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东部
抚青2020-11-01 18:383,956

  半月后,定坤院

  管家传来话说"家主,柳家那边没说什么,就是家族会有些人开始造谣说我们贺家意图谋害柳家后辈。"

  贺汀州停下手中批折子的笔,思量说"那家族会的主事怎么说?"

  "柳主事没在场。"

  贺汀州想不通这是"柳主事没在场?他怎么能没在场呢!啧啧!那柳三爷呢?"

  管家回话"柳三爷在,只是柳三爷的态度,让人摸不着头脑。"

  "哦?"贺汀州眼中闪过笑意。

  "是,柳三爷说改日让柳公子也带二公子去柳家坐坐。"

  "哈哈哈" 贺汀州笑了"知道了!让他们三人走吧。"

  青苑

  贺珩刚接到消息就前往欢苑同柳计童说"柳兄,我与阿肆准备前往东部,柳兄可要今日启行?"

  正在练剑的柳计童停下走过来开口说道"我……。"话没说完‘咯咯咯’的声音传来一只飞鸽飞到柳计童肩上驻足,解开绑在腿上的信件鸽子就飞走了,信上说‘小童,不用理会家族会的那些人,保护好自己就行。署名柳安仁’。

  柳计童脸上满是喜色抬头望向贺珩说"贺兄我们一起走。"

  两个月后,东部

  沙漠中黄沙满天飞,没有规则的风乱吹,吹得人眼模糊,漫无目地的方向,入眼尽是黄沙,不知何时会来的龙卷风,御剑飞行也无法控制,只能这般一个脚印一个脚印的慢慢走,若非有地图和木盘,这下真的都不敢进,照眼前的情况来看,这片地界因沙漠问题阻挡了外界的人,这片土地的人就是把自己封闭在沙漠背后,安居乐业?不!这片土地上长期没有外人来此,所以,有很多不知名的妖物自行肆意生长,残害百性,这里有妖物的事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很久之前就有传闻说东部已经被妖物占领,变成了妖物的领地,人是它们的奴隶,嘴下肉,东部阴森可怕,里面是黑暗地狱,遍地是人类的骸骨,哼!怎么可能,区区一个东部才多少人,照这样的说法东部的人早吃完了,吃完了就要饿肚子,那,那些妖物为何不出来吃别的地界的人?肯定没有传闻中的可怕,但是传闻既然能传出来定然不是空穴来风,肯定是有依据的,这次来就是来看看这东部是否真的像传闻说的那般可怕,若如凭我们三人的本事无法控制,那就要向家族求助,定要还东部一个太平,顺带学习一下医术,据说东部的医师可以,活死人,肉白骨,虽说活死人有些夸张了,但是肉白骨说不定是真的,听说多年前东部是整个修真界最强大的地界,东南西北中,五个地界里东部位于行首,出过一个很强大的家族,叫什么不知道,书上好似隐瞒了一些重要事情,只是说东部有一项很强大的术法叫‘暂灵术’,好像是被施术者会被暂停时间,一动不动的,很是神奇,这次打算在东部呆时间长一些,等解决完妖物后就好好学习下东部的风土人情,文化底蕴,拜访一下能人异士。

  十天后 番禺界

  三人在沙漠中走了十天终于在第十天的徬晚抵达最近的一座城池‘番禺界’至于一座城为啥叫界已经不想知道了,十天,已经把人吹成人干了,进城需要接受检查,也没啥特殊的就是到城门口的墙上照一下镜子,三人老老实实的排队接受检查,柳计童好奇拍了拍前面看着五六十岁的大叔"大叔你好,这为啥要到前面的镜子前照一下啊?"

