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杨凡的血海深仇
别有他意2021-03-02 12:062,018

  夜,残月高挂,几点淡星。

  葬心宗后山处,方巧正望着眼前这刚立好的新坟,黯然流泪。

  “爹……女儿无能,不能为你报仇雪恨……”

  无助的方巧趴在那墓碑上落泪,清泪打湿这冰冷的石碑,她的心宛如坠入冰窟。

  在方巧的回忆里,全是自己父亲对自己的疼爱,如今她与自己父亲所隔却是这道冰冷的石碑,一个在外面,一个在里面。

  一块石碑,一捧土,却成为了两人永远也跨越不了的障碍。

  在方巧伤心的同时,她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上空突然出现一个黢黑的黑洞,一团黑色开始从那黢黑的黑洞里窜出来,并且在上空不断汇聚起一个黑影。

  “啧啧啧……多新鲜的灵魂啊,不知阁下似乎愿意认我为主,供我驱使啊?”

  “谁?谁在那?”

  这突然响起的尖锐笑声让方巧备受惊吓,等她抬头看去的时候天上那黑色的鬼影却是将她吓得连连退了几步,“你……你是谁?”

  鬼影却对方巧毫无兴趣,直接是盘旋在方天恨的坟墓上,似乎是在寻找些什么。

  方巧不知道这鬼影到底是要做些什么,可是对方的举动却还是让方巧产生了怀疑,连忙出口制止起来,“你……你要做什么?”

  面对这鬼影,方巧是恐惧的,她已经是祭出随身飞剑,准备对着鬼影出手。

  鬼影似乎没有感受到方巧那正凝聚起来的灵力,仍然是在那上空盘旋不停,而且那尖锐的笑声还在继续。

  方巧虽然怕,可她怎么能容忍对方在自己父亲坟墓上放肆。

  “去!”

  方巧一剑挥去,长剑破空带起一道耀眼的光芒直插鬼影。

  只是方巧却是看见自己的长剑穿过那鬼影,鬼影消散后却又再次汇聚在一起。

  “嗯?”鬼影那一双空洞的眼睛盯住方巧,空气里似乎多了一种难言的杀意。

  方巧在这杀意之下,浑身都仿似被禁锢,呼吸也越加急促。

  “不……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鬼影却是享受方巧的恐惧,缓慢地往她行去。将死之人最后的挣扎在他的眼里是格外的让人心生愉悦。

  死亡在一步步逼近,死亡前的煎熬是最让人崩溃的。

  方巧今日已经崩溃了一次,如今怕是会再次崩溃……

  绝望笼罩了方巧,她开始闭上了眼去接受这所谓的命运,残酷的命运。

  在方巧闭眼准备接受这个命运的时候,她仿似看到一道金光亮起,她却以为那是自己临时之前的幻觉,可为什么幻觉会是一道金光了?

  金光就金光吧!

  方巧已经不在乎那是什么了,现在她感觉自己真的可以解脱了。

  死是逃避,可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啊……啊……”

  惨痛的叫声突然响起,做好离开这个世界的方巧不禁疑惑地睁开自己的双眼,映入她眼帘的却是鬼影被一道金光按到在地,不断地哀嚎痛哭。

  方巧顺着金光往上看去却见一个男子凭空而站,双手背负身后,脸上的表情写满了严肃。

  是他!

  方巧的心里很复杂,她怎么会想到最后救下自己的人居然是那个自己的杀父仇人,自己到底要如何面对他?

  杨凡并不知道此时方巧的内心有多复杂,他望着那鬼影,眼里似乎带着一股深深的恨意。

  “没有想到你们现在已经开始活跃在这个世界,看来那封印是越发松动了……”杨凡的眼里充满了担忧。

  鬼影在听到杨凡这话后,不可思议地说道:“你……你是谁,为什么知道封印的事情?”

  “哼,我知道的事情比你想象到的还要多!”杨凡有些不耐烦地和他说道。

  鬼影似乎想到了某种可能,那一双空洞的眼睛瞪大,慌道:“你……你是那场战役的人?”

  “这些就不是你所考虑的事情了,永别了,域魔!”

  “不……不要……”

  金光绽放,鬼影在这金光之下灰飞烟灭。

  金光过后,那原本是鬼影的土地上多了一根金色的棍子,棍子上遍布着各种如同蝌蚪一般的符文,方巧只是瞧了一眼便看自己胸口发闷,一口鲜血紧跟着吐了出来。

  这又是什么东西?

  方巧想不明白,不过她现在越发明白杨凡这人的恐怖,恐怕自己这一生也别想找他寻仇了。

  现在的方巧是迷茫的,找不到方向更不知道以后。

  杨凡轻轻一挥,那金棍便落回他手,只是落在他手里的金棍却是成了一根灰色的木棍,如果黎境在这里定然会认出如今杨凡手里这根木棍不就是他以前时常抱着那扫把的把柄嘛。

  等杨凡收起木棍,方巧还在原地发愣,她的脑海里混乱一片,不知道思考什么,不知道能思考什么。

  “那是你胸口积蓄的淤血,如今你一口吐出来对你并无坏处。”

  方巧面对杨凡的解释却丝毫不在意,她望着杨凡眼神里带着迷茫,“为什么要救我?”

  “别误会,我只是与他们有着血海深仇,杀他们只是顺带救了你。”

  “那你知道嘛,你救了我我却不能感激你,甚至我还要想办法杀了你,因为我与你一样有着血海深仇。”方巧不知为什么自己可以在杨凡面前说出真心话,也许她觉得杨凡不会对自己怎么样。

  杨凡也的确不会对她怎么样,且不论现在的方巧还瞒在鼓里,即便是没有那一层身份,杨凡也不可能杀她。

  “你若是有信心便来吧,我给你机会。”杨凡转身就要离开,至于关于方巧的身份问题,那是秦五需要考虑的,杨凡并不在意。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烦心的事情,杨凡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帮助他们,他不是一个道德高尚的救世主,他现在所做的只是为了不辜负那群为了他拼了性命的人,如果可以选择,杨凡更想做一条咸鱼,一条不被世人注意的咸鱼。

  可是那样的生活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杨凡很失望地摇摇头,开始怀念起在书院里混日子的日子了,那样咸鱼般的生活,还真是悠闲自在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婿是条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婿是条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