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书院创始人
别有他意2021-03-02 12:063,397

  黑影凝实在半空中,他空洞的眼神望着书院的后山,那里似乎有着他所忌惮的东西。

  先前那清晰响起在众人耳边的声音到底是谁发出来的了?众人也满是疑惑,他们纷纷将自己的目光落向后山处,期待着那人地出现。

  那人出现了!

  只是他一袭黑色长袍从头到脚,唯一露在外面的就只有一双看起来极为灵动的眼睛。

  这人是谁?

  这是在场所有人的疑问。黎境更是疑惑这黑袍人到底是什么时候潜入书院后山的?为何自己会连一点察觉都没有,难道这书院各处的禁忌都没有拦住这人?

  书院各处的禁忌都是这书院的创始人所设立,据说即便是道尊境的强者没有正确的应对之法想要突破也是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和精力,可是这突然出现的黑袍人却是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书院后山,显然,那么是这人有着足够强的修为,要么这人完全熟练地知道书院各处的禁忌所在和应对之法。

  只是这样一号人物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书院之内,难道又是因为老祖?

  这一刻,黎境是迷茫的,他感觉自己眼前被堆上一层一层的迷雾,看不清也拨不开。

  黑袍人凭空而立,就悬浮在书院的上空与屈家老祖屈方义的黑影是相对站着的。

  黑袍人是谁?书院众人不知道,屈方义也不清楚,他只是在这黑袍人的身上感受到一种熟悉的感觉,可到底是谁他却完全没有任何的印象。

  “你认识我?”屈方义问向黑袍人,他的态度倒是好了不少,因为眼前这悬浮在自己面前的人修为如何他根本探查不到,甚至他没有在这黑袍人的身上感受到一丁点的灵力波动,眼前这人就仿似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了。

  可他却是站在了空中,稳稳地立在空中。

  黑袍人右手轻轻一抬,这满天的箭雨便是顿在空中,如同被凝固一般。

  “认得你如何?不认得你又如何?”这傲慢的语气出现在黑袍人的嘴里,就如同此前屈方义和黎境两人的位置。

  屈方义这黑影微微一声冷哼,同样傲慢地回道:“不管你是谁,今日你也别想阻拦我!”

  “哦,是吗?你若是如此自信,大可试一试。”

  黑袍人右手一张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丝毫不惧屈方义有什么手段,这是他对自己实力的自信。

  屈方义的黑影聚成一团,像是一个不断膨胀的黑球,那强大的气势笼罩在书院的上空给诸位弟子带来的是窒息般的感觉。

  呼吸,已经成为一件困难的事情。

  黑袍人感受到屈方义身上那熟悉的气息,整个人往前一动,下一刻手已经是捏住那膨胀的黑球阻止他继续扩大。

  “屈方义!你果然投靠了他们!”

  黑袍人的语气显得无比愤怒,似乎是这屈方义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而被他捏在手里的屈方义此时已经停止膨胀,现在的他像极了充满气的气球。

  屈方义也是恐惧的,因为先前这黑袍人那句话彻底恐惧起来,“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事情?难道……不,不会,他们已经死了,他们都死了啊……”

  屈方义的恐惧仿似来自灵魂的深处,他已经忘记了要去反抗。

  “众人苦苦坚守的东西被你们这群贪生怕死之人付诸东流,你们是罪人,是苦境的罪人!”

  “我们只是想活着,我们有什么错?”

  屈方义的怒吼没有为他赢得生机,黑袍人那紧握住黑球的手再次发力,嘭得一声黑影破碎成烟,四处飘散而去。

  没有华丽的招式,更没有毁天灭地的气势,一切都是这么简单,简单到不像是道尊以上境界的战斗。

  寂静!书院这里寂静一片。

  打破这寂静的是屈志明的怒吼:“老祖……老祖……”

  屈志明的怒吼引起黑袍人的注意,黑袍人足下一踏已经是到了屈志明的跟前。

  “你……你杀了老祖!”

  “是。”

  “我……我……”屈志明犹豫了很久后面的话始终没有说出口。

  他能说什么?他似乎什么都不能说。以他分魂境的修为能做什么,眼前这黑袍人的实力可是一招秒杀了自己的老祖。

  黑袍人看到屈志明这胆怯的表现,冷哼一声:“当年你家老祖的胆量可比你大了不少,看看你如今这副模样,想来你屈家没落也是必然的。”

  这话听在屈志明的耳里格外难听,他攥紧自己拳头,咬牙狠道:“我又能如何?难不成在你面前白白送命?活着……人只有活着才会有希望!”

  人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黑袍人不知怎么了,竟是沉默起来了,似乎走神了。

  黑袍人的走神对屈志明来说是最好的机会,他又怎么会错过。

  这一拳凝聚了屈志明全身的力气与修为,拳上隐隐泛起金色光芒。这一拳,屈志明以最快的速度击打在黑袍人的腹部。

  可是,黑袍人却并未按照屈志明所想那样有任何反应,他仅仅是转过头,那一双灵动的眼睛看着屈志明,不含悲喜。

  “偷袭?这便是你屈家如今的气度?你与你家老祖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你走吧,看在我与你老祖曾经的交情上,我不杀你。”

  黑袍人背过身,已经不再理会屈志明。

  走?

