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破云出
抚青2020-09-28 11:232,326

  禹州城 沈家

  白肆跟贺珩站在沈家大门口,白肆看着沈家,真的是隔世了。

  想他死那年沈家正值鼎盛期间,他的死也有沈家一份,不仅有沈家一份,就连生他的白家也有一份,想他上辈子可真是人嫌狗憎。

  现在倒好了,"沈白瑶",沈白两家的心肝宝贝,不知道是不是白家做什么恶事,搞得白家在他这一辈就断了子嗣,虽然他这一辈的兄弟挺多,但就是生不出一个孩子来。

  所以白家都将目光投在了沈白瑶的母亲身上,嫁入沈家两年后就生下了一个男孩,因白家的原因,这孩子性沈,但是却要叫白,后面那个字是"沈白瑶"的母亲自己给的,所以就有了"沈白瑶"这个名字。

  想他"白肆"跟"沈白瑶"可真是一个天一个地,差距大极了,但是他不知为何十分喜欢这个孩子,就算沈家主和沈夫人根本不允许他见这孩子,但以他当年那实力,来见见他这小侄子还是做得到的,因为十分喜欢,所以才在乎是不是自己夺了这孩子的生机。

  推开门进去,发现地面已经被贺家来的人清扫干净了,但是也不知道死了多久,这血已经渗到地面里了,观察四周,从前院走到偏院,在偏院假山与地面的缝隙里,发现了一把飞刀,看着样式应该是暗器,拿着飞刀到长庭处,交给了二哥哥,说"这个是我在偏院假山那里看到的,二公子可知道这是谁家的?"

  贺珩说"看这样式,倒像是与近几年刚升起来的,一个家族衣袍上的花纹差不多,但是不敢确定啊!我也就见与那家族的人打过一个照面而已,实在不敢断言,而且听说那个家族使用的武器是,剑为主修,鞭子为辅修,没听说用暗器啊!"

  边说边往内院里走去,走到院中间的时候,一道光闪的白肆皱了皱眉头,顺着光线看去,是一颗树下的草垛里在反光,走过去,扒开乱草,发现了与假山处一模一样的飞刀,

  看到白肆在树下蹲着,贺珩走过去问"发现什么"。

  白肆把飞刀给他看说"一模一样的飞刀,看来要尽快让人去查了"。

  贺珩唤来守在沈家的侍卫吩咐到"去联系家族,让家里查一下这个飞刀样式是谁家用的。"说完把飞刀递给侍卫。

  贺珩同白肆说"此事家族会尽快查出来的。"

  白肆说"此事会不会与沈家甚禹州更甚与白家都有关系?"

  贺珩也同样疑惑,也觉得此事与这三处灭口都应该是有一定的关系的,只是不知份量。

  "哈哈哈哈哈哈"突然一阵笑声传了,是个魅惑的女声

  白肆警惕的看着四周。

  贺珩问到"是哪家修士,还请现身,莫要在这装神弄鬼?"

  只听四周穿了不一样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白无尊,要不要猜猜我们是谁啊!""就是啊!白无尊猜猜我们姐妹是谁啊!""猜对了有奖哦!""但要是猜不出,或猜错了,你身边这个小朋友可就要跟奴家走了呢!""白无尊给你十息的时间哦!"十 九

  八 七 六 五 四,刚说完四,贺珩突然发动攻击,羡世剑气直冲这南方而去,只听见"啊!"

  的一声,南方的一颗树上,掉下来一只白衣女鬼,白肆上下打量了一番,看来这女鬼已然成精,成精就是与山间植物合体之后而成,不然单一个鬼,是不能在阳光下存活的,而且成精后,鬼会因植物的体态而变化鬼术,现在这只鬼应该是与……千面树合体而成的,千面树就是这树的每一片叶子都是一张人脸,与鬼合体后,更能将这千面发挥的淋漓极致,让人很难分辨那个是本体,只是…这鬼的千面术遇上他白肆,呵,怕是要惨了,他要是发起疯来,找到这树的根,直接给烧了。

  贺珩现在知道旁边这个站着的可能是白肆,只能速战速决,不然他发起疯来,怕是直接能因为这女鬼把整个沈家给烧了。

  只是在贺珩找这女鬼本体时。

  白肆的脾气已然到了临界点,手上一抓一把通体泛白光,整个都是白玉的扇子,就出现在白肆的手上。

  "破云归"。

  白肆与贺珩同时都看向这把扇子,这是破云扇,贺珩在他刚进贺家的时候从密室里给他拿的。

  白肆来不及细想,只见打开扇子都未曾完全打开,只是打了一角,破云甩手而出,直奔女鬼本体,只听"啊"的一声,女鬼就从树上掉了下来,女鬼被打的不轻,无奈就显出原形,白肆倒是嚣张,走到被他重伤的女鬼面前,对着奄奄一息的女鬼说"知道小爷是谁吗!敢在小爷面前这么放肆!"回头对贺珩说"二公子想怎么处置?"

  贺珩说"此等邪物,要交于家族会处置。"接着从怀中拿出几张祛阴符注入灵力,贴在女鬼身上,瞬间女鬼惨叫声传来。白肆受不了这叫声,随手把女鬼的嗓子给封住了,贺珩接着将这女鬼给封印在一张收阴符内,唤人来,说"这是我刚刚封印好的邪物,你快去家族会,交于大哥,转告他,查一下这女鬼身后的人。"侍卫拿着收阴符放进自己的储物袋里,转身离去。

  侍卫走后,贺珩看向女鬼掉下来的那颗树,白肆见状,知道他是在看树是不是千面树,或是成精,开口说"不可能的,看那女鬼想把我带走,只能说她树的本体不可能在这,而且这棵树在沈家很多年了,受正气熏陶,不太可能成精的。"就算他对沈家一百个不满意,但是他能肯定的是沈家确实修习正派功法,确实不修邪门歪道。

  白肆接着向里屋走去边走边问"二公子可知近些年沈白两家可有得罪什么大人物,这次沈白两家的灭门惨案可不小,这两家都是百年大族,甚至这沈家出事还连累了禹州城,此事若只是针对沈白两家也就算了,左右这沈白两家就剩我一个了,可是这人灭了沈白两家还把禹州城杀了个大半,近来可有什么家族或组织,崛起的特别快吗?或者行事作风非常诡异的有吗?

  贺珩想了想回答道:有 衡水 梁氏 一个三年前刚晋升上来的家族,本来他就在自己衡水那边飘荡,一年前不知为何,突然出来了,一时间各大家族频频传来了,这梁氏打伤自家子弟的消息,搞得各大家族,开始商讨要打压梁氏的消息,其中沈家最为出头,因为不知为何打伤的沈家子弟特别多,甚至打死了两名内门弟子,这让沈家气愤不已,所以在家族会上明确表示誓要让梁氏血债血偿。,而且那暗器上的花纹也是与这梁氏衣袍上的花纹差不多。"

  白肆听了,只觉如若真是这梁氏做的,那这梁氏实力不容小觑啊!但对沈家倒没什么表情,沈家一向如此,高调的很,只是他白肆虽然看不上沈家,但是"沈白瑶"的仇不能不报。

  抬头跟二哥哥说"我想去一趟衡水,看看这梁家。"

  贺珩听闻说"嗯,一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