就一直要找医馆,已经找了好几个医馆了,都说不是,乐清与这人相处几天,也大概知道这人是找在医馆的朋友的,只是整个黑市大大小小有好十几家医馆,这几天下来已经快找完了,可还是没找到,现在只有最后一家了,只是这一家不一定能进去,这一家是没有病人绝对不让进的,也不给开门,也不出外诊,治疗期间只能在医馆里治疗,病好了才能走,一旦出门无论发生什么医馆概不负责,他们两个人都是健健康康的。

  "诶!大家伙快来看看我这晶莹剔透的星河糖,拿着它好像拿着星星啊!吃在嘴里更是甜的将你的心都甜化了啊!快来看看啊!一月币一包,走过这村就没这店了啊!"

  "唔!小和尚,糖,看着好好吃的样子。"说完用一副很想要的样子看着乐清,因为他没钱,只能求别人了,这两天辛好有小和尚,不然就惨了,没吃,没喝,没住,想想就惨。

  看着他这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原本在心中说这次绝对不惯着他了,可是一到真看见的时候,还是不忍心"小僧也就这点钱了,都给施主吧!"

  结果钱袋万分感谢到柳计童就差跪在地上舔狗了"谢谢!哈哈哈!"

  "柳兄!柳兄!"柳计童扭头一转,远处两个身影正喊着自己。

  慢慢的人影走过来,贺珩说"柳兄,当日青楼一分,真是抱歉,没有等你,让你走丢了,抱歉。"

  好几天没见自己人了,柳计童悬挂着的心一下子落在了地上,看着白肆好了,自己也找到他们了,自己终于不落单了"哈哈哈,我终于找到你们啦!"

  "白肆,你好了,谁治的,这么有本事,太好了。"

  絮絮叨叨说了半天,转头一看乐清还在旁边站着,变向三人介绍"贺兄,白肆,介绍一下,这是我路上遇到的小和尚,叫什么来着?"突然想起,好几天都是叫人家小和尚,都不知道人家名字,太惭愧了。

  乐清接着柳计童都话说"小僧,法号乐清。"

  柳计童接着说"对对对,他叫乐清。"转头又对乐清介绍道"这两位是贺珩,白肆 。"

  贺珩与白肆礼貌的问好"乐清大师好。"

  乐清惭愧"两位施主好,只是小僧确实不敢当大师,叫我乐清就好。"

  柳计童看不下去了"哎呀,好啦好啦,我们终于团聚了,找个地方吃一顿吧!"

  乐清说"不了,各位施主,我要先回去了。"

  柳计童问道"你要回哪?"

  乐清说"回寒山寺。"

  贺珩插一嘴"小师傅既然是要回外界去的,我们也要启程,不如一起?有个照应,出了沙漠就分开,不会耽误小师傅的。"

  乐清想了想"好,那就麻烦各位了。"

  柳计童一头雾水"我们要回去了?怎么这就回去了?"

  贺珩解释道"柳兄,真是抱歉,本来是说来历练的,但是,阿肆的受伤,钱财的困惑,莫名的恶意,突然的袭击,都让我无法接收,无法控制,那鬼火来临时还是柳兄你击退的,我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让阿肆保护我,我没有能力带着你们在这里历练,我会回去努力学习,至少不会被金钱打败,也不会如那日一样如此被动,不知所措。"

  回到医馆,贺珩说"柳兄,这就是阿肆治疗的地方,医师的医术很棒。"

  小秦正在收拾以物,发现有人进来了,出去一看,除原先那两人外,还多了两个人,问道"他们是?"

  贺珩介绍道"这位是我同伴,柳计童。"又指着乐清说道"这位是乐清小师傅。"

  这边的声音传到里屋,医师听见了,走过来,柳计童一看又来一人,问"这两位哪位是医师?"

  不等贺珩说话,医师先开口说"我是医师。"

  柳计童鞠躬说"谢谢你救了白肆。"

  贺珩与大家互相介绍,介绍的时候才知道医师叫‘霍真’小秦叫‘秦卿’。

  医师也才知道白肆口中的二哥哥叫‘贺珩’,才知道贺珩口中的阿肆叫‘白肆’,真亏一起生活了几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