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卷心经
别有他意2021-03-02 12:063,387

  书院的后山风景应该是最好的了。

  白云萦绕的青峰,仙鹤成群,那一股清澈的水流顺着山势往下走,形成一道美丽的瀑布,但凡晴日总有那七色的彩虹。

  老院长的坟墓就在那河流旁边,此时的杨凡就在那坟墓前,这里除了他再无他人。

  如果说先前杨凡的表情是吊儿郎当的,那么现在的他则是一脸的肃然。他的手轻轻抚摸着那冰冷的石碑,一股悲伤从自己的心头蔓延上来。

  “黎老头,你还是走了啊!走了,都走了,当年的那群人都走了,就我还活着……”杨凡说着说着,眼里竟是留下两股热泪。

  多少年没有这样了?杨凡已经记不起来了,即便是先前被黎境无情地赶出书院,杨凡也没有这样的表现,可是在这里,他却控制不住自己那悲伤的情绪。

  他坐在石碑前,手里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两瓶酒来,一瓶洒在了黎院长碑前,一瓶握在自己手里,独自喝着。

  “往事难追,寂寞如堆,犹记当年,登路上众相随,却看如今,物是人非,可悲,可悲……”

  瓶中酒,一饮而尽。过往事,一涌而来。

  回忆里的痛苦,苦不堪言啊!

  杨凡缓缓站起,整个人懒散的气质也在这一刻彻底消失,他目光如电望着山下那亭台楼阁错立的书院,道:“你护我十多年安稳,我便赠你一段机缘。”

  这地方是个好地方,可杨凡也没有打算在这个地方继续待了。

  就在杨凡转身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他目光突然转向山门,面色严肃,“这气息……难道……”

  书院柴房旁有一间小木屋,这里曾是杨凡的住处,现如今出现在这里的人却是书院的院长夫人。黎夫人看着这有些残破的小木屋,微微摇头,今日她来这里却是为了来收拾杨凡留下的东西。

  杨凡毕竟是书院的女婿,若是让下人来收拾黎夫人不放心。作为曾经书院的女婿,黎夫人并不知道杨凡接触过什么,也不知杨凡的屋子里有些什么,她觉得自己亲自来才是最正确的。

  屋子里的东西并不多,一张床,一个桌子还有个破烂的柜子。黎夫人这还是第一次来这屋子,当她瞧见这简单得有些过分的屋子心里升起一丝愧疚,“杨凡啊杨凡,你也别怪我们夫妇二人心狠,今日这事其实是……”

  嗯?

  黎夫人的话突然顿住,因为在她翻开杨凡床头被褥的时候,一本金色的卷轴就安静地躺在那里。

  “这是什么?难道是藏书阁的秘籍?杨凡他也曾想过修炼?”黎夫人满是疑惑,在她的印象里,杨凡可不是一个会修炼的人,那个家伙可是挑桶水都会觉得吃力的主。

  这疑惑促使黎夫人拾起这卷轴仔细查看,金色卷轴上四个暗黑色的大字因为背景色的衬托格外地醒目——“无为心经”。

  黎夫人疑惑了,她忙是打开了这金色的卷轴,细细观看起这卷轴上所记载的内容,只是当她看了一半之后却是惊恐地合起来,整个人变得警惕目光开始四处巡视,看看这里是不是除了自己还有其他人。

  “这……这心经……不……不行,我得去找老爷。”

  黎夫人很急,出了门直接御剑而去,这让周围的弟子都是充满了疑惑。这些弟子这么多年来可是没怎么见过院长夫人这么着急的表现,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黎境就在自己的书房,他望着窗外发着愣。他的年龄也不小了,可是修为已经停滞了多年,苦境书院在大陆也颇具盛名,可是自从书院老祖宗离世之后,书院失去了顶梁柱,书院的声望也越来越差,他很苦恼,自己纵然再刻苦可天赋的限制让他终究是难踏上那道尊境。

  “难道我这辈子真的止于此处了吗?”

  黎境不甘心啊,他不想这偌大的家业就这样毁在自己的手里,可现在的他又还有什么办法了?他所修炼的心经可是老祖宗黎道尊传下来的,可谓是书院最高深的心经了,可是他的天赋是他难以逾越的坎啊!

  书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力气很重。本来就很苦恼的黎境听到那嘭得一声,恼道:“何人?进我书房不知敲门,如此不懂礼数,自己去训诫处挨上十鞭。”

  “老爷……是……是我……”

  “夫人?”

  黎境先前因为心思过重,整个人的防备已经是降到最低,再加上自家夫人的修为也是上三境的悟道境所以他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自家夫人。

  只是当黎境转过身看到自家夫人那着急的模样,颇为不解,“夫人,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如此慌乱?莫非……是书院发生了什么大事?”

  “没……没有,老爷你快看看这本心经可是我书院所有?”黎夫人忙是将从杨凡屋子里找出的那本心经递了过去。

  黎境很不解,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心经可以让自家夫人有如此慌乱的表现。他接过心经,当他看到这心经的名称后,整个人微微一愣,“奇怪,我并不记得我们书院有这心经啊,这本心经哪里找到的?”