  屈志明望着黑袍人的背影,想走却又停下,问:“你真不杀我?”

  “你不值得我杀!”

  “就因为实力的差距?”屈志明咬着牙问道,这种羞辱似乎比当着众人的面扇他耳光更让人耻辱。

  “没错!”

  黑袍人突然扔出一卷卷轴,就扔在屈志明的面前,“这是你老祖当年所修炼的心经,拿走吧,就当是你老祖曾经也奋斗过的回报。”

  老祖曾经也奋斗过?为什么而奋斗过了?

  屈志明是迷糊的,他望着那卷卷轴却还在犹豫。捡还是不捡这是一个很难抉择的问题,若是捡自己就算是欠了他一个人情,对方对自己已经是如此羞辱,如今若是自己捡起来那自己还有何骨气可言?

  卷轴是诱人的,可屈志明强忍着自己不接受这诱惑,他转身要离开。

  “有时候面子没你想的那么重要,正如你所说只要活着就会有希望,拿着他吧,再现你屈家的荣光,我等你来找我挑战,只要你实力足够,我的项上人头你随时可摘去。”

  屈志明离去的脚步就这么顿住,他咬咬牙转身捡起那卷轴,双膝跪地,将头深深埋低,“今日承你恩情,来日屈志明必报,只是老祖之仇,不共戴天!”

  “有实力再说这话吧!”黑袍人拂袖一挥,屈志明与那黑色棺材就随风而去,已经是下山去了。

  如今,这里所剩便是黑袍人与那书院众人。

  书院是一片狼藉,还有不少弟子躺倒在血泊当中,那些都是丧命在屈方义的黑色雨箭之下。

  黎境往前一步,拱手谢道:“感谢前辈搭救书院之恩,晚辈黎境……”

  “得了!我可受不了你这一套,其实说来救这书院也只是我不想自己这一番心血就这样被人给摧毁罢了。”

  听闻这话,黎境眼里带着一股难以置信,“前辈这话,莫非这书院……”

  “正是我所立,只是我没有想到今时今日苦境书院竟会是如此模样。先前见人背棺上山,众弟子多是心里胆怯不敢上前阻拦,黎院长,你说说这样的弟子虽然多可要来何用?”

  黎境本来就在震惊之中,他怎么会想到这突然出现的黑袍人居然是这书院的创始人,只是面对如今这书院创始人这番疑问,他却是不知如何作答。

  是啊,先前众弟子的表现即便是自己也是恼火不已。

  “前辈教训的是,这的确是晚辈的疏忽,只是这些年来书院的影响力大不如前所以我才做了扩招的举动,只是没有想到如今这批弟子竟然如此贪生怕死,看来是我错了。”

  黎境的认错倒是诚心的,就此前那些弟子的表现他宁愿将这些弟子逐出书院不用。

  黑袍人转过身,那一双灵动的目光落在黎境的身上,道:“如今,你也算是踏入道尊的强者了,好好考虑一下书院的未来吧,这书院对于我们脚下这片苦境意义非凡,你可万万不能懈怠。”

  “是,前辈说的是。”黎境在黑袍人的面前没有任何的脾气,就先前那一爪就捏死屈方义的表现足够让他安安分分地听候差遣。

  黑袍人走到那三千石阶前,望着这曾经自己亲手建造的石阶,再次说道:“就让这些弟子走走这三千石阶吧,若是有弟子通过也可再次纳入书院,若是没能通过就送他们下山吧,你也无需担心书院的名声,有我在一日,这书院就会辉煌一日。”

  “是是是,前辈实力超凡,我书院定不会落寞。”

  黎境这突然唯唯诺诺的表现让黑袍人有些难以接受,他耸耸肩决定还是早些下山。只是在临走之际,他的目光又落到先前那唯一站出来的弟子身上。

  “他还不错,虽然资质不算太好,可以书院的能力我想定然不会埋没,黎院长,你不如好好考虑考虑,据我说知你到目前可没有任何亲传弟子。”

  黎境没有想到自己没有亲传弟子这事前辈也清楚,想来这前辈这些年来也定是在暗处观察着书院的一举一动,如此一来自己日后行事定然要更加注意,他拱手再拜,道:

  “晚辈明白前辈意思,待会晚辈就收这弟子为自己的亲传弟子,只是他还需要行这三千石阶吗?”

  “要!当然要,谁让这小子诋毁我名声的。”

  诋毁你名声?黎境听得一身冷汗,目光望着那还处在呆愣状态里的新弟子心里直呼这弟子胆大,连前辈的名声都敢诋毁。

  而那新弟子此时呆愣的原因却不是自己会被收为亲传弟子的事情,而是他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诋毁了这样一位前辈?就算是自己有九条命,自己也不敢啊!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想不明白,等他想开口问一问的时候眼前哪里还有那黑袍人的影子啊,有的只有黎院长望过来那疑惑的目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婿是条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婿是条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