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杀心
别有他意2021-03-02 12:072,226

  漆黑的夜里,黑暗笼罩这个世界。

  秦虎在高楼外着急地来回踱步,额头上甚至开始往外渗出细汗来。

  “这家伙怎么还没出来?果然不靠谱……”

  秦虎的抱怨刚完,周围那燥热的灵气便消失不见,直到这一刻,他才松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正在某处散心的朱雀却突然捂住自己的心口,她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难受袭来,“这……这是怎么了?”

  朱雀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目光落向南城,眼里出现一种慌乱,“糟糕,朱雀之心出事了。”

  她本想往南城奔去,可疲惫的感觉逐渐袭上来。朱雀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还没等她挣扎她便已经无力地躺倒在地。

  “是……谁……”朱雀昏迷之前无力地问道。

  秦虎望着那跌跌撞撞跑到自己身边的黑袍人,狠狠在他头上一拍,“你个废物,不知道快点嘛,快走,再不走待会就来不及了。”

  “好。”黑袍人也很慌张,他十分清楚若是他们的事情败露,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两人借着夜色往南城摸去,按理说,南城是最不容易离开的城门,可现在秦虎手里有“城主令”这是他们从南城离开的保障。

  南城的戒备是森严的,可秦虎和那黑袍人一路奔去,沿途的兵卒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秦虎就已经开口先说道:“紧急军情,尔等速速让开。”

  这一路下来,秦虎凭借平时自己在巨森城内积累下来的威望硬是没有人刚上前阻止。等他们到了南门城门跟前时才有守门卫士伸手阻止。

  “来人止步,南门城门已经闭门,还请你们速速回去,明日城门开时再来。”

  “放肆,我携城主密令需要出城办事,岂是你们能够阻拦的?”

  守门的卫士这个时候才注意到那走在最前面的是秦虎将军,忙躬身行礼,可他依旧没有给秦虎让行。

  秦虎眉头一皱,冷哼一声,“既然你知道是我为何还不让开?”

  “请将军恕罪,只是城主有令若非没有他的令牌无人可以离开南门,还请将军体谅!”

  “哼,我岂会没有城主大人的令牌,只是事发突然,城主听闻那些退了的妖兽正聚集在南门之外准备从南门进攻来营救他们的圣女,我现在身边这位是我们城主派遣的特使,正是准备去和妖兽谈判的,你们多耽搁一分就是对军情的延误,你们担待得起吗?”秦虎手里取出怀里的那枚红色令牌对守门的卫士一晃,言辞间却满是愤怒。

  也许是被秦虎这话给唬住了,守门的卫士瞧了一眼那令牌之后忙是吩咐身后的人打开了这南门的城门。秦虎则是带着那黑袍人火急火燎地离开这里,他们着急的表现让这些守门的卫士都以为他们真是带着什么紧急的任务。

  等他们二人出了城门之后秦虎便是一把拉住黑袍人腾空而起往前面的那片丛林里飞去。没过多久,他们就在丛林之中落了地,只是落了地之后秦虎却是疑惑地看着四周。

  “奇怪,说好的在这里接我们,可他们人了?”

  黑袍人此时已经将那袍子扯下来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正是此前给少城主看病的齐老。

  “对啊,说好的在这里接我们,可是他们怎么没有来,难道是迟到了?”

  “哼,这些南疆的人族就没几个好东西,真是后悔和他们合作了。”秦虎恼怒地说道。

  齐老听了这话却是笑了起来,只是他的笑多了几分阴谋得逞的味道,“秦虎将军,瞧你这话说的,你当初收他们的仙灵币的时候可不是这副样子,再说了,他们都说了若是你成功了,到了南疆,你就是南疆的大将军,大将军,这你还不满意吗?”

  “我成了大将军,你不也是南疆首席炼药师,你与我得到的利益都不错……你说说,要是真的继续在这巨森城内待着,我们何时能有这样的地位和荣华?”秦虎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下来,或许是他的脑海中出现了自己被人前呼后拥的场景。

  “也是,那莫成还真不是个东西,南疆都给他开出了那样的条件,他还非要守着这巨森城不放,真是糊涂,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哼,莫要在我面前再提他,等我做了那南疆大将军后第一件事便是踏平这巨森城,让他在我跟前俯首称臣,我要让他给我端茶倒水,对他百般羞辱才行。”秦虎说起这话来脸上的表情却又再次难看起来,言语里满是对莫成的怨恨。

  “对对对,要让这位觉得自己真高高在上的城主受尽羞辱,他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两人的谈话越谈越欢,似乎已经忘了自己还处在危险的地带。

  “真不知道你们哪里来的这么丰富的想象,难道你们觉得你们已经安全了吗?”

  “谁?谁在那?”

  丛林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两人都是被吓出一身的冷汗,秦虎屏气凝神望着那丛林的深处显得十分紧张。

  来人没有隐藏自己的脚步声,一步一步都是踩在落叶堆上,那声音此时听在两人的耳里却显得格外刺耳。

  “是……是你!”秦虎看到来人的模样后心里陡然凉了半截,这人的出现似乎已经宣告他们此次的行动就此失败。

  齐老看到这人之后除了恐慌之外更多的却是怨恨,“又是你,你今日休想坏我好事,秦虎将军,就是这人破坏了我们的计划,不然少城主也不会活过来,快……你快杀了他……”

  秦虎却没敢动,他知道眼前这人自己哪里有能力能够杀了他,现在自己能不能保证自己都是一个未知数。

  杨凡就在原地看着他们两,浅浅的目光里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杀意。

  朱雀的心被他们所盗取,就这一点,杨凡就对他们有足够的杀心了。

  秦虎作为久经沙场的将军自然察觉到了杨凡的杀心,忙是一把夺过齐老手里那抱着的一团黑布,对着杨凡威胁起来,“你不要轻举妄动,不然我就捏碎这朱雀之心,我想你也不想见到你的好友就这么殒命吧!”

  杨凡看着他的举动,嘴角逐渐勾起一抹微笑来,“究竟是什么样的自信,可以让你觉得你能够威胁得住我。”

  “你……你不要动……”

  杨凡并没有动,可秦虎已经发现自己压根就不能动弹,他就像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给按住。

  “你对力量还是一无所知……今日你二人,必死!”

  死字出口,两道鲜血喷溅而出,在这寒冷的夜晚中多了两抹温热,然后转瞬即凉。

  夜,依旧那么寒冷,依旧那般宁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婿是条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婿是条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