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同行
抚青2020-10-22 22:442,657

  贺珩觉得好笑与自己一样,只是见他这般不急的样子应该是真的,都行。

  柳计童看贺珩这样就知道他不信自己这副说辞,"是真的,我本来是冲着寒山寺才来的西部,只是那里的主持不见我,这才听别人说起雁荡山就在西部,而且就在江陵城旁边,这才顺带过来的,真的没有骗你们,我也不是学你们说话,只是恰巧,哈哈哈。"

  "我自是信柳兄的,朔冽寒蛇守护的就是绿枝寒,不如我们一起?"

  "一起,好啊!正想着在找不到就走呢,贺兄可知地点?"

  "书上写在日出之地,柳兄可懂?"

  "日出之地,日出,啊!我知道了,贺兄你可还有力气,我带你去,现在马上就要天亮了。"

  沉寂半天的白肆突然开口"你带我去,反正现在不到绿枝寒的成熟期,你不用着急,我先去看看,观察一下,行不行。"

  柳计童被白肆突然开口给吓到了,看了看他说"可以,走吧。"

  "嗯,二哥哥,你先在这休息一下,千万别睡,我马上回来。"

  外面风雪交加,让前进的脚步愈发艰难,走了半个时辰眼看太阳就要出来了,二人站在一处山峰上,白肆跟着柳计童看到了日出之地,原来就是要快天亮之际才能看到,站在此处看着太阳一点一点升上来,与白雪形成对照光,折射到南边的河流处,应该就是那儿了,迎着风向太阳指的方向走去,靠近南边的时候,柳计童说"之前这边完全没有河流,全是迷雾什么都看不清,原来是日出才能将这里照进,怪不得半个月我在这什么都找不到,要是没有你们这句话怕是找到死都找不到。"

  半晌柳计童说了大堆,白肆一句话都没有,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周围,搞得柳计童慢慢的也安静了下来,半晌白肆转身"走了 。"

  "啊?这就走了?你看完了吗?"

  "嗯。"

  "你,你就不能多说两句。"

  白肆看着他"——……"

  "唉,你这态度,真是,你是怎么知道的绿枝寒的成熟期的?"

  "看书。"

  "不可能,我柳家藏书可是修真界最全的,我都没有看过你在哪本书上看到的,我回去也看看。"

  "忘了。"

  "忘了?你怎么能忘了呢!那你能告诉我绿枝寒什么时候成熟吗?"

  白肆给他烦的也是…"再过七天,第七天的早晨丑时过半到卯时过半,一个时辰内采摘并用寒玉盒子装置,再以自身的灵力护灵方可带回,带回去后就问你家大人怎么办,如若你灵力够多家离的够近,基本可以顺利带回去,但是要是没有那就只能祝你好运了,切记灵力不可中途停断,否则顷刻毁于一旦。"

  "你,你怎么…… 。"

  "别说话,安静,回去好好休息,迎接第七天,这是报答你救了我们,但是二人的救命之恩这些不足以我知道,日后若有需要我白肆定不推辞。"

  洞内贺珩在煮粥,已经早上了,半夜打斗了两个时辰,又累又饿又困,吃完可以休息一下。

  ‘咯吱咯吱’踩雪的声音传来二人到地方,贺珩抬眼看着二人"回来了,来我做了早饭,你们尝尝。"

  白肆接过"谢谢二哥哥。"

  柳计童也接过"多谢,贺兄。"

  贺珩笑了笑"没事的,来坐在火边,烤烤火。"

  半晌几人吃完,白肆接过碗筷出去拿雪擦干净,贺珩问"你们找到日出之地吗?"

  柳计童回答"嗯,多亏了白肆。"

  贺珩惊喜的看着白肆"阿肆找到的呀!"

  白肆端碗回来"没有,是柳公子聪明。"说完将碗筷收起,坐在贺珩身后拿起晚上没有缝完的袖子接着缝。

  贺珩见二人互相推辞"好了,你二人就不要互相推辞了,日出之地在哪?"