  “杨凡之前所居住的屋子。”

  “哦?他屋子所有?这就奇怪了,他的屋子里怎么会有这样一本心经?莫非是老祖宗传给他的?”黎境缓缓展开这心经准备大致看一看,在他的心里他并不觉得这本心经会有什么不凡的地方。

  黎夫人听了黎境的话后却是摇摇头,说道:“不应该啊,如果老祖宗真的是器重杨凡还将如此贵重的心经传授给他的话,老祖宗在临死前又怎么会吩咐我们今日将杨凡从书院除名了?”

  黎夫人的话并没有得到黎境的回答,当她注意黎境的时候所看到的是黎境那颤抖的双手和一脸欣喜的模样。

  “这心经……这心经……夫人,我突破有望,我突破有望了啊!哈哈哈……”

  黎夫人面对黎境突然疯狂的表现其实是做好准备的,就是自己在看到这心经的时候也是差不多这样的表现,只是这心经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真是老祖宗传给杨凡的?可老祖宗临时前为何又会有那样的吩咐了?

  黎境还在仔细地观看这心经,等他目光落到卷轴最后的时候,整个人突然就愣住了,只见他张嘴轻声说道:“无为则无所不为!岳丈大人在上,小婿杨凡叩谢,感谢十多年来书院的长期饭票,小婿无以为报隧留下一份心经助岳丈大人早日突破道尊境,咋们有缘再会了!”

  “这……这怎么可能!”

  黎境和黎夫人都愣住了,他们怎么想也想不到这心经居然是杨凡故意留下,而且杨凡所写这内容显然是他知道自己会离开,难道今日他被开除书院的事情也在他的意料当中。

  也是在这一瞬间,这夫妇二人心中杨凡的形象变得扑朔迷离起来。那个曾经挑水吃力,扫地嫌累更是不怎么修炼的家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这样的心经他可以说留下就留下?难不成这心经他还瞧不上?

  黎夫人似乎想到了什么,拿过黎境手里的这卷轴开始仔仔细细地检查起来,到最后黎夫人浑身都开始颤抖,整个人显得相当的惶恐,“老……老爷,这卷轴似乎是近日才书写一般。”

  “什……什么!”黎境明白自己夫人的意思,可是他根本就难以相信夫人所说的会是事实,他忙是再次观看起来,到最后他发现自己夫人所说竟是真的。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这本心经多半是杨凡自己所悟,自己所创立的。

  可是这又怎么可能啊?

  杨凡,这可是在书院里面出了名的废物女婿,他怎么会写得出这样的心经?已经是了然境的黎境虽然也写过秘籍心法,可是他的那些秘籍心法在这本心经面前可谓是云泥之别,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黎境呆了,整个人无力地瘫坐在自己那太师椅上,目光呆滞,脑海里现在可以说是一片浆糊。

  黎夫人的情况稍微好些,她不断地说出自己的疑惑:“由此可见,杨凡这人绝非庸才,恐怕这也是当年为什么老祖宗会带他来书院并将溪儿嫁给杨凡的原因,只是为什么老祖宗临死前会让我们今日将杨凡除名?难道当年老祖宗算准了杨凡会写出这样一则举世皆惊的心经来,然后让我们开除杨凡只为得到这心经?可万一杨凡不这么做了?这也不对啊……老祖宗到底瞒了我们多少事情啊?”

  一连串的疑问从黎夫人的嘴里出来也被黎境清楚地听见,他深吸了一口气后,摇摇头,“绝非我们所想这般简单,我记得爷爷曾经说过老祖宗突破道尊后便是消失了数百年年,等老祖宗回来的时候便带着不大的杨凡,至于这杨凡的身世到底是怎么样这些年来爹也只是简单说了一句路边捡的,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老祖宗显然是在敷衍我们,可为什么了?”

  黎境想不通,黎夫人更想不通。

  突然,黎境站了起来把黎夫人还吓了一跳,“老爷,你怎么还一惊一乍的,你也不怕吓着我。”

  黎夫人白了自家夫君一眼,面对黎夫人这风情万种的一眼,黎境却是严肃地说道:“不行,我们必须得把杨凡找回来,单就是这本心经他杨凡即便是这辈子没有修为也足够做我苦境书院的女婿。”

  “可是老祖宗的安排是……”

  “或许老祖宗临走前也不会想到杨凡可以写出这么一本心经来,我想即便是老祖宗还在世看到这本心经也会动容的。”

  黎夫人赞同地点点头,“这倒也是,那我现在就去后山把凡儿接回来?”

  黎夫人因为心里欢喜已经是将杨凡的称呼改成了“凡儿”。

  “我与你一起去!”

  夫妇二人正准备前往后山将杨凡接回来的时候,苦境书院的上空却是突然响起一声怒吼,

  “屈家屈志明携老祖宗前来拜山!尔等还不速速迎接!”

  拜山?

  黎境和黎夫人目光一对视,心里皆是升起不安,这事情似乎不简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婿是条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婿是条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