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验明正身
举爪爪的猫2021-04-12 21:432,300

  四个农民提着锄头铲子,快步奔跑在田野上“人贩子又来了,快点”。田野务农的三人提着锄头,两脚踏过泥巴跟上队伍,鞋都忘记穿了。

  “等会别打死了,要问出孩子在哪”

  叶宽半推徐楷“我们也相信郭美媛肯定没事,谢谢你的茶水。”

  三个警察走到大门外,就看见七八个农民举着锄头铲子,凶恶的跑向他们,这群大汉瞧见是警察,边跑边慌忙收起工具,表情也滑稽非常,活像被老师抓住的孩子。

  “五叔,这是警察,什么人贩子。”50多岁宽脸汉子急声说道。

  “瞎说,警察穿绿色衣服,跟我那军服很像。”

  “那是几年前的警服,现在都这个色。”

  鬓发花白的五叔这才意识到自己误判军情。两人对话虽轻,叶宽却听的真真的,毕竟警界猫耳朵的外号不是白来的,即使邻居家夜晚说点小情话也难逃其耳。

  “这位老人家一看就是热心肠,我们刚才在房间里声音是大了点,误会也正常,各位老乡一起帮忙非常好,对我们村治安起到良好的促进作用”,叶宽话音刚落,对面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看来这些人没少参加村里的各种会议,捧场本领过硬。

  “警察同志,是老头子不懂,不怪他们,怪我”五叔略微紧张,这几个警察不会真找他算账吧。在他的记忆中,上级骂的越重越狠,出个气也就没事了,官话说的越漂亮,后遗症越麻烦。

  “老人家,您刚才要打的可是人贩子,这是敢于面对犯罪,勇敢的表现,一看您的气质就知道您上过战场。”

  “年轻人眼神可以哦。”

  老刑警颜勇军看不得这类浪费时间的尬吹“叶队,咱们还有案子。”

  “哦,对,各位乡亲,我们就先走了。”

  “警官慢点。”

  “路上小心。”

  走了就好,这年头的警察可不好惹,众人赶紧欢送。正当他们放下警惕身后传来叶宽的声音“你们哪个是郭美媛的父亲。”,宽脸汉子眼神瞬间警惕。

  汽车在回程的山路盘旋着。“他爸爸也坚信她还活着,难道真的不是郭美媛?”颜勇军一路上都在回忆刚才的情景。

  “郭美媛没有回来,那他们从哪里得到她的消息。”叶宽思索。

  “郭美媛失踪后,他的哥哥郭会一直在云贵地区找她。”

  “一直?92年到现在,得有13年?”

  “很有可能是他传的消息。”徐楷说着拿出口袋里的东西。叶宽接过,一把梳子,细看竟然还有几根卷曲的长发。

  “确定吗。”叶宽有些激动。

  开车的徐楷沉重点头。

  颜勇军乐道“小徐不当刑警太可惜了。”

  “头发拿去,梳子还我。”

  颜勇军听到徐楷平淡的回应也知道自己草率了,处在他和叶宽的立场,这只是他们每年都会经历的某个案子,拿到证据公事公办就行,从徐楷的角度,如果比对结果是郭美媛,那他需要承受的将会是,死别。

  警车到达光明镇派出所,叶宽和颜勇军换乘刑侦大队的黑色轿车与徐楷等派出所民警道别。

  叶宽开车,颜勇军看着手表,18点38分,我亲爱的警花媳妇必定做好美味了,爽。他就喜欢外出办案,可不想天天做饭。

  前方出现路牌,直行犍江县,左转北湖镇。

  叶宽减速左转,颜勇军捂上脸“你嫂子会让我吃闭门羹的。”

  “冷饭管饱。”

  夜幕下,车灯撕开北湖镇的宁静,两人顺着门牌,来到董春梅家,房间里播放着新闻。

  “董其昌,董其昌在吗?”

  一个35岁的精瘦汉子手持蒲扇打开门,看到警察一时忘了回应。

  “你是董其昌?” 颜勇军感觉面前这人有些过分年轻。

  “哦,哦不是,我表舅去县城打工了。”

  “他什么时候会回来?”

  “我表舅好几年没回来了。”

  “又找他打麻将?”房间内传出女人恼怒的埋怨。她的声音很轻但叶宽还是听见了。

  “他老婆在家?”

  “那是我老婆,你们找他做什么?”

  房间内传来脚步声,“哎哟,是警察同志啊,快把人家请进来,站门口像什么?”

  “那就打扰啦”叶宽从警十多年,一听这女的说话就是善聊的主,便主动进门。

  “你们别不信呀,我表婶真的是被炸死的,就是猪圈爆炸了。”

  “专家说猪粪太多就容易沼气爆炸”夫妻俩话痨般说着过往。

  “我表婶运气不好,被炸后掉进粪坑里淹死了。”

  “怎么能叫淹?那是臭死的,他们打捞尸体的时候,我在很远的地方都闻得到,哇”女人差点吐了出来,想来那天的情景让她终生难忘。

  “你们刚才说田桂花在死之前精神出问题了?”叶宽决定调整下空气质量。

  “不是死之前,我表妹丢了后,她就天天晚上在二楼的窗台哭,我表舅也是,总骂她把孩子看丢了,后来她就常常发呆。”精瘦汉子边说边写了个电话号码递给叶宽。

  深夜,叶宽将颜勇军还给其妻子,在嫂子微笑欢送中离开大楼,一阵大风卷来,据说这是从沿海登陆的台风,叶宽边跑边抬头看摇晃的树杈,快速钻进车门,大风还卷来了熟悉的哀嚎声,他莞尔一笑,单身的快乐你们不懂。

  凌晨1点,叶宽独自一人进入法医工作室,下班前他让谢法医留了把钥匙在自己的办公室。房间内亮着微弱的银色灯光,叶宽走向置物架,咚、咚咚、咚,大风略过玻璃,发出富有节奏的脆响。

  叶宽继续向内走,这边的温度明显低于外面,可能是为了保存某些证物,架子显眼处贴着纸条“把证物装进第3层左手边的袋子”,他扫视左边一个个物证,其中一个透明袋子装着五枚装饰极为精致的指甲盖,凝固的血液更为它们增添一份决绝的凄美。

  郭美媛三个字贴在一个空袋子上,叶宽戴上工作手套,拿起塑料袋子发出咔咔的声响,这声音明显盖住了窗外大风造成的玻璃咚咚声,这样的天气最适合把人从高空抛下,他如是想。他拿出那几根采集的头发放进塑料袋子,塑料声响更大了些,仿佛是连锁反应,大风开始撞击窗户,这引起了叶宽的注意,别是窗户没关紧吧。

  他拐出置物架,走向窗户,突然,他的脚瞬间失去控制,连一小步都无法挪动,银灰色的光线下,瘆人的骷髅头正用死寂的双眸凝望着他。叶宽汗毛直立,手不自觉的松开,装着头发的塑料袋子飘落地面,咚、咚咚、咚,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超过了一切。

  叶宽虽然才33岁,看着也颇为年轻,但作为十多年警龄的老手,这种和骷髅深度接触的场面那也是第一次,他用力咽了一口唾液,缓慢的深呼吸,蹲下捡起装发丝的袋子,放在冰冷的头骨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者未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者未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