  柳计童回答"在南边的河流处,需要在太阳升起之前,站在一处山峰上,太阳慢慢升起就能看见阳光与白雪折射的光芒照射进南边的河流处,没有折射光根本看不到河流,且只有大概半个时辰能看到河流,过了时间南边剩下的只有迷雾,犹如屏障将雁荡山分为两地,一点也看不清里面。"

  白肆又开口说"二哥哥先休息,七天后我们再行动。"说着将帐篷支好,把被子铺好,又拿出衣物"二哥哥将这套衣服换上,就先休息吧。"

  拿着衣服进帐篷里换上,又出来对二人说"你们先睡,我看着。"

  柳计童倒没说什么进入自己的帐篷就睡了。

  白肆说"二哥哥先睡,我把袖子缝好就睡,而且刚才狼群来的时候二哥哥一直在保护我,我不累的,二哥哥快进去。"说着将贺推进去,自己就拿着袖子开始拼接。

  见二人睡了,白肆拿着衣服与袖子一针一线的开始缝,半晌衣服补好。

  听见二人的呼吸加重陷入了沉睡,白肆走出去布了个结界,又走向南边的河流处。

  仔细观察触摸那片迷雾,发现有一层结界阻挡,顺着结界走了许久,还是没法子将其走完。

  这是什么结界啊?布结界的又是谁,竟有如此强大的功力将偌大雁荡山一分为二 。

  七天后绿枝寒成熟,七天后也是朔冽寒蛇摆脱幼蛇成为巨蛇之时,怕是不好对付啊!

  这七天应该是朔冽寒蛇最虚弱的时候,只能趁这个时候,不然七天后凭我们三个简直痴心妄想不可能。

  但是没了朔冽寒蛇的气息绿枝寒又不长了,用什么办法呢?

  "下毒"

  对就是下毒,下毒应该可以既保证绿枝寒成长又能保证打的过朔冽寒蛇,就是这蛇本身就是剧毒用什么能克蛇的剧毒并且将其毒晕呢?

  往回走的白肆看到毒雾周围开满了红黄色的小花,一株花有两朵,一朵红一朵黄,这是…毒,万物相生相克的道理,毒物旁边必长着解毒之物,两朵有一朵必定为毒花,而另一朵必定为解毒的,而那朵毒花必定可以毒住朔冽寒蛇,白肆连根拔起一朵带回去慢慢研究。

  洞内柳计童已经醒了,贺珩太累还在熟睡中,见其还在熟睡,悄悄走到洞口发现走不出去以为是遭人困死了,这时白肆回来了随手破开了结界,柳计童小声说"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被抓走了,我跟贺兄被困在这了呢!"

  白肆对他的补脑很是无语"你想太多。"说完将花递给他问"你有没有在你家书室见过这种花,我在迷雾旁见到的。"

  柳计童接过来细细观相,半晌开口道"这是‘双生花’红为毒花,黄为香花就是解红花的,你把这花带回来干什么?"

  "万物相生相克,这花/生在迷雾旁必有生的道理,我想用这花作为我们战胜朔冽寒蛇的关键。"

  "你是说用毒?"

  "对。"

  "不可,我不同意。"

  眼看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白肆随手打出一道隔音符以防吵醒二哥哥,接着说"我们打不过朔冽寒蛇。"

  "打不过也不用毒。"

  "为什么?"

  "用毒那是小人的做法,我等虽不是君子,却也不做那小人才会用的阴毒之法。"

  "你的意思是我是小人?"

  "我不是那个意思,白肆你别误会,我只是觉得反正我们都只是历练,又不图这些,也不强求,白肆你为何这般。"

  "二哥哥想要,虽不强求,但他想要,我必须拿给他。"

  "这。贺兄不是说顺带吗?"

  "是顺带,但我能看出他想要,只要他说我就给。"

  柳计童看劝不动他,也不说了,转头就往外走,他需要冷静。

  白肆见他走了就把隔音符给撤了,走到火堆处,把锅架上,放点水放点米,出门在外只能随便吃点了,现在快中午了,一会二哥哥就要醒了,该饿了。

  翌日白肆早上卯时不到做好早餐,就独自一人出去了,顺着光芒到南边的河流处,看清了里面的情况。

  郁郁葱葱的树林,阳光在树林的缝隙种散发着金光,眼前的树林没有被白雪覆盖,是春天的景色,美丽的蝴蝶在仅有的几朵花上飘荡,还有鸟儿叽叽喳喳的,抬头一看竟还有大雁,怪不得外面能有花开,外面树都快冻死了,又怎会开花原来里面竟是如此盛景如同秘境一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