  大叔回过头上下打量了一番说"你们是家里没出过门的公子哥吧!这是照邪盘,不是镜子,是国师大人制作以防妖物进城设置的。"

  国师?这…东部居然有国家?三人均是一头雾水,毕竟现在外界已经将国家制废黜了,没有皇室没有官员,只有各大仙门世家,这东部挺…怀旧,只是现在也不敢说自己是从外面来的,以现在这种情况说出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唉唉唉,到你了,磨蹭什么呢!快点!"一会就排到贺珩了,守门的士兵见他如此呆愣不耐烦的催促。

  顺利进入城内,吵闹的人群,喧嚣的夜市,高大的骆驼,还有无处不在的黄沙,番禺界的街摊子上摆的尽是与外界不一样的东西,就算是一把匕首都镶嵌着很漂亮的宝石,就是宝石上附着一层黄沙,让宝石变得不美好了,这里人好像很喜欢宝石,没走多久几乎每一个街摊上都有卖着镶嵌着宝石的各种物件,除了第一个看到的匕首,其他的都不认识,就像眼前这一个东西来说吧,它像是布,但还有绳子,而且一块布镶嵌着很漂亮的宝石干嘛呢?摆在桌子上?那要绳子干嘛?绑桌腿啊?贺珩眼睛直盯着那块布,卖布的老板娘嗓门很大一开口就让三人都红了脸,"你们这些个人专盯着姑娘家的亵衣干什么?变态啊!"

  ‘嘭’的一下三人红了脸,柳计童低着头说"抱歉,我们不知道是姑娘家的…的,抱歉,抱歉,走走走。"说着拉着二人就飞快的逃离了现场。

  三人到一条小巷子里停下气喘吁吁贺珩开口说"呼…呼呼,抱歉,都是我,让你们丢脸了。"

  柳计童喘过气来了说"没事,不知者不怪,走吧,晚上了,我们找个住的地方吧,再买两身这边的衣服,风尘仆仆十天衣服脏的不行看不出原来的本样他们不怀疑我们,但一旦换衣服就肯定会被识破,就是不知道这边的钱币可还与外界一样。"

  贺珩接过话又从储物袋里拿出夜明珠说"没事,不管他们,我们可以以物换物,然后趁人多的时候结账看一下他们用的是什么,或者我们找一家当铺,切记不管用的是不是与外界一样的钱币我们都不能用纸币,只能用银子,尽量用碎银和碎金子,毕竟每家钱庄出来的银锭金锭都印有自家钱庄的字样,如若这边没有就很有可能会暴露我们,这样就会让我们陷入困境危险,记住吗?"

  白肆想了下说"万一这边夜明珠不值钱呢?这边宝石遍地都是,万一夜明珠同这些宝石一样怎么办?"

  三人沉思白肆又说"不若,先找一家当铺,但是不能说当铺,万一这边叫法不一样呢,我们就打听以物换钱的地方,怎么样?"

  三人对视一眼,点头同意,说走就走,沿路打听才找到当铺,站在当铺门前三人犹豫,这…该当谁的东西,该当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对这边值钱?"

  思来想去眼看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月上中央,得快点,贺珩说"不若,先拿出夜明珠试试。"

  二人点头同意,贺珩拿出夜明珠进入当铺,典当东西对柜台很高,夜明珠放上去根本看不见掌柜的脸,也就看不到这夜明珠对东部来说到底值多少。"

  片刻掌柜的说话了"确定要卖?"

  贺珩说"嗯,确定,掌柜的这夜明珠值多少钱啊?"

  掌柜的磨磨蹭蹭的说"嗯…这珠子值三个月牙币。"

  贺珩问"三个月牙币?"

  掌柜的一听贺珩疑问的口气反问道"三个怎么了,我看你们是三个人一起来的吧!三个月牙币够你们三个人住一间客栈了还不知足。"

  掌柜无意间的话让三人初步了解了东部的货币价值,原来在外界价值不菲的夜明珠,在东部竟如此的廉价,竟只能住一间客栈,如此只能又拿出一颗夜明珠不管这掌柜是否在骗我们,现今都只能再换一颗,拿着手里的六枚月牙币,又一路打听到了一间最便宜的客栈,问了一间多少钱?

