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刺杀
椲子2020-10-29 21:202,199

  芊叶又带小花来到胭脂铺子,装修的进展很迅速,雏形已经出来了。和掌柜有寒暄了几句就往回走。

  走着走着芊叶听到身边巷子里有人喊叫,仔细看过去是个女子被人追着打,正义感瞬间爆棚,芊叶让小花等在原地,当下跟着往巷子里面跑去。谁知当芊叶追过去后才发觉原来是在演戏,上想让自己自投罗网啊。寒雨和天雷从不同角落跳出,各自护在芊叶身侧。那个女人开口了,“兄弟们上,杀了那个女人。”众人一拥而上,芊叶半点儿没有惊慌,还仔细数了一下足足有十个人。再看这些人的身手都还不错都算是高手。他们两个打得开始有点吃力的时候,芊叶随手丢了瓶什么东西,落地就炸开了,瞬间所有人都倒地不起。芊叶将两片药丢入寒雨和天雷嘴里,两人立刻起身。

  “将他们嘴里的药都抠出来别让他们死了。”两人上前敲开那些人的嘴把一颗颗毒药取出来。

  “送去潇王府的地牢,我去审审他们。”寒雨冲天上打了个信号弹,一会儿的工夫就来了十几个潇王府的暗卫,将那些人一人一个带走,都是一人揪着一个用轻功飞走的。

  剩下的几人则护送着芊叶走,芊叶先去巷子口喊上小花,一起往王府走去。

  很快就到了王府,东方潇早已等在门口了,芊叶看见他跑了过去,东方潇伸手握住她有些冰冷的小手。“你怎么出来了?”

  “等我媳妇儿啊。害怕了没?”

  “这几个人还不能把我怎么样,我可有毒的。”芊叶冲他灿烂一笑。

  “你要亲自审问他们吗?”

  “嗯嗯,可以吗?”芊叶晃了晃东方潇的胳膊撒娇道。

  “我跟你一起去就可以。”

  “好好,快走吧,”芊叶迫不及待的道。“小花回一世居吧。”

  一行人来到了王府地牢,阴暗潮湿,到处血渍斑驳,空气中还弥漫着死亡的气味。让人忍不住打寒战。芊叶本想从基地拿药物出来审问,再一想不行啊她总不能让人认为她平时都带这种药物吧。对了她有痒痒粉,实在不行她还能催眠,就这样。

  进入一间审讯室,真的跟电视里拍的那样,满墙都是行刑的东西。一个十字架摆在一边,上面绑着的是那个女子,显然是个领头的,她的下巴被卸了应该是为了防止她咬舌自杀吧。

  芊叶上前开口道;“你们是什么组织?谁让你们杀我的?想好了回答我。”

  那个女人呜呜噜噜说了句貌似“休想,算我轻视你了”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回答我。”

  “想,,都,,不要想。”

  下一秒芊叶回头问了句;“潇,有坠子的东西吗?”

  “有,”随手解下腰间玉佩给了芊叶。

  芊叶拿着玉佩走到那女子跟前,很近很近,开口,“你看见了这是什么?”女子不经意瞟了一眼那玉佩,殊不知就这一眼她就沦陷了,芊叶稍微用了点迷幻药这是大家都不知道的。女子一直看着玉佩左右,左右,左右的晃动。“现在你可以慢慢闭上眼睛,我问你答。你是谁?”

  “我是杀手楼的媚影,”

  “谁顾得你们杀我?”

  “丞相夫人。”

  “潇,我问完了。你有没有问的?”芊叶看向东方潇,又将玉佩还给他问道。

  “她给你们多少钱?”东方潇道 。

  “不成,五万两,成了,十万两。”那个女人道。

  “呵,她可没钱了,除非找韩相要钱。”芊叶偷偷把今日的事说了,东方潇宠溺的捏捏她脸。

  “潇其他人如果你有要他们开口的需要,我可以给你一包痒痒粉,管保他们会开口。”跟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纸包递给东方潇。

  “我们走吧,这里不好玩。”拉着东方潇的手就往外拽。后面的人都太佩服他们的小王妃了,也太厉害了。都在猜想王妃如何做到的。还有就是听说王妃一个瓶子毒药就撂倒所有人。

  “我饿了,早饭我就只吃了一点,中午都没吃饭呢。”芊叶摸着肚子对东方潇道。

  “我们去饭厅,应该有饭的。”说着芊叶就推他去了饭厅,果不其然一桌的菜,芊叶一下反应过来,他是听说自己被刺杀才没有用餐去门口等着的。

  “你是等我来一起吃的对吗?”

  “你个鬼机灵,快吃饭吧。”东方潇宠溺的又摸她脑袋。

  两人吃完饭去了一世居,东方潇陪芊叶看了她的药草才进了屋。“关于韩相夫人你有什么打算?总不能一直任由她欺负我媳妇儿吧。”

  “我觉得杀手楼就能让她脱层皮。你说是不是?”

  “真不用我出手吗?”

  “不用,她欠我的我自己讨要。”

  两人来到软塌上都坐了下来,东方潇讲芊叶揽入怀里,芊叶又看见他腰间的玉佩,总觉着在哪里见过,也没在意就靠在东方潇胸口道,“潇,跟我说说你的家庭好吗?”

  “当然好啦,我啊,是我父皇的最小的儿子,我的母亲是皇后,我有三个哥哥,没有姐妹,我呢从小就跟我三哥关系不错,还想知道什么?你问。”

  “没有了啊,”

  “以后你会慢慢了解的,不急。”

  “你怎么去求得赐婚圣旨,你父皇就没问什么吗?”

  “问了啊,我说你救了我,我也很喜欢你,你还会治好我的脸我的腿,就这样他就直接给我赐婚了。”

  “你父皇还真的很惯着你。”芊叶想到他那个父亲简直不值一提啊。

  “桌上的词是你写的吗?写的真好。送给我吧。”

  “给你,想听什么样类型的我给你口述啊?”

  “那就唱个歌给为夫听听可好?”

  “好吧,看见你那么宠我的份上给你唱个;”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綺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转朱阁,低綺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没有反应?什么情况?

  “不好听吗?”

  “不是,是太好听啦。”

  “写出来送给我好吗?”

  “是不是词特别好啊?”

  “唱的也很好,没想到叶叶唱歌如此好听,为夫以后可是有耳福了。”

  “我们就这么待一会儿好吗?”说着就将小脑袋又靠了回去。

  “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特工毒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特工毒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