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鬼落楼的安排
别有他意2021-03-02 12:062,206

  荒漠之中,竟现飞雪。

  那一片片精致的雪花,本不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可是眼前的这一切却又绝非是虚幻的。

  冰冷,是清晰地印在鬼楼的判君脸上,寒,入骨的寒。

  这股寒冷有一大部分是来自马车上那闭目养神的年轻男子,而有一小部分则是来自他面前那安静下来的鬼楼女杀手。

  黄沙化作寒冰,那么对于判君来说他的实力已经大打折扣。

  现在,判君在面对这鬼楼女杀手的时候底气已经略有不足。

  就是这个时候!

  鬼楼女杀手突然启动,人化作一道黑影瞬息而至。

  “血术,瞬杀!”

  血雾炸开,女杀手在血雾中失去身影,无声无息。

  不好!

  判君心里慌乱,想退可已退无可退了。

  “死!”

  那是一抹光,一抹血色的光,从天而至!

  死亡前的最后一抹光,是血色的,那血色的光芒是他最后所见的灿烂。

  噗通!判君跪倒在这冰雪之中,他到死都没有想到那年轻男子会是左右这场战斗最关键的人物。

  判君最后陨落在这冰雪里,而那女杀手望向杨凡的目光中更是多了深深的忌惮。

  这人!好恐怖的实力!

  这也是女杀手昏迷前最后的意识。

  杨凡睁开了自己的眼睛,轻轻一笑,驱赶着马车继续往前走去。

  只是在杨凡的马车路过女杀手的时候,一把将那已经昏迷过去的女杀手拉到了自己的马车上。

  “虽然我不知道你出现在我身边到底是为什么?但是,你既然想要和我把这场游戏继续下去,那么我们就继续下去吧,只是有些局一旦入了,可不就是那么容易脱身了,不知道你是否准备好了?”

  马车慢悠悠地离开这荒漠最后的地带,而那冰霜也在马车路过时缓缓褪去。

  荒漠还是那片荒漠,曾经在这里出现的那场冰霜也彻底消失无踪,仿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只是,有一具灵台破灭,神魂消散的尸体孤零零地立在那,与这世界进行了最后的道别。

  鬼楼,阴深的鬼楼坐落在山谷内的深渊,漆黑幽深的地域充斥着死亡的气息。

  鬼落楼的楼主坐在空荡的大殿之中,头上那副银色的修罗面具在这黑暗中散发着唯一的光。

  “楼主!”动荡的屋内突然响起这一声低沉的声音。

  “何事?”

  “楼主,陆判死了!”

  “死了!被她杀死的?她的实力已经到这个地步了?”鬼楼楼主偏着头,似乎想不通。

  “是的,陆判的确死在血术之下,应该是她亲手所杀。”

  “不对,她的实力我最清楚,若是离开荒漠,她还有机会,可若是在荒漠内,我想陆判不会这么轻易就葬送在她的手中,这里面是不是有我们不清楚的地方?”

  对于楼主这个疑问,他却是无从作答,只能是如实说道:“楼主,我们当时并不敢靠的太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人的实力我们摸不透。”

  “嗯……”楼主点点头,挥挥手示意他退下。

  没有任何的声息,那人便已经离开了这大殿。

  鬼楼楼主依旧在那属于自己荣耀的宝座上孤冷地坐着,良久后,他才稳稳一叹:“也不知你要疯到什么时候,魂手。”

  “主子!”

  黑暗中,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这声音冰冷到听不出任何感情。

  “魂手,去护在小姐的身边,那个被称之为书院废物女婿的人不简单,你暗中保护小姐。”

  “是。”

  得到了这一指令之后,魂手便悄无声息地离开这里,鬼楼楼主也在这个时候站起身,现在,他需要去给落日门商量,毕竟这一单他们没有任何的把握。

  女子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月夜。

  马车露宿在野外,却已经是一片幽林,他们已经出了荒漠。

  “这是哪?”女子从马车里走出来,有些虚弱地问道。

  杨凡正坐在火堆前弓着腰不只要在烤些什么,似乎没有听见女子的问话,反而是待在马车边的小年回答道:“这里听小凡爹说应该是树林。”

  树林?女子觉得这个自己不用问也知道啊,可这树林又是哪里?

  她本以为这女子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可是等她目光瞧见这女子一脸天真眼神时,她相信她是认真在回答自己的问题。

  既然问不出这是什么地方,那么就问问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吧!

  “你们是做什么的?怎么会出现在那荒漠里?”女子问这话的时候目光偷偷地撇着杨凡,想知道这个男人会有什么反应。

  结果,杨凡依旧是在关心自己手里的烧烤,没有兴趣搭理她。

  她略微有些气愤,总感觉自己这种孤立感是那家伙故意这么做出来的。

  “我们呀,我们算是做什么的了?”小年陷入了困惑,只能是张嘴问向杨凡,“小凡爹,我们在荒漠是做什么的啊?”

  “淘金!”

  这是杨凡给出的答案。

  “淘金!”小年一脸肯定地对女子说道。

  淘金!女子现在可以肯定这家伙就是故意消遣自己,可是自己能做什么,出手?现在,她可没有把握拿下杨凡。在她的脑海之中,还回荡着荒漠里那场冰霜,那绝非是一个看起来极为普通的人可以做出来的手笔。

  “好吧!那你们现在是准备去哪里了?”

  小年是毫无心机可言的,她想要从小年这里打开缺口,只是这个问题在小年还没有来得及回答的时候,杨凡便开口了,“你问这么详细要干什么?莫非……”

  杨凡这一停顿可是让她内心升起一丝不安,忙是摇头说道:“你别误会,我仅仅是好奇,并不是……”

  “哼,少解释,我看你就是想要跟着我们一起蹭吃蹭喝,我跟你说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蹭吃蹭喝!她嘴角一抽那没说完的话被她生生咽回肚子里。

  这人,是这副模样?她不相信,她现在只能怀疑这人是对自己起了疑心,这些话都是对自己的敷衍。

  她想明白了这些后,咬咬牙,抱拳说道:“今日救命之恩小女子没齿难忘,他日若有机会定当竭力报答!”

  女子也坚决,说完这话后便转身离去,小年看了看杨凡却见杨凡脸上挂着莫名的笑意,也没敢开口挽留这个受伤的女子。

  等这女子走得远了,小年才急着说道:“小凡爹,她都受了那么重的伤,你为什么不挽留她啊?”

  “挽留?没有那个必要,这天下的事情巧合得很,你不信的话明天我们就又能见到她了。”

  杨凡说完这话,抱着手躺在马车上,望着头顶那片繁星,鼾声渐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婿是条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婿是条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