  客栈老板看三人也不像有钱人的模样轻蔑道"三个月牙币。"

  贺珩交出一半,三人被小二领进一间地下室,只有一个在上层的小窗户,看来那就是唯一能够到阳光的地方了,房间阴暗狭窄,唯一的好处就是整个东部干燥到脱皮,这里就算是地下室也不会有老鼠之类的,这里不算大的房间只有一个床,三人看了看,白肆说"二哥哥,你跟柳计童睡吧!这些天你们辛苦了,我打地铺就行。"

  贺珩说"这床不算小,你跟柳兄挤一挤,一起睡。"

  柳计童说"你们俩挤一挤吧!我打地铺。"

  贺珩不赞同的说"不行,柳兄本来就是被我拉过来的怎能让柳兄打地铺,我打地铺,你们俩睡床。"

  贺珩见二人不动直接将白肆抱起来放到床上,刚想拉柳计童,柳计童开口了"别,反正现在有人睡床了,我们俩打地铺吧,反正两个人打地铺也够地,睡吧!。"

  夜晚星虫鸣声,月亮散发着皎洁的光芒,慢慢的向东划过,在快卯时之间与散发着金色的太阳缓缓擦过,自此天空大亮,新的一天来临,伴随着鸡鸣,花鸟鱼虫也苏醒了,与之睡在梦中的人们,也睁开眼睛,外界开始喧嚣热闹。

  白肆睡在床上是第一个醒的,因环境睡的很是不舒服,柳计童与贺珩接连醒来,贺珩清醒了一下头脑,站起来把被子收好,完了之后,对二人说道"我们吃些什么,这里肯定不让生火自己煮东西吃,而且这里这么热,风这么大,万一生火我们没把握将其扑灭,甚至因风可能会惹出很大的事情。"

  见此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白肆开口说"反正夜明珠能用,不若我们直接去点一份白粥,然后就拿夜明珠付钱,可行?如若这老板骗人我们还可以出去买些馒头包子,可行?总不能这边的人都是骗子吧!"

  二人点头"嗯。"

  这般出去三人找了个地坐下贺珩说"小二一份白粥。"

  小二见三人只点一份白粥便开口说"三个人,就一份?"

  白肆见这小二很是不礼貌呛声道"就一份,快点。"

  那小二见人如此穷酸还如此不客气"一枚月币。"

  贺珩从怀里拿出夜明珠给那小二说"这个成吗?"

  小二见此转头走了嘴里还嘟囔着"穷鬼, 一群小屁孩还在这瞧不起我,哼,回头就让掌柜的不给你们住,将你们赶出去。"

  到柜台前,小二,将夜明珠交给掌柜瞧,三人时刻注意着掌柜的神色,只见掌柜的表情很是轻蔑,三人没听见掌柜说什么,小二那边掌柜对他说"一群穷鬼,以为夜明珠能值多少钱似的,肯定不知道是从那个山坳或者河边挖出来的,哼,给这是两月牙币九月币找给他们吧,告诉他们,挖东西别挖夜明珠这样不值钱的,要真有本事去宰杀妖兽,取出妖兽体内的灵力结出的内丹,那才是顶顶值钱的物件,不过想来几个小屁孩估计都碰不到那妖兽就让妖兽吃了,哈哈哈。"

  小二一听与掌柜的一同笑了起来,一会白粥端上来,只要小小一碗,贺珩喊小二来又要了两碗,片刻小二带着两碗白粥与剩余的两月牙币七月币

  来了,同他们讲"我告诉你们,夜明珠可不值钱,别当宝贝似的护着。"说完三人都觉得不舒服,白肆刚要开口被贺珩拉住了,那小二一见冷哼一声"呵,就你们这样还对我不服气呢!告诉你们要真有本事就去宰杀妖兽,那妖兽体内的内丹可是很值钱的。"说完心中愤愤不平叫你们看不起我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哦,对了,好心告诉你们沙漠中有一种蛇叫‘青木蛇’那蛇的内丹很是值钱,有本事你们去找青木蛇啊!取了青木蛇的内丹你们就是把我们这客栈买下来都行。"说完就走了。

  三人思考了一下,想了想觉得不管这小二是什么心思,但是妖物的内丹值钱应该不是说谎,只是看那小二的精光应该是那青木蛇会人我们三人直接上西天,太狠毒了,不过就是呛两句,竟直接想要人的命三人对视了一眼,觉定出去看看,不管是干什么都不能没有钱。

  小二见三人走了,与掌柜一起哈哈大笑,就这么几个小屁孩穷的要命,说两句就受不了,哼!死了